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晴有风 书名:留下买路情
    在她刚刚拖着似乎有着混沌不轻的脑子走出陌生的门口,户外的阳光刺眼得让人晕眩,耳旁似乎有厉风吹过,发梢微微浮起。

    一把剑砰然钉在她边的红色大柱上。

    杨语有些混沌不清,反倒是来不及惊讶,紧接着一个青色布袍的十四五岁的男子跑过来,从石柱上拔出剑说:“师姐,你怎么没接住?!”

    杨语觉得很奇怪,她望着他许久,问:“这是哪儿?”

    青衣小弟子叹了一口气,“师姐,别插科打诨了,你不是说要跟胡姑娘比武要好好练习吗?怎么现在还不多联系一下。”

    杨语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转眼望过去,只见这里是一座高门大院,像是大清早,很多门扉都关掩着,院中只有一株看起来苍古的槐树,而院子便绕着这槐树成四方形,只有她的左侧有一个院落的敞口。

    正当她的视线头往左边移动时,正好撞见了从那走出来的一个男子,他面无表的和她视线短暂相交,便侧过了脸。

    杨语有种直觉,他认识她,而且非常不屑她。

    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只记得自己敷完毒后便抱着他的尸一起躺入了金棺,然后似乎一直早悠悠着,她忽然想起了昨晚的一个梦。

    不对,那并不是梦。

    她问面前的小师弟,“你知道我是谁吗?”

    小师弟看了她一眼,拖过她的手,几乎气得跳脚,“小师姐,你就不要玩了,三天后就是你和胡姑娘的比武了,你要是再不准备,成了她的手下败将,韩师兄更不会看你一眼了。”

    杨语沉默了半晌,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做杨语的人?”

    小师弟诧异地望着她,今天的师姐表现得真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摇了摇头,“不知道。”

    杨语顿了顿再问:“那么息静你知道吗?”

    小师弟都快被她这样的态度给弄混了,“小师姐,你今天怎么了?息姑娘是咱们大和天下皇上最宠的妃子,你在问些什么啊?”

    “她没死吗?”

    小师弟把手放在杨语的额头上,关切地问:“师姐,你是不是发烧了?”

    杨语看着他,几乎倒吸了一口气,他所有的回答都在一点一点印证她昨夜的梦境,她忽然抓着小师弟的衣袖问,“那么易水湛怎么样了?”

    小师弟真的完全被她搞糊涂了,愣愣地望着她,然而杨语的眼神里只有急迫和忽然萌生的一些希望,如果她没有死,或许水湛也没有死。

    “你快告诉我。”她拉住了小师弟的衣袖。

    “那……易国皇帝战死沙场,然后不是……皇上大发慈悲把他和他的皇后合葬在了一起吗?”小师弟看着今天师姐的眼神泛着懵懂,师姐今天好怪啊。

    杨语盯着他,仿佛眼底深处有什么在坍塌着,手不自觉地松开了,但是没过多久,她就忽然轻轻吸了一口气。

    不,不能就这么放弃,如果她可以占据别人的子,那么他也应该可以。

    只要他没有死,她就一定能找到他。

    她转而把整个事件想了想,弄得被她这样奇异的行径吓得不敢说话的小师弟在一旁摸不着头脑。她转头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花花的猫?”

    “花花,你找她干什么?”

    杨语唇上绽出了笑靥,“把她找给我。”

    房内,杨语看着自己在铜镜中的面容。

    映在镜中的女子秀丽而小,然而装却极为的浓,连上的衣服也是穿得有些不伦不类,尽是些短窄袖,杨语静静抚着自己的脸。

    容边儿,苍云派,胡姑娘,武林大会……

    为什么都没有听说过?她低头叹了一口气。

    有希望总是好的,可若真要在千万人之中找到水湛,且不知水湛的灵魂到底在何人上,那真的难如大海捞针。

    屋外小师弟敲了敲门,伴随着锋利的猫的叫声。杨语刚刚一打开门,那只猫就猛然跃了进来,跳在坐椅上,目光中仿佛带着震惊和恨意似的盯着杨语

    小师弟今天却纳闷到了头顶。

    一向刁蛮的师妹居然忽然变了一个样,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又要找一只猫。而这次叫做花花的大肥猫,平常懒得要死,今天却对他又抓又挠。

    他不自觉地用手搭住左臂上的划痕。

    杨语注意到了,微笑说:“多谢师弟,你被它划伤了吧,先回房敷点药吧。”

    小师弟愣愣的,但是接触到她的目光是却又脸红了一下,看着那个猫居然在自己照镜子,还呲牙咧嘴的把镜子打翻了。

    他吃了一惊,“这猫……”

    杨语摇了摇头,微笑说道:“我能处理,师弟还是先回房敷药吧。”小师弟看到她今天对他变得特别的温柔有些不适应。

    然而羞涩了一会儿后,他说:“你一向叫我阿财的,从不叫我师弟。”

    旁边的猫又在张牙舞爪的吼叫,似乎有急于扑过来的架势,小师弟有点为师姐担心,然而师姐只是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把他推出房门道:“回去休息吧。”

    “哎——”小师弟来不及推辞,门就忽然关上了,他摸了摸后脑勺怎么都想不通今天的师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他抓住旁边的另一个小弟子说道:“阿和,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师姐变得好温柔?”

    另一个小弟子轻笑了一下,用卷起的袖堆擦着剑,“早习惯了,边儿啊,为了得到大师兄,装温柔,装体贴,装善解人意,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现在又想故技重施,我说大师兄怎么都不会看上她,让她死了这条心吧。”

    阿财觉得不对,师姐以前虽然也装过,可是撑不到两三刻必然现出原形,可是今天,似乎连她的整个人都变得奇奇怪怪的,跟以前不同了。

    小师弟继续摸着后脑勺,不解地走了。

    杨语关上房门口看着坐在远处一直在撞坏东西的猫,她尽力的离着她发泄的范围远一点,看着处在极度狂躁中的猫,“你才是真正的这个体的主人吧?”

    猫似乎听得懂人话,那双不似于人的瞳孔居然还愣住了。

    猫转过看着她,透过白纸的微光把它的毛色略带灰暗,它的背上有块大斑点的大灰猫,它慢慢朝她走过来,喵了一声。

    杨语知道一切都没有错,俯下抱住她说道:“你还记得牛头马面说的话吗?”

    灰猫点了点头,神非常的委屈。杨语也怅然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亲经历,她也不会相信世上有这样的事,她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背说:“我们去找那只镯子,把我们的尸换回来。”

    师姐和猫很久都没有出来,房里只在开始响过一阵动静就没有了。

    一些师兄师姐们一个个的出来开始练剑,小师弟虽然也在,可是有些明显的心不在焉。二师兄慕扬一巴掌拍过他的后脑扫,“你老往师妹的房里看什么?”

    阿财收住了剑,站直嗫嚅:“我……”

    “不对啊。”另一个平常已经就十分偷懒的小师弟说道:“师姐今天可是一上午都没有出来。”他摇了摇头,“不正常,不正常。”

    五师姐笑道:“小师妹,估计是怕三后和那个胡姑娘的比武会输,现在在研究什么厉害武器呢!”几个师兄弟姐妹笑了起来。

    “吵什么!”二师兄慕扬厉声制止,转看了看在不远处一心一意练剑的大师兄韩修。小师妹对他的一番痴心,这些年来讨他欢心做的事也不少。

    因为胡小姐和韩修有婚约,才和她预定比武,只可惜,师妹的武功一直只是绣花拳头,更何况,韩师兄从来没有把她放在心里过。

    她何苦去遭这个罪?

    正当这样想着,朱红色的门扉忽然开了,从里面走来一个蹁跹的绿衣长裙女子。

    她怀里抱着一个猫,望着大家微微笑了一下。

    所有人都怔住了,绿衣女子是和平常一般的面容,只是卸下了那些浓抹的胭脂,点缀着一直白羊玉簪,却浑上下散发着和以前完全不同的风味。

    而且她穿的似乎是前年的衣服,长袖翻飞,青丝散披……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当初她为了讨韩师兄的欢心,也曾扮过温柔娴淑的大家闺秀,只是这一次,似乎连里面的神都不一样了。

    穿着长裙的小师妹刚走过来,一向有着监管各位师弟师妹人物的慕扬开口了,“师妹,你穿得像什么样子?你已经晚了两个时辰了,现在还穿成这样来练武吗?给我换回去!”

    虽然承认她现在变得很好看,可是二师兄慕扬还是比较习惯以前的她。

    杨语没有说话,这衣服是她所能找到的最符合她以前的衣服,她已经习惯了那些长袖的易国宫廷服,现在的短袖紧令她很难受。

    而且所谓的练武对她来说,完全是一窍不通。

    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反而一直保持着清淡的笑容,望着慕扬的眼神清灵如水,“请问这哪里有吃的?”

    她手里抱着的这个大肥猫已经饿得不行了。

    自从昨天晚上被牛头马面换错了子之后,这只猫就一直在嚎叫,结果被养她的王婶一脚踹到旮旯里,内伤还没好,阿财就来抓她了。

    她以前练过武,威力自然是不同凡响,不过阿财都愣没看出来这只猫是在耍本门功夫,被她抓到几条血痕就拎着她的脖子带到师姐的房里去了。

    听到一向说话都有种上扬的气的师妹忽然变得这么温柔,慕扬怔了怔,所有人也都怔了怔,最后只有已经见怪不怪的阿财挥剑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柴门,“那边。”

    杨语微笑点点头,抱着大肥猫走过去了。

    其他的师兄弟姐妹立在原地,两两相望,一头雾水。

    只有小师弟阿财说道:“我说了师姐变了,你们都不信。”

    另有一个师兄说:“不一定,说不定师妹这次还是讨好韩师兄的招数。只是……”他感叹似的摇了摇头,落花有意流水无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韩修的上,他是唯一一个一直都没有看着容边儿,反而一直在练剑的人。

    师兄弟们对望了一眼,摇了摇头,又继续练起武来。

    只有二师兄慕扬再转练剑的时候不自觉又看着师妹的背影,心里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一向和师妹混得很熟,这个人真的是师妹吗?

    她的那种风度是自然的,不像是装出来的。

    杨语进去后不久,里面忽然想起了猫一阵尖利的叫声,然后便是碗筷打翻的砰砰响声。师兄弟妹们听到声响,又再次停了下来,正迟疑着要不要过去看看。

    只见小师妹提着一只饭盒走出来,那只猫庸庸懒懒地躺在师妹的怀里,走过他们边的时候似乎还在看着他们。

    稍后不久,那个煮菜的王婶拿着锅铲,也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神态似乎憧着了,“你们有没有看过看到老鼠会尖叫起来的猫?”

    正在一旁倒馊水阿旺滞住了手,煮菜的王婶却没有看他。

    只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摇头走回去了。

    晚饭的时候,那只猫终于没有再随着她走出来,而是吃饱喝足还洗了个澡后懒洋洋的躺在上。

    其实它开始也为自己猫的份纠结了很久,结果是杨语左劝一句右劝一句把她给说服的,然后她又为自己是该猫食还是人食挣扎了很久,看着猫食不想吃,吃了人食又难受。

    这只猫觉得自己很可怜,幸亏杨语一直都在旁边开解她。

    杨语刚刚走到门口,所有一大溜人的目光就转移到了她的上。

    杨语有些不自在,她做不来容边儿,有些东西在她的行为和思想中已经根深蒂固,像是走路,像是说话。

    所以,她只能硬撑着头皮走到一个空的座位上。

    容边儿的爹爹容荣说:“边儿也到了,大家快吃吧。”所有师兄姐妹的饭食开动,只见着容边儿端起青瓷小碗,慢慢地夹了一根青菜。

    然后看着她一根青菜可以吃小半碗饭的时候,所有旁边师兄弟们全都滞住了手,慢慢放下了筷子。

    气氛沉默了,容荣微张着嘴巴看着女儿。

    容边儿吃了一点点,便放下碗筷说:“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她根本不认识这些人谁是谁?那只猫又不可能告诉她,她还是少跟他们接触为妙,而且看样子,他们已经对她今的行为显得非常的诧异了。

    刚刚拿起茶杯的容边儿她爹容荣呛了一口,这下所有的师兄妹反而是没有一点反应。看着坐在桌上的其他弟子没有反应,容荣立即把那活生生的惊讶收走了。

    他挥了挥手,捋了捋胡子说道:“边儿啊,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哇?”

    容边儿刚想摇头,又点了点头,“我今天头有些疼。”

    “唉。”容荣说道:“爹也知道你为比武的事辛苦了,这样吧,爹明天晚上传授给你爹的夺命十八刀怎么样?一定能把那个姓胡的打败。”

    胡真真的爹胡运是容荣的死对头,两家人一直以来都看不惯对方。

    夺命十八刀?

    容边儿连忙摇了摇头,才知道这个有些五大三粗的人就是容边儿的爹爹,她低声说:“多谢爹爹的好意,女儿体不舒服,先回房了。”

    她急匆匆地走了出去,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

    忽然一个小弟子拿出俩钱银子放在桌面上说道:“我赌小师妹装不过明天!”

    “去!”其余弟子都拿起碗筷,懒得跟他赌,小师妹能装得过明天,母猪都能上树了?!肯定到今天晚上就会来偷吃东西,或许明天早上就会偷偷地去找师傅练武了。

    只有慕扬,韩修两个人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似乎觉察到了异常,凝神不语。

重要声明:小说《留下买路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