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钱,那就求我!

    撞倒蓝爸的没良心车主,早逃之夭夭,警方至今未找到人。

    蓝爸的生命却是危在旦夕。

    天文数字的手术费让方秀凌与蓝恩恩束手无策,焦头烂额,将将家里所有的积蓄都填上,仅是杯水车薪。

    为了凑昂贵的住院治疗费用,方秀凌带着恩恩借遍所有亲朋好友。

    栏自古以来,人世间的人冷暖,世淡漠,世态炎凉,一直存在。

    蓝家的亲朋好友去医院,看到生命垂危,命悬一息的蓝爸时,他们个个都打退堂鼓。

    筹了许多天,借到的钱却远远不够。

    缓望着伤重的爸爸,焦头烂额、哀伤过度的妈妈,蓝恩恩心里悲痛极了,不但恨端木瀚,更恨自己,除了小心翼翼的照顾妈妈外,她再也帮不上任何的忙。

    这时,她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多少的微小,多么的不自力量。

    姐姐,正豪哥,你们在哪?我好想你!我该怎么办?

    蓝恩恩削着苹果,眼泪不住,偷偷的流。

    方秀凌看她微颤的肩,知道懂事的恩恩又在哭了,心疼又心酸。

    “恩恩,去打壶水吧。”有事让她做,也许会分散她的悲伤。

    “嗯。”蓝恩恩明白妈妈的心意,轻轻应了一声,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妈妈,拎着水壶,低着头走出病房。

    ——————

    蓝恩恩好不容易调节好心,打好开水,拎上楼,正要推门而进时,无意听到里面的对话。

    “大嫂,那丫头只不过是你捡来的,要不是为了她,华华他爸能出事吗?这笔费用你怎么拿得出?我们怎么拿得出?她模样长得倒是标致,把她送到“鎏”,华华他爸的治疗费就可以完全解决……”

    “我怎么能让恩恩去做这种事。”

    方秀凌愤然而起,打断小叔“苦口婆心”的话。

    蓝华华已经毁过她一次了,怎么能再次伤害她。

    “手术费不用你们心,我把房子卖了就是,你走吧。”

    鎏?那是什么地方?妈妈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

    蓝恩恩满心疑团,直觉应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卖了房子,他们一家人将来住哪?

    “那你们岂不是白养她十几年?长得那狐狸样,整天招峰引蝶,华华的老公要不是让她给占了……”

    “够了!”

    方秀凌怒了。

    蓝家小叔颠倒黑白的说法,令蓝恩恩头脑一片空白。

    她占了姐姐的老公?

    “好心当驴肝肺。”

    被骂的小叔也生气了,对方秀凌的坚持不可置否,拍拍股走人。

    他打开门,正碰上站在病房门口的蓝恩恩。

    小叔投来不屑与质问。

    “蓝家的祸水!你还想害这个家到什么时候?白眼狼!”。

    他一字一句狠狠的烫在蓝恩恩的心头上,愣住了,连他是几时离开都不知晓。

    她的确是蓝家祸水。

    从小体弱多病,爸妈为了照顾不知受了多少苦;想帮姐姐奔向幸福,却害爸妈失去一个女儿;现在爸爸为了她,被车撞了……

    她真是祸水?

    “恩恩,不要理他。”方秀凌忧心如焚,生怕她会发生什么事。

    蓝恩恩强颜欢笑,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微笑。

    “妈妈,房子不能卖,我去想方法。”。

    蓝恩恩把水壶搁好,飞快的跑出医院。

    ——————

    站在韩家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蓝恩恩觉得陌生极了。

    等半个月煜旭回来,她即将成为这幢别墅里的又一个主人。

    但,贫富悬殊,曾受过韩家大辱,让蓝恩恩的心有了一层无法逾越的抵触。

    为了救爸爸,她不得不硬着头发,登上韩家的门。

    韩父韩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恩恩艰难地向前迈出一个步伐,手一握紧,给自己增加一丝力量。

    “爸爸出车祸了,现在急需一笔钱,希望叔叔阿姨能借……”

    “哈,开玩笑。”

    韩母冷冷一笑,打断她的话。

    “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借给你吗?你们一穷二白,借出去等于是泼出去的水,永远也收不回来。”……

    蓝恩恩再次被韩家人无的赶了出来。

    望着灰蒙蒙的天,无助的蓝恩恩,特别特别的想念韩煜旭。

    他若是在她边,一定可以解决的。

    但自从他去了美国,电话就一直没有打通过,蓝恩恩的心就在折磨与思念,害怕与悲痛中慢慢的凉下去。

    现在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她去依靠。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蓝恩恩无精打采地走在路上,胡思乱想。

    大街的对面,她无意瞥见官婷莉与班里几个女同学正往她这边走来,边走还边向她招手。

    蓝恩恩突然不知以什么样的心与颜面去见同学,更怕她们“关心”的问话。

    于是,她转就跑。

    官婷莉纳闷了,带着女同学追。

    蓝恩恩拼命的跑,好不容易才甩掉她们,才敢停下大口的喘气,苍白的脸上香汗淋淋。

    不知是奔波久还是累了,小腹传来一阵强烈的不适。

    小生命有两个月了吧?

    蓝恩恩轻捂着肚子,在手撑在街边一家大商场的户外落地广告牌上,深深呼吸,想驱散腹中的不适。

    广告牌上突然反光出一个人影。

    蓝恩恩惊然转,一西装的端木瀚,正气宇轩昂、淡定优雅地站在她后,他的高级坐驾就停在路边。

    他的表是淡淡的,高深莫测的。

    蓝恩恩想都没想,转就跑,虽然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可跑了。

    他大手一伸,捉住蓝恩恩的玉臂,拉回来。

    “松手!要不,我就报警!”

    蓝恩恩失控地吼道,她讨厌他的钳制。

    端木瀚不说话,就那样用古怪难测的表,一瞬不瞬地盯着蓝恩恩。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她轻轻哀求一下,也许他就会心软,不就是钱么,他有的是!

    但是,蓝恩恩没有求他,视他为世上最可恶最令人痛恨的人。

    “救命啊,有人抢东西……”

    蓝恩恩冲商场附近的保安大喊,警惕极高的保安左顾右盼,循着声音,寻找目标。

    端木瀚碧蓝眸子一眯,迸出一道锐利可怕的光茫。

    “难道你想这些人全部都死掉?”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蓝恩恩不寒而粟,不敢再张口。

    ——————

    车厢里,很沉静。

    蓝恩恩子笔地坐着,全神戒备,就算整个人累得都快要瘫软了,还是要硬撑着应付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

    车厢里的烟雾缭绕,他抽了一口又一口。

    他没说话,蓝恩恩也没说话。

    就算感到窒息,也得极力保持镇静;就算被烟呛得想咳嗽,她也必须忍着。

    年小的她,不知道,吸二手烟,对肚子里的小生命有很大不好的影响。

    车镜反出端木瀚刀刻般俊朗的侧颜。

    他总算掐灭只吸了一半的烟,丢出窗外。

    “你不是要钱么,那就求我。”

    冒完这句话后,端木瀚突然觉得自己很犯

    蓝恩恩突然笑了,笑得很苦涩。

    叫她求他?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来求他,她就算把自己卖掉,也绝不会求这个男人!

    “我不会要你的臭钱。”

    她清亮的眸子里有着怒火。

    不识好歹!

    端木瀚有些老羞成怒,眼神暗,面无表

    “滚!”

    蓝恩恩推开车门,脚才刚落地,头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子摇摇坠。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