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蹂躏

    蓝恩恩的心是悲凉的,眸子泛红,想逃离,但保安上的荷枪实弹,随时会让她香消玉殒……

    但是一想到,只要这个夜晚一过,晨曦一来,爸爸的伤就有了希望,妈妈不再焦急与悲痛。

    蓝家人给了她一条生命,她牺牲一次又算得了什么呢?

    蓝恩恩摒去想逃跑的念头。

    栏在这群为色而狂的男人当中,有一个人,一眼便盯上台上的蓝恩恩。

    她精致的面颊上化着妖艳浓妆,穿着极其暴露的礼服裙,不需任何表,已经妖娆无比!

    可惜的是,浓妆掩去她应有的迷人纯真。

    缓“瀚,她的确很漂亮,但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她。”

    吉姆望了一眼台上如小兔不安的人儿。

    端木瀚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轻轻摇晃手中的红酒,俊颜玩味十足,碧蓝眸光在迷离灯光下,诡异妖冶十分,穿过透明酒杯,盯在蓝恩恩上的眸光自始至终都没离开。

    具有优美弘线的薄唇微微掀动,平静的双眸如铁锁般紧紧锁住她,让人不敢直视,更不敢忽略。

    “她自找的。”

    他给过她机会,不是么?

    她宁愿到这种地方来出卖自己的,也不愿接受他的金钱?

    她就这么恨他?宁愿把体拍卖给一个陌生人,也不愿意上他的

    他就偏不信治不服小小的丫头。

    唉。

    吉姆唯有叹气的份。

    “……我们美丽商品的拍卖现在开始……底价是一百万……”

    主持人用高亢的音量将他们的兴奋引发到最。

    上虽有衣物遮体,但在他们那双如野兽般,极具透视力的目光下,蓝恩恩感觉有一种被逮住,剥个精光的感觉。

    她愈加害怕,子微颤。

    在这个时候,心里在祈祷,她特别希望有人将她带离这个怪异的地方。

    “一号……”

    “五号……”

    喊号声此起彼落,他们挥霍着用之不尽的金钱,寻找荒唐的乐趣。

    上流社会除了光鲜夺目,也有荒无度的暗……

    “5号,三百万!”

    一个中年大款扬起三根粗壮的手指,站起来走上台,一把捉住蓝恩恩的手,要拖她走。

    台下哗然,继而会意的哄笑。

    蓝恩恩开始害怕起来,抵触那双陌生的大手,小小子往后退缩着,一双瞬着水的眸子,哀求地看着来人。

    如此弱无助的模样,很容易激起男人天生的英雄保护

    中年大款嘻嘻一笑,揉涅着她小手。

    “不要怕,我会很温柔对你的。”

    “不……”

    中年大款脸色一变,有些不耐烦了。

    “别再装了,来这里的不都是玩。”

    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大爷。

    主持人生怕有什么枝节发生,得罪这个大爷,拿开话筒,沉声威胁。

    “5号,这里由不得你!忘了你爸爸的事?”

    蓝恩恩立马收声,不敢再说话了,认命的任中年大款拉走。

    她感觉自己这个举动特别的悲壮。

    “五号是我的!”

    这时,一个高大影缓缓起站立,他健硕优雅的姿,合体裁剪精致却又不张扬,语气敦厚磁而具有威慑气息,深遂的蓝眸眼瞳反出犀利之光。

    如此王者气势立马将场上的喧闹打破,他们眼睁睁看着他大步跨出,将在台上的五号,也就是蓝恩恩牵下台。

    蓝恩恩如飘在海洋中无依无靠的浮物,碰到好不容易出现的浮木!

    但是,这个浮木,却是她一直想躲开的人!

    她双唇发颤,不知该感激还是该恨。

    但是,与中年大款比起来……

    蓝恩恩闭上眼,算了,像主持人说的,始终是卖。

    她明白,只有他能将她从这里解救出去。

    端木修将她搂在怀里,旁若无人的就走。

    “喂,哪来的臭小子!敢跟本爷抢?”

    中年大款大怒,吼道。

    台下的人就像看戏一样,起哄着,吹着尖哨。

    一句话让全场顿时轰动,所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全聚集在蓝恩恩上。

    “等等……端木大少,这不合规矩吧。”

    场上的主持总算反应回来,忙下台阻止,一个眼色,保安从各个方向涌出,但不敢轻举妄动。

    场面立马僵局。

    一直坐在宽敞办公室看“现场直播”的落雪,目光落在屏幕端木瀚脸上,倏地站起来。

    他怎么也会看上那女孩?她对蓝恩恩不刮目相看。

    “你们谁敢动他,老姐就全杀了你们!”

    垂立在她后,鎏的高层双双失色,有一丝惊恐与慌张,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大小姐,我们这就去解决。”

    落雪这才满意落座。

    刚才或许发火太用力,坐下来后,她激咳了几下。

    该死的感冒怎么还不好!

    “药呢?”

    高层们立马又忙着翻箱找药,个个苦拉着脸。

    这几天来了个大小姐,整天“不务正业”,把他们当孩子玩,一会要买冰淇淋,一会要吃海豚,一会要出去玩,一会要买大堆零食与玩具,堆满整个办公室……

    把他们折腾得实在够呛。

    但迫在她的“威”下,人人是敢怒而不敢言!

    ——————

    舞厅僵局着,中年大款已骂得脸红脖子粗。

    端木瀚站在那里,然自若,沉着冷静,黑眸一扫,蠢蠢动的人群里安静不少,个个都惧于他的权势与气势!

    直至……

    “瀚总,房间已替你准备好,你可以随时带5号上去。”

    鎏的工作人员恭恭敬敬,态度接近点头哈腰。

    中年大款被对方态度弄懵了。

    瀚总?顶端集团的端木瀚?

    他全突然一抽,害怕了。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瀚总,我真是有眼无珠……”

    棱角分明的冷俊脸庞上,唇畔勾起一抹不屑的邪笑。

    狂炽的蓝眸露着震慑,直视着中年大款。

    中年大款不由自主地倒退好几步,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他好害怕,得罪此人的下场将会惊悚到什么地步。

    俱从外界传说里所知,下场总是很惨无人道。

    “很好。”

    端木瀚不再理会吓得呆滞的中年大款,将蓝恩恩拦腰抱起,箍住她手脚。

    搂着她的细腰,隔着衣服,他都能感觉到她柔软的肌肤,想起他曾品尝过的美妙。

    他露出一个暖昧的笑。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这样的人儿,怎么能让那老大款蹂躏呢。

    蓝恩恩从他暖昧的笑意中看出,男人想要的Xing

    她子开始颤抖。

    果真如他所说,她始终都会落入他手中!

    她乌溜溜的黑眼眸楚楚可怜,如泣如诉,子抖动得厉害。

    他心一沉。

    ————————月缕凤旋——————————————

    豪华房的门一打开,端木瀚就将蓝恩恩重重的扔在大上,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胳膊,烦躁的声音在她脑袋上空炸响。

    “想不到你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会勾引男人!”

    他嘴角斜着一扬,轻视着她。

    “今晚你就是我的玩物了!自己脱掉衣服吧。”

    蓝恩恩子往里缩,环抱着子。

    “何必再遮遮掩掩,该摸的早摸完了。”

    蓝恩恩一恶心。

    色魔!

    难道他这样羞辱她很快乐吗?

    见她不说话,端木瀚有些恼,“你咬过我一口,这个是要还的!”

    话毕,他扑下,一口咬在蓝恩恩露的香肩上!

    难道这就是传说的以牙还牙?

    PS: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