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们的支持~~~

    本章请自带 防护面具~ 顶钢盔下~~~~~:(

    拍砖请慎重~~欢迎收藏,撒花,留言~~~~~~~~

    求收藏,亲们伸伸手点点,感激不尽~~~~

    今更新完毕

    
  连续几天风笛都宿在济仁堂,据说几里医馆的病人极多,皆因他外出那个月的空档堆积。

    虽然那两人间弄得有些尴尬,但涟漪毕竟不是扭捏女子,过几便不大放在心上,这一嘱咐厨子弄些可口菜肴,想着他里忙碌劳累,该补补,便往济仁堂而来。

    堂中往来客人不少,甚至排起长队,有些认识涟漪的,都的招呼,涟漪浅笑着一一还礼。

    堂中伙计见到她,躬行礼,“姚掌柜!”

    “郑掌柜呢?!”涟漪起相扶问道。

    “在内堂,我去通报一声!”那伙计道。

    “不用了!我去看看!”涟漪挥挥手,提起食蓝向内堂走去。

    外堂一片混乱,内堂却异常安静,房门虚掩,说话之声隐隐传来。涟漪微顿脚步,正迟疑要不要去敲门,风笛隐带笑意的声音传来。

    “素颜!我知这几年你待我不薄,我也并不是薄寡意之人,若是我收回那的话,你可还愿意?”

    “公子是否在取笑素颜,有姚姐姐那样的绝代佳人相伴,我是不敢和她争的,素颜知道自己的分量。”一个柔媚的女声传来。

    “是啊!她固然好,也曾是我心之所系,但这么久了,我倦了,累了,不想再继续下去,我需要一份稳定恬然的生活,更需要一份安定的感。”

    风笛熟悉的声音传来,涟漪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脚下微顿,提篮中碗盘发出碰撞的叮咚之声,分外醒目。事发的太突然,仓促而毫无准备,涟漪心中苦涩,几离去。风笛近来虽对她还有关怀,却总透出淡淡的距离感,在她向他表明心中想法之时,那种刻意淡漠的疏离,她一直都不明白到底为何,而此刻一切都慢慢揭晓。

    房门被轻轻推开,青衫一闪,风笛挎步出来,见到涟漪,有瞬间的惊愕,“小妹!是你啊。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坐?”

    涟漪停住脚步,慢慢将容色恢复正常,从容的敛起衣摆转,浅笑道:“我想我来的不是时候,怕是打扰你们了。”

    风笛上前挽住她的胳膊,柔声道:“怎么会呢?进来坐吧,到底是什么事?”

    “你最近奔波劳顿,不曾好好休息,我特意让厨子做了些可口菜肴,就算再辛苦,也要吃好,才有体力。”涟漪迈步随他走入房中,见素颜有些尴尬的站着,浅笑道:“素颜姑娘这些子不见,愈发的秀美了。”

    素颜迎上前去,轻轻一福,“姚姐姐,夸奖了,若论样貌才艺,在渔阳镇,除了姐姐还有谁能出其右。”

    涟漪上前扶她起,眸光中清明一现,掩盖了变幻的黯然神色,“素颜姑娘不用客气了,都是自家人,大哥喜欢的人,自然也是我的亲人,大哥是个很好的人,温柔、体贴、为人忠诚,是可托付终生的良人!”涟漪回眸望向风笛,眼中水光盈盈,似雨过天晴后彩虹,纯净透彻,拉了素颜的手臂亲道:“不要拒绝,也不要让他伤心,我保证你下了这个决定,以后一定不会后悔!”

    “小妹,你。。。。。。”风笛脸上的笑意隐去,虽极力掩饰,却依旧有淡淡的忧伤和不忍,说到一半便默然不语。

    涟漪回望他一眼,深吸口气,生生将眼中的水雾退,用欣喜的口吻道:“是啊!大哥我都听到了,并不是刻意偷听的,只是路过碰巧听到。你能想的开,我替你开心。素颜是个好姑娘,早对你愫暗生,你既然给了承诺,以后朝夕相对,都不可以反悔的!”

    风笛凝神盯住她的如花笑颜,白色裙衫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柔美非凡,恍然记得当初认识她时,便是这样一类似打扮,时至今,恍然如梦。

    涟漪不顾他打量的神色,转将桌上提篮打开,拿出四碟小菜,一壶酒,摆好,微耸肩膀,随意道:“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慢慢聊,客栈那边还一大堆事务等着处理,就不多留了!”

    她从容的转,宽大衣袖带起一阵和煦微风,回眸朝房中两人浅笑,缓步走出,轻轻带上房门。

    风笛望着涟漪款款远去的背景,半响无语,只是望着那早已关闭的房门发呆,眸中的痛意毫不掩饰。

    素颜走到他边,轻声叹道:“一定要这样做么,追寻了那么久,今方有了结果,同为女人的我看得出她对你的感已起了变化,你何必如此自苦。”

    “有些事明明是你不愿,却是非做不可的!素颜谢谢你!”风笛收起脸上神色,转诚恳道谢。

    “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这几,客栈生意颇为忙碌,胡大伯帮涟漪拉来好多过往客商,各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分外得勤快,风笛也放下医馆事务过来帮忙。

    “郑大哥!瞧你忙的一汗,我带来些消暑的冰镇酸梅汁来,帮你解解暑气!”素颜于晌午,冒着暑而来,一进客栈便招呼风笛道。

    “这么的天气,你还过来干嘛?这边什么都不缺,快进来歇歇!”风笛见是素颜,一手撩了衣摆,一手揽过她的纤腰,向内堂走去。

    途径涟漪旁时,素颜拉住她的手,明媚的笑颜在夏的午后分外耀眼,“姚姐姐,要不要同来,素颜做了不少,姐姐也来尝尝吧。”

    素颜清秀的面容,细细打量起来也算个佳人,她头上的钗环在阳光反下,熠熠生辉,更加映衬得整个人愈发秀美起来,那种光彩有些刺目,刺得涟漪微眯眼睛,才渐渐适应,心中酸涩,却依旧浅笑着维持翩翩风度和出尘气质,她是经过大风大浪,在生死边缘战场上徘徊过的女子,她甚至曾不顾一切的利用感,打败了强大的乾朝圣宣帝,一切的一切都在不经意间练就了她的承受力和忍耐力,她轻轻推开环在上的手臂,“素颜姑娘,不要客气了,我手头的事还没忙完,你陪他下去休息吧。这些子里里外外,也够他累的!”

    素颜恬然一笑,款款拉起风笛,向内堂走去。

    涟漪容色沉静,继续指挥伙计忙前忙后,用疲惫来麻木神经,午夜梦回时,她也会心伤、徘徊,但历经两世为人的她,毕竟通透许多,于人世故,于感变迁,在你我时我不你,在我你时,你已不在只能是种无奈。她不该伤痛,也不该怨恨,风笛陪伴她的时光已经足够多,只怪她明白得太晚,错过是种遗憾,但并不能因此颓然神伤,她该祝福他们才是。

    “掌柜的!”嫣然是悦来客栈的老人了,自涟漪来到渔阳,创立客栈之时,她便负责一些简单的记账和人员管理工作,于风笛和涟漪的过往十分了解。

    “怎么?嫣然有事?”涟漪用帕子携去额上的细密汗珠,有些疲惫的倚在窗边。

    嫣然轻轻将涟漪拉到一旁,见四周无人,低声耳语道:“姚掌柜,这两人是怎么回事?虽说男子纳妾再正常不过,但这么明目张胆,有些太过分。我知道掌柜是和善之人,可也不能这样任人欺负。”嫣然微蹙眉头,一脸不忿,“这些子客栈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私下里议论纷纷,我看素颜那丫头怎么都不及掌柜的万一,郑相公是怎么回事?”

    涟漪是何等精明之人,客栈的异常早在意料之中,她和风笛本是挂名夫妻,平里关系融洽,互相关心,自然会给大家十分恩的假象,可不能因此成为风笛追求幸福的绊脚石,这些虚名,她本就不在乎,也不曾上心。

    她浅笑着拉起嫣然的手臂,无所谓的摇摇头,“随他们吧!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所要的生活,我们不能因为自私而阻挡别人追寻幸福的步伐,让边的人幸福,我也会很开心的!”

    “你还有柔儿,还有和郑相公多年的夫妻感,为何要放手,只要争取,只要一点点努力,有多少男人会舍下你这样的绝世女子。宽容是有限度的,过度的纵容只会让人得寸进尺。”

    涟漪看着嫣然诚恳焦急的侧脸,知道她把自己当成朋友,心中感动,“多谢你!只是我和郑笛的事你并不清楚,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我亦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只要过自己的子,走自己的路,不用替我担心!”涟漪轻拍她的肩膀,嘴角不经意流露出一丝微苦,在提到这些时,即使掩饰得再好,仍不免有些黯然,“去忙吧!那边还有客人在等。”

    嫣然看到涟漪决然的神,便知道多说无益,亦如她平颇有大将之风,善于筹谋,善于做决定,善于将事安排得有条不紊,干净利落。

    静寂的渔阳古镇,在夜间,恢复了原本色彩,悠然安详,盛夏的夜色,伴着微风,比白的燥舒适许多。

    涟漪在月色下静静出神,漫天的星子在空中闪耀,静谧夜色下,极为醒目,她端了一杯茶,慢慢品着,茶色极重,低头看茶叶在杯中旋转的姿态,抿在嘴中微苦,这段子忙碌的生意使她无暇多想,却在午夜安静之时,辗转难眠,以前的她可以大大咧咧拉上风笛聊到天明,可现在她不知道那样做是否妥帖,不是自怨自艾,只是在替他高兴的同时,也有了丝落寞,她知道她不该如此,但心中所想却是难以控制。

    此刻她仰望星空,淡笑起来,命运是一只无形的手,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她终于拥有了淡定生活,却依旧不完美,或许是她要求得太多,一滴泪轻轻滑落在她如梦似幻的容色之上,微凉的触感顺着眼角缓缓而落,慢慢隐于无边的月色之中,就像不曾发生过。

    “小妹!”风笛轻柔的声音闯入。

    涟漪慢慢转,见风笛脸上熟悉的明媚笑颜,换上轻松的神色,浅笑道:“大哥!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两人互望着都有些充愣,这么多天的忙碌,他们似乎开始慢慢疏远,多久以前,他们曾在院中畅快对酌,仿佛就在昨天,却有些遥远的旷不可及。

    风笛深深注视着面前的女子,剑眉微蹙,嘴唇微动,似乎言又止,静默半响道:“这么多天里里外外,我也没帮得上多少忙,你总这样熬夜,终究不好。”

    涟漪微笑起来,眼角眉梢尽是灵动神采,转首道:“我不过是睡不着,出来透透气,不用过于担心,一会倦了自然会去休息。”她凝视着他久违的关心,心中温暖,“大哥,若是不困,便陪我坐坐,今晚月色极好,适合赏月。”

    风笛依言转坐下,涟漪素手轻抬,将桌边的茶杯拉过斟满,推到他面前。

    风笛并未接过茶杯,垂首凝神半响,再抬头时,脸上的神色清明坚定许多,涟漪见他瞬间神色的变幻,心头莫名一跳,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风笛这样平静肃然的神色并不多见,以她对他的了解,必是有事才会如此,她容色慢慢平静下来,只是凝视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风笛抿抿嘴,有些艰难的启口,“小妹!我其实是来告别的!”

    咣当一声,涟漪手中的茶杯跌落,大半茶水倾落到桌面上,溅到她素白的罗衫之上,形成星星点点的深色。

    风笛仿若未见,仿佛任何事都无法阻挡他出口的话,只是眸色更深了几分,不辨喜怒,“素颜近来一直和我提及她的故乡,她娘亲在世之时,一直希望她能找个好的归宿,如今她找到了我,我便满足她的愿望,陪她回归故里。”

    涟漪似乎没听到般,只是看茶水沿着光滑的桌面溅到地上,愣愣出神,忽然发现流逝的不仅是岁月还有那些迟来的感

    他的话,句句烙在心底,他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子,能够有幸得到他的是种福气,能够得到他的眷恋更是种幸运,如今他选择追求想要的东西,给予所女子幸福的生活是他的权利,她无权过问,也无权干涉,因为她和他之间,她早已没了立场。她缓缓抬头,平静中透出淡淡笑意,打量着他俊朗的容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哥的决定我都支持,只要你幸福就好!”

    风笛凝视着她神色的变幻,心底麻木一片,也许他的离开是对她最大的保护,所有的不安和伤痛都让他一人承受,让她以为他恋上别人,虽然一时会痛,但时间久了终会淡忘,他无法选择也无从选择,只能看着她强装出的镇定和宽容,却无法伸出手,带给她快乐和欢笑。

    “小妹!对不起!我失言了!没能陪你走到最后!”风笛轻轻叹气。

    “这世上本就没有谁欠谁的,更没有谁一定要陪谁走到最后,大哥照顾我已经够久了,这份意,涟漪铭记在心!”涟漪浅笑着,目光潋滟,似一泓秋水,眉眼轻扬,尽是些诚挚的谢意。

    风笛抬首抚上她的额头,将几丝碎发拨到一旁,眼中几缕不舍,轻缓的道:“好好照顾自己,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即使没有我也一定能打理好一切,活得多姿多彩!”

    涟漪清媚的眸光一转,轻轻点头,“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何时动?”

    “三之后!”

    “好!到时我会摆上一桌水酒,为大哥、大嫂饯行!”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