楔子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雨魂 书名:悍妃无敌
    咖啡厅内,

    靠近天蓝色落地窗的位子上两名女子相对而坐。

    “陆云儿,张毅他已经不要你了,你要识相一点就不要在纠缠了,像你这种又老又丑,还不懂趣的女人,哪个男人会受得了,而且,你可要搞清楚了,他现在的人可是我,而且我们就快要结婚了,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在他眼前了。”

    一香奈儿洋装,烫着时下最流行的大波浪卷,画着精致妆容的陆倩儿一边炫耀地摆弄着手中的钻戒,一边嚣张地嘲弄着对面一直沉默坐着的白裙女孩。

    底下的拳紧紧地握起,再放松,再握起,再放松,脸上虽是淡然无波,甚至唇角还带着一丝优雅的笑意,心内却早已是千疮百孔,被那后半句话灼伤得鲜血淋漓。

    一个轻易便能背叛自己的男人,有什么值得自己为他生气,为他难过的,天下间优秀的男人多得是,她应该庆幸自己不是在婚后才看清他的真面目才对。

    “是吗,那可要恭喜妹妹了,你放心,我对别人用过的二手货向来没有什么兴趣,那样我会觉得很脏。”

    陆云儿耸了耸肩,笑得没心没肺,纤细的手指优雅地搅拌着手中的咖啡,事不关己的一幅恬淡表

    陆倩儿顿时气得脸色铁青,浑发抖,看着对面好像不受一点儿打击的同父异母的大姐,恨不得冲上去撕了她那张笑得自在的脸。

    “姐姐不会是口是心非,吃不到葡萄便说葡萄不甜吧。”

    陆倩儿恼火的正要破口大骂,双眸却是正瞥到忘记了加糖便喝了一口咖啡却豪无所觉的陆云儿,不由眼珠一转,心下释然,笑得有些得意,手更是有意无意地抚向平坦的腹部。

    陆云儿眼角的余光自然看见了陆倩儿的动作,握在手中的杯子不觉一晃,溅出几滴在白色的裙子上,

    那深褐色的咖啡在白色的裙摆上渲染开,别样的夺目。

    虽然来的时候早就有准备,可是心口还是痛的无法呼吸,甚至是比她刚才炫耀那枚戒指更甚。

    原来他早就已经背叛了她,背叛了他们的,她还天真的以为那天看到的只是他们的第一次,想不到他们连孩子都有了,怪不得哪,怪不得他那一阵总是那么的忙,连陪她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没有什么事,我要走了。”

    忽然之间,陆云儿便没有了跟这个愚蠢的为了报复而不择手段的女人斗嘴的兴致,她不就是想要抢走属于自己的一切吗,那就抢好了,那么轻易就能到手的男人,她不觉得太虚了吗。

    “陆云儿,我还没有说完哪。”

    陆倩儿见陆云儿这样就要走了,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哪,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放她走,语气不由提高了几个分贝。

    咖啡厅内的人都直直地看向这里,陆倩儿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眼光确实狠狠地瞪了陆云儿一眼。

    陆云儿本来是可以一走了之的,可是她也觉察出了陆倩儿今天约她出来似乎没有羞辱她这么简单,她正好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陪她玩玩也不错,便又坐了下来,好笑地看着陆倩儿接下来要上演哪出戏。

    “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不会是想让爸爸出席你的婚礼吧?”

    “你。”

    陆倩儿几乎是忍无可忍,只从她那愤恨的眸光中就可以看出来。

    看到陆倩儿那张忍得快要原形毕露的脸,陆云儿心颇好地提醒着,

    “你可要注意自己的总裁夫人形象哦?”

    眼角似有若无地瞥过远处几道疑惑而带着探究的眸光,陆倩儿不是傻瓜,自然是也发现了,只是陆云儿刚才的话正好揭了她深埋在心底的伤疤,她才一时有些失态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虽说你是爸爸的私生女,爸爸不能亲自去参加你的婚礼,但是你的那份礼金爸爸应该是不会少的。”

    刚刚调整好绪的陆倩儿再次被陆云儿的话刺激的要发飙。

    她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是私生女,是,她的妈妈为了嫁入豪门,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勾引了那个男人,可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不是也是玩弄了她的妈妈吗,他不但没有跟陆云儿的妈妈离婚,还抛弃了她们母女,使她从小就受尽了别人的鄙视,嘲笑,而她陆云儿哪,什么苦都没有受,永远活在炫耀的光环里,就连嫁的男人都是极品。

    若不是那个男人越来越脱离了她的掌握,对陆云儿这个女人还有些藕断丝连,她还不至于急着要孤注一掷,用上这一招险棋。

    啪

    拿着咖啡的手故意的松开,浅褐色的咖啡倾泻出来,同时溅了一地的玻璃碎渣,嘴角在陆云儿能看到的视线中轻扯出一道得意而狡诈的笑,却也是瞬间敛去,双眸迅速染上痛苦而柔弱无措的光芒,双手更是颤抖着拉住陆云儿放在桌面上的手,楚楚可怜地咬着唇,

    “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不关峰的事,你若是要报复就报复我一个人好了,我是真得峰,求你不要再…………….”

    陆云儿此刻还真是有些佩服起陆倩儿变脸的速度了,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这幅天生的演戏天分,本想甩开她的脏手,突然间就改变了注意,心里又有些期待看她下一步究竟要上演一出怎样的好戏,所以便顺其自然地任她握着了。

    陆倩儿看着陆云儿一副云淡风轻,优雅从容的样子早就恨得心里咬牙切齿了,可是当看到窗外那个急匆匆快要走近玻璃门的高大影时,陆倩儿咬了咬唇,心里愤恨地低咒,

    陆云儿,你就假清高自傲吧,一会儿看你怎么收拾,凡是属于你的东西,我一定会一样不少的抢回来。

    “啊。”

    一声惊呼,陆倩儿刚刚站起来的子一个倾斜,向着地面狠狠地摔去,而摔去的方向偏巧是那片服务生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碎了一地玻璃渣滓的地方。

    陆云儿一惊,来不及思考,本来被陆倩儿紧握的手下意识的收紧…………….

    不可以不说,陆倩儿选的地方不论是从角度,还是方位来说确实不错,他人眼睛看到的便是陆云儿把陆倩儿推到了。

    大步走过来的韦峰还是晚了一步,怜惜地将倒在地上痛苦的缩成一团,却还坚强的小声安慰着他的女人紧紧地搂在怀中,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柔,

    “倩儿,痛就说出来,不要强忍着,快叫救护车。”

    后边一句低吼自然是对慌忙走过来的服务生吼的。

    陆云儿还保持着前伸着手的姿势,脸色渐渐的由最初的惊诧慢慢地恢复如常。

    她真是不得不佩服陆倩儿自导自演的这场苦戏,看吧,在场的人对她的目光大都不怎么友善,不过她还真敢,不是腹中有了韦峰的孩子了吗,就不怕流了产,嫁入豪门的美梦一下子就成空了吗?

    这个女人的心机越来越深沉了,自己以前怕是小看了她,嘴角牵起一丝苦涩的冷笑,抱手环看着自己的妹妹与自己昔的未婚夫要上演一出怎样的好戏。

    “峰,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小心,若是孩子没有了,我………..”

    听到孩子,韦峰子一动,紧抱着女人的双臂稍稍松开了一些,这才注意到女人下体那片刺目的腥红,复杂的心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按说他这个年龄,风度翩翩,又是事业有成,也应该是有个孩子了,可是他从来就不怎么期盼,听到陆倩儿说到孩子只觉得有些突然,所以意识到没有的时候,也没有觉得特别的愤怒,只是眼角余光瞥到一旁一副置事外,看戏模样的女人嘴角划过的笑意时,心中就升起了一把火,

    “陆云儿,看你做的好事,想不到你这么的心狠手辣……………”

    本来她是不想牵扯进去的,可是这个男人偏偏要是非不分,他以前在商场上的睿智,沉稳冷静哪,跑哪里去了,难道一碰上那个女人就什么都没有了,还是说他这么快就移别恋了?

    在这一瞬间,什么都比不上男人狠厉的仿佛要吞噬她的眸光来得伤人。

    明明说过要不在乎的,可是心又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的,痛,蔓延四肢百骸,她却笑得更加灿烂了,

    “戏演完了吗?韦总,有时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啪的打了一个响指,陆云儿移开眸光,满含趣味地看向咖啡厅里正中悬挂的大屏幕。

    韦峰一怔,他与陆云儿既然都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自然是对她的脾气多少有些了解的,是自己对不起她在先不错,可是她也没有必要没完没了的报复吧,公司的事最近忙得他焦头烂额,毫无疑问都是陆云儿搞出来的,这一次又发生了这种事,使他连对陆云儿最后的一点儿歉疚也烟消云散了。

    大屏幕上闪烁了几秒,便迅速地切换到了刚才之前发生的画面,清晰的演绎着陆倩儿一手导演的戏码,连她的表都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的?

    陆倩儿这时浑然忘记了扮弱,这个位置明明是摄像头的盲区啊,怎么会………….

    “陆云儿,你带着监控器,设计我。”

    大脑停顿了几秒钟,陆倩儿惨白着一张脸冲着陆云儿大吼着,她几乎可以想象自己嫁入豪门的梦想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陆云儿嘲讽地一笑,

    “看来你的大脑还不算太笨吗,不过,监控器不是我带来的,而是这里本来就有,只是你有眼无珠,笨的要命,至于设计吗,好像是你说反了吧,我亲的好妹妹。”

    说罢,她潇洒的扬长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悍妃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