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比目(小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湘香 书名:红尘劫·天下
    “紫霞,可是有客人来。”涟漪叫住正端着茶盘,形色匆匆的丫头。

    “是,小姐,二下来了,老爷和少爷正在书房相陪。”紫霞见是涟漪,忙退到一旁答道。

    “你去忙吧,这个交给我好了。”涟漪接过丫头手上的茶盘,淡淡容颜上浮起一丝暖意,是风烟来了呢,念及此,加快脚步向书房走去。

    转入书房院中的竹林,一阵清凉,涟漪顿觉神清气爽,行至书房门口,刚要挑帘拢迈步而进,却听书房中有谈论的声音传来,脚下一顿,凝神驻足静听。

    “下,近来,朝野议论纷纷都是吏部亏空一事,今朝上皇上言及让吏部先行自查,列出亏空账目,岂知这账目好列,却牵扯极大,上至王侯下至官员,这些陈年旧账,若要算清,怕是颇为不易。”慕容德道。

    “这也不怪皇上,近来,沿海一带颇不平静,女真族虎视眈眈,蠢蠢动,边防兵士们连来疲于应战,虽可阻击来犯,但军需和粮草却早已捉襟见肘,眼下虽危难已解,但长此以往,怕再有反复,兵部亏空的漏子也必然越捅越大。皇上心焦,疾言厉色的要清查亏空,也在理之中。”慕容净补充道。

    “你们忧心为何,我岂会不知。兵部亏空这个担子落在谁上都颇为棘手。兵部侍郎尚在你任中,皇上既已放手,让你去清理这些陈年旧账,自是明白其中利害,也下了肃清的决心,少不得朝中又将是一场波涛暗涌。兵部是立国之本,兵强则国力强,国力强则百姓安居乐业,慕容侍郎是仁人志士,一心系乾朝兴衰荣辱,尽管如实报上,若有差池,烟定不会袖手。”风烟眉头微皱,说这些话时目光从众人脸上划过,落在窗外一处旷远处,袖中的手慢慢收紧。

    “多谢下,回护之,臣自当竭尽所能!下既有此心,臣便是舍了这家外物又如何,只盼自此兵部得以肃清,便由臣来做这马前卒。”慕容德朝风烟躬道。

    风烟托起慕容德的手臂,紧抿了嘴唇,似是有所决定道:“慕容侍郎尽管放手去做,有些人,祸国殃民,是断断不能再手软,养虎为患!”

    门口珠帘一打,浅蓝色的衣裙,漾起一角,三人同时回头,见是涟漪,神色俱是一松,都重新换上笑颜,将刚才的凝重一扫而空。

    涟漪抬头望见众人的脸色,明白他们不愿她担忧,才会故作轻松之态,那她便当不知,依旧盈了笑意,开口道:“你们继续谈,我来送茶,无碍的,正事要紧。”言毕,放下茶壶,斟满茶杯,递于旁三人,只是在递给风烟时,轻挑眉梢,浅笑道:“下,慢用!”

    “涟漪!”看着涟漪转而去,风烟疾步上前,似是要拽住她的衣摆,恍惚间又觉不妥,半空收手,涟漪轻巧的回,纤眉轻挑,道:“下,还有何事?”

    “你先回去,一会带你去个地方。”风烟低声道。

    盛夏已过,天气渐渐凉爽,街道上的行人往来,络绎不绝,两人一骑,穿过人群,策马而行。马上两人,一人俊朗,白衫飘逸,目光温润,气度卓然;一人浅蓝色罗裳,水样清澈,盈盈美目流转间让人不敢视,引来不少路人的唏嘘和赞叹,纷纷侧让出一条路,目送两人远去。

    出得城门,风烟低头对前的人道:“扶好了。”同时拉紧缰绳,挥动马鞭,加快速度,官道两边的树木伴着风声,快速的后退,涟漪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依向后的膛,双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襟,不敢稍放,他上淡淡的龙涎香令她的心神慢慢安定下来,渐渐适应了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抬首,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如此接近,彼此间呼吸可闻。

    风烟,低头看着埋首前的女子有些晕红的双颊,目光逐渐柔软起来,清澈的眸子隐着笑意,一手拉缰绳,一手自然而然的环过她的腰际。

    不知过了多久,当涟漪再次抬头环顾四周时,才发现他们早已偏离了官道。回首望向来路,盘旋弯曲的山道不见尽头,不汗颜道:“我们去从此道而来?”

    “是啊,可是看着可有些后怕?!不用担心!此处我常来,我那匹赤兔早已对这山路捻熟的很,断断不会有失。”风烟看着她吃惊的表,安慰道。

    涟漪听他如此说,方才放下不安的心绪,抬头打量起四周的景致。此处两面环山,一面与山道相通,另一面只上前数十步便是绝壁悬崖,虽只处于半山腰中,上行却再无路可走,是个人迹罕至的山谷。

    和凉亭的柔美不同,这里的景色,不无带着些许萧索的味道,偶能听到山中的林间鸟语,更多的是悬崖峭壁下,滚滚的江水拍击岩石的波涛汹涌,一泻千里。

    捡一块较为干净的岩石,席地而坐,涟漪仰头望向旁边面向悬崖而立的男子,目露疑惑道:“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

    “就是这里,感觉如何?”男子转首,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神采,俊目中笑意似水光漾起层层涟漪。

    “很震撼!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景色,又是对着江面,如此的刚好,怕是整个乾都仅此一处。”涟漪望着奔涌的江面唏嘘道。

    “是,这里是我常来的地方,闲暇时在此驻足,也是乾都中难得的清静之地。”风烟挨着涟漪坐下,缓缓道来。

    涟漪默然无语,却已知晓他话中的未尽之意,此处是他逃离朝中琐碎、繁杂的事务,唯一属于自己的清静之地,而他却愿意带她到这里与她分享。

    “风烟,我虽不曾听你说起,却能猜到你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涟漪眼中闪动着别样的晶莹光彩,与他对视一眼,站起朝悬崖边走了几步,举目远望,崖下波涛翻滚拍击岩石激起的浪花,翻腾不已,似幻似真。

    风烟眸心清光一闪,亦站到她的旁,随着她目光的方向远望去,所及处是一片浩瀚的云海,云海下隐现出江对岸乾都的格局,坊间的闹虽不真切但依稀可见。

    涟漪纤手在空中轻点,划了个圆,所圈之处,透过云海正是乾都王城所在,停顿片刻道:“你心中所想可是那里?”

    风烟随着她的指尖望去,不置可否,只是轻拢了她的手臂,眸光中似有愫闪过,旋即隐于平静,道:“知我者,涟漪也!可惜你只说对了一半,其实我想要的。。。。”风烟的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顿了顿,方对上涟漪探究的目光,继续道:“还有这里。”他的指尖凝于半空,指尖所指的方向正是涟漪的口,温柔道:“你可愿意?”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固了,两人侧只余江水拍击岩石的声音和山间呼啸的风声,风烟缓缓收回手,温润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用以掩饰内心不可触及的不安。

    涟漪的心中像是平静的湖面投下的小石子,泛起层层的水纹。聪慧如她,玲珑如她,如何不懂,风烟在以这种方式,表明心迹,又在试探她的心意。

    “这里吗?”涟漪轻抚口,半响,缓缓摇头,亦敛了轻浅的笑容道:“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愿轻易承诺,因为在我看来一张口便是永远了。”她凤目轻抬,对上他黑若曜石般的眸子轻声道。

    风烟眼中神采微微暗淡了下,瞬间恢复平静,依旧笑道:“也许我该庆幸!还好这不算是拒绝,我会再多给你些时间考虑。”

    涟漪听他如此说,知他并不介意,心中一松,旋即问道:“今天无意中听到你和爹爹的谈话,兵部的事很棘手么?”

    “原来你都听到了,这事的确有些复杂,背后牵扯的势力极多,朝中一度借用挪移之风盛,长此以往,必为国之隐患。也正是如此,沿海部的边防由于钱粮供给险些出了乱子。”风烟道。

    “可有了破解之法,于这些政事,我知之甚少,却也知道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的道理。”涟漪蹙眉道。

    “我如何不知,只是法不责众,确是举步维艰,要拔除这根毒瘤,又将会是一场刀兵,现在父皇也只是让兵部自查,等查到一定程度,我定然会向父皇请命接手,亲手为乾朝除去了这百年弊病。”风烟言及到此,眼神中透露出些许坚定。

    涟漪转首见他那坚定的神,似是成足在,那奕奕的神采,夺人耳目,方松了口气,知道他已然有了应对之法,才放下心来,不再为今在书房外无意听闻此事而担心,浅笑道:“好!风烟,那我就拭目以待,看你如何肃清兵部,看你如何问九鼎,开一方天地!”

    风烟淡笑着点头,伸手入怀,托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笛,送入唇边,轻轻吹奏,婉转的曲调,时而若山间微风,时而化为林间鸟语,随风飘出很远,柔软了一方天地,涟漪脸上渐渐浮起柔和的色彩,此曲虽不及《碧海潮生》那般的气势如虹,却别有一番婉转温柔,恰如风烟,那永远温润如玉的笑容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直至曲毕,涟漪尚未回神,直到风烟望着她,嘴角牵起一缕笑意,才道:“这曲子叫什么?”

    “比目!

    “比目吗?”涟漪喃喃重复着,一时失神,不悠悠念出:“诗经有云: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婉翼清兮,倩若

    有凤求凰,上下其音。濯我羽兮,得栖良木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思君子兮,难调机杼

    有花并蒂,枝结连理。适我愿兮,岁岁亲睦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脉脉兮,说于朝暮

    有琴邀瑟,充耳秀盈。贻我心兮,得携鸳鹭

    悠悠比目,缠绵相顾。颠倒思兮,难得倾诉

    兰桂齐芳,龟龄鹤寿。抒我意兮,长伴君处。”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劫·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