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解释?(求花花、月票、荷包哦)

    蓝华华没有带她进洗手间,而是把她带到花园最尽的一处角落,在亭子的阻挡下,一般人轻易发现不了这个角落。

    “恩恩……”

    蓝华华整个人总算松懈了下来的同时,她突然紧紧抱着蓝恩恩,放声悲哭起来,梨花带雨,浑瑟瑟发抖。

    “姐姐,怎么了?”

    居蓝恩恩慌了。

    蓝华华抬起泪眼,神悲切。

    “正豪他死了,是被端木瀚派的人给撞死了……”

    赭她泣不成声,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蓝恩恩惊呆了。

    “正豪死了?”

    蓝华华卸去强自伪装的镇定,一的憔悴,满心的绝望,紧紧抱着蓝恩恩。

    “恩恩,对不起,我不仅害了你,也害了正豪。我现在已经是痛不生了!现在天天面对着他,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活下去……我不想去面对着那可怕的墙壁,还有铁锁……”

    蓝恩恩总算知道了令人震惊的实

    蓝华华逃婚出去没多久,才刚在目的地下飞机,端木瀚派出去的人就出现在飞机场,从四面八方涌围过来。

    阮正豪带着蓝华华跳上一辆的士,上车后,的士司机看到后面穷追不舍的浩人马,他惧了,选择了弃车。

    阮正豪只好亲自开车,带着蓝华华到处逃闪着。

    后面的人紧追,车辆飞跃,渐渐地将他们的士车包围了起来,其中一辆狠狠地撞上阮正豪的车子。

    车轮子打了一个滑,失去了平衡,急疾地飞驰过去,阮正豪好不容易才掌控住速度,平稳车子,但紧接着,后面的人就像在玩碰碰车一样,一下又一下。

    车轮急剧打滑,阮正豪额头泌出焦急的冷汗,车子完全失去了控制。

    “华华,快跳。”

    阮正豪吼着。

    蓝华华吓得花容失色,捂面颤抖。

    “正豪,我害怕……”

    “再跳就再来及了。”

    阮正豪急红了眼,车子已经如离弦的箭,阮正豪一咬牙,果断的打开车门,硬着蓝华华跳。

    蓝华华子跌出,在地上滚了好几滚,晕迷了过去。

    待阮正豪要跳的时候,已是来不及了。

    再次的剧烈碰撞下,车子抖了抖,翻了一翻,落地,阮正豪的子被甩出车子……

    待蓝华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后,她已经是处在一幢笼子般的小房子里了。

    端木瀚就这样一直将蓝华华囚锁在里面。

    ——————————

    蓝恩恩听得血液在沸腾,愤怒在加升,双拳握紧,眼眶泛红。

    曾经对姐姐的埋怨,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心疼地抱着姐姐,泪水无声。

    蓝华华眼神凌乱,有着无法承受的崩溃。

    “端木瀚是一个魔鬼……”

    “不,姐姐,他是一个杀人犯。”

    蓝恩恩愤恨不已。

    “姐姐,你不能再让他控制你,我们必须报警!”

    蓝华华头摇得很拨浪鼓似的。

    “恩恩,没用的,我要是报警,敢逃跑,他就会对爸妈不利的,而且,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冰冷的话语打破她们姐妹的悲痛,端木瀚如黑暗撒旦临立。

    他的眼神好凶狠,蓝华华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条件反地站起来,拉着蓝恩恩往后退着。

    端木瀚沉着脸,抓住蓝华华的胳膊,用力地把她推到亭子的柱子上。

    “我有让你乱跑?乱说话了吗?”

    蓝华华不寒而粟,紧张地发出颤抖声。

    “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

    美丽眸子里满是泪水。

    “一切都是你欠我的!我端木瀚,最恨的,就是背叛我的人!懂不懂!”

    他用力晃着蓝华华单薄的肩膀,咆哮着。

    “我懂我懂……”

    蓝华华哭着,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一旁的蓝恩恩呆了。

    姐姐对端木瀚,已经由一种极致的恐惧转变成软弱的臣服。

    “魔鬼,放开我姐姐。”

    蓝恩恩冲过去,推开端木瀚,拉着蓝华华就逃。

    “恩恩,我不能走,你快回去吧,不要管我。”

    蓝华华挣脱开她手,退到端木瀚边。

    带着歇斯底里的喊,泪水狂流。

    “恩恩,你不要管我,快走,我不想再害你一次,求你了……”

    蓝恩恩哭了,只好转往外跑去。

    落雪闻声也跑了过来,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端木瀚把蓝华华推给落雪。

    “你让人看好她,我去去就来。”

    端木瀚开着车子从后面跟蓝恩恩。

    蓝恩恩跑在大路上,有着孕,没跑几段路,就气喘吁吁了,她不能太过激烈的跳动。

    她扶着路边的树杆,喘气着,焦急地摸出手机给韩煜旭打电话。

    一声,二声,三声……韩煜旭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此刻的韩煜旭正端坐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着如何夺取宝园楼盘的方案呢。

    蓝恩恩只好无奈地挂了电话。

    该死的,为什么所有别墅都要建在偏僻的地方?

    这时,有辆轿车在她后停下,下来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高大男人,遮住了大半个脸。

    他走过来,嗡天嗡气地问。

    “小姐,有人追你是吗?我来带你上警局。”

    单纯的蓝恩恩想都没想,再看看后面追来的车子,对方又是如此好意,她抬脚就上了车。

    可是她一上车,车子启动后,那人突然扭头嘿嘿地冲她笑。

    “小姐,后面追你的人出五百万,要你一条命。”

    他的一句话,令蓝恩恩整个人都傻了,明显看到他就要从口袋里拿出一样致命的东西。

    又是端木瀚的手下吗?

    她下意识地护着肚子。

    不行,她不能死,她肚子里还有一个新生命呢。

    煜旭,煜旭,你在哪?

    蓝恩恩呼唤着。

    砰砰!

    一个剧烈的磨擦,车子嘎然停下,原来,四个轮胎被人击中,没了气。

    端木瀚的轿车拦截在前面,他黑着脸坐在里面。

    戴帽的人暴怒地骂咧着,正要探头看个究竟时,车门被打开,一只大手轻而易举地将男人揪出车外,扔到路边上。

    他冷笑。

    “你想要五百万?”

    端木瀚连续挥下五拳,还没反应过来的男人被他打得鼻青脸肿,晕头转向,毫无反抗之力。

    刚才的冷顿时消失,口中惨叫:“饶命,饶命啊……”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端木瀚峻眉一挑,从腰部唰的掏出一把锋利小刀,残酷的在他两只手臂上各重重划上几刀,他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男人嗷叫声不止,翻在地上拼命打滚,双手鲜血淋淋,触目心惊,这双手估计是要报废了。

    “啊……”

    蓝恩恩恐惧地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残忍的一幕。

    他是在救她,还是在演戏?

    得罪端木瀚的人,下场通常都可惊悚。

    不用多久,这个男人肯定得进警局去“享受”特珠牢饭了。

    蓝恩恩惊骇地看着,瞳眸睁大,惊惧地缩在车里,捂着嘴,才没惊叫出声。

    她似乎有些明白姐姐对他的恐惧从何而来了。

    端木瀚将她拎出来,塞回他车上,冷泠地吼。

    “我告诉你,阮正豪不是我的人撞死的!”

    就凭他刚才的残酷,他的话可信么?

    “魔鬼!”蓝恩恩迸出一句。

    她不信?

    是啊,他为什么要向她解释!

    PS:求花花,荷包哦~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