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半章未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有事要出门,所以二更时间定为晚上八点,请看过的亲们,八点以后再来~

    欢迎留言,撒花~拍砖请慎重:)
  “小妹!我回来了!”熟悉的声音传来。

    涟漪恍然回头,那个让她牵挂数的男子,就这样毫无准备,出现在她面前,灿烂的笑意盈然,凌乱的头发顾不得整理,略带风霜的俊朗面容上暗藏疲惫之色,却依旧眷恋而宠溺的望着她。

    “大哥!”涟漪几步迎上去,细细打量他的容色,甚至有给他一个大大拥抱的冲动,让他感受她的欣喜,却生生忍住,眸光中流光溢彩,牵起嘴角,“你这一去真让人担忧,能平安回来就好。”

    “涟漪。。。。”风笛细看她眼角眉梢的喜悦之色,笑的更加明媚,柔声道:“让你担心,是我不好!”

    “听说外面几来颇不平静,有兵士在盘查细,我真怕你,有什么意外。”涟漪眼中柔色展现,水光旖旎,用欣喜掩盖呼之出的泪意,长睫微闪,转道:“我去做几个可口小菜,帮你接风洗尘!”

    “涟漪!”风笛伸手牵住她拂起的衣摆,深深地注视她,“不要,让厨子们去做吧!不想你太过劳,这些子客栈生意已然让你费尽心力,还要时时惦记我的安危。”风笛不忍的看着她有些清减的容色,将近月余未见,女子的纤腰更加不盈一握。

    “不!他们做的怎能如我一般合意,别忘了当初‘聚贤楼’的很多招牌菜,都是经由我手,你在这里歇下,我去去就来!”涟漪轻巧的转留给风笛一个温柔笑意和纤秀背景。

    往里他做的太多,付出的太多,在他离开的这段子,她明白了他的不可或缺,那么从现在起就让她多为他做些事,让他感受到她对他的那份温

    天色暗淡下来,烛火微闪,风笛梳洗已毕,盘膝坐于桌边,看着涟漪,前前后后,往来间,布置桌面的纤秀影,轻叹口气,感受来自她的关心和牵挂,心头暖意融融,灿烂笑意下的眼角眉梢却隐有痛意和伤逝一闪而过,而这些都在涟漪浅笑回望他时,隐于无形。

    八个可口的小菜,色泽人,味道鲜美,正如烹饪它们的人般玲珑剔透。

    涟漪将面前的空杯斟满,递于风笛,浅笑道:“大哥!这杯我敬你!喝了这杯再来尝尝菜的口味可还合心意。”

    风笛接过一饮而尽,方道:“小妹亲自下厨,就算不尝,也定然是美味。”说完,提箸夹了口旁边的葱爆三鲜,细细品尝。

    涟漪素手将风笛面前的酒杯再次斟满,“这一去月余,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才会耽误这么久。”涟漪放下酒壶,随口问道,刚才见他平安,只顾高兴,现在方对他的遭遇好奇起来。

    风笛举箸的手,微微一顿,神色瞬间变幻,似有隐忧,凝眉不语,涟漪将他面上不寻常的表尽收眼底,心下疑惑,挑眉相询,风笛见她关切的神色,方觉失态,低首掩了神色。再抬首时,已若往常般明媚笑着,仿佛刚才的郁只是错觉,怜的摸摸她额上碎发,轻快道:“对不起!害你担心了!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在回来途中,遇到几个盘查兵士,他们横行无礼,强迫带走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贾去顶罪,我看不惯他们的霸道横行,但碍于份,只得将他们的家眷送到安全的地方安顿起来,才拖了些时,现在都过去了,你也不必再为我担忧。”

    涟漪呼出一口气,她一直都知道他是心和善良的,不然也不会落到如今和她隐遁古镇的结果,方觉此言不虚,展袖再次举起酒杯,“危难时刻方能看出真,若是以后再有类似事,一定要给我传个口信,有‘明月堂’的兄弟在,也好帮帮忙嘛。”涟漪有些嗔怪的道。

    “爹爹!爹爹!”柔儿一觉睡醒,从房中摇摇晃晃的跑出来,看到风笛,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不肯放手,似个八爪鱼一般,赖在他上,慢慢往上爬,似要钻进风笛怀里。

    风笛无奈摇头,怜的将她抱起,让她舒适的倚在怀中,笑道:“柔儿,想爹爹了?!”

    柔儿摇摇小脑袋,甜笑的扎进风笛怀中不停蹭着,喃喃道:“柔儿想阿爹,可最想阿爹的是娘亲!嫣然姐姐说阿爹和阿娘很恩,阿爹不在,阿娘多来都坐立难安呢,姐姐还说如果柔儿都乖乖的,不给阿娘添乱,阿爹很快就回来了!”女娃气的声音虽不大,却清楚传入两人耳中,风笛长眸中的墨色深沉,似是惊喜,似是温柔,夹杂着丝丝莫名的复杂,神微愣的向涟漪望去。

    涟漪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促不及防,她本不是羞女子,却也晕红双颊,长睫低垂,一时无语。

    风笛见她如此神色,眸光似浪涛汹涌,难掩意,须臾,终没说什么,低头在柔儿粉嫩的脸袋上亲了下,“柔儿,难得阿娘下厨,我们有口福了!”

    柔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用调羹将两片鸡丝摇摇晃晃分别放到涟漪和风笛碗中,口里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一时间,饭桌上三人笑闹不已,十分融洽。

    涟漪浅笑的望着这一幕,心中温暖,一种家的感觉油然而生,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能叫做幸福了吧,想到此处眸中的温柔之色更深,美目流转扫过面前笑闹的两人,招呼他们多吃些。

    风笛归来后,生活过的特别温馨惬意,也重新恢复了平静,不同的是涟漪对风笛的关注多了起来,常关照他的生活,甚至每里都准备可口的家常菜,等他从医馆回来。

    柔儿这几也特别乖巧,每每都在饭桌上,起到调解气氛的作用,风笛对涟漪的关心依旧,只是眼角眉梢常有隐隐忧思,偶尔会走神或是沉思。

    涟漪发现他的异常,起初没太在意,他对她依旧温柔体贴如昨,却在她稍有意流露之时,巧妙的转移话题,开始她觉得是以往明里暗里对他的婉拒太多,以至他一时不能适应,可时久了不免焦虑起来。

    涟漪轻拍着渐渐熟睡的柔儿,看她沉静恬然的睡容,嘴角牵起笑意,这小家伙闹了一天终于累了,将一旁薄被帮她盖好,转见风笛房中烛火闪动,沉吟半响,去厨房熬了红枣莲子羹端过去。

    房门虚掩,透过缝隙,涟漪见风笛坐在窗前,将桌上的烛心挑了挑,烛火跳了跳,房中明亮起来,他剑眉微蹙,似有难解忧思,整个人陷在黯然的晦涩之中,俊朗面容不见往明媚。

    涟漪轻轻敲门,迈步而入,浅笑道:“柔儿已经睡了,我见你房中烛火未息,便弄了些夜宵,你多少用些,早些休息。”

    风笛回首,见女子皓腕上端着气腾腾的粥,眸中神色变幻,脸色稍豫,“多谢你!放桌上吧,你也早些休息。”

    涟漪充愣的看着风笛面上淡淡的神色,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他从来都是温暖的,从未见过他如此,以往在面对她时,即使在盛怒之中,他都会顾及她的感受。

    涟漪并未将手中托盘放下,凝眉片刻,柔声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忧心,不妨说来听听,看看有没有解决之道。”

    风笛抬眸见她眼中真切的关怀和担心,眸光深沉,暗潮涌动,却依旧清冷,“这几医馆事太多,繁杂的很,过了这段时间该会慢慢好转。

    涟漪从他的容色中看出他未说实话,目光玲珑一闪,将托盘置于桌上,却在转瞬间,脚下一滑,向后倾倒,精致的瓷花碗落于地上,滚烫的粥和瓷片四溅。

    涟漪惊呼一声,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好烫!”她看着白皙手腕上的点点红痕,秀眉微蹙,轻呼出声。

    风笛见她纤细手腕上赫然醒目的红痕,一把抓起她的手腕,细细看着,慌乱中的担心显而易见,“我有上好药油,我去取些来!”

    涟漪未给风笛转的机会,脸上笑意愈深,不管他先前态度如何,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是在意她的,几里的郁一扫而光,轻轻攥紧他的衣摆,探首在他颊上轻轻一吻,长睫微闪,掩了眼中的羞涩和妩媚。

    风笛感受她唇上的柔软和微凉触感,垂首看向怀中女子微红的双颊,低垂的眉眼,心中一叹,眸光瞬息万变,扶着她的双臂慢慢滑开,垂于两侧。

    涟漪暮然抬首,半分羞涩,半分不解,低喃道:“风笛,我。。。我其实是喜欢。。。。”

    “小妹!你的心意,我早已明白,也从未勉强过你,为你做些许事,是我心甘愿的。不求回报,你也不必勉强自己。能在古镇生活,我并不曾后悔,这种寄山水的恬然生活更胜过宫中的争权夺势,也是我心之所愿。”风笛面上平静,仿佛在说一些与己无关的事。

    涟漪迎上他眸光中莫可名状的深沉,毫不避讳的凝视,脸上笑意渐渐隐去,“风笛,以往我未曾如此唤过你!你离开的那段时间,我想了很久,往事不可追,三年过去了,也该淡忘,而真实陪在我边生活的人却是你,你的照顾和体贴,已然让我慢慢习惯,时间久了,便忽视了你的感受。”

    “小妹!我并不需要因感恩而来的感,我为你做的一切从没想要回报,你大可不必如此!”风笛牵起温柔笑意,目光淡然,无悲无喜的直视着涟漪,“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去医馆,我要休息了!”

    涟漪心下微顿,什么结果她都想过,却没想到她的主动示好,会得到婉拒,心中微苦,风笛这次回来似乎变了,那个温柔体贴,时刻照顾她的大哥虽然还在,也还会关心她,但有些东西却在悄悄改变,以不可预见的方式。

    她再望他一眼,终没再说什么,整理了地上的碎片,掩了房门,退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