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晴有风 书名:留下买路情
    因为杨语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是阿财,所以在吃完饭后,她跟阿财聊了很久,也能大致知道这是在易国亡国后的一个月,宇净做了这中原的霸主,占布为护国侯,南为是宰相。

    一夕之间风云幻变,而自己是昏迷了一个月后忽然清醒,从易国皇后转变为了大和天下宇净的静妃,那么现在停留在宇净边的杨语就是那个因为时空之轮丢失了一个齿轮,而透过被打乱的空间间隙穿过来的吧?

    现在自己的这具体的名字叫做容边儿,是一个武林世家之女。父亲名为容荣,已经是苍云派的十五代传人,号称:“夺命刀王。”

    她低头看着同样趴在桌前的大灰猫笑了笑:“边儿,你现在心里应该很难过吧?”因为那个现代人的介入,本已阳寿尽了的她尸体不能腐化,魂魄就必须留在这阳世上,又被那喝醉了的牛头马面送错了体。

    不过……自己好歹也算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而这个名叫容边儿的女子,先是被误牵了魂魄,而后又因为体被自己所占,而只能进入花猫的体内蓄养。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地狱一说。

    灵魂分为游魂和定魂,若是自己的尸没有腐化,魂魄便不可以转世投胎,只能飘在世上成为孤魂野鬼。而动物和植物是没有魂魄的,魂魄也需要蓄养,否则很容易与其他的魂魄冲撞而魂飞魄散。

    体体质越是接近的人,灵魂也会越加接近,而且灵魂还会吸收周边的能量,所以很多外来的灵魂如果有好的介质,是可以进入体质相接近的人的体中的。

    这个容边儿和自己的体质就非常接近。

    而那个现代女子,因为时空之轮的齿轮丢失在人间,化成了一只手镯,被她无意中捡到,又无意中开启了时空之门,体越过时空,化成一种介质,被纳入和她体质相同的杨语上。

    杨语想,如果能够拿回那只手镯,不管自己懂不懂得开时空之门,也总是一个机会。

    她对现在的这个子感到不习惯,相信容边儿也想换回来。

    再说,有了当初的子能够找回水湛也容易些。

    她被牛头马面牵走的时候听说过,因为这次的时空错乱,很多生死轮回都被打破了。水湛也许也还能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她的心因为这一线希望而温起来,抱着灰猫微笑说道:“你知道吗?只要我能看见他,我就一定能够感觉到他是不是水湛。无论他到了那里,我都能够找到他。”

    大灰猫不屑地呜了一声,如果不是只有她知道她是真正的容边儿,如果不是她答应要把她们的体换回来,她会这么委曲求全吗?

    今天那个阿财居然拿臭鱼给她吃,还摸她的毛……有朝一,她一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她猛然间从杨语手上跳下,飞速地窜出了窗口。

    月光微浮于深笼草木间,零星凉光漾。

    走在人群的下方,尘土被袍角蜷起,连视线都和以前大不一样,似乎更清,也似乎更远,不得不说猫的视力在晚上就会变得特别的敏锐,很多东西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颜色分辨不清。

    她先逛了一阵,这里的景物往低了看真有些陌生了,逛了好几遍才摸清楚了大致的路途。

    旁边陆陆续续地有“脚”路过,三三两两说话的声音,她也看不到他们的全貌,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她,逛来逛去,她忽然想到了大师兄……

    以前每次她一接近大师兄,他就会冷脸走开,她坐在他旁边他也不会搭理她。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看着他了……

    她没继续想下去就已经按着记忆的方向往大师兄的院落里跑去。

    星华满布的院落内,灰猫通过旁边的草木爬上了围墙。

    作为一只猫其实是有好处的,她可以轻巧的越过被锁住了的院落,凭着自的灵巧和敏捷快速地到达大师兄的房中。

    但是刚刚一趴到窗口边,她的眼睛就猛然滞住了。

    大师兄居、居、居然在洗澡?!

    她呆呆地看着。

    他坐在浴桶里,露出了大半截上,他上健壮而不显得过于发达,宽阔的肩膀微微漾着光泽……水声哗啦的响着,他正拿着毛巾擦拭体。

    因为水汽的蒸笼,他面如刀削的脸即便寡淡也变得分外的人,甚至因为眉目很深更显得他的整个人都带着莫名的感……

    她觉得自己的心在砰砰地跳着。

    不自觉哽咽了一口吐沫,然而反映到了猫上却是一声轻轻的呜叫,容边儿为自己发窘,这不是她常常听见的猫的□声吗?

    想着,大师兄的眼神就看过来了,她想跑,却似乎被他深沉的目光裹挟住一般,不能动弹……大师兄的目光只是落在他上又转了回去。

    她的视力极好,可以看到火光微闪下,透明的水珠顺着肌肤慢慢的流下来……

    火光把他的姿映在她的瞳孔里清清楚楚,她抓着脸笑了。

    直到那个可恶的阿财一只手拈起她的后颈,说道:“花花,你怎么会在这里?师姐正在找你。”

    他没注意到,那只大灰猫的眼睛正斜过眼睛仇视他。

    容边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过来,有着着急,“花花,花花。”

    阿财是给韩修打水的,韩修虽然是大师兄,那也只是因为他是师傅容荣受托付带回来的第一个徒弟,若说真正管事的人,是二师兄慕扬。

    他人孤僻,单独住在一个院落里。

    阿财是来给韩修打水的。

    忽然水声哗啦一响,韩修起站了起来,整个健壮的背部全都露了出来……阿财刚刚发现还挣扎的猫一动不动了,眼睛愣愣的盯着前面,紧接着它又喵喵喵了好几声,像是呜咽一样……

    阿财很纳闷,现在好像还没有发的季节吧。

    韩修快速拿过旁边的衣服穿好,黑色的紧衣显得他的拔修长,但是神色却依旧冷淡。阿财低声说道:“还是我把你送回去吧,大师兄要生气了。”

    他转头朝韩修说道:“大师兄,我去把花花给师姐,待会儿再回来给你倒水。”

    他拎着猫走出去,容边儿正想敲门。看到他带着猫笑了笑,阿财却郑重地关上院门,劝道:“师姐,不要再用这样的方式来见大师兄了,大师兄很不喜欢这样。”

    杨语怔了怔,轻轻抚着花花的背,问:“为什么?”

    阿财叹了一口气:“其实你对大师兄的心意我们都知道,可是我们也都明白,大师兄是不可能喜欢上你的,你还是早放开些好。”

    杨语不说话,只是看着怀里的花花,花花眼神暗下来,显得无精打采。

    杨语把大灰猫带回无理。看它似乎心不在焉,一直绕着圆桌子走来走去,她俯下安慰道:“你别难过,也许你的大师兄只是没有注意到你的好呢。”

    大灰猫没有理她,只是恹恹地趴在桌脚边。

    杨语叹了一口气,也就不再说什么。

    可是后来几天晚上相同的时间,她发现大灰猫又出去了,每次都是阿财把她拎过来,并且非常纳闷地说道:“这只猫怎么那么喜欢趴在窗沿上看大师兄洗澡啊?”

    杨语呛了一口。

    她自然不能理解一向嚣张跋扈的容边儿的想法。她若是那么容易被劝服的人,也就不会追了大师兄这么久,看他一直冷脸也不退缩。

    容边儿一直深信,她和大师兄一起长大,所以大师兄迟早都是她的。就算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婚约,她也一定要把他抢过来。

    昨天阿财的话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是在想,在这段时间里,自己作为一只猫,其实是有很大好处的。

    既可以接近大师兄而大师兄也不会防范她,等以后她换回体了,她就能喜滋滋的告诉大师兄很多有关于他的事,那么大师兄一定会被她震服的。

    她撅起股高傲地走回了屋里。

    这样又过了几天,全部的师兄弟姐妹们都知道了有一只看大师兄洗澡的猫,只是他们很奇怪,一直以为这猫不过是边儿想去见大师兄的手段,哪知边儿只开头去了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再者,这些子以来,边儿真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既温柔又贤淑,甚至有些师兄弟都觉得她漂亮了不少。

    跟以前简直是天差地远。

    没过几天,便是容边儿和胡真真的比武。

    胡真真其实是和容边儿个差不多的女子,或许是因为她们都是没有母亲的孩子,而父亲又都是只懂武功的粗人。

    他们的父亲是对头,所以她们从小就是对头。

    在很早的时候,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住在相隔不远的容府和胡府的容边儿和胡真真经常站在后门口对峙。

    “我的武师兄今天又教了一凤舞鞭给我,看我不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哼。”容边儿冷笑一声,“等你拿得起鞭子再说吧。就你这短手短脚,没准拿个鞭子就把自己给抽死了。”

    “哟,那你使把剑还花里胡哨,花拳绣腿呢。喔呵呵,不知道是谁上次比武把自己的剑都给飞了出去,丢死人了。”胡真真冷笑。

    “那总比你拿个鞭子抽破了自己的衣服好啊。”

    “一衣服算什么?我爹什么都肯给我,以后跟韩大哥成亲了,韩大哥也会给我买的。”

    韩修是容边儿的痛脚,一听到这个,她冷哼一声,关上了门。胡真真同样哼了一声关上门。

    整个朱砂镇的镇民都有这个记忆。

    哪怕是一盒胭脂,哪怕是一个位子,哪怕只是一串冰糖葫芦两个门派的大小姐都会你争我夺,闹得不可开交。

    所以如今大灰猫看到上门来了的胡真真也照样没有好神气。不过胡真真的眼神自然不会落在她的上,而是落在把她抱在怀里的容边儿上。

    她冷笑一声,“容边儿,你什么时候养猫了?哟,这猫还真是又肥又丑,真配你。”

    花花的双耳直立向后摆,胡须向前竖起,隐隐露出尖牙,胡真真倒是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那只猫看样子居然还听得懂人话。

    胡真真的爹胡运是个有些瘦削的中年男子,他捋了捋胡子说道:“容侄女,你曾和我们家真真约定比武,今我们可是上门来了,容侄女莫不是要反悔?”

    容边儿不知道怎么说。

    胡真真却握着鞭子笑道:“你要是反悔了也行,跪下来叫声好姐姐,我就饶了你。”

    容边儿的爹爹容荣说道:“我们家闺女会反悔?!胡兄真是说笑了,从小我们家边儿就是个不服输的格,恐怕这次要让令铩羽而归了。”

    “容兄说得是,边儿侄女的确是个不服输的儿,只是这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只怕真真不要误伤了边儿侄女好。”

    胡真真说道:“放心吧,爹,我会留她一条命的。”

    容荣倒是气了,平常两父女都是一起反唇相讥的,哪知道今天容边儿一句话都没有说,反而是那只猫一直在像是发怒一样喵喵喵的叫。

    而且看她这几天一直待在房里闭门不出,他还以为她是在研究什么新的招数,哪知道……容荣看容边儿上穿的那月白色长衫。

    从哪找出来的,累累赘赘的,好看是好看,也不怕踩着裙角。

    容荣的小弟子在商议,“你说这次是那个胡姑娘赢,还是师妹赢?”另一个小弟子摇了摇头,她们俩的功夫一向半斤八两,可是看今天胡真真似乎是有备而来,而且态度极端嚣张,而师妹只是一言不发,真的看不出强弱啊。

    胡运说道:“既然要比武,那就让出场地吧。”

    说着领着后的弟子退开了,容荣也率着弟子退开了,容荣看着女儿还没有放下那只猫,嚷道:“边儿,把猫放下,你的剑呢?”

    容边儿再次不知道怎么说,脸上泛出了疑难的神色。

    大师兄韩修冷淡地看着这一切,二师兄慕扬却蹙眉看着容边儿,心头的疑虑越来越深。胡真真啪的一声甩着鞭子,“开始吧。”

    瞬间,那只猫从她容边儿怀里窜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留下买路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