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哦!(求荷花、花花、月票)

    一望无际的大海,动时,波澜壮阔,静时,水平如镜,风一吹,缕缕痕圈。.

    远处,急促的脚步重重地踩踏在浅滩上,冲进大海,往深海处走去。

    只见其材高大,戴帽蒙面,只露出两只贼小的眼睛,慌张地四处张望,确定四处无人后,目光最后落在他怀里这个四五岁小女孩上。

    白白嫩嫩,螓首蛾眉,在睡梦中,嵌着梨涡的笑容还在,气息均匀。与她妈妈一样,十足的美人胚子。

    但是……

    在海水没过他腰间,他将怀里酣睡的小女孩举起,缓缓的往下放。

    对不起居!

    也许是人潜意识对危险灾难来临的敏感,小女孩从睡梦中醒来,睁开滴溜溜的黑珠子。

    看到她醒来,蒙面的人狠狠心,手一松。

    扑腾!

    小女孩呈直线落下冰冷的大海,突然,平静的大海突然有一层层的浪卷过来扑向岸边,凝结成一个大大的浪花,向岸扑来,小女孩整个人就被打翻了,一股咸咸苦苦的液体往她鼻子,嘴里冲进来,被海浪卷起,白色的浪花从蒙面人腰间过去了。

    他一慌,不顾小女孩惊恐的叫唤,转三步并两步往岸上拼命的跑去……

    “救命啊……”小女孩在大海里浮沉,小手挥舞赭。

    就在声音渐弱,她往海底沉去时,一只温暖的手紧紧拽住她,往海面上拉。

    “恩恩,恩恩……”

    她猛地睁开眼,妈妈方秀凌正紧紧握住她的手,华贵的容颜上尽是担忧无比。

    “又作恶梦了?”

    方秀凌心疼地拭了拭恩恩额头上的冷汗。

    “妈妈……”蓝恩恩子还在颤抖,扑进方秀凌怀里,感受着那份温暖。

    当年,就是方妈妈把她从大海里救出并收养了她整整十四年了。

    “你姐的婚礼今天就举行了,快去洗漱换衣,陪陪你姐。”

    “嗯,好。”蓝恩恩从恶梦中回过神。

    姐姐婚礼?她猛然想起与姐姐之间的秘密约定,子微颤的进了洗手间。

    方秀凌疼惜的叹息一声,这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十几年,总是从恶梦惊醒。

    窗外阳光明媚,蓝恩恩甩甩头,将藏在心底的恶梦甩掉,清凉的牙膏让她精神回归常态,今天是个特别的子,姐姐蓝华华与端木瀚的婚礼。

    端木瀚,这个人,她见过一面,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长相英俊,浓眉鼻的男人。

    听姐姐说,他是商界上新崛起的奇才与钻石级王老五,短短一年中,在商界与股界掀起前所未有的浪,据说温和,但在生意上却是手段残酷。

    这些不关紧要,重要的是,姐姐已经有一个心,非君不嫁的男人阮正豪。

    PS:重新修整了一下文~~~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