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奇险(小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未来的及修文,有不通顺的地方,大家见谅,明天修改

    修改完毕,晚上来更下一章~
  三月初四,乾朝大军采用包围和各个击破的策略,成功控制了入柔然以来的第一个城池——图安;

    三月初十,风烟大军采用游击战术,成功追剿图安城落网余寇;

    三月十二,三月十三,乾朝大军仅用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柔然湘州,黎州两座山城;

    。。。。。。

    大军行进如此顺利,乾朝朝野振奋,众文武大臣均于早朝之时,称二下不光在朝政上有独特的见解,在带兵打仗上也毫不逊色。赞美之词溢于言表,纷纷奏请圣上予以褒奖,以振军心。只余丞相轩辕文柄和几个年老持重的大臣,未曾参与,置事外。

    奇怪的是,皇上于此事,保持了沉默,既没答应群臣,亦没驳回。那些见过朝堂风云起伏的老臣们从皇上的态度中嗅到了与众不同的气息,再联想那些陈年旧事,就算不能了悟,也都三缄其口,只余一些新进或是少不更事的臣子,尚在喋喋不休。

    浩然宫内,灯火通明,内侍们端着菜肴进进出出,人影闪烁,却无一点声息。乾朝当今圣上苏天烽坐于案前,与皇后共进晚膳。

    虽是用膳时间,中的气氛却并不轻松,苏天烽低首品尝着内侍们呈上菜肴,若那道可口,便示意留在案几之上;若不合意,则即可撤下,内侍总管宋德跟随苏天烽多年,对皇上的心意颇为了解,不用言谈,光脸上一个细微的表,便知晓其义,而此刻皇上看似面容平淡,但眼角眉梢却暗藏隐忧,宋德看得分明,侍候时愈发小心,不敢稍有错处,触犯龙颜。

    皇后为六宫之主,见惯宫内的倾轧和跌宕起伏,计谋深沉,早已看出今皇上绪的不稳。她举著夹了块蜜汁小枣放入苏天烽碗中,浅笑道:“今天的菜色不错,极是清爽,皇上多用些。”

    苏天烽微笑道:“最近朝中事务繁杂,后宫大小诸事,你都免不了劳心费力,也该多吃些,注意体。”

    皇后与皇上多年夫妻,虽然并不受宠,但苏天烽对她管理后宫刚柔并进的恰当举止十分满意,是以多年来,对她分外维护和尊敬。

    此刻,听皇上如此软语相劝,她心中早已欣喜不已,翠玉的流苏耳环微晃,朱唇微启浅笑道:“陛下不说,臣妾心也却明了您此刻的心思。陛下对柔然一战心中不忍,一则是不想战端再起,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二则是为了柔然公主科鲁丽媛的临终遗言,丽媛妹妹半生飘零,远离故土,确是让人怜惜,就连臣妾里也常想起她活泼可的音容笑貌,陛下对她有所垂怜也是必然。”

    苏天烽静静听着皇后的话,虽未言语,眸光却更加深沉起来,那女子的一颦一笑都曾牵动他的心弦,她虽是和亲而来,寄人篱下,但他却不曾强迫于她,看轻于她。她是异域中展翅而飞的大鹏鸟,天空越广阔,越无拘无束越会勃然振发。所以他给她选择的机会,甚至纵容她选择了皇兄,而独自黯然神伤。

    皇后见皇上不言,明白一语中的,说到了他的痛处,温柔一笑,方道:“陛下,不必挂怀,若是别人我尚且不知,但风烟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从小聪慧,体贴,臣妾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最为妥帖,也请皇上放宽心!”

    苏天烽眉间的隐忧慢慢散去,知道风烟是在皇后的看顾下长大,她既然说风烟能够明白并处理好,方感宽慰,放下心结,执起皇后的手道:“这后宫之中,最贴朕心的,还是朕的皇后啊。”

    三月二十,天烽大帝降旨,对柔然之战的几次大捷予以表彰,对风烟及诸位随行将军皆有封赏。

    四月初五,乾朝丰郡、沧浪等地,大雨瓢泼,持续几不断,整片村落和农田被淹,几内暴雨还引发了严重的泥石流,虽无过多人员伤亡,却将北面的官道阻塞的无法通行。

    这种严重的自然灾害,是乾朝自开朝以来不曾有过的,初始几天,满朝文武都为受灾地方的民生担忧,也加大力度从朝中筹集钱物予以支援,苏天烽为了安抚受灾的地方百姓,还下旨减免受灾地区的赋税三年。

    可谁都没料到,这次连续的暴雨不光影响了地方百姓的收成,引发的泥石流更将乾朝通往柔然的唯一道路堵塞了。原本想从附近州县给前方大军运输粮草的计划,被迫中止。

    所有的办法都想过了,甚至有的大臣提出采用人工挖掘的方法,先疏通一条小路,以供运粮之需。可是雨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临近几个村落被淹没在洪水之中,那官道早已被洪水掩盖的寻不到任何踪迹,这个唯一的办法也只好搁置下来。

    整个朝堂人心惶惶,无不为前方大军的供给担忧,柔然征战,路途遥远,行军打仗,后方供给紧密关系着战争的最终结果,可上至苏天烽,下至朝中众臣却束手无策。

    乾都虽占地广泛,人口众多,但民间的消息渠道却流通的极快,这次乾都几个郡县的受灾况,在坊间早已人尽皆知,成了街头巷议的话题。涟漪得到消息后,连里坐卧不宁,为前线的风烟担忧。

    好在明月堂自有一联系网络,虽然地面不能通行,但尚有训练有素的飞鸽可以快速传递消息。风烟来信说:“连雨,兵士中病倒的颇多,粮草虽不至于山穷水尽,却也支持不了太多时,大军军纪严明,斗志昂扬,但终免不了时间久了军心有所浮动。如今到了这个时候,大军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冒险发动奇袭,赶在粮草未尽之时,攻城掠地,有所建树,方有一线生机。”

    涟漪秀眉深锁,无力的滑坐在案旁的藤椅上,事态发展比她想象的更为不堪,清醒如她,也明白现在奋勇前进确是唯一的办法,但同样要承受一定的风险,一时不慎便会满盘皆输。这时候风烟需要的是更多的支持,翻出抽屉中明月堂各分堂的分布图,纤指点过一个个分部所在位置,心中有了计较,虽然乾朝到柔然道路不通,但在柔然周围的几个小国之中,明月堂尚有小部分势力在,也许假借漕运名义,偷运些粮草给前方大军,尚算可行之计。

    雕花窗外,丝丝细雨搅人思绪,花满楼的“飞鸿”雅间中,一女子坐在桌前,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那咚咚的敲击声,伴着窗外落雨的声音,点点滴滴直入人心,女子容色看似平静,眉目间却蕴藏着隐隐忧思,因担忧而焦躁的思绪,挥之不去。

    当风笛迈入“飞鸿”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涟漪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淡淡的静默之中,长长睫毛闪动,眉目中尽是浅思,那种沉静似水仙花般的柔美,迅速蔓延开来,让他心中为之一紧,她眉间解不开的轻愁,不用问便知为何而来。当她面对二哥的事时,总会显现出与众不同的关心和紧张,那种毫不掩饰的感流露,每每让他在触及她那水漾眼神时,感到无力心酸。曾无数次于心中做过那样的决定,如果她选择的是朋友之谊,那他甘愿在后默默陪着她,看着她流露出真心笑容和幸福感觉,便已足够。

    “涟漪!”风笛轻声唤她,打断了她的忧思。

    “大哥!”涟漪转首见是风笛,浅笑应答。

    “不开心的话就不要强装微笑!”风笛清明的眼神,仿佛能穿透人心,直心底。

    涟漪面上的笑容渐渐隐去,防备尽去,只余淡淡容色,不辨喜怒。

    风笛剑眉轻蹙,见她展示了心底真实的绪,轻叹一声道:“你也莫过担忧!事还没到无法转圜的余地,二哥智谋过人,即使在危机况下,也定然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雨停了,洪水退去,支援队伍马上就可以接应上他。”

    “我如何不知他的过人之处,只是仍免不了挂心。至于粮草我已集合明月堂在柔然周边的漕运势力,看看有没有机会接济他,临时起意,又要掩人耳目,数目不会太多,只是一时的权益之计,支撑不了太久。”涟漪焦虑道。

    “我知你定会担忧,才赶来告诉你一声,我已向父皇请命,赴柔然支援二哥,在许条件下,以最快速度打开官道,接应他。”

    涟漪半响无语,这种危机时刻,风笛而出,正应了她的心意,朝中无论派那个官员前去支援,都不若风笛让她感到安心,她知道他虽为皇子,却并不过多参与政事,只于经营之道颇为精通,平时言谈间,也多对朝中事务敬谢不敏,而他这次贸然请命,多半是为了她的缘故。

    前线战势危机,涟漪几以来早已坐卧不宁,一想到风烟着银盔银甲,浴血奋战的景就夜不能寐,她知道她的想法很是过分,却依旧不能抑制这种冲动,盈盈目光对上风笛略带征询的眸子轻道:“带我一起去!”

    风笛一愣,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女子从军而行是很匪夷所思的事,但看到她坚定的眸光和固执紧抿的嘴角时,终点头答应。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