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完毕,已经看过的朋友不用再点开~

    请亲们明天再来!

    
  涟漪醒来之时,已是上三竿,朦胧间已记不起昨是如何回的房间,上休息,只记得昨夜和风笛月下小酌。揉揉有些疼痛的额头,想不到忽然这么不胜酒力,才几杯酒下肚便意识不清了。

    换好衣服,推门出去,才发现,今的府衙与素颇为不同,到处是巡查的兵士,将士们的营帐,亦不复往闹,大家整装席地而坐,每个人脸上肃然的表昭示着他们在等候命令。

    涟漪顺手拉过一个正在整理军械的兵士,轻声道:“这位兄弟,今天是怎么回事,要开战了么?”

    那兵士见涟漪一侍卫服饰,不敢怠慢,回道:“怎么?你不知道?早上六下已带先遣部队出发,二下让其余人随时待命!”

    “恩,咳。。原来这样啊,昨夜我被将军派出执行任务,刚回来,所以才不太清楚!”涟漪知那兵士心中生疑,随意找个理由解释,朝那小兵一拱手,笑道:“多谢了!我就去向将军复命!”

    涟漪心中困惑,昨夜风笛还同她把酒言欢,今一早便领兵出去,若是早先安排的,他不会不和她打招呼,看来是势有变,临时受命。

    涟漪边走边想,不觉间已到帅帐门口,守卫兵士见她一侍卫服饰,知是风烟心腹,未加阻拦。朱红色的帐帘,映入眼帘,自从入驻府衙,她并未涉足这里,想到军中管制森严,大仗在即,不便进去打扰,方,帐帘一挑,两人边走边说,向外走去,与涟漪撞个满怀。

    一双修长的手探过来,迅速揽住涟漪的纤腰,阻止她下坠的形,一双涟潋的凤目幽幽望过来,温柔抚过她略带惊慌的容颜,略带征询的道:“没吓到你吧!”

    上熟悉的龙涎香飘入鼻端,怀中的女子轻浅一笑,挣脱了他的怀抱,拢了拢鬓边掉落碎发,道:“没事!”复而转首,朝风烟边男子示意,“原来暮也在啊!正事要紧,我就不打扰了!”

    夜阑暮看看涟漪,又转首看看风烟,上前一步挡住离开的涟漪,道:“我正好要回去,事已经商量完了!你们聊!”

    涟漪见到夜阑暮离开时,转首一瞬的黠猝眼神,原本清丽的容色上染上一层淡淡薄晕,有些局促起来。

    风烟依旧笑着打量她,虽是一黑色窄武士侍卫装,仍掩不了她旖旎美目中的清魅,更掩住她出尘容色中的柔美,女子站在那里不言不动自成一幅动人画卷,此刻,她面容润红,一颦一笑更是魅惑众生。

    风烟挑了帐帘,望着尚在一旁发呆的涟漪,轻道:“愣着干嘛,还不进来!”

    两人并肩入帐,风烟亲自烹茶汲水,袅袅气,蒸腾在两人之间,朦胧而温馨。

    涟漪接过他手中的茶壶,“还是我来吧!这会将士们已整装待命,你为统帅却在这里喝茶聊天,未免随了些!”

    风烟挡住她的手臂,将茶水倒入瓮中,碧绿色的茶叶随着冲入的急流,急速旋转起来,淡淡茶香溢满整帐内,方笑着道:“还没到时候,一切早已安排妥帖,不用挂心!”

    涟漪纤手接过他递来的茶杯,轻轻吹着漂浮茶沫,看他说这些话时,温润似玉的笑容中,有种莫名的绪涌动,让她心中不安起来,可那神色变幻的太快,等她定睛望去时,却发现他早已晴空如洗,温润含笑,方才变幻的神色恍若错觉。

    “这些子,都未见你来过这边,为何今会来?可是有些想我?!”风烟凤目中有期盼的光彩莹然,望向涟漪。

    涟漪见他容色中流露欣喜,如乐章中精彩片段的华彩,不低头道:“你是军中统帅,我岂能打扰,让你分心,此刻数万将士的命皆系于你手,战场的胜败也只在你一念之间,我随军本已僭越,又岂可做那祸国殃民的女子,不识大体,知进退!”

    “原来是为这个!能遇到你该是我三生的福气!”风烟听她如此说,心中宽慰。

    涟漪面上一红,忽然想起那兵士所言,抬首问道:“风笛可是已率兵迎战?!昨晚还见过他,未曾听他提及,可是战事出了变故,才临时做的决定?!”

    “你到是蛮惦念他的!”风烟原本淡笑的容色一顿,幽幽的道,仿佛那话不是出自他口,让听者有飘渺旷远的感觉。

    涟漪听出他语气中的异样,心中不解,挑眉望去,见他面色如常,恍然间明白他心有误会,忙不迭的解释道:“在乾都之时,他照顾我颇多,后来我牵挂你的安危,也是他向皇上请命带兵援救,我才得随他到此。我若说不感激他,岂不成了不辨是非之人,我尊他敬他,视他如兄如长,才有此一问。”

    “和柔然决战在即,昨夜接到战报,柔然在夷陵一带设了伏兵,要突袭我军大营,我们虽在赤岭驻扎多时,但不如柔然本土人熟悉地势,若不先发制人,恐有后患。我们商议后,决定让六弟先行一步,不管柔然叛军打算何时偷袭,先给他们迎头棒喝,等他首战告捷之际,再一鼓作气直柔然王都,擒拿叛党。”

    从风烟那里回来,涟漪心愉悦,看到风烟自信的容色,定然成足在,喜欢看他指挥自如的姿,看他在千军万马前勇往无前的魄力和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锐不可当。她一直觉得那样的风烟才是他本来的样子,肆意而张扬,而那云淡风轻的温润笑意背后永远隐藏着一颗博大的心,包容了他太多的理想抱负和雄心壮志。

    一想到战争结束,便可见到家人了,涟漪心中愉悦不已,这次她留书出走,给家人带来很大困扰,好在有明月堂的飞鸽传书,才得以一直传递消息,让他们不至于过分忧心。在信中慕容净将她狠狠的数落了一通,而她并不怪他,她理解那只是之深,责之切罢了,她始终相信:不管他们对她放肆的行为多么的生气,可她回去的话,还会对她相迎,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早已骨血相连,无法分割。

    夜沉似水,涟漪从睡梦中惊醒,一冷汗,明明是该振奋的子,不知为何她竟夜半惊醒再难入眠,梦中的事已模糊不清,只得依稀记得那一片血红,大朵大朵的彼岸花铺展开来,像是血盆大口扑面而来。

    涟漪和衣坐起,走到窗边,轻轻推开窗,望见星子般的夜空,一阵微风拂面,深吸口气,将梦中的魔魇慢慢推离心底,觉得舒畅许多。

    涟漪经过一番折腾,困意全无,披起长衣向外走去。柔然本处于西面边陲之地,这里的夜色因自然而分外醉人。徒步于府衙的小径上,静谧的别有一番趣。远处军营内灯火都已熄灭,看来风笛那边尚没有消息,仅有巡查的兵士举着火把走来走去,守卫着军营的安全和秩序。

    涟漪走到切近,几个兵士上前查问,她将腰间携带的腰牌取下,交予兵士,更有平里对她颇为熟悉的兵士,在一旁介绍她是风烟的贴侍卫,才得以通行。

    她只是信步游走,漫无目的,也不知是夜色太美,还是心有牵挂,当她走到帅帐附近时,心中幡然醒悟,原来一切都不是随意,她内心是记挂他的,潜意识里怕他同风笛一般,一觉醒来,已率军离开,只能等胜利凯旋之后,才能相见。

    她到这里走上一圈,便能感受他的存在,心中平顺许多。她慢慢走近见帐中有微弱的烛光传来,跳动的火光映在帐上稍显透明的窗口之上,忽明忽暗。她心中一喜,想来他定然还没休息,在为邻近的决战而心忙碌。

    她从背对着帐门的方向走去,想沿帅帐溜到门口给他个惊喜,算是暂时的告别,那样的战场她不想再去,更不愿劳他挂心,她唯一能做的便是老老实实待在赤岭城中,等他凯旋,让他心中安乐,速战速决。

    她溜到帐窗下,发现窗口映着两个影,脚下一顿,忽而觉得他正和其他将领商议战略,此时出现会打扰他们,极为不便,方轻叹一声,往回走,帐中两人谈话的声音却传了出来。

    她本不多听,那是军国大事,与她无干,但夜静的过于深沉,那声音却丝丝不落的清晰传入耳,让涟漪愣在当场。

    “烟,后面到底打算如何?局都设了,难道就这样放弃?!你甘心么?”夜阑暮容色焦急,在风烟旁耐心劝说着。

    风烟容色平静,凤目微挑,似乎颇为犹豫,“毕竟是一同胞的骨兄弟,我于心不忍,哎。。。暮,还是算了吧,我也未必会输给他。”

    夜阑暮听风烟如此说,面现失望之色,神落寞,但依旧不甘心的单膝跪地,苦劝道:“下!自古成大事者需具备的不光是才能,更多的是稳、准、恨,昨夜下不是已想的很透彻了么,我们离成功只差一步,现在放弃岂不是无功而返。”

    风烟蹙眉道:“他于赤岭战中,肝胆相照,解我危难,我却于此刻,置他于死地而不顾,我心何安!我意已决,不必再劝!你下去吧!”

    夜阑暮并未起,而是继续道:“自古成王败寇,各朝各代皆有之,六下他不懂此理,下却不能不懂。如今反观朝堂之上,除了他,还有谁与您相提并论。乾朝开国以来,谁不知轩辕家出力最甚,居功最伟,至今乾朝一系列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他的名下。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若是有一天下能问九鼎,又有多少把握将轩辕家的经济背景打消干净,不受其牵制。”

    风烟依旧沉吟不语,面色越来越沉重,似在思索。

    涟漪听到此处,已是面色苍白,手心冒汗,体慢慢滑落于地,若不是亲耳听到,她永远都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事。她已无法分辨此刻的心,昨夜和风笛酒下对酌,她虽醉了,却依稀记得他灿若朝阳的笑容和宽慰的话语,而此刻的他不知会处在何种的险境之中。

    “你觉得兄弟两人同时领兵出征,回来一人,父皇会怎么想?”风烟半天幽幽吐出这句,不知心绪如何。

    “有现成的幌子,下为何不用,有明月堂那男娃子做细在前,我们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夜阑暮见风烟态度有所缓和,起继续道:“莫非下顾忌慕容家的小姐不成?”

    风烟轻叹口气,转坐在一旁的长塌之上道:“如果风笛不在,她不知会怎样难过?若以后她知道了事真相,以我对她的了解,我们定然不会有以后了。”

    “下,难道忘了清雅,事到这个地步,该如何做必下定然心中有数,以圣上对柔然公主科鲁丽媛的感,柔然他尚且不忍覆灭,更何况是科鲁丽媛的女儿,您若坚持拒绝与清雅的婚事,不光是拒绝了清雅,更是将江山王位拱手让人,难道这些下都不顾了么?下只记得与慕容姑娘的慕之,却抛去了这些年辛辛苦苦建立的威望和基业,江山和美女比起来孰重孰轻?恐怕要您自己去掂量了。”

    “暮,你不懂,别的女人我或许可以不屑一顾,但对于她,我甚至觉得她胜过以往所有的千百媚和万紫千红。”风烟目光飘渺,似乎回到那些曾经经历的点滴片段,而白衣姗然的女子正端坐在那里朝他浅笑嫣然。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这事若是您不说,我不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据现报,两后柔然大军将在夷陵阻击风笛先遣军,要不要发兵救援,臣恳请下三思!”

    帐中又是一阵寂静和沉默,须臾,风烟略有疲惫的声音传来:“暮,容我再思虑!你先退下吧!”

    淡淡月光洒在涟漪上,一白如洗,女子俏的容颜之上,豆大泪珠顺脸颊滚动而落。幸福来得太快,往往失去的越快;希望越多,往往变成奢望。此时,她已不知伤痛为何,只在一旁奋力堵住嘴,阻止自己发出抽泣的声音,看着夜阑暮的影消失在夜色中。

    往事都似浮云般支离破碎,不光是风笛的安危,还有清雅的婚事夹杂在之间,尽管她曾无数次告诫自己,她和风烟的感是真挚而经得起考验的,她甚至还能清楚记得他出征前信誓旦旦的说:等他凯旋,便求皇上给她个盛大而唯一的婚礼,可她却未曾料到,那只是个笑话,一个他给她构造的美丽神话,如同灰姑娘的水晶鞋,一到十二点,所有的美好都会化为乌有。他终究是皇子,有他的梦想,抱负和志向,而他的生命中却不一定要有她来成就这些梦想,甚至是牺牲她,他才会更加成功。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