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完毕,请看过的亲不用再点进来,明天继续~~~~~

    谢谢亲们的鲜花哈~我很开心~

    
  风烟的令符果然十分管用,数万大军见到令符,便如见到统帅亲临般,对涟漪甚是客气,回转方向,向后退去,涟漪匆忙指挥剩余的先遣队将士,冲出包围,向北面密林行进。

    先遣军虽未和风烟大军正面接触,但经历了与柔然叛军的厮杀,死伤过半,这也是涟漪对风烟用计的主要原因,那幸存下来的将士已无力对抗比柔然叛军强大而训练有素的乾朝大军。

    粗略点下人数,原本八千人的先遣军,仅余三千不到,依目前势看来,这些人虽忠勇,浴血奋战,却再不能以正式份回归乾朝。从风烟方面来说,他不会许知道他有弑弟嫌疑的兵士留在队伍之中;而对于乾朝的皇上来说,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不管谁对谁错,更不会许知道皇家争斗丑闻的兵士存活,给皇室尊贵的血统抹黑,即使风烟再不对,也终究是家丑不可外扬。

    唯今之计,将他们遣散回家是最好的处置方式,将士们英勇善战,但并不是只知道以武力强制于人,队伍中多有明事理,识大体的人在,他们亦分析的明白,涟漪和风笛想到的后果,几经讲解和劝说,众人同意了遣散的做法。

    而这些曾追随着涟漪和风笛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涟漪并不希望他们多年奋战,历经生死之后,依旧一无所有,生活无所着落,便和风笛商议,尽最大可能给提供他们一些后续的生活费用补偿,将士浴血杀敌也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荣耀的衣锦还乡,众人谢过之后,纷纷散去。

    安顿好兵士,夜已过半,众人疲惫不堪,凉风在密林里呼啸而过,可此地不宜久留,一则风烟大军尚未完全退去,二则剩下这些人虽都是顶尖高手,但连续鏖战已耗损大部分精力,若再有什么变故,实难应付,商议过后,众人策马择路奔波而去。

    涟漪虽未参战,但精神和体力消耗巨大,原本这一路已是勉力支撑,到此时,危机解除,便同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一发不可收拾,风笛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心痛不已。

    他理解她所有的伤心和难过,毕竟在她心中深深着和念着的那个人,在一夜之间面目全非,过于巨大变故,若是换做别的女子,早已伤怀的无法自己,而她却能顶着伤痛,谋划着如何救他,如何和那人做一场耗尽心力的较量。她赌的是对他的了解,赌的是他们曾经两相悦的感,这又何尝不是一场在痛苦回忆中苦苦挣扎的煎熬更胜于体力上消耗的较量。

    风笛在马上探臂轻轻将她抱到前,环住她的腰,轻轻触碰她的额头,滚烫的度,让他猝不及防,却在低头看她虚弱苍白的嘴角牵起的笑意之时,心中害怕起来,那笑中夹杂着太多的无谓和嘲弄,是发自心底最深处的悲哀和无奈,他见过她明媚柔美的笑颜;见过她难过时微蹙的眉头和微抿的嘴角;更见过她生气时的疾言厉色,但却从未见过她此刻的沉寂,那种伤痛深入骨髓,令人凉意顿生。

    “不要说话,好好歇着,等到下个市镇,帮你请大夫!”风笛边说,边有些惊慌失措的加紧纵马向前狂奔而去。

    涟漪依旧是那个表,依旧是笑着,目光有些涣散,忽而轻柔答道:“大哥!我没事!睡一觉便好了!”

    风笛深深叹口气,不反驳,也不再言语,明白她心里的伤痛,不是几句话可以抚平的,她现在需要的是静下心来,让伤痛慢慢抽离,也许她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而不管多久,他都会陪着她,守着她。

    当阳光再次洒向大地的时候,他们到了柔然一个偏僻的小镇。镇子不大,人口亦不多,从南到北也不过两三条街,风笛等人换了便装,进入小镇。

    一间不算大但干净整洁的客栈成了他们的落脚之地,风笛几乎是在进客栈的同时,便扔下十两银子给伙计,让他把镇上最好的大夫请来。这客栈,本是小门小户,平里难有投宿的客人,何曾看过这么多的银两,伙计惊愕下,抬头打量,却被风笛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道了声谢,飞奔而去。

    幸好镇子虽不大,却有隐士名医,在几个医生均说此病乃由心生,若不是病人心存希望,恐药石无灵后,一个白发须髯的老大夫,开出了药方,说服用七天后,定会有所好转。

    涟漪这一病,甚是深沉,三天三夜高烧不退,自乾朝以来,经历了家人入狱和这次柔然的变故后,终坚持不住,仿佛要将之前堆积的火气一并发泄出来。

    她昏昏沉沉的睡着,脑海中一会是家人被困于吏政司,圣上下旨抄家的景;一会是山谷中,彩蝶飞舞,风烟环抱着她温柔承诺一生一世的场景;更多的是那漫天的梅花树,扑鼻的清香中,她于树丛深处摘采梅花的场景。

    而她好不容易清醒时,眼前却尽是风烟昏倒前的一刻,充满恨意和夹杂着浓烈感的目光,她不明白他那样的眼神蕴含着些什么,但她却能体会那是他发自心底的哀伤,可当时她却不及反应这些,只能将所有的可能泯灭在萌芽状态。也许他本已放弃追杀风笛的念头,她却残忍的利用他对她的信任胁迫他,不能说谁比谁更无辜或是更坏,只能说他们都做了无法回头的选择。

    连续三天的昏昏睡,到第七天上才有些好转,众人都松了口气,风笛见她如此十分欣慰,私下以为这样也未必不好,压力太大总要有个宣泄的出口,不然郁结于心,以后的危害更大。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涟漪虽还有些手足无力,但大部分时间都行动自如。这段时间以来,风笛对她无微不至、衣不解带的照顾让她感激不尽,只是他为乾朝皇子,陪她在柔然久居毕竟不妥,兄弟两人出征,一人归还,一人踪迹不明,是件匪夷所思的事。他和风烟之间的恩恩怨怨总是要面对的。能够想象在乾朝朝堂之上,恐又将掀起一场轩然□。

    “你后面做何打算,在这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若是回归乾朝的话,自然是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涟漪坐在院中石凳上,白色罗裳拖地,衣摆在凳角处展开,整个人若遗世独立的水仙花,出尘飘逸,大病初愈的面色虽有些苍白,但她明动的神采,却依旧灵动灿然。

    风笛望着女子尚有些苍白的容颜,剑眉微蹙,她总是这么善于为别人着想,才大病初愈,便急火火的想到他的处境,他敛了笑意,半响道:“我若是回去了,那你呢?!”

    涟漪面容平静,淡淡垂下眼睑,缓声道:“我不喜欢那里的喧嚣,待了这么久才明白,那平静下的暗涌,或许找一处清静的地方过恬然的生活更合适我。”乾朝有她太多回忆,好的、坏的、五味沉杂,个中滋味已在心中叨念了数个轮回,心已疲,况且那里还有她和风烟成婚的旨意在,她回去的话,若是抗旨,家人必受牵连。

    风笛早料到她会有此一说,听她亲口说来,并不十分惊讶,蹲在她前,注视着她眸中的晦暗之色,轻声道:“我陪你!这次你在危难中,赶来救援,费劲心力,那我便陪你走过名山大川,寻一方清静之地!”

    涟漪见他神色的坚定清明,似是做了重大决定,迟疑未语,半响道:“大哥!难道我能见死不救,我可是那样的人?!若是将你换作我,亦会毫不犹豫的如此,甚至会比我做的更好。只是。。只是。。若这样你可会甘心?!”涟漪抬首望向风笛的目光慢慢沉了下去,忽而觉得若是让他陪她,固然是好,但太过自私,他是天家皇子,份尊崇,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完成。

    风笛剑眉微挑,看出她心中的疑虑,抬眸以询:“我有何不甘心?!”

    “你可知不回去,意味着什么?以轩辕氏对乾朝经济的影响力,你若是想涉及那个位子,未必会输给风烟,世上的事无论对谁都是公平的,他试图用这种不公平的卑劣手段去恶意竞争,并不是磊落之举,所以我会不顾一切阻止它的发生!若是你赶不及回去,那一切都将成为他的一己之言,如此放弃,未免草率!”涟漪面上一片清明之色,她心中虽伤痛未愈,却能冷静的分析现下形势,知道以他的睿智该早已明晰其中利害。

    风笛爽朗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涟漪看着他灿笑的容颜,有些呆愣。在他的笑容里疑惑和郁尽去,点滴斑驳的温暖感觉划过心间。

    风笛启口道:“我当是为了什么?原来是这个!小妹,你认识我那么久可曾见我对那些繁杂的权利之争动过心,那个位子并不是我期许的,若是二哥这么渴望得到,成全他便是。人总有自己的选择,他选择了那个位子,说明那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而我选择的是悠然恬静的生活。对我来说,生命中还有许多东西,比那至高无上的位子重要的多!”风笛轻轻抚过她略有些焦虑的额头,清凉指尖划过的温度,让涟漪心中更加清明起来,也许有他的陪伴,以后的子会慢慢好转,那心中刻骨的伤痛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淡。

    古城秀丽的景色,让人神淸气爽,那里的山虽不高,却在云雾缭绕间,如梦似幻,群山下是被当地人誉为“洱海”的大片湖泊,映着群山倒影和湖上各式的采渔船,相应成趣。一到这里,涟漪便上了这片青山绿水间的大理古城,这里幽静恬然的氛围,淳朴自然的民风,都是她心心念念的乐土。

    早在半个月前,涟漪打发“明月堂”众人,回归原本的位置,继续经营“明月堂”产业,而她和风笛携手到了大理,这片远离乾朝和柔然的安静之地,成为他们决定落脚的地方。

    在古城角落租个清静的小院,亲自动手打理,添置常所需的器皿和生活用具,将房间装扮成喜的风格,在这种趣之中,涟漪重新找回了生活的乐趣。

    大理居民多以白族为主,他们好客,能歌善舞,比乾都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初到大理,对一切尚不了解,幸有隔壁邻居的一位婆婆甚是,不断讲述一些当地的风土人,还让她儿媳妇带着涟漪到各处商铺采买物品。

    不到几,两家捻熟起来,风笛和涟漪在人前兄妹相称,说是到这里投亲靠友,可亲友已离开,见这里风光秀美,才决定留下定居。而那婆婆和儿媳妇相依为命,儿子被大理军队征调去护卫边防安全,还留下个刚刚出生的婴孩。

    涟漪见那婴儿,嫩的皮肤和水汪汪的大眼睛,欢喜不已,便三天两头往这边跑。时间久了,和那媳妇惠娜成了好朋友。

    欢乐的时光总是易逝,虽然每到夜深人静,午夜梦回之时,涟漪会因伤痛而落泪,但有了风笛的陪伴,和令人心旷神怡的幽然古城,似乎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