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德见驾(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涟漪跟着领路的小太监,走在皇宫的甬道上,淡蓝色礼服,在腰际收紧,繁复裙衫层层叠叠直落脚踝,每一步都需体态婀娜,步伐轻慢。头上几支三步摇,配上一朵出水芙蓉,更加映出人的妩媚妖娆,涟漪虽不喜这一累赘装扮,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穿着将女子的美丽发挥得淋漓尽致。

    转过几个甬道,便是皇后的坤德前长廊雕梁画栋,花团锦簇,廊旁种植着各种不知名花草,难得在冬季还竞先绽放着,青砖青瓦间隐见着门愈发深远,前小婢见涟漪一行人到来,和领路太监交待了几句,转头对涟漪道:“姑娘请随我来。”

    涟漪见说话的女子和宫中侍女打扮无异,但容色清秀,言谈大方,便知此人或许是皇后的贴侍婢,亦不敢怠慢,笑道:“那有劳这位姐姐了。”

    进入大,过了两进门方到皇后寝中温暖如,铜孔雀香炉余烟袅袅,一个女子歪倚在榻之上,大红色长氅披在她上不显艳俗,更添了几分雍容华贵之色,虽懒散着,眼角眉梢的神态,隐含威严。

    侍女上前拜道:“娘娘,慕容姑娘到了!”

    涟漪上前,敛了衣摆,慢慢跪到柔软的波斯地毯上,十指交叠,郑重行礼:“臣女慕容涟漪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前面的女子莞尔一笑,“这会不是在朝堂上,也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些虚礼便免了吧,你这孩子我看着倒也招人喜欢,到我边坐吧。”

    涟漪依言,垂首缓步走到榻前,跪坐在前脚踏之上,皇后像个慈的长辈般,牵起她垂在侧的手,轻拍着道:“恩,那在宴上见过一面,是个谪仙般的人,又弹得一手好琴,现在看来烟儿的眼光果然不错,这眉清目秀的乖巧样子,也堪般配,若是换了别人也难说会不会委屈了你。”

    皇后的话语如沐风,平易近人,可涟漪依旧放松不下来,堂堂乾朝国母是断断不会为了夸耀她几句而找她来叙话的。可皇后待风烟极好,这是乾朝人尽皆知的事,涟漪对她虽有敬畏,也难免生了几分亲近之意,笑着顺势往边靠了靠,低眉顺眼道:“娘娘抬,涟漪受之有愧。”

    “烟儿与哀家自小亲近,更胜亲生,他的事我都会上心。其实生在帝王家也有很多无奈,就算哀家贵为国母又如何,这三宫六院之中,有多少人能一枝独秀,若连这些都看不破,那以后子则会苦不堪言。我疼烟儿自然会替他想,他对你有,我定然也会为你想,断断不会害了你。他现在是皇子,以后是什么还要看天意,但即便只是皇子,就算他对你再好,边也不能只你一人,男人三妻四妾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更何况烟儿是天家的皇子。”皇后说到这里,挑眉看了看涟漪低垂的眼睑,继续道:“至于清雅,我是把她当干女儿看的,她知书达理,脾气品也都是好的,你若接纳了她,总比后再遇到些个不知道底细的人要好的多。孩子啊,你可知道多些容人之量才是你的福气。”

    涟漪敛了衣裙,移到脚踏之下,宽大裙摆在周绽开,郑重俯首行礼,神色平静的道:“皇后娘娘的苦心涟漪如何不懂,只是臣女的心意亦是二下的心意,臣女相信下他是知道的。既然是两相悦,你我愿的事,娘娘不妨去问问下的意思,若是他首肯,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臣女的想法或是决定都与他人无关,只是心之所衷,并无他求。”

    涟漪这番话说的婉转,但皇后是何等精明之人,一开口便知其意,眼中凌厉光芒闪过,方换上怜的笑容道:“真是个孩子,哀家并不要你一次把话说得这么绝对,你好好考虑下哀家的话,有些时候固执已见,后是要吃苦头的,尤其在这王侯将相的人堆子里,更多的时候是不由自。”

    皇后扶了扶额,叹了口气道:“行了,也别跪着了!哀家有些乏了,你去吧!让小桃带你到外间寻些御膳房做的蜜饯果子带回府去,也算哀家一点心意,你终要知道哀家是从心里疼惜你的。”

    涟漪未敢起,俯首再拜:“谢娘娘赏赐!让娘娘费心了!臣女告退!”

    涟漪随着侍女小桃拿了蜜饯果子,转出了“坤德”,才松了口气,有些话明明知道说出来会酿来祸事,但不说的话将悔恨一世再无回转余地,所有镇定只是掩盖怯意的表象,她背上早已凝结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斑驳的树影花间,两人并排徐步而来,均是一明黄色长衫,一看便知是乾朝皇子的服饰,小桃反应极快侧跪在路边,涟漪看清来人也闪行礼让路。

    对面两人驻足在涟漪前,其中一人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嫂子啊!看来我赶得及提前恭喜你!”

    涟漪面色平静,屈膝行礼,方回道:“九下,多不见,你这张嘴愈发的伶俐了!原来八卦的事都是从你那传出来的,可见谣言都是不可信的!”

    “我那里说错了?难道今娘娘宣你来,不是给你、清雅和二哥赐婚的?这宫中上上下下,这么多只眼睛,这么多张嘴都明摆的事,我不过平玩笑惯了,提早说出来,倒要你来奚落我!”苏风扬轻挑剑眉玩味的打量着涟漪,眼角眉梢尽是些放肆的张扬,再配了这一利落的皇子行头,当真是玉树临风,意气风发。

    涟漪见他此时的样子,不免心中好笑,苏风扬是她见到的众皇子中最简单,也最直接的一个,仿佛宫中的一切争斗在他那里都是云淡风轻,涟漪觉得他不会不懂,一个在皇室长大的人怎么会看不懂那些争权夺势,他只是愿意过简单随的生活而已。而在众多皇子中,涟漪对他的印象也算不错,毕竟能够在尔虞我诈中保持率就算是伪装也实属难得,想到这里便不再和他计较,只是淡笑着道:“九下,您这次确实没猜中。”

    苏风扬的笑意凝在嘴角,听涟漪如此说,一脸的诧异,似乎不太相信,方要出口相询,被一旁的苏风硕拉了一下,才兴怏怏闭了口。

    涟漪见两人如此,眉梢一挑,心中诧异:苏风硕在她印象中一直是个冷心冷的人,无论多大的事,在他面前都是泰山崩于前而无动于衷的。而今他会阻拦苏风扬说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实在有违他往的行事作风。

    “慕容姑娘,九弟没别的毛病,就平里聒噪了些,你不要太在意。”苏风硕道。

    涟漪抬头望去,他冷若刀锋的剑眉微微蹙起,脸颊刚毅的线条如旧,俊美的面容下隐含的力度和温度都让人不敢靠近,恍惚间,眼中似有切的异芒闪过,在她与他对视的瞬间,消失于无形。涟漪不解的退了一步,笑道:“八下多虑了!平素里和九下玩笑惯了,这原也算不得什么,本来事无不可对人言,九下只是心而已。”

    苏风硕并未马上接话,凝视对面淡蓝色衣襟,笑靥如花的女子,微不可及的轻叹一声道:“有些人或事,往往并不是表面看或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好了,八弟该走了,若是误了功夫,又要挨母后的骂!”说完,大步往“坤德”方向走去。

    涟漪默默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心中迷惑,苏风硕最后两句话模棱两可,似是提醒又似是自言自语,她一时间有些失神,直到小桃提醒才反应过来,向前走去。她反复琢磨都参不透话中的含义,不慨叹:这些皇子说话办事往往像猜哑谜,既然不明白便抛之脑后,并未往心里去。

    涟漪随着侍女小桃拿了蜜饯果子,转出了“坤德”,才松了口气,有些话明明知道说出来会酿来祸事,但不说的话将悔恨一世再无回转余地,所有镇定只是掩盖怯意的表象,她背上早已凝结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斑驳的树影花间,两人并排徐步而来,均是一明黄色长衫,一看便知是乾朝皇子的服饰,小桃反应极快侧跪在路边,涟漪看清来人也闪行礼让路。

    对面两人驻足在涟漪前,其中一人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嫂子啊!看来我赶得及提前恭喜你!”

    涟漪面色平静,屈膝行礼,方回道:“九下,多不见,你这张嘴愈发的伶俐了!原来八卦的事都是从你那传出来的,可见谣言都是不可信的!”

    “我那里说错了?难道今娘娘宣你来,不是给你、清雅和二哥赐婚的?这宫中上上下下,这么多只眼睛,这么多张嘴都明摆的事,我不过平玩笑惯了,提早说出来,倒要你来奚落我!”苏风扬轻挑剑眉玩味的打量着涟漪,眼角眉梢尽是些放肆的张扬,再配了这一利落的皇子行头,当真是玉树临风,意气风发。

    涟漪见他此时的样子,不免心中好笑,苏风扬是她见到的众皇子中最简单,也最直接的一个,仿佛宫中的一切争斗在他那里都是云淡风轻,涟漪觉得他不会不懂,一个在皇室长大的人怎么会看不懂那些争权夺势,他只是愿意过简单随的生活而已。而在众多皇子中,涟漪对他的印象也算不错,毕竟能够在尔虞我诈中保持率就算是伪装也实属难得,想到这里便不再和他计较,只是淡笑着道:“九下,您这次确实没猜中。”

    苏风扬的笑意凝在嘴角,听涟漪如此说,一脸的诧异,似乎不太相信,方要出口相询,被一旁的苏风硕拉了一下,才兴怏怏闭了口。

    涟漪见两人如此,眉梢一挑,心中诧异:苏风硕在她印象中一直是个冷心冷的人,无论多大的事,在他面前都是泰山崩于前而无动于衷的。而今他会阻拦苏风扬说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实在有违他往的行事作风。

    “慕容姑娘,九弟没别的毛病,就平里聒噪了些,你不要太在意。”苏风硕道。

    涟漪抬头望去,他冷若刀锋的剑眉微微蹙起,脸颊刚毅的线条如旧,俊美的面容下隐含的力度和温度都让人不敢靠近,恍惚间,眼中似有切的异芒闪过,在她与他对视的瞬间,消失于无形。涟漪不解的退了一步,笑道:“八下多虑了!平素里和九下玩笑惯了,这原也算不得什么,本来事无不可对人言,九下只是心而已。”

    苏风硕并未马上接话,凝视对面淡蓝色衣襟,笑靥如花的女子,微不可及的轻叹一声道:“有些人或事,往往并不是表面看或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好了,八弟该走了,若是误了功夫,又要挨母后的骂!”说完,大步往“坤德”方向走去。

    涟漪默默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心中迷惑,苏风硕最后两句话模棱两可,似是提醒又似是自言自语,她一时间有些失神,直到小桃提醒才反应过来,向前走去。她反复琢磨都参不透话中的含义,不慨叹:这些皇子说话办事往往像猜哑谜,既然不明白便抛之脑后,并未往心里去。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