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皇城1(半章未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吃坏了肚子,又加上客户再一旁不停的改设计稿子,忽而心极度低落起来,无缘无故的发了脾气,真的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忽而觉得有些悲哀起来,临睡前想起还没更新,匆匆码了字:(

    大家莫急,我会坚持把这个故事写完的。

    最后谢谢亲们的撒花和收藏~:)
  几后的早上,一行人浩浩进去大理国境,段其郑似乎颇受百姓拥戴,沿途有人认出他,纷纷主动让路,给予通行。

    涟漪虽和段其郑真正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他处事的手段和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见那些不明就里的百姓对他恭敬之至,甚至高呼辰王,匍匐跪拜,心中涌出不屑和无奈,不知道他到底用了怎样的手段竟骗取了那么多的拥戴和民心。可见所有事物都不能只看表面,其光鲜表面下,隐藏的暗涌更容易让人迷乱,这次的事,给她上了一课,人生所有的苦痛,也许只有在经历后,才能学会成长,此时,她看他的表中多了抹凝重的戒备。

    大理风景依旧,家家有水,户户有花,和风笛在此快乐生活的那段时光,已成为回忆,两人放弃朝堂的纷纷扰扰,寻到这方净土,他虽为皇子,却努力适合和学习平民的生活,这里的一切都让涟漪有了安心的回忆和感动,以为慧娜事件后,他们离开,便不会再回来,可生活本就是个轮回,谁能料三年多的时间,她便被迫故地重游,不知婆婆可还安好,慧娜那活泼质朴的面容仿佛又浮现眼前,她为她报了仇,不知在天堂的她是否已生活得很快乐。

    队伍不曾停留,直接进入大理辰王府,当年涟漪曾经来过几次,对辰王府的布局和建筑风格有所了解,今一见,竟比那会更加张扬绚烂,所有的布置和材质都选得极为绚烂和耀眼,比当年有过之而不及,里里外外都像极了辰王肆意张扬眸光中带出的得色。

    涟漪下车后,跟随小青行至一处幽深的院落,院名“抚澜院”。院落不大,但布置得精致细腻,很有女子婉约的韵味,细细打量房中一应俱全的生活用品,连女子的衣衫和钗环都齐备,可见以前住在这里的是位蕙质兰心的女子,巧手将院落布置的如此雅致,虽然不由己,但涟漪对这个住处还是十分满意,比起辰王府其他地方的张扬和奢华,这里算得上是一方净土.。

    “抚澜院”只有涟漪和小青两个居住,多过去,倒也安静恬然,涟漪心中总是惴惴不安,不知柔儿过的如何,她曾试图与段其郑商量,将柔儿带在边,却被他一口回绝,她不敢惹怒他,只得嘱咐他好好照顾柔儿。

    段其郑回来后十分繁忙,府中上上下下弥漫着紧张和忙碌的气氛,仿佛整个辰王府,只有“抚澜院”是个例外,王府上上下下,见到涟漪都尚算客气,尊称她为姑娘,涟漪无事也不愿在府中任意走动,她始终相信她只是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而辰王定然不会做无谓的事,将她带到边必然有所图,等她的利用价值没有了,自然会放她走,只是她弄不明白他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他知晓她的份,甚至过往都调查得十分清楚,这种我在明,敌在暗的形,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或许“抚澜院”本就是清净之地,无人愿意踏足,或许有段其郑的吩咐,这段时间,除小青府中竟无一人愿意涉足,小青毕竟是个孩子,又畏惧胆小,事事小心,步步谨慎,虽心无纷杂,却不肯多说一句,生怕有什么是不该她讲的,受到责罚。

    这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房中愈发沉闷起来,‘抚澜院’却来了一人,让涟漪又忧又喜。

    门口传来急切的脚步声,涟漪以为是小青,并未在意,倚在一旁的长塌上闭目养神。

    “掌柜的!”

    涟漪豁然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打量着面前一轻纱的妩媚女子,朦胧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嫣然!怎么会是你?!”

    那女子见到涟漪,几步跨过来,蹲下,一把拉住涟漪的手,万分激动,“掌柜的!你瘦了好多!”

    涟漪忍下激动的绪,握住嫣然纤长的指尖,轻颤道:“你怎么在这里?难道那天你也被他们强行带走了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我见着掌柜的,被黑衣夜行人带走,客栈中几个侍卫随后追了出去,可那黑衣人轻功极好,转眼便不见踪影,我们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法找到您的踪迹,即使动用明月堂的势力,都无从访查。正在焦急之时,有个老者给我送来书信,说:找到堂主,到渔阳镇尾的荷塘旁见,还不许我多带人手,我和两个侍卫大哥去了荷塘,却并未见到任何人影,不知不觉间一股异香飘过,我一阵头晕目眩,人事不知,等我再醒来时,便在架马车之上,手脚均被捆绑,直到前天,我见过辰王,才知晓这里是大理王府,知道掌柜的也在这里!”嫣然一口气说完,容色平静,竟不像在说自己这段时间险象环生的经历,仿佛那些都是再平淡无奇的说辞。

    涟漪从她的容色上,便知她所言不虚,她虽依旧清秀,但眉眼间细细看去,竟是经历一场劫难后隐有困顿的疲惫,涟漪抚上她前的碎发,安慰道:“是我连累了你!还有柔儿,如今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从长计议,以后你也不必叫我掌柜的,那么生疏,若你不嫌弃,便叫我声姐姐!”

    “姐姐!”嫣然亲切的叫出来,毫不虚伪做作,涟漪轻拢她的肩膀,轻轻拍着,“为何辰王会让你来见我,他可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姐姐在大理生活尚不习惯,所以才让我陪伴,别的他并未提及,我也不敢深问。”

    段其郑的行为有些奇怪,一方面将她抓来,用柔儿威胁控制她的行动,一方面又貌似体贴的将嫣然带来,排解她的寂寞,他到底为何如此,她想不明白,也看不透,只是见到嫣然,她真的很开心,这是她被虏以来,最令她开心的事

    满园的花竞相绽放着,亭榭楼阁,小桥流水,白玉栏杆,金砖银瓦,辰王府的后花园,怎一个奢侈了得。

    这是涟漪到王府后,第一次出“抚澜院”,早上涟漪收到辰王生辰的邀请,她本不喜这种宴会,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她不懂他为何要让她一个外人参加,思虑过后,却还是应邀而来。

    园中花团锦簇,人影绰绰,花间径中,婷婷袅袅,光无限,涟漪很快发现,王府花园中比那繁花美丽出尘的不是各种名贵品种,而是各色美女,风格各异,风无限,涟漪行走于小径上,心底轻叹,看此阵势,辰王的品由此可见。

    涟漪和嫣然两人默默走着,谁都没有说话,在众人中间,她两可算个异数,唯独她们没有盛装打扮,涟漪一素色罗衫,头上一支“流霞”发簪,衬得整个人愈发清丽起来,正是这种素颜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各色眼光纷纷扫来,涟漪本无心参与这次宴会,只是应邀前来,自然不会在意众人眼光,任她们如何打量,她都一副气定神闲的悠然气度,在旁边八角亭前经过时,后甚至传来轻轻的议论声。

    “这女子是那来的?!今王爷生辰,竟这样一打扮,真是胆大包天,不懂规矩!”一个红衣似火的妩媚女子斜眼打量着涟漪,低首和一个粉色罗装的女子笑着说道。

    “你没听说?!这次王爷从外面带回一个女子,放在‘抚澜院’中,想来就是她吧,看起来确有几分姿色,就是太不识抬举了,王爷生辰打扮成这样,是等着做冷板凳呢。”粉色罗装的女子不屑的掩袖笑语道:“我们王爷可不是个有长的,原来的清媚那么受宠,最后还不是惨淡收场,就她我看也得意不了多久,妹妹放心,到是不如我们细水长流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