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1(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偶们的第三位男主终于出现了,亲们别急风烟和风笛很快就会回来~~~哈~

    上午更新完毕,下午5点两更,请看过的亲们五点再来~~~~~~~~

    求收藏,鲜花~非常感谢~~~~~~~~~~

    ------------------------------------------------

    今更新完毕,请看过的亲明天再来~~

    求收藏,鲜花~
  悦来客栈的生意依旧,并没因辰王的到来而有所改变,涟漪依旧里里外外张罗着客栈的大小事宜,自那次和辰王谈话后,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平里遇到也都淡淡的彼此招呼,其实涟漪和段其郑碰面的机会极少,他自那夜到客栈,几乎一早出去,夜半归来。嫣然曾私下和涟漪说起,新来的客人行为古怪,那有做生意的,需要每忙到夜半,害得伙计们还要每晚帮他们等门,多有抱怨。

    涟漪一边安慰嫣然说不会有事,是她多虑,一边慢慢安定下来,为大理尊贵的王爷,屈尊到渔阳这个小地方,自然有他不愿宣之于口的原因。她不怕事,而是太过珍惜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和安逸,几年以来,脱离了朝堂和战场的纷争,她已慢慢沉淀出宁静,甚至是有些与世无争的恬然,就连明月堂的一众事务都交予堂中可信任的人管理,偶有重大抉择,才会参与意见。

    段其郑和她淡然的相处,正好满足了她这个愿望,他不为前事计较,她便淡然处之。

    这一雨连绵,直至深夜还淅淅沥沥不肯停息,雨天总会勾起人们的无限忧思,涟漪不愿让雨破坏了心,早早整理好,准备休息。

    酣梦之中,隔壁传来嘈杂的声响,她从睡梦中惊醒,疑惑的起披起罗衫,缓缓移到窗边凝神静听,以往三年中,渔阳的治安尚算不错,平里鲜有打斗和斗殴事件发生,更何况是在客栈之中。

    乒乒乓乓的桌椅撞击声,夹杂着重物砸地的闷响,紧接着有脚步声向楼上跑来,涟漪心中有数,应是客栈中的护卫,这些护卫多来自明月堂,手颇为不弱。

    她略略定神,用手撑住桌沿,正考虑是否到外面看看动静,又想起自己不会武功,怕大家顾忌她的安全,分散心神,正在迟疑之际,一声巨响,后的门被人一脚踹开,涟漪尚未看清来人面目,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已被虏到一边,挣扎呼喊,却被人用东西掩住嘴。

    一阵幽香传来,涟漪心下一惊,明白是迷药,但为迟已晚,视线逐渐模糊起来,灵台的清明一点点散去,只余耳边嫣然担忧的呼喊和纷乱的脚步声,还有护卫们大声呼喊:“堂主!”焦急的声音,她挣扎着想看清楚周围形势,终抵不住一**眩晕袭来,陷入漫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漫天的梅花海中,她着七彩罗裳,翩翩起舞,轻盈的舞步,转带起的七彩光华,在飘落的花海中,熠熠生辉,流光溢彩,不知何时耳畔响起碧海潮生的笛声,配合着舞步的节奏,天衣无缝。

    白衣珊然的男子,手握雕花扇,转温润带笑,口中不停低唤:“涟漪!”

    她恍然间明白了他是谁,那熟悉的笑容中,夹杂着不容质疑的浓烈感,却在眼神中透露出丝丝不甘的粲然流彩,有怨怼,有憾然,细细看去竟还夹杂着波澜汹涌的恨意,那种难言的感,不断自男子眼中涌出,慢慢溢到心口,几近淹没呼吸。

    她忽然心中有了悔意,当初她虽是为了救人,却利用他对她的感,不折手段的到达目的。

    风烟慢慢转不再看她,她奋力向前几步,想走到他面前,再看清他容色上的表,却无论如何都跨越不了面前一道无形的透明屏障,只能呆愣原地。

    风烟的影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风笛灿若骄阳的笑脸,他温暖的笑意中带着丝丝无奈,从欣喜逐渐到黯然神伤,他走到她边,轻轻执起她的手,低头在她耳边细语:“小妹,我等你够久了,从乾都的聚贤楼,到离开庙堂入江湖,可你依旧无动于衷,我累了,倦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绝对不会再打扰你!”

    “大哥!”涟漪伸出手想拉住他的衣角,却颓然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他走的那样坚决,无一分流连之色。

    涟漪在惊呼中,倏然清醒,只觉得浑软绵绵使不出一点力气,额上汗水淋淋,恍然间发现自己在一架马车之上,车摇摇晃晃,似乎速度很快,用左臂勉力支撑体,想透过车帘看看外面的况,可头上一阵眩晕,再次落到塌上。

    纤手抹去额头细密的汗珠,稳定心神,慢慢回忆起晕倒前的景,她在悦来客栈被虏,当时客栈中传来打斗声,来人用药迷倒她,客栈众护卫都没能拦下,可见虏获她的人武功高强。在渔阳镇她广施善缘,从未得罪过什么人,到底是谁出手对她不利,想来想去若说异常,最近也只有辰王段其郑是个异数,难道这件事和他有关?!

    环顾四周,仔细打量,马车中的布置极为华丽,下的被褥也均是上等锦缎,虏获她的人对她尚算礼遇,轻轻翻动体,发现上竟酸软无力,难怪无人看守,药力尚未退去,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涟漪嘴角牵起丝丝苦笑,命运似乎偏偏不肯放过她,隐姓埋名了那么久,终是走到这一天,她心中开始隐隐不安起来,这些是否预示着那些曾经的平静和恬然,将慢慢离她而去,而她终将面对新一轮的惊涛骇浪,这次她必须坚强起来,即使没人陪伴。

    她换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舒适些,既然连坐起的力量都没有,她便要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体力,观察清楚周遭况,才能谋定后动。

    一个时辰过去,虽不知在何地,但车帘缝隙透进的光线却强烈起来,已是正午。

    不多一会,车帘被缓缓拉开,刺眼的光线随之而来,涟漪下意识的用手臂挡住来的强光,子不由自主的向后缩了缩。

    当车帘放下,她才看清来者是个青衣小婢,材姣好,眉目清秀,她有些诧异的盯着涟漪看了一会,轻轻将托盘置于旁边的几案上,轻笑道:“原来姑娘醒了,难怪公子急急忙忙让我送餐食来。”

    说这话时,那小婢上上下下打量涟漪,涟漪也毫不避讳的和她对视,青衣小婢毕竟年轻脸薄,慢慢双颊间竟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麻利的将餐食拿出放在一边,又过来,将涟漪扶着半坐起。

    涟漪顺着她的力,慢慢坐起来,有意识的靠向窗边,试探着轻声问道:“这位姑娘,我们现在要去那里?”

    小婢一愣,大概想不到她问得这样直白,旋即笑道:“姑娘叫我小青就好,我见姑娘面善,便多言几句,我家公子绝不会害姑娘,还吩咐我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只是不让透露任何别的消息,姑娘药力未过,还需安心静养,就不要想那么多吧!”

    涟漪无奈的点头,心中明白眼下养好体,才是最紧要的,知道再问不出什么,朝小青展颜一笑,拿起案上餐食,慢慢吃起来。

    不知道昏昏沉沉过了多久,吃过东西,又沉沉睡去,再睁眼时,竟又是上三竿,她轻轻转动体,发现上酸痛有些缓解,再转首见案上几样可口小菜,忽觉饥肠辘辘,提筷胡乱吃了起来。

    吃饱后,慢慢斜倚到窗口,悄悄撩起轿帘一角,向外望去,外面一片广袤的青山绿水,她所在的马车仅是队伍中的一架,隐约见几个着武士服的侍卫,骑马行于马车两侧,小青则是一干净利落的走在轿侧,见涟漪探首望来,轻笑道:“姑娘终于醒了,可觉得好些?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好多了!体也渐渐恢复,只是闷得太久,不见阳光,到羡慕你可以随意走走!”涟漪浅笑道,柔美的容色,美艳不可方物,众侍卫无意撇见她的容光,都下意识的低头避开,垂首默默走着。小青唏嘘一声,“姑娘真是漂亮,难怪公子对您另眼相待!”

    涟漪心中烦闷,面上却未带,依旧笑道:“你家公子到底何许人也?!为何要将我带走?”

    “啊?!”小青诧异的瞪大眼睛,似乎颇有些迷惑不解,半响方道:“姑娘,难道真的不知?!”

    “我莫名其妙被人带到这里,还下了药,你口口声声说你家公子待我不薄,到叫我费解了!”涟漪清丽若绚烂朝霞的脸上,闪过一丝清芒,绪有些激动。

    “我只是个下人,公子不让说的,自然不敢多说一句!只是觉得我家公子和姑娘该是故人。”小青的语气慢慢低下去,有些惶然的住口,仿佛意识到说溜了口。

    涟漪看她一眼,知道她只是个小丫头,藏不住心事,也不多做计较,只是百无聊赖的望着外面秀丽的景色发呆,心中却无法平静下来,悦来客栈的状况,柔儿可有人照顾,明月堂的兄弟找不到她,不知会如何焦急。

    心中疑惑慢慢升起,以明月堂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多天都无法探知她的下落,为何这些子来,没有一丁点他们的消息,难道是生了意外,一种惶然涌上心头,以明月堂的组织构建和这些年的实力,轻易不会受风吹草动的影响,可能他们已探知她的所在,正想方法营救,也未尝不可能。

    自她体慢慢好转,便常常坐在窗口向外张望,心中分析着眼前形势,她本就没有武功,现在又有迷药的残余隐痛,想要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她甚至连在何地都不清楚,就算能逃脱,也不知该逃往哪里,只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慢慢筹谋。

    马车持续行进了一个多星期,依旧没有停下的迹象,涟漪心中明白时越久,离渔阳越远,她获救的希望便越来越渺茫,她不曾被许到外面,只得每在马车上,浑浑噩噩,迷药的药早已尽去,但连来车上不分昼夜的颠簸,浑浑噩噩,颇觉辛苦。

    “她怎么样了?!”车外传来一个刻意压低的男声。

    “一切都好,只是连颠簸,姑娘恐有些支持不住。”外面传来小青应答的声音。

    “好好照顾她,不得出任何差错!”男子低声吩咐完,未等小青回答,一拉缰绳向前奔去。

    涟漪掀起车帘一角,只看到一抹紫色消失在视野深处,虽然影远去,她依旧认得出,那是辰王段其郑的影,只有他会穿着深紫色长衫,整个人在阳光照下有种妖艳的美感,她心中气苦,多来的猜测终有了结果,她曾天真的以为一切可以靠互利的约定而互不相扰,但是她错了,忽而发现宁静的子过久了,连人都会变得简单起来,简单到不去怀疑一个没有多少制约力的协定。

    一股怒意自心底升起,她瞬时用尽全力,朝离去的紫色背影大喊,“停车!停车!”

    一旁的小青见她如此,早已青白了脸色,几步赶到车边,一面惊惶的不停朝她打手势,一面惶然打量前面段其郑的影,轻道:“姑娘,不要胡闹,惹恼公子可不好收场!”

    涟漪盯住前方一顿的紫衣男子,知道她的喊声已惊动了她,她虽上疲惫,但眼中的凌厉之色却丝毫不减,目光直过去,带着能穿透人心的力量。

    小青见这气势,吓得子微微颤抖,望着涟漪,竟轻声低泣起来,涟漪并不转头看她,而是有些狠厉的道:“他是你的主子,可不是我的,我并不怕他,况且此次是他不守诺在先!”

    一抹紫色的影策马飞驰至她面前,蓝宝石般的眸光灼灼对上涟漪清明若水眼中的丝丝怒意,毫不在意的肆然笑起来,“怎么啦?慕容堂主?可是嫌车中气闷,不如让小王陪慕容堂主策马驰骋一段,放松下!”

    涟漪灿若秋水般的美目,微眯起来,脸上显出水样莹然的光彩,心中却在慢慢收紧,他虽知道她明月堂堂主的份,可她却从未提及她在乾朝的份和姓名,他办起事向来狠辣,未置一词,便将小青那样温柔的女子,吓得低泣不已,可见素的行事作风,这样的人说的话,绝不会无的放矢,他唤她慕容堂主,必已知晓她的真实份。

    她努力深呼口气,让自己看起来从容自若,浅笑道:“王爷真是好兴致啊!可惜我却没王爷的悠闲,对不信守承诺之人,我无话可说!”

    他伸手慢慢抚上涟漪精致优美的眉眼,眸光中赞许和警告融在一起,看不清此刻心中所想,继续道:“别想着逃跑!那些都是徒劳!不过你放心,像你这样的容貌姿色,大理上下,竟无人能出其右,所以你不必担心,我尚不忍心亏待你!”

    涟漪伸手死劲拍下他的魔爪,厌恶的瞪过去,无声转头啪的一声放下车帘。

    段其郑见她眼中神复杂,有浓浓的恨意,不屑的寒意和熊熊燃烧的怒意,他见过的女子何其多,却从没有一个,在他面前展现出厌恶和鄙视神,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可他却依旧气不起来,只是转头呵斥小青,好好服侍,小青早已跪在地上的尘埃中瑟瑟发抖,他却不加理睬扬鞭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