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将就!

    从官婷莉那里,韩煜旭间断的知道蓝恩恩被赶出韩家的事,但接下来的去处,在蓝恩恩刻意躲避况下,官婷莉并不是十分清楚。

    恩恩家里没人,公寓也没人,请来的几个老师,他们告知,已经有两个星期,蓝恩恩不要他们去上课了。

    韩煜旭心当时就寒了下来。

    去到学校,一问,更是吓了他一跳,蓝恩恩竟然已经办了休学手续?手机一直是打不通。

    均恩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他才出国半个月,一切就变得翻天覆地了呢?

    ————————

    烤蓝恩恩并不知道韩煜旭正翻天覆地的找她。

    她每天安安静静的待在医院里,默默的陪着爸爸。妈妈在医院附近租下一间不大的房子,一家人总算安稳落脚。

    庆幸的是,前两天,撞伤爸爸的车主,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个男人突然出现在病房,拎了一个大包,他一打开,里面全部是现成的齐扎扎的人民币。

    “对不起,我不应该逃避责任,这三百万是赔偿费,还请你们收下,原谅我吧。”

    车主把钱推到蓝恩恩手里,扑嗵一声跪下了。

    他这个举动把蓝恩恩与方秀凌弄懵了。

    她们怎么都没想到过,逃跑的肇事车主竟然会主动跑上门,还带了这么大一笔款!

    他诚惶诚恐的脸上,多处有青色的淤伤,脖子上也有。

    见蓝恩恩她们站着不动,他急了。

    把一大包钱拼命的往她们怀里塞。

    “求你们姑了,快把钱收下吧,如果不够,我回去还可以再汇一笔过来。只要你们要用钱,随时给我电话,我一定准时送到。”

    他急急忙忙的,在上乱搜着,终于摸出一张名片。

    “这里有我号码跟地址。”

    蓝恩恩与方秀凌愕然,接过名片。

    小个男人总算松下一大口气,“谢谢谢谢……”

    待他感激涕零的走后,她们还是无法反应回来。

    面面相觑。

    这个车主良心发现了?还是……

    ——————

    蓝家的生活,又出现了新的明媚署光,房子很快拿回来,爸爸的伤势也渐渐得到控制,进入恢复期。

    肇事车主隔三岔五还会带各种营养品登门,态度谦恭得不得了。

    苍天开眼了。

    蓝恩恩舒眉大笑。

    对于韩煜旭,突然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

    经过这次的磨难,韩家的冷漠与为难,蓝恩恩感觉她与韩煜归之间,无形中多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韩家人也许是对的,这一切与煜旭无关。

    这样一想,蓝恩恩也就想开了。

    蓝恩恩胃口益变得脆弱起来,呕吐成了她每天必碰到的事,照顾爸爸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看她嫩的脸蛋越来越憔悴,方秀凌心疼无比。

    蓝恩恩闻到药水味,胃又开始翻江倒海,跑到医院洗手间大吐特吐,吐得她浑像被抽了丝一样,没有力气,瘫在门边上,许久才恢复体力。

    洗手间里有很多人,都向她投来异样目光,以为她有什么重大病症,纷纷捂嘴,迅速离开洗手间。

    蓝恩恩不去理会这些目光,在医院里,有重症的病人实在正常。

    她缓下一口气,扶着墙,慢慢往外挪。

    才刚挪出洗手间,手腕突然被人用力抓住,拖着她,快步走。

    ——————————

    蓝恩恩被动的跟上,只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影,以及那高档质感的西装。

    还没待她开口,就被他拖进一间手术室,几个医生一拥而上,将蓝恩恩抬起固定在病上,手脚极快的把房间的窗帘全部打下。

    “把孩子打掉。”

    冷酷的音调,在房间暗淡光芒的衬托下,高大背影如黑暗帝王般魔幻可怕。

    蓝恩恩浑一颤!

    她听出来了——端木瀚!

    他怎么又出现了?

    “是。”医生漠然,开始整装,翻动械器。

    蓝恩恩惊恐万状,意识到小生命受到威胁,也许是天生的伟大母,她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

    于是,从病上挣扎下来,护着小腹。

    “端木瀚,魔鬼。”

    “我说过,要让你打掉它。”端木瀚冷道。

    “看看你这副残模样,就不怕生出来的是个畸形?”

    虽然看不清他隐在暗淡处的可怕脸色,单从语气,实在恶毒得要命。

    “不用你管!”

    蓝恩恩豁出去了。

    “我绝不准你打掉我的孩子。”

    她紧紧护着小腹,往后退着,怒容面对着步步近的医生。

    一向软弱的她,突然展现出的那副凛然勇敢的模样,倒让端木瀚吃一惊。

    此刻的她,看起来,像带刺的小母鸡,正咯咯地警告着,誓死护着未来小鸡。

    很有意思!

    倒要看她能坚持多久!

    “想母凭子贵嫁进韩家?以为韩煜旭会娶你?他知道你在鎏的事,会原谅你?会接受这个孩子?真是笑话!”

    端木瀚悠然自得地点烯香烟,忽明忽暗的烟头在暗淡里交融着。

    他看到她子在颤悠。

    孩子就这么重要?

    “动手!”

    医生拥上。

    “不要!”

    蓝恩恩死死缩在墙角,抗拒着。

    医生为难的望向端木瀚。

    他猛吸了一口,掐灭,然后,缓步走过来。

    长腿一屈,蹲下来,与她平视。

    蓝恩恩更加紧张了,惊厥地看着他。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颌,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蓝恩恩带有泪痕的脸颊。

    她头一扭,转向一边。

    他再用力扳过来,蓝眸很古怪,不再是戾,是柔和。

    “我想过了。你姐逃婚这事就算了,用你来替上,我或许可以将近一下。”

    他紧盯着蓝恩恩,对她满脸的惊愕,都在他意料之中。

    “但是!”

    他停顿下来,眸光沿着她的脸,至,最后到她紧紧护着的小腹,瞳孔收紧,冷光一迸。

    “我不希望自己要的女人,肚子里有其他男人的种。明白吗?”

    蓝恩恩的眸子瞠大!

    “如果你真想要孩子,我可以跟你生。”

    蓝恩恩的嘴巴张得更大了!

    瞠目结舌!

    他跟她生?

    他面无表,眸子除了冷光,没有任何温度。

    她非常质疑他口中的话语的真实度。

    房间一片寂静。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一想起他对她的折腾,她浑就起疙瘩。

    她已经赔过一次了,怎么还能赔掉一生?

    “不!”

    蓝恩恩惊颤地推开他,倏地站起来,奔向房门,但锁住了。

    “快开门。”

    她把门拍得兵砰兵砰响。

    这是什么鬼医院?这是一帮什么无道德医生?

    她消失有几小时了,妈妈一定急着到处找她了。

    一抹受伤之色从端木瀚碧蓝眸子中稍纵即逝,有着愤怒,青筋暴突。

    对她,已经够有耐

    他如撒旦般,大步跨过,揪住蓝恩恩,抱回病上。

    蓝恩恩惊叫连连,惊恐漫涎。

    砰!

    突然间,房间被踹开,房间立马明亮起来,韩煜旭在前,方秀凌与官婷莉在后,冲进来。

    PS:推荐月月好看完结文:《罂粟印:老婆,不准离婚!(全本)》

    链接:http://novel./a/252294/

    本文首发,想看到最及时快速的更新,想与我互动讨论接下来的节发展,想给作者鼓励支持的话,请支持红袖正版阅读!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