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作品介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漂浮尘埃 书名:总裁好火热
    最近的新文《毒缠》

    她看到他在报纸上的英俊照片时,真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无占有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雾帝国的皇太子……”

    她恨,为皇太子的他,在要了自己的体后,怎么会联合自己的总裁上司,把自己送进监狱呢?

    因为一段不堪的过往,她恨死他,和他的那位总裁朋友了,出狱后,她决定躲……

    可上天,偏偏让他和自己再一次的相遇,安排他做自己的邻居。

    他和他的朋友每天晚上都拿着望远镜偷窥她,像恶魔一样的纠缠她。

    她很不解,他明明是雾帝国人人敬重、俊美丰神且儒雅睿智的皇太子下啊,在自己这个农家女的面前,他怎么总是会做出那些龌龊下流、令人不齿的事来呢?

    她期待柳暗花明,可是……

    【剧

    “你叫夏莎,是这个村最漂亮,最美丽的村姑,对吧?”穿紧皮衣,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扯着她的一头长发问道。

    她忍着痛,气愤的说:“对,我夏莎就是这个村最美丽最漂亮的村姑。你想怎样?”

    “呵呵呵……”神秘男人神秘的笑,“你很快就会知道的,我,会让当今的皇太子下,以及那位自负的季总裁,仔仔细细的、近距离的看到我玩弄你的精彩节的。”

    “……”夏莎的脸,惨白一片。她好恨,为皇太子的他,和为总裁的他,为什么总是带给她无尽的灾难呢?

    【剧

    她:“喂……”

    皇太子:“是我。”

    她:“呃……是你?你怎么知道我的新号码啊?”

    皇太子:“你妈妈告诉我的。你……吃午饭了吗?”

    她:“我吃没吃午饭,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皇太子:“……我想告诉你,我……后天会订婚。”

    她:“呵呵……你后天订婚跟我有什么关系?”

    皇太子:“……”

    N个月后。

    她:“来找我干什么?”

    皇太子:“来专程告诉你,我明天会结婚。”

    她:“……”

    皇太子:“怎么不说话了?不祝福我吗?”

    她:“我祝福你,祝你和她早生个大胖儿子。快去结你的婚吧,别来烦我。”

    皇太子:“如果你说我,我就不结,如果你说不,我就结。”

    她:“……”

    N个月后。

    皇太子:“你现在,应该叫你嫂子吗?”

    她:“你觉得呢?我现在,可是你大哥的妻子。”

    皇太子:“呃,世界上那么多的男人,你为什么偏偏要嫁个他?”

    她:“因为他……离你最近。”

    皇太子:“……”

    【总是嘈杂、无中生有、又又恨、又重又轻、又悲又喜,虚荣之外一片凌乱】

    【看似温柔,其实很粗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起来,捧个场。

    谢谢!!

    。。。。。。。。。。。。。。。。

    《上男僵尸》

    “求你,饶我哥哥一命吧,他不是有意撞死你儿子的,那是个意外。”她跪在豪宅门外,嘶哑地哭求。

    豪门开了,出来一位饱经忧伤的贵气老妇人,“我饶你哥哥的命,那谁饶我儿子的命?”

    “人死不能复生,只要你放过我哥哥,我什么都愿意补偿。”

    “是吗?”老妇人悲切一笑,“那就从今天起,做我儿子的女朋友,照顾他一辈子。”

    从那天起,她的生命里有了第一个男朋友,他,是一具英俊的尸体。

    他,在即将接任玫瑰集团总裁之位的那天,被开出租车的哥哥撞死了……

    那年,她20岁,他24岁。他们都很年轻。

    。。。。。。。。。

    “恩泽,今天想我了吗?”她脱掉高跟鞋走进豪华的卧室,对那静躺在特制冰上的英俊男人甜蜜地笑,也甜蜜的叫。“我今天可是很想你哟,来,该洗澡了。”她对他快乐的自言自语,走到他边,娴熟地脱去他昂贵的西装,拿起特别的药水,用手轻揉的摸在他冰凉却散发男人魅力的体上……

    这是她每天都要为他的做的亲密举动,她,很熟悉他的体上的每一个部位。

    “恩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写记呢?哇!你的字迹好漂亮。”

    “恩泽,你的这张照片好丑,我好想亲一口。”

    “恩泽,你的这段视频好滑稽,看得我一直笑。”

    “……”

    她翻看着他的记本,她翻看他的相册,她温习他的视频……

    一天天过去,她中毒了,中了他可怕的尸毒。

    她趴在他没有温度的体上哭泣,掉下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恩泽,怎么办?我喜欢上你,上你了。恩泽,你喜欢我吗?我吗?如果我,就活过来,好不好?”

    她经常这样说,她总是那样想,但她知道,这是天方夜潭,那是痴心妄想。

    直到4年后那一天,在那个昏暗暧昧的夜里,她看到了他,那个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邪魅男人。

    从此,她疯狂了,因为心底的,而大胆的走进最为出名的牛郎店。

    “今晚,我包你。”她走上NO、1的专有位置,指着眼前的邪魅男人泪流满面的豪说。

    男人俊美的深邃眼睛魅惑轻眨,看着她满普通的装束,妖魅邪气地扬扬薄唇,“我可是很贵的,你包得起吗?一夜3百万。”

    “包。”

    。。。。。。。。。。。。。。。

    《坏男花园》

    有个美丽的地方,它是三位极品魔君随心所的神秘花园。

    他是王子,儒雅的王子,无得晴天霹雳。

    他是公子,漂亮的花花公子,嚣张得不可一世。

    他是太子,俊酷的黑心龙太子,霸道得绝无仅有。

    他坏,他坏,他坏,当权、钱、势的他们聚在一起会怎样呢?是否所向无敌的坏?

    。。。。。。

    她来了,心藏秘密,朝那花园般的美丽地方跳而下……脑海清晰出现那玩笑似的话语。

    “冰小朵?换个别,你的名字得去掉一个字。冰朵。”O警官浅笑说。

    “警官,我什么时候才能进公子学院?”她淡问。

    “慌什么?等你高耸感的部像男人那样平坦,等你美丽润滑的长颈多出喉结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去的。”他坏坏地说,笑出声斜眼看着她的下体。“呵呵呵……真可惜,那些药不能让你长出小弟弟。”

    她不闪躲不退避,“公子学院我进定了……”

    精画(一)

    她跟着他们进了一间极其豪华的房间……

    漂亮男人端了一杯钻石红酒朝她走了过来。“叫什么?”

    她想了想,“冰朵,我叫冰朵。”

    “冰朵?”他嘴角轻扬,小噙一口红酒后,将饮过的杯口处近对上她润泽的唇,俯头邪气地问:“要来一口吗?”

    她微有些紧张,“不了……你叫什么,我怎么称呼你。”

    “金轩。”他轻答,脸上的笑意在不宜察觉中使坏起来。“说,想吃荤的还是素的?”

    这话让她似懂非懂,睁着水灵的眼睛看着他比女人还美的脸。

    “我想,你荤素都想吃吧,我会满足你的。”他自娱自乐的说,气息有意无意的吐在她脸上。突然,他一口饮掉杯中红液,在她还未反应时猛地吻堵住她的唇。

    “唔……”她很惊怔,猛推开他,边大口呼吸,边戒备地看着他。忽略了唇角流溢出的玫瑰色液汁,随着起伏的呼吸像小溪流般流过小巧下巴,悄然掠过可的喉结滑进衣深处。

    微乎其微的小细节全入他的眼。隐秘含笑地向她靠近。

    他进一步,她退一步,“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他笑了。一只纤长的手抚上她小巧精致的脸,往下顺势划过她的下巴,在她染有玫瑰色的喉结处划圈圈。“很漂亮的喉结,很感的喉结。应该全都很宝贝吧。”

    她的心紧缩成一团,咬唇打掉他不规矩的手,“我是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

    他轻笑了。“呵呵,我当然知道你是男人。至于正不正常,我会好好的评判鉴赏出来的。”邪魅说完,低头再次吻上。

    她扭着头错开他温的唇,“呃,变态……我是男人,我不是同恋。”

    他将她紧紧锢于怀,一双漂亮的眼眸泛起邪戾的光,“骂得很精准,我是变态。那么就尝试一下我的变态好了,我会让你瞬间成为同恋,甚至和我一样的变态。”音落,唇落。

    彩画(二)

    他向她走近,表很温和,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脸尽显儒雅睿智之风。

    她看着他温文尔雅的走来,内心总觉有一种泰山压顶之势。

    走近了,他在她毫无预警的时候‘啪’地甩下一记响亮的耳光。

    她顿时一懵,“我不是……”

    “啪”,不待她说完,他紧接着甩下第二记耳光。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什么表,但却有着温暖和煦的俊毅美貌。再接下来,是完全不许她说话,一记又一记的耳光不重不轻的落在她细腻的脸上,‘啪、啪……’的声音很有节奏的响在豪华不失温馨的房内。

    她完全懵住,被甩耳光的脸由火辣辣的疼变成麻木无知觉的痛。

    ‘啪’,不多不少,再甩完二十下耳光的时候他停下了手,双手插兜地睨着她几度掉泪的眼睛和那溢出血的嘴角,深沉磁地说:“做每一件事之前都应该考虑到后果,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赠送画(三)

    他脱得精光,健硕的材在她的面前挥散出男特有的光彩,足以让任何女人尖叫。当然,也包括男人。

    她惊慌失措中微一抬眼,嘴巴诧异的呈现‘O’形。

    仿佛明察秋毫,她的细微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嘴角轻蔑又得意地扬扬,迅猛扑上,将她小的体完全压在了滚烫的肌肤之下。对准她自然的红唇如狼似虎的狂吻而去……

    他的远远超越了烈火,嘴唇被他认命地吻肿,贝齿被他轻易的打败。他的舌头就像蟒蛇,在她的嘴里翻腾填充,连口腔里的空气都成了他尽玩弄的领地……

    他的口腾烧出熊熊火,手不自地顺着她细软的腰伸探进……

    那里绝对是不可亵渎的神秘地,她一个吃力,及时精准地抓捏住了那将要冒犯的火大手。“不要,我求你……不要……”她软言求着他,内心坚强,眼睛却盛满泪水地看着他。

    他愣了愣,对上她眼泪婆娑的大眼睛,神秘的心弦被神秘的挑拨。“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不是说过你没有说话的权利吗?”

    她收收泛滥的眼泪,戒备地看着他明朗俊酷的脸,谨慎忧伤地动了唇,“即使没有说话的权利,也请你让我有反抗和拒绝的权利。”

    她的话刚落,他就笑了,“好,我给你反抗和拒绝的权利,不过你得付出点行动让我满意才行。”

    她紧紧心口,点了头,“我会让你满意的,不过不是在上。”

    “呵呵……”他再次的笑了,快速撑起了赤条条的体。取下崭新内裤和一纯黑风衣,在她的眼前毫无顾忌地穿,“我不你上,让你做点更刺激的事。”

    不敢肆无忌惮地看他穿衣,她的眼神微有些闪躲,“让我做什么事。”

    “杀人。”

    。。。。。。

    这里面的男人坏?是多坏??吹过流星花园的轻风,落下空中花园的秘香,勾住你的心等你来判……

    。。。。。。。。。。

    徒弟新文《上十八岁的小女人》

    一场凄惨的车祸,让当时十八岁的她,当了妈妈。

    爸爸坐牢了,妈妈病倒了,女儿哭啼了,她抹干泪,拼命的打工,用她的坚强撑起穷困之家的一片天。

    。。。

    她是五星级的星光大酒店的一名服务员,一个缘字,让她与即将胜任总经理之位的他不浪漫的相遇……

    那天,是他的生,她是负责他用餐的服务员,上菜之时,不小心将红色的汤汁全都倒在了他的上。

    “把她给我开除。”他脱掉染着红色汤汁的昂贵外衣,对经理毫不留的冷冷说道。

    她毫不犹豫的跪在他面前,眼泛泪光的苦苦哀求:“我不是有意的,请不要开除我,求求你了,我需要这份工作。”

    他看着没有尊严跪地求自己的她,轻蔑的扬扬好看的薄唇,“你真是一个低、没有自尊的女人啊,为了这样的一份工作,就可以给我下跪。”无的冷说着,从皮夹里抽出十几张百元大钞,往她上飘然的扔去,“拿着我的小费,滚吧。”

    。。。

    他是星光大酒店的继承人,一个桀骜不驯、冰冷英俊的男人。

    因为红色的汤汁,他开除了她,羞辱了她,所以他对她,印象很深刻。

    。。

    他第二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条街道上给人擦皮鞋,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扑到她的怀抱里快乐的叫她妈妈。

    她美丽的微笑,亲着小女孩的额头,“真是妈妈的好女儿。”

    看到这样的一幕,他惊愕了住,但更多的,却是鄙夷:这么年轻就当了妈妈,真是典型的低女人。

    。。

    他第三次遇到她,是在娱乐会所里。

    妈带着打扮过的她走进了他的豪华包房,“安总,这位是今天才出道新人,绝对是完美的处女,保你满意。”

    他优雅的喝口酒,懒洋洋的抬起深邃狭长的俊眼,看到感打扮的她,惊了惊,随即笑得邪魅,鄙视道:“呵呵,是太过完美的处女吧?”

    他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这么年轻的女人,这么可以低到如此地步呢?

    她,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

    谢谢各位的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好火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