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不爽!

    他微笑起来虽然特别的钩魂夺魄,但是他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感,让蓝恩恩备感温暖,无法拒绝,完全没有任何戒备心。

    蓝恩恩仰起泪水涟涟的脸,可怜兮兮的吸了吸鼻子,感动地接过手绢。

    “谢谢你。”

    “哭吧,有什么委屈与悲痛都哭出来吧。”

    平谈的一句话,让处在脆弱边沿的蓝恩恩听来,是那么的动听体贴,感动得不知说些什么。

    他话语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窝心。

    哇!

    蓝恩恩再也控制不了,放声大哭,顾不上所有的泪水浸湿他名贵的外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攀住这个高大的体,是那么温,那么有安全感。

    “哭吧。”

    他轻轻拍打她的背,如哄孩子般温和,如大哥哥般亲切

    来来往往的医院工作人员,病人以及探望者,都投来诧异的目光。

    蓝恩恩抱着他哭得昏天暗地。

    坐在车里的端木瀚,手紧握着座位的靠背,握得那么紧,他的手指都陷进柔软的椅背里去了。

    她倒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任何种类男人都得上。

    端木瀚瞥了一眼后视镜,才发现自己的脸色极度难看与不爽。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他心有些烦燥,没眼再看下去了,满脸郁地启动车子,快速离开医院。

    ——————

    “修哥哥,你在干……”

    一个约二十一二岁左右的青亮丽女孩,手里抱着一小包药跑出来。

    “嘘!”

    被称为修哥哥的金丝眼镜大帅男,冲她做了一个安静的指示。

    女孩眨巴着黑而亮的眸子,歪头分析着。

    趴在她修哥哥上哭得悲惨人寰的女孩,是趁机揩修哥哥的油吗?

    以各种目的靠近修哥哥的女人,手法总是层出不穷。

    不过,看修哥哥轻拍人家后背,一脸无害,温和的模样,是在怜香惜玉吧。

    女孩的嘴陡地嘟起来。

    她修哥哥可从来没这样轻拍过她,不是一副正经大叔样,就是冷酷训人样。

    太不公平了!

    她只不过是进去拿了点感冒药的功夫,他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可恶!

    女孩哼一声,跺了跺脚,抱着药,转就跑。

    “落雪……”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债:老公,我要离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