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连城(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图安城五十里处,依山傍水,一座座驻扎的营寨连绵不绝,虽然在乾都此刻即将暖花开,但入夜后的北方广袤大地寒冷依旧,营寨中虽有兵士走动,却不见任何喧哗,营寨中央一座帅帐,极为醒目,红色幡旗迎风飘展,帐门口几个卫兵执戈而立,一片肃杀之气盘旋于帅帐周遭,让经此巡查的兵士均摒声气,不敢稍有大意。

    一队单骑三十余人,从寨门罗贯而入,巡查兵士均循声而望,自觉的让出一条路,让其通过。

    为首之人银盔银甲,紧抿嘴角,表肃然,一冷冽,铠甲之上的红痕斑斑点点,显是刚刚经过一场厮杀,他将手中的烈焰交予一旁的兵士,朝后挥手示意,后一众人等,动作整齐划一,下马整队立于帐外静候。

    夜阑暮一掀帐帘,大步跨入,只见帐中灯火通明,帅案之后,一男子正展卷沉思,虽处帅帐之中,却着月白色的长衫,从容得不似在面临和指挥一场数万人间的生死大战,仿若一切都融在他那翩翩俊雅的风度之中,他听到门口的动静方抬首望来,剑眉一挑道:“暮,况如何?”

    夜澜暮被眼前的景感染,心中平和不少,仿佛刚才并没经历一场厮杀,鲜红染红了他的双手,却永远也无法波及到帅案后的男子,那温润的风姿让人无法将其与手握兵权,发号施令,顷刻间使数万兵士为其奋战到底的统帅联系起来。可偏偏就是他,在那卓然的风姿之下,谈笑间轻松的将战略和战术发挥到极致,让人佩服的无以复加。

    夜阑暮单膝跪于帅案之前,肃然回道:“末将,交令!果不出下所料,柔然大军的部分粮草藏于图安城旁的驿站内,末将与隐卫们幸不辱命,偷袭了驿站,放火烧了粮草。”

    “暮兄,辛苦!此举定能拖延柔然叛军两三天的行程,我们便可借此机会对图安下手!”风烟嘴角含笑道,容色间竟是些尽在掌握的自信,风姿卓然。

    夜阑暮不敢居功,依旧躬道:“不知下后面如何打算?!”

    “暮兄,让兄弟们都去休息吧,大家厮杀了大半夜,定然疲惫,今偷袭粮草成功,我为大家记一功,等来凯旋,再做封赏。对于后面的行军我已有想法,不若将司马先生请来,我们再做商议。”风烟道。

    夜阑暮领命,转出帐,让帐外等候的众人退去,嘱咐他们好好休息,以备来再战。

    外面虽寒冷,大帐内的炉火却烧得极旺,火焰映红了帐顶,也映红了帅案之后三人的面容,夜已过半,帐外寂静一片,偶尔能听到风声和巡查值班兵士的脚步声。

    风烟立于帅案之后,双手展开案上微微泛黄的牛皮纸,案上烛光晃动,将牛皮纸上的地形图映照的忽明忽暗,他用手指着其上图安城的标志,剑眉微锁,道:“图安是柔然的一道天然屏障,此城是出名的易守难攻,柔然能够在北方这么久而屹立不倒,此城的功劳委实不小。虽只短短的两个月柔然叛军的势力确已不容小觑,从图安城一力抵抗的程度来看,柔然朝中只怕政权早已更迭,科鲁吉纳已夺了柔然王科鲁吉言的王位,柔然平乱确是刻不容缓。”

    “科鲁吉纳行动颇快,看来柔然这次叛乱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深重,自慕容侍郎的案子得以昭雪,科鲁吉纳便知事败露,以乾朝和柔然王的关系,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在我们行军不到月余的时间里,他加速了叛变进程,以至于整个柔然绝大部分兵力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公然与乾朝对抗,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王权初更,柔然境内必不稳定,下若想铲除叛乱,扶助正统,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击,方为上策。”司马睿立于风烟旁边,俯看着案上的地形图缓缓分析道。

    “先生莫急,下心中已有计较,于图安城中的布兵和防卫,下早已让我探查一番,今夜又焚毁了图安一处极为隐秘的粮库,趁打铁这两天我们定然要有所行动,才能不失战机。”夜阑暮此时已换下一的血甲战衣,脸上虽有疲惫之色,但眼中神采熠熠,散发着迫人的神采。为将者,越是遇到大战,越是感到兴奋,将机智和战谋运用得当,而不是一味的蛮干,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而夜阑暮正是精于此道。

    “图安之所以易守难攻,不光因其有坚固的城池,更因此城两面环山,山势陡峭,人迹罕至,我乾朝大军长途跋涉而来,对地势不甚了解,不敢贸然采取行动。可图安城东方的群山中有一夹壁道,可容两人同时通过,我已让暮兄探查过,此路虽极为艰辛,普通兵士不能通过,但患武功之人,却有用武之地。”风烟指着牛皮纸上毫不起眼的一座山峰,用墨迹轻划出夹壁道所在。

    “下可是想从此处绕过图安,从后方发起奇袭?!”司马睿将视线从牛皮纸上转向一旁的风烟问道。

    “不瞒先生,我正有此意!若是派隐卫从此处通过,他们手敏捷,行动隐秘,绕道到图安城之后,趁夜色潜入城中,制造混乱假象。大军分兵两路从两翼同时发动攻势。图安城守军猝不及防,破城尚有一线生机,先生以为如何?今夜奇袭粮仓都是先生妙计,还望先生不要谦虚,不吝赐教!”风烟抬眸,眸中锐光顿现,望向司马睿。

    “下,客气!我亦觉得此计甚妙,事不宜迟,我们延误一分战机,后面便要付出百倍努力。既然下主意已定,便请升帐派兵!”司马睿私下也曾想过绕道奇袭,只是并未得知图安城掩映的群山中,竟有一条可以通往图安城池后方的夹壁道,今见风烟的战略和他不谋而合,且他又是堂主所重之人,心中欣慰不已。

    静谧群山间的夹壁道,终年不见阳光,即使白里亦如黑夜,在早上接到风烟将令后,夜阑暮带领数十名隐卫快速向这里进发,仅仅靠火把的火光照亮夹壁道两边湿滑冷的悬崖,在仅余两人可以进出的山谷夹缝中,人们互相搀扶着前行,轻功好一些的一跃便是几丈,稍差些的跟在后面一步一随,山风呼啸的在夹壁道中穿过,打在脸上是刺骨的寒冷。但隐卫们是风烟暗自培养了多年的死士,他们大多都忠诚骁勇而怀绝技,这样艰辛的道路,也只有这样的勇士才能闯过去。按照预先的约定他们穿越夹壁道,绕道旁边的凤鸣山,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顺利达到图安城后方。

    图安城外,帅旗招展,一银盔银甲的男子,红色的大氅随风摆动,手执“飞龙九天”剑向前挥去,一道金光划破天空,后数万将士杀声震天,前一批兵士骑马向城池狂奔而去,卷起漫天飞舞的沙尘,后面的兵士纷纷雀跃的高声助威,一时之间以风烟为首的乾朝兵士对图安城展开了猛烈的进攻。

    图安城上的柔然叛军亦没有示弱,几层弓箭手严密戒备,细细密密的剑雨伴着滚木礌石,从坚固结实的城墙上呼啸而过,乾朝的诸兵士虽勇猛无比,但毕竟是血之躯,在柔然叛军严密的守卫下,逐渐败下阵来,一次次的进攻,一次次的功败垂成,却毫无惧意,竟无一人在未收到撤退的信号前有所退缩。

    风烟透过前方战场上的硝烟弥漫,望向远方渐渐逝去的夕阳,剑眉微挑,轻轻的叹口气,这一天的鏖战,前方的先锋部队的将士们早已心疲惫,但攻击却丝毫不曾停顿,看着将士们浴血奋战的影,不感慨万分。虽然现在只是佯攻,却不能不做出奋勇的架势,柔然叛军对图安城周边地势比他们更为熟悉,那条被常人认为无法突破的夹壁道,若是柔然方面谨慎的话,恐会有所防范,而对图安城进行大面积的强攻可以牵扯敌人的精力,确保夜阑暮和数十名隐卫的安全。战争往往是残酷的,所有的胜利背后都孕育着血和牺牲,而这些英勇的兵士们虽籍籍无名,却是最该被人们铭记的。

    图安城内守卫森严,城池之前,战事双方成胶着之势,图安城的守将安虎,形魁梧,虎目圆整,一铠甲将结实有力的肌包裹在内,他一面指挥着守城将士们一轮轮的放箭,一边观察着城下乾朝兵士的状况,一双虎目微眯,有隐隐的不安从心底升起,这战事从早上一直持续到现在的凌晨十分,乾朝兵士的攻击不曾停歇,虽兵法有云要一股做气,但这样一次次的冲锋,看似勇猛,却每每稍遇阻挡,退却的更快,虽有死伤,但并不是无所顾忌。再极目远眺,隐约可见敌军队尾的大量人马,鼓声震天,却并未真正移动过。这种况莫不是敌军要以车轮战拖垮他们的防线便是别有所图,可低头再看那坚实城墙上留下的斑驳痕迹,历经大大小小的无数战役,图安从未失手,确想不出有何纰漏,给人可乘之机。

    正在此时,城楼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安虎回头,大声力喝道:“什么事?!军前重地,岂能如此嚣张喧哗?!”

    一个通讯兵,飞奔而来,前起伏,呼吸急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将军!不好了!图安府衙突然起火,府中乱成一团,夫人也不知所踪!”

    “什么?”安虎爆喝一声,一股冷意从脚底迅速升起,顿觉指尖一阵冰凉,几步奔于城楼最高处,向图安城中望去,西北方向正是府衙所在,一团火焰伴着浓烟滚滚而起,火借风势,势不可挡,虽听不真切,但见街边人影绰绰,乱作一团。

    随着府衙官邸起火,图安城中已乱作一团,不明所以的百姓在大战之际早已人心浮动,但凭借图安城多年的固若金汤,大家还侥幸盘算着能避过一劫。城中的百姓因知晓今战事十分不安,夜里自然不敢安寝,所以府邸火光一起,便照亮了整个图安城,人们纷纷涌出街道,有的拿出水桶救火,有的奔走相告,乱作一团,不知道是谁,在慌乱之中,边奔边哭喊着:“守城将领被抓,乾朝大军攻入城中。”一时之间,孩童的哭喊声,妇人的啼哭声将图安城的秩序全部打乱,整座城池陷入死寂的混乱之中。

    图安城内的火光闪烁,照着男子的玉容忽明忽暗,他面容沉静,似是在等待着机会,看着面前冲锋的将士们,一轮轮的退下来又奋勇上前,眸中有种隐痛闪烁不已,周围几个副将,均注视着男子,只等他一声令下,可他那似水容光却久久平静如常,古井无波,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心中真正所想,也无人敢上前询问,那是令他们敬畏的统帅,那在风中屹立的影,伴着他俊朗的容色,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上,绝代风华,无人能及。

    直至一道红色的厉闪在图安城上空直直的爆开,绚烂芳华,他方一挥手,高举飞龙九天剑,直指图安城,大喝一声杀,那一声和战场上兵戈相交的声音比起来,虽不高,却直直传入将士们心底,兵士们精神为之一振,此刻方展开真正猛烈进攻,而图安城的另一侧,司马睿也率众发起了进攻。

    两个时辰后,当战场硝烟散尽,乾朝的大旗已伴着晨晖,飘于柔然的百年古城图安城上。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