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师问罪(求荷包、花花、月票)

    他的吻,他有技巧的抚摸,就像毒药,勾动着蓝恩恩上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肌肤难以言喻的磨擦加速她体内药效速发,心跳变得急促,教她难以呼吸,瞠大双眸,全泛着人的粉红,红唇微张,发出轻微的喘息声……

    蓝恩恩她真的忍不住了,完完全全失去了理智,她紧紧攀住那乎结实的体,这是对她致命的惑。

    任凭药物引领着她笨拙的动作,对方的衣服被她剥下,迷人的子紧紧地贴了上去……

    她纤细的脖子仰起,雪白而又丰盈的体,就像刚出生的婴儿般,长长的秀发丝丝绕在白嫩光前,在黑暗中闪发着异常撩人心魄,泛着人的光芒。

    这样的美色,谁能抵抗?

    炽被撩起,他再也来不及多思考,抱着她一起滚落进柔软洁白的大,吻住她人光泽的红唇,一触即发……

    入夜时分,一缕轻柔的月光透过轻轻飞扬的窗帘,撒进酒店豪华的房间内,房间内宛若镀了银般,特别的美丽居。

    酒精与药效褪去,蓝恩恩终于在沉睡中缓缓醒来,睁开明亮眸子时,惊奇自己竟是置于一片月光之海中。

    她掀开被子,正要坐起子,发现一只大手正横搭在她**的腰上,顺着手臂往上看,浓眉鼻,如刀刻般的轮廓,全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唇畔还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满足,正悠然沉睡!

    难道,安眠药是在激过后才有效么?

    这个就是强.占她第一次的男人!

    蓝恩恩拿开他的大手,抹去眼泪,拖着无比疼痛的子,艰难的推开他,顺着淡淡的月光,扫了一眼他沉睡的容颜,然后,头脑空白,狼狈的逃出大门。

    而沉睡的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赭。

    直到第二天醒来发现白色单上的那抹血红。

    ————————

    天空湛蓝,微风洵洵。

    出租车在市区里缓慢进行,倦缩在后车座里的一抹纤细子,紧紧靠着车座背,像要将自己深钳进去,美清纯年以的容颜上悲凉与湛蓝的天气截然不同。

    艳阳高照天,蓝恩恩的手心却满是冷汗,昨晚陌生的撞击让她心疲惫,蓝恩恩只知道,从此以后,她不再是个纯洁干净的学生了。

    她不能去学校,更不能回家,爸妈看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吓坏的。

    苍白的脸蛋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

    毕竟她才十八岁。还不知如何面对!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看到,吓了一跳,“小姑娘,你要去哪?”

    “去光岩湖吧。”

    车子在湖边停下,司机不放心的问。

    “小姑娘,你没事吧。”

    她冲好心的司机勉强笑笑,“我没事,只想吹吹风。”

    司机这才半信半疑的开车走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