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重楼(本章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从青云镇回来后,涟漪已在府中呆了几,每里看看闲书,侍弄花草,平静的表面下暗藏汹涌。别人尚且看不出,落红跟了她这段时间,见她忽然沉闷下来,有些担心,话语中便多了些玩笑和调侃,涟漪每次都是微笑着,而那笑却无法深入眼底。

    “小姐!小姐!”落红一路小跑着进了院子,惊了在一旁看书的涟漪。

    涟漪慵懒的伸伸胳膊道:“怎么啦?跟了我这么久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六下来了!和少爷在书房,我想小姐也许想见见他,就来通报一声”落红似笑非笑的看着涟漪,见到涟漪回瞪过来的眼神,忙敛了神色。

    涟漪如何不知这小丫头心中想的什么,凭她胡乱去猜罢了。忽而觉得自从知道他皇子份后,只在风烟府上匆匆见过一面,已有好久未见了。在“聚贤楼”那段轻松惬意的子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心中的伤痛在一股暖意中缓了缓,牵起浅浅笑意,随手捡了桌旁的狐皮大氅披在上,向外走去,边走边道:“我过去看看,你不必跟来,去把我那玲珑茶具和今年上好的清茶取些来,一会送过去!”

    书房外的长廊上,果然听到风笛和慕容净说话的声音,涟漪轻推开门,屋中的两人同时转头,涟漪笑着行礼,“哥,六下!”

    “何时变的这么规矩守礼啦,丫头,过来坐,这几见你都闷闷的,倒似变了个闷葫芦。”慕容净拉着涟漪在旁边坐下。

    “哥!我若是规矩些,你反倒不习惯啦,这是什么道理?”涟漪挑眉轻笑道,又转首见风笛正望向自己,灿若星子笑容里有着太多的喜悦和各种难以名状的东西,心中一暖,朝他点点头才道:“你们有什么正事要处理,就继续,我给你们泡茶。”

    “‘聚贤楼’到是有些新鲜菜式,这些子没见你,上上下下都叨念着,可见你的人缘极好,不如一会便同我去尝尝。”风笛扬扬眉道,容色间尽是些飞扬的神采。

    “也好,我请你喝茶,你请我吃饭,这生意貌似不亏的。”涟漪一边接过落红送来的茶具一边答道。

    一旁的净看看两人间自然默契的氛围轻不可微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涟漪将茶具摆好,开始一心一意的煮水沏茶,素手轻抬间水气袅袅,蒸腾而上,神色间半似平静半似认真,举手投足,洗杯放茶时,广袖轻舞,整个动作若行云流水,干净利落,整个人都似在画中,其实沏茶和品茶都贵乎于心,心之所致,以诚心入味,方为茶道。涟漪显然深喑此道,方将一系列动作做的如此专注和赏心悦目。

    屋内两人都感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和恬然,女子一额首,一扬袖,都飘渺灵动,美到了极致,又仿佛一切都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的刻意和张扬,让人移不开眼睛。而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一门心思沉浸在沏茶的动作中,半响屋内才开始了刚才的话题,朝中的局势和柔然的异动,而这一切的纷繁都结束在涟漪重新抬起头,浅笑着说请喝茶的那一刻。

    坊间的闹更胜以往,大概是接近农历新年的缘故,到处透着喧哗和闹,人人脸上洋溢着喜庆的笑容,一路上,涟漪拉开车帘,看着街上行行□的人群,沾染了些喜色,再加上风笛在一旁说一些有的没的笑话,几里的郁一扫而光。

    虽然有段时间没来,“聚贤楼”雅间的布置却一如往昔,就连她偶尔戏言的那个玲珑麒麟放在窗边最是和衬,都和她那所说的没有丝毫移动痕迹。面前是风笛让掌柜的备下的各式菜肴和点心,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

    风笛对面坐下,为她添了一杯“清峰”,又将自己面前的杯子沏满,方道:“小妹,这杯我敬你,关于我的份,没能坦诚相告,是我的不是,这一杯算是赔罪,盼你别恼我!”

    “大哥,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隐瞒份,但诚然来说,自相识以来,似乎都是我在不断地给你添麻烦,这次我爹的案子亦是。到是你时时护着我,本该是我谢你的,虽然我们认识的时不久,我却是真心实意把你当做兄长和朋友来看的,朋友之间本就不该论一个谢字,这些只需放在心里。我又如何会恼你,如若你这般看我,便是小瞧了我。”涟漪扬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红晕瞬间染上了双颊,更添了几分妩媚之色。

    风笛见她的神色,竟是有些痴了,这乾朝之大富有四海,他为皇子份尊贵,再加上母妃淑妃颇受圣宠,而淑妃后的家族势力更是不容小觑,他虽天淡然,但想要的却也唾手可得,只是他想不想或是介不介意花费精神去争取。而只有她,那个令他一见便认定的女子,却是他不可触及的梦,她的一颦一笑,都如他以往三年里的梦境一样牵动心弦,而他现在能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这些真实,已经很满足。而他也不曾告诉她,那“流云”玉佩其实是一对,另一个在他那里,他怕惊了她,更怕她如梦境中一样,如烟似风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如何能懂他此刻的心,她只是那样笑着,眼中的明媚似骄阳般洒落下来,睫毛微闪,轻袖飞扬,用筷子将两块糕点夹到他的碗中,扬扬嘴角道:“发愣也能吃饱么?怎么说你也是“聚贤楼”的老板,都不用招呼我这个客人么,只顾得发呆。”

    他被她的几句玩笑惊醒,亦警觉刚才的失态,忙敛了神色,剑眉下眸光深沉的一闪而过,亦道:“这楼上楼下的众人,那个和你见外,几不见都挂在嘴边,我看你自在的很,若是招呼的太殷勤到显得是我是多此一举了。”

    言谈间气氛十分轻松,说笑间恢复了往的欢快,桌上的菜已过半,风笛知道涟漪素喜“清峰”,虽然每次都是浅斟酌饮,也怕她微醺,酒后头痛,便悄悄将酒壶拉至一旁,换上香茶,取过茶杯亲自斟了一杯递上,方道:“这酒回回到我这里都喝的到,今便少喝些,我让他们再去多置办些可口的点心。”

    涟漪双颊微醺,泛红,亦道:“说的我好像酒鬼一样,不过你放心我酒品极好,就算是醉了也断断不会大闹“聚贤楼”。

    “便是你来闹好了,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把我这里掀个个儿,不过今不成,你爹爹哥哥都知道你是和我出来的,我可不想让他们觉得你和我出来学不得好去,他们可不知道这些不是我教的,而是你这疯丫头一时高兴。”风笛笑着回道,忽而觉得偶尔和她逗逗嘴,连心都愉悦了起来。

    “哼!原来你是这么想。”涟漪转头对此呲之以鼻,似是恼了,眼底的笑意却挥之不去,似和煦微风拂过。

    “小妹,玩笑归玩笑,我到是想问你,那里证明你父兄清白信函,是从那里来的,你别告诉我是二哥拿来的,我知道不是他。”

    涟漪沉吟了片刻,方抬头对风笛道:“大哥,你待我至诚,按理说我不该瞒你!不知你可听说过‘明月堂’?”

    “‘明月堂’是久负盛名的漕运龙头,我如何不知,你说此事和他们有牵扯?”风笛有些吃惊的问道。

    “恩,我其实是‘明月堂’的现任堂主。而上次“聚贤楼”外的遇刺事件也是因此而起。”涟漪喝了口茶,将事的来龙去脉讲给风笛听。

    风笛听后,连里种种困惑疑团尽皆解开,心中暗道:早知她不是一般女子,若非如此又怎会是“流云”玉佩另一半的主人。他转头看看窗外天色,已是黄昏,方道:“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免得家人牵挂。”自从有了那的遇刺事件,他便不敢再让她独自一人,即使知道她现在份今非昔比,为“明月堂”堂主自然有下属在左右暗中护卫,却依旧不愿再承担一丝风险。

    到侍郎府的路并不算远,两人并排而行,青衣男子伟岸不凡、气宇轩昂;白衣女子出尘脱俗、飘逸动人,虽是晚上,借着街边的灯笼,依旧引来路人艳羡的目光,。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侍郎府朱红色大门已隐约可见,涟漪朝风笛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不妨陪我进去,这些子我又备了些新研制的金丝蜜枣,你捎些回去尝尝,若是可口,也可在“聚贤楼”上市。”

    “也好,难为你还想着。”风笛黑眸闪亮,笑道。

    侍郎府门前,涟漪见管家张鲁在门口张望,似是在等人,便道:“张鲁,你在等人么?”

    张鲁忙上来行礼退在一边,看看两人言又止。

    “有什么就说!”

    “小姐,二下等您多时了。”

    “在哪里?”涟漪顿了下,方问道。

    “就在芳华居院中。”张鲁答道。

    “知道了,你去吧!”

    “二哥来了啊!”风笛笑道。

    涟漪默然无语,与风笛并排走在府中石径上,沉静的面容中让人感到隐隐不安,风笛打量她的神色,也收了方才的玩笑之态,偌大的院中似乎只余两人踩踏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透过芳华居的院门,果见一个白衣男子负手站于院中,月光洒在周愈发显得形修长俊美。风烟听到脚步声,回头望来,眼角眉梢尽是些温雅和煦,凝望着迎面而来的两人。

    “二哥!”在三人交汇时,风笛笑着打招呼。风烟亦笑着点头,转眸间望向一旁的涟漪,却见她在碰触到他目光的瞬间,别转了脸。风烟望着她脸上清冷的颜色,眸心猛的一收,将不安掩盖在温润的笑意之中。

    风烟方要开口,却见涟漪到石桌上取了茶壶,摸摸触手温,斟了一杯递于风笛,道:“大哥,你稍坐,我去拿东西。”言毕不等回答,快步向屋中走去。

    宽大衣袖拂过,衣角冰凉的触感,在擦而过时划过风烟的手臂,亦如此刻她脸上的容色,若寒冬中一道冷刃,无一丝温度。风烟伸手拽住她的衣角,却再见到她的脸色后,颓然放手。

    半响,涟漪手捧一个红色牛皮纸扎好的精致瓦罐,递到风笛面前道:“这是我近才腌好的,记得要在凉处保存,天色也不早了,我送送你!”

    风笛伸手接过,方要说不用送,但看看两人的脸色,心中了悟,道:“你们。。。这。。。”抬首望见涟漪眼中不寻常的平静淡然,又望见风烟嘴角无奈的苦笑,没有再说下去,丢给风烟一个问询的眼神后,续而道:“也好!那我便不打扰了!”

    院中静寂的只剩下风声和脚步声,三人均未再开口,直到涟漪和风笛出了芳华居,涟漪脸色才稍缓,却并不说话,默然往前走。

    风笛跟在她旁,轻轻问道:“这是怎么了?从未见你如此色任内茬的模样。”

    涟漪转头望他,嘴角牵动,似笑非笑的道:“很难看么?”

    “不是,是很冷,冰冻三尺非一之寒,二哥此刻心里定然不好受,连我这旁观者都不自在。”风笛凝望着涟漪眼底浮起的一层朦胧轻雾,不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至此,若是小事过去便算了吧。你没见二哥的神色么,这段时间朝中为边疆战事的问题闹得人仰马翻,二哥上的担子本就不轻,再顶着朝中各种势力的打压,这几里,我都怀疑他是否好好休息过,你到人人都像我做个潇洒王爷,还有时间陪你喝茶饮酒。”

    涟漪听了风笛的话,心中微动:其实这么多天过去了,事总会淡化,而她现在反而更在意风烟这几天的杳无音讯,她曾在心中千千万万遍想过很多理由为他辩解,但都解释不通,才会积怨更深。而此刻知道他是确有事才一直没有露面,心中释然不少。

    风笛见她低头不语,知她心中纠缠,一丝微苦滋味渗入心底,丝丝落落竟是无处闪躲,拍拍她的肩膀,用轻快的声音道:“好了,我就先走了。你们有事还是说清楚对两人都好!”说完不再犹豫,大步流星般消失在小径拐角。

    月色蔓延了整个芳华居,顺着院门方向望去,那条路竟似无尽头,绵绵密密延伸到心底,涟漪推开房门,却见风烟站在窗口的方向,凝望着她来时的路。

    他回头与她对视着,当房中仅余两人时,当她望向他时,他眼角眉梢间的疲惫便显现了出来,仍旧是那样淡淡的笑着,点点滴滴都落入她的心中,慢慢的了出去,那熟悉的面容,她怎会看不出他的疲惫,怎会看不懂他眼中的深意,心底深处慢慢柔软起来,道:“坐吧!”两步走到院中将炉上温的茶壶取来,顺手沏了杯茶,放到面前的桌子上。

    风烟在桌旁坐下却并未喝茶,只是默默凝视着背对他,正在无意识把玩手上簪子的女子,想到刚才她冰冷的容色,竟一时不敢开心,深怕一开口便打破了难得的宁静。

    涟漪倚在桌边并未转,虽已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但那种平静却让两人之间产生一道鸿沟,无法逾越。终于她转向他的方向,声音清冷而犀利,“你有什么话便说!”

    风烟心中明白:这是她给他解释德尔机会,认识了这么久他太了解她的秉,最是眼中揉不进沙子。

    “那天是个误会!近来因着慕容侍郎的案子,柔然国中的内讧已渐白化,柔然的科鲁吉纳本来就是主战派,这些年来一直蠢蠢动,而柔然的皇上过于相信此人才会有今的祸国之乱,若是我们不加以援手,很难说柔然王权会不会更替,如果真的是科鲁吉纳当权的话,柔然和乾朝近几十年来的交好便会毁之一旦。清雅的母亲科鲁丽媛本是柔然的公主,因和亲而嫁给了王叔,早些年王叔和科鲁丽媛相续离世,父皇和母后因怜惜清雅年纪小,便当亲生女儿疼,可如今若是乾朝和柔然动武,她份尴尬,才跑来与我哭诉。我一则与她是旧识,二则为了她曾为你爹爹的案子帮了不少忙,才有你看到的那幕,但我与她确然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如今我只盼你释然,不要再怄气了!”风烟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中柔无限,略带不安和祈求,站起来,与她平视,眸光中如浩然晴空,雨后笋,点点温润笑意融在其中。

    涟漪容色一敛,眼中清芒扫过,“我不介意你们以前有过什么,但以后你只需记得:我此生所伴唯一人而已,若你不能做到同我一样,便好说好散,免得后徒增困扰!”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