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晴有风 书名:留下买路情
    月明,风吹叶动影移。

    花花喵喵地叫起来,想要提醒容边儿,可是容边儿没有注意到,反而让那些野狗的眼光幽幽的闪动了起来。

    野狗不发出一点声响地集体走近,花花不敢叫得太大声,只是缩在容边儿的怀里呜呜地响着,容边儿刚低头看怀里的花花,一只手就突然拉住她的胳膊,把她带到了树后。

    “别说话。”韩修有些低沉的声音近距离的传来,容边儿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渐渐地有种类似于细微的落在草木上的脚步声,飞快地靠近……

    容边儿看不韩修望着不远处,忽然抱着容边儿纵踩在一棵树枝上。

    而此时,容边儿才看清了,地下居然有几圈的野狗快速把这个树包围了,容边儿倒吸了一口气,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瘦高,表又这样狰狞的动物。

    特别是他们的眼神,像是毫无弹珠一样,冷冷冰冰地盯着你,仿佛移动不了半分。

    容边儿不有些害怕,韩修只手环住她的腰,似乎能够感觉到。虽然温香软玉在怀,他却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心

    他看了看,一共有十八只野狗。

    野狗本来只是白天出没,看他们的样子,恐怕是饿了许久了,大概是被这猫叫引来的,但是现在就算把猫扔下去,它们也恐怕不会离开了。

    果然,看看到他们落在树上,他们并没有善罢甘休,有几只野狗居然撞着那棵树。这林中没有很大的参天古木,全只是一些碗口大小的小树,支撑着他们两个人,又接受着十几只野狗的冲撞,早已摇摇晃晃。

    树干晃动之时,树枝的摇动更大,容边儿不会武功,踩着细小的树枝,有好几次都险些滑到。

    韩修一边稳住容边儿的同时,一边思考着法子。

    这里的树虽然小,丛林却很茂密,若是只有他一个人,他本可依借轻功轻易地逃脱,只是现在带着容边儿,即便他可以纵跃十几次,也逃不过它们在下方的快速围攻。

    野狗的动作一向灵敏快速,残忍凌厉,到最后如果他体力不支,恐怕他们两个人都会沦为他们的口中之物。

    他隔着夜幕望了望远处,已经看不到篝火和炊烟。

    师傅和师兄弟们大概已经睡了。

    因为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练功,他才特地远离他们,却不知道容边儿怎么走到这里来了。思索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容边儿。

    月光下,她静静低下眼看着下方围攻的野狗群们。

    仿佛感应到他的目光,她抬起头看他,长卷的睫毛下,眸子仿佛一望见底的溪水,清澈透亮,像是泛着柔光,那是不易察觉的一丝害怕。

    但她的神态很平静,甚至眉眼间还有着一丝倔强和坚定。

    韩修忽然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这个小师妹一样,或者说,他是在今天重新发现了小师妹真正的个

    突然,树枝剧烈的摇晃起来,原来这些野狗也想了聪明的办法,他们不再是围聚在一起乱撞着树干,而是很多狗朝着树枝相对的方向轮流冲撞。

    力量集中在树的一边,树枝往下剧烈地晃动着,韩修再次抱紧了容边儿的腰,说道:“把猫扔下去!”这只猫太胖了,没有它可以节省不少力气。

    可是容边儿却想也没想地说:“不。”

    花花呜呜地叫着,仿佛非常害怕。

    韩修没有法子,在树枝将断之际,快步的弹跳到周边的另一个树上,几乎是在他跳过去同时,那些野狗又快速地包围上去,重新开始撞树。

    容边儿也意识到,这样并不是办法,他们不可能这样一直逃。

    她看着远处,月亮落在深山的后面,像是被一层黑色的雾气笼罩着,树影层叠只在山上投出淡灰的微光,像是兽皮的毛发一般。

    韩修估计了一下路途,转头对容边儿说道:“抱紧树干。”他或许可以把野狗引到一边去。

    碍着手里的花花,容边儿的手腾不出来,“扔下它!是你的命重要还是它的命重要?”

    容边儿不答,却抱紧了花花不肯放。韩修抓住花花就往外扔,容边儿来不及阻止,但是转眼间,花花就抓住了一根树枝,迅速攀爬到了另外的一颗树上。

    看着韩修的眼神也闪过一丝伤心。

    容边儿舒了一口气,她能理解韩修的做法,只是他不懂得,花花的重要罢了。她转去抱紧了树干,韩修看着她没说话。

    忽然,他跃了下去。

    本聚集在树干周围的野狼全部围聚在他的周围,尖牙上有着涎液,丛林光线之间,如同蛇鳞一般的冰冷滑泽,令人寒战。

    容边儿和花花都担心地看着他。

    韩修的神色却没有变化,他并没有动,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大刀。眼神越来越深,一望无际,宛如夜色大海。

    然而平静之下孕育着波涛。

    风把他的长发垂起来,紧接着,那些野狗一跃而起。

    阿财晚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小师妹不见了。他心里有些担心,刚刚出去寻找,就看到不远处,花花正快速地跑过来。

    猛然一跳,落到了他怀中。

    阿财微笑着,抚着它的毛说道:“师姐呢?”花花呜呜地掉头看,跳下地似乎在引着他,阿财忽然觉得这只猫好聪明,他跟着走过去。

    只是还未近,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丛林里的月光有着冰寒的凉气,阿财看到时,便只是树干上和地上鲜红的血迹,地上的树叶有着刀削的痕迹,血迹延伸向里,周边有着被啃光的尸骨……

    紧接着上方忽然有细小的声音,“阿财。”

    阿财抬起头看,才发现师姐站在那里。

    容边儿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在萧冷死的时候,她虽然也见过屠杀,也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可是兽与人之间的比那要恐怖百倍……

    那些野狗狰狞跳起来的样子,牙齿在月光下银亮的锋利,还有它弯曲的爪子……

    是韩修把那些野狗给引走了。他用的是那些被他杀死的野狗的尸体,一具一具地引他们离开她所在的范畴……

    她只能在树上看着他远去的影子,黑衣被利爪划破的模样,还有那些野狗噬咬自己同类,血模糊的景……

    “怎么样?找到他了没有?”容荣焦急地问着派出去寻找大师兄的弟子们,弟子们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在那里找到了八具被啃光的野狗的尸体,血迹不见了,也找不到大师兄。”

    容荣急得在篝火旁走来走去。

    月已经快落下来,容荣看了一眼容边儿,指着说道:“边儿啊边儿,你怎么这么任?!大晚上的你出去干什么?!要是你大师兄有个三长两短——”

    他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师兄韩门的在天之灵?!

    容边儿低下头,容荣骂得她对。

    是她乱出去把那些野狗招来的,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大师兄也不用把野狗引开,归根结底都是她的错,好像她无论在哪里,哪怕换了一具体,也总会引来无数的麻烦一样。

    慕扬看容边儿低头,走到容荣边劝道:“师傅,发生这样的事,不怪师妹。您先消消气,我再带领弟子出去找。”

    “不必了。”一向冷淡的声音传来,韩修捂着左肩,手上沾染着血迹,边跟着另外一个黑衣女子从暗处的丛林中走出来。

    大家大舒了一口气,都赶忙上去看他

    “修儿,你没事吧?伤着没有?”容荣问道,韩修摇了摇头。容荣看着旁边姿容秀丽的黑衣女子,问道:“这位是?”

    女子微笑道:“各位好,我叫做墨翟,是这云林的守护人。”

    容荣捋着胡须道:“是你救了修儿?”

    墨翟摇摇头,“不,是你的徒儿杀了我的宠物。”

    这句话说出来,让大家都大吃一惊,女子却仿佛毫不在意,她继续说道:“不过,我并不怪你们,是我没有看好,把它们放出来了,你不杀它们,它们也会杀死你的。”

    这番有理有据的话,到让所有人一时无言以对。

    墨翟说道:“他被我的野狗咬伤了,我本想在那里帮他救治,可是他偏要回来,我只好送他回来了。”几个师兄弟扶着韩修坐下。

    一脱下他的外衣,肩上和膛上都是被利爪抓开的几道血痕。

    几个小师弟忙忙打水拿药什么的。

    墨翟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说道:“虽然你杀了我的狗,我还是要救你。你不要以为不需要我的救治,你应该知道我养的狗爪子上是有毒的,没有我,你不出两天就该毒发亡了。”

    这番话让众人大吃一惊,只有韩修看着墨翟的眼神依旧冷淡不变。

    墨翟瞳孔里有着笑意,“不过我要是救你,你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容边儿走了过去,蹲在他的旁边。

    看着他的伤口,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是炎宛。”

    墨翟看她,“你也会医术?”

    容边儿不答,她认识炎宛,那是一种毒蛇的汁液,怎么会在野狗的爪子里?

    墨翟站起来,环顾四周,“看来你们这苍云派还真的是卧虎藏龙。今结识,真是三生有幸。既然你们懂得了这是什么毒,自然也会解。那么,三个月后,咱们武林大会上见。”

    女子不等众人回答,转离去。

    慕扬看着黑衣女子离去,走到容边儿边说道:“师妹,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

    容边儿转,“我们还是先救大师兄吧。”

    慕扬看着她的背影,疑惑越来愈深。

    阿财一直抱着花花在旁边看,容边儿像是医术老手,无论是清洗伤口,敷药包扎都十分迅捷,韩修时不时还会看她两眼。

    阿财笑道:“花花,有没有发现,大师兄看师姐的眼神温和了很多。”

    花花赌气不答。

    阿财又撑着下巴,继续喃喃自语道:“我觉得师姐变了好多,又漂亮又贤淑了,现在那些师兄弟们都很喜欢师姐。”

    花花又不答,只是怔怔地盯着为韩修包扎伤口的容边儿。

    她明明就是她自己,模样一点都没有变,为什么大师兄对她的态度居然会比对自己的好?!

    上方的阿财又忽然叹了一口气,“不过我还是想念以前的师姐,又聪明又可,虽然刁蛮,可我知道师姐的心地还是好的。现在的师姐虽然也好,可是我总觉得不习惯。别的师兄都说我想多了,他们都很喜欢现在这个师姐,只是我……”

    阿财还没说完,花花就转到他怀里呜呜呜地叫起来,像是小孩子哭一样。

    阿财纳闷,又没到月份,怎么花花老是发的一样叫,是不是该给它找个公猫了?

    容边儿包扎完后,对着照料大师兄的另一个小师弟说:“每三天换一次药,不能碰水。”

    小师弟点了点头。

    容边儿看着韩修踌躇了一下,轻声说道:“多谢。”

    韩修眼神越过她,望着远处,“不用。”

    容边儿抬起头,她站起来。

    几个师兄弟立刻为围过来,嘘寒问暖地问道:“师妹,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对啊,师妹,累着了吧,一整夜都没睡。”

    “先吃点东西吧。”

    ……

    恍然间,容边儿好像变得特别受欢迎。

    容边儿微笑道:“谢谢各位师兄,不用了。”

    容荣站在一旁捋着胡子笑,女儿真是长大了,让他这些血方刚的小弟子都“心萌动”了。

    很好,很好。

    只是当那些师兄弟还想说什么时,花花忽然窜过来,跳进容边儿的怀里,像是仇视着所有人一样,盯着他们,胡须都像是气得直起来了。

    那些师兄弟们诧异住了,被这猫盯得不自在,纷纷找借口走了。

    花花也没在容边儿的怀里多待。

    它心里烦着呢!看她也不自在。

    头已经升上来了,大家都在忙着收拾行装。

    花花在地上没事的晃来晃去,忽然听到一些弟子在议论她。

    “现在的师妹真的变得好温柔,甚至觉得连人也漂亮了。”

    “是。”另外一个收拾行装的弟子点点头,“跟以前太不一样了,以前只想躲着师妹,现在看到师妹,就很想靠过她跟她说说话。”

    “呵,师妹是善解人意的,我砍树枝的手受伤了,也是她给我包扎的。”说着他抬起被白纱包着的手看了看。

    “不过,我听说和城的美人才多,不是有个闻名天下的花魁柳姬?还有,刚刚来的那个黑衣女子也是姿容出众。”

    “我们师妹也不差。以前还不觉得,但是现在换了衣衫,走路啊,说话啊,怎么看怎么舒服,就跟大家闺秀似的。”

    “是啊,你说师妹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子了?”

    然后,他们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花花。

    一个师兄俯下来摸了摸她的猫,逗她,“花花,你天天跟着师妹,知道她是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子的吗?”

    花花冷冷地地盯着他,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就是这样变成的!

    她扑上前去,咬住他的手指头。

重要声明:小说《留下买路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