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访客(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卷三开始了,慢慢的后面的冲突会起来,这也是这个故事的终结卷~~

    我会好好努力希望有始有终的把故事完结,这样既对的起看文的朋友,也对得起我自己。

    然后。。。。我会开新文吧,吸取这个故事不完善的地方,改进不好的地方,谢谢大家的支持~

    今天更新完毕~~~~~~~~~~

    ---------------------------------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哎,脚不沾地的郁闷~

    被N个客户催稿子的感觉,实在是不爽之至~悲剧的我飘走了~~

    另外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为啥我只涨点击不涨收藏呢~大家勤快些,点点收藏啊~谢谢:)

    今天只能更新这么多了,大家见谅吧,明天力争双更~~请明天再来!!
  初秋的凉意袭人,渔阳气候偏暖,周围的群山和植被并没有因秋天而萧索,三年来看惯了渔阳的夏秋冬,季节变幻,涟漪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时光流转,不因任何事物稍作停留,掐指算来,距风笛和素颜离开已有数月,他走的那样干净,连只字片语都未留下,客栈生意不忙之时,涟漪常到医馆走走看看,看看他曾经用过的事物,坐在他常坐的座位上发呆,不为缅怀,只是那些莫名的思念,思念他灿若明媚朝阳般的笑颜,温柔体贴的话语,很多次在那个熟悉的房间,她都恍然觉得他正在桌前奋笔疾书,可是他终是离开了,去追寻想要的幸福。

    柔儿也为风笛的离去,大哭了几场,毕竟还是小孩子,时间久了,也就慢慢淡忘,只是涟漪依旧记得,她可怜兮兮拉着她的衣角,不停的叨念,“娘娘,是不是柔儿不够乖,爹爹生气了,不要柔儿了啊!”那时涟漪只能紧紧抱着女儿,不知道如何回答,轻拍柔儿后背,轻轻哄道:“柔儿最乖了,爹爹有很重要的事要出远门,过段时间就回来。”

    即使再挂念,她都未动用明月堂追寻他的行踪,这是对他的尊重,若是他想联系,找到明月堂便能轻易联系到她 。

    悦来客栈淡季时平稳,旺季时依旧门庭若市,开始的时候,镇中人都议论纷纷,她和风笛本是一对恩夫妻,却以这种局面收场,多数人都对她投以同和安慰,每到此时,她都淡淡一笑,默然回应,那种纯洁透彻的笑容和清澈到底的眼神,透出的平静和波澜不惊,让众人折服,被她恬然大方的态度释然,渐渐的,人们习惯了这种改变,涟漪和柔儿的生活也重新归于平静。

    这一,客栈生意平淡,客人往来不如往频繁,涟漪让伙计们早早收了,大家休整一下,嫣然提议不如让大厨做几道拿手好菜,大家浅斟酌饮一番,涟漪欣然应

    这一夜大家有说有笑,甚是惬意,自风笛走后,涟漪第一次露出久违的笑容,这段时间以来,大家都善意的不提起风笛,小心的不去触及她的心事,这会看到她开怀的笑意,俱都松了口气,气氛慢慢烈起来。

    夜已深沉,大家酒足饭饱,正准备各自回房休息,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分外清晰。

    众人皆皱了眉头,十分不解,一般客人留宿多是在下午,到了午夜,渔阳镇早已家家落锁,户户闭门,谢绝访客,这是镇中多年不成文的规矩,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打扰,让大家有些意外。

    涟漪顿住正上楼的形,示意伙计过去看看。

    “对不起,客官!小店已经打烊,您要投宿的话,请明早再来。”

    “小二哥,可否通融下,我们并非本地人,远道而来,并不懂这里的规矩,刚才已经问了几户人家,都不肯收留我们,现在虽是初秋,但我们这许多人,多奔波,早已人困马疲,还请小二哥行个方便!”

    “不是我不肯帮你们,实是店中历来有这个规矩,整个渔阳镇都是如此,几位客官不好意思啦!”伙计有些抱憾的一边说着,一边掩起半开的店门。

    涟漪听那人话语恳切,起了怜悯之心,毕竟在渔阳镇上,深更半夜要找到落脚之地,实是不易,转下楼,拦住伙计关门的动作,“等等!”

    伙计见是涟漪,侧闪到一旁。

    涟漪打量门外一辆颇为华丽的马车,车后跟着数个侍从和一些马匹财物,有些诧异的蹙眉,渔阳镇虽为交通要地,常有客商经过,但这样有阵势的客人,并不多见,这队人夜半进镇,着实让人生疑,她凝神拱手,道:“不知客官,从那里来,要到那里去,为何深夜至此。”

    对面一个壮实的汉子,颇有眼力,见涟漪一装扮,虽是女子,但言谈话语间,气度斐然,又见伙计对她恭敬的态度,忙客气的打躬作揖,“掌柜的,帮个忙,我们是路过的商人,以贩卖茶叶为生,只因主人有亲属在渔阳,失散多年,才临时决定改道渔阳,寻访一番,事先并未打听过贵镇的规矩,深夜打扰实在冒昧,还请掌柜的行个方便,至于住宿的费用,我们可以多付一些。”

    涟漪见那汉子材魁梧,但言语间颇为斯文诚恳,心中升起几分好感,又见他们这队人的衣着打扮,确是富户出,想来所言不虚,又想这深更半夜的,往外赶人,他们确难再找到落脚之处,起了恻隐之心,浅笑道:“既是如此,那请进吧!”涟漪将门打开,转命伙计帮他们安顿车马和住处。

    那汉子面露感激之色,不停道谢。

    涟漪细细吩咐嫣然照看着安顿客人,转上楼照顾柔儿。

    次清晨,当阳光照进客栈之时,涟漪安顿好尚在熟睡中的柔儿,走下楼来,见楼下秩序井然,伙计招呼着店内吃早饭的客人,嫣然也正微笑的站在大堂靠近窗口的桌边,微笑着帮客人沏茶倒水。涟漪满意的点头,客栈现在的状态,大家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已不用她再过多心,这些多亏嫣然,自风笛走后,客栈中的杂事和决定权都压在她一个人上,她还要分心照顾柔儿,时常感到力不从心,还好善解人意的嫣然在此时,帮了她一把,将客栈的事务担了起来,她才松了口气。

    她理理额前凌乱的发丝,缓步走到嫣然前,浅笑道:“还没吃早饭吧,这里交给我,你忙了一个早上,先去吃些东西!”

    “掌柜的,我没事!”嫣然停住手中沏茶的动作,望着涟漪笑道。

    涟漪拉住她的手腕,慢慢放开,诚恳的道:“别和我客气,放下,让我来!”

    嫣然见推托不过,将茶壶交到涟漪手中,朝她施了一礼,款款离开。

    涟漪抬袖,继续将桌前众人的茶杯倒满,桌前一人站起朝她一笑躬示意,涟漪见是昨夜叫门的汉子,方笑着还礼。

    正在此时,后传来脚步声,桌前众人均肃然起,望向来人的方向,邻近几桌亦是如此,偌大的厅中,除了那人的脚步声,一时间声息全无,伙计们见到这一幕,均愣在当场,涟漪也有些错愕的转首,向来人望去。

    那人一深紫色冠服,头戴紫杉玉冠,从容的朝众人走来,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闪着邪魅妖艳的光泽,干净帅气的脸上有丝桀骜不驯,举手投足间华贵之气尽现。

    涟漪心下猛的一缩,竟然是他,在这个时代他是她遇到唯一一个长着蓝色眼眸的男子,他俊美的脸庞早已印在她的记忆中,她忽而有了针锋相对的凛然,那男子正是在大理城中的辰王下。

    辰王段其郑显然也认出了涟漪,两人俱是一愣,继而是默契的额首招呼。

    涟漪没想到在渔阳这个偏远小镇上会再次和辰王不期而遇,更想不到他会不偏不倚留宿在悦来客栈中,只得在心底叹气,想起当年辰王府上,他锢威胁她的场景,最后虽是以他的妥协告终,但她亦知道他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事到如今,也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

    段其郑在与涟漪擦肩而过时,脚下微顿,脸上牵起魅惑众生的笑意,在她耳边轻声道:“美女堂主,好久不见啊!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山高水远,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小王幸会啊!”

    涟漪抬头,感受对面一道灼灼的视线和对她肆无忌惮打量的神色,清媚的目光一扬,自若巧妙的退后一步,缓缓俯行礼,浅笑对上他深蓝色的眼眸,快速而轻声道:“辰王错!竟还记得我,客栈规模太小,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涟漪不想和他提及当年旧事,现在她过着平静恬然的生活,不想再生事端,故而将所有的成见和不快,快速掩盖在清浅的笑意之下。

    段其郑不语,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她还是那样的清丽和与众不同,三年多的岁月过去了,在闲暇时,他偶尔也会想起当年那个针锋相对,毫不避让的女子,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带着灵动的色彩和让人不敢小觑的气度。她是第一个在他的男色面前不为所动的女子,让他印象深刻。她曾他在大理,在他的子民面前承认表侄的罪行,让他颜面大扫,却碍于她的份,对她无计可施。当他再次寻找她时,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在大理的版图上,无影无踪。

    他慢慢眯起眼角,毫不在意的道:“掌柜的客气了,您大概认错人了,我只是路过此地寻亲的客商,可不是什么你口中的辰王。”段其郑抛下这句话后,缓步至桌前,在众人恭敬的目光中,从容落座。

    涟漪充愣之下,旋即明白他话中的含义,他以大理王爷之尊,屈居到渔阳镇一家客栈之中,自然是隐姓埋名,不愿让众人知晓真实份的,不管他此来有何目的,都与她无关,只是或许她可以凭借这个,来交换他不计较当年恩怨,大家互不侵犯,井水不犯河水。

    涟漪亲自将辰王面前的茶杯斟满,又殷勤的招呼伙计好好款待,在转离去之时,她微微俯在辰王耳边轻道:“王爷,是不是故人你我心知肚明,既然如此,我邀你在楼上雅间一聚!”

    素雅的房间中,透出淡淡清香,女子手握一杯清茶,幽然对着窗口,斜斜进的阳光慵懒得发呆,望着窗外看过无数次的繁华街景和川流不息的人群,心中慢慢计较起来,此时后传来脚步声。

    她轻巧的起,旋转姿,轻轻朝来人敛手为礼,“王爷,好久不见,刚才在厅中多有不便,故才邀王爷来此一聚!”

    段其郑打量女子端庄行礼的侧脸和恭敬的神色,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丝不渝,他知道她是飞扬跋扈,肆意灵动的,而现在这种刻意恭敬的姿态和礼貌的语气,显是带了伪装的面具,他淡笑一声,扶起涟漪,朗声道:“堂主!多礼了!这礼小王可领受不起,以后大理境内的生意还要堂主多多照应!”

    涟漪恭敬的请辰王上座,递上香茶,浅笑道:“这是渔阳镇特产的茶叶,古镇中物什简陋,比不得王府,到也还独特,王爷请尝尝先!”

    段其郑道了句谢,拿起茶杯,轻抿,果然满口留香,那种独特的清香,沁人心脾,“果是好茶!只是堂主邀我到这里来,可曾只是为了汲水烹茶,还是另有要事?!”

    涟漪敛起脸上惬意的神色,深深注视着旁的辰王,莞尔一笑,清媚的目光流转,夺人耳目,“王爷,是个聪明人!我也就不绕圈了!有句话说的特别好,那就是各取所需投其所好!我和王爷都心知肚明,你我更需要的是什么?不如我们做个约定!”

    段其郑不露声色的慢慢饮茶,在茶香袅袅的烟雾中,抬眸打量面前的女子,依旧一白色雅致的罗裳,出淤泥而不染,高洁芳华,丝毫不减当年,她上有一种令人不可小觑的自信,让她无论处于优势或是劣势都能从容不迫。他挑眉,牵起嘴角,眸光中的蓝色渐渐染上了深邃,有些玩味的打量着她,“那说说你的条件吧!”

    “王爷是大理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令人敬仰的辰王,到渔阳这个偏僻古镇,自然不是寻亲访友那么简单,不管您最终想做些什么或是达到些什么目的,隐姓埋名似乎更适合,而我也会信守这个秘密。我所求不过是平静安定的生活,无论庙堂,还是江湖早已成为过往,不希望有人打破这里的宁静,过往不论是谁对谁错,都希望王爷宽宏大量,不予计较,我这里有礼了!”涟漪微微躬朝辰王郑重行了一礼。

    辰王放下手中茶盏,稍稍侧让过涟漪一礼,纤长的手指不停有节奏的敲击桌面,随即道:“堂主过谦了!在你的地盘上,我自然会客随主便,那么你我成交了!”

    涟漪闻言,敛衣襟微微行礼,浅笑道:“如此便多谢王爷成全!”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