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吾爱无弦 书名:上海恋人
    没有凌真的时间里,代一雪就会有一种自己是一家之主的错觉,她在一边养伤一边上网投简历之余,还会偶尔随意地看看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和连续剧,她可以在厨房煮些自己想喝的饮品,更爽的是,凌真同意她可以进入他的卧室,这是代一雪住进这里后最想看的地方。因为之前凌真都会把自己的卧室在走之前就锁好,代一雪每次问起这事他只会说:我怕你会玷污我神圣的住所。代一雪又没有狂躁病,没事会把他的卧室弄得一团乱?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他凌真的家,房产证上也是写着他的名字吧,代一雪只是单纯地想见识一下这位两面派每天睡觉的窝是怎么如他所说的整洁舒适。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凌真竟然许她可以看,而且还是在他不在家的时候。代一雪对凌真好奇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她没见有什么亲戚朋友来这里找过他,也没听他说起过家里人和女朋友,代一雪也不好意思问,她并没有刻意地想探究凌真的世界,毕竟自己又不是跟他有什么特殊关系的人,打听这些要是让他觉得自己居心不良就糟了。

    代一雪在沙发上胡思乱想了一通后决定行动,她瞟了一眼时间和门,现在才17点,一般来讲凌真还在车场训练,应该不会突然回来吧。这样想后她就放开了胆子推开门,而眼前所见确实把代一雪吓的愣住了:“好大啊!这是卧室吗?”凌真的卧室都快和客厅一样大了,整体布局就像被专门设计过一样,浅蓝色有纹理的墙壁,左侧有一只白色的立体书架,上面层层列满了书籍,旁边还摆着一张淡黄色木质的摇椅,一株生长地绿绿葱葱的盆栽植物更是显得这方天地恬淡优雅。一张深蓝色的大紧贴着右边的墙角,向外依次是银色立体饮水机,白色电脑桌,还有一台复古留声机!代一雪缓步走向迎面的窗户前,静静地感受着细细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自己上,轻轻推开窗子,闭上眼深呼吸着暮色特有的浓厚的气息,她太喜欢这种感觉了,都不忍动作太大而打扰到这长久的静谧,她转环顾着凌真空旷的此刻却又洒满金色黄昏的屋子,她的疑问更深了:凌真,在这里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吗?

    代一雪首先仔细地观赏起这只几乎挡住了一整面墙的书架,她也是很喜欢看书的,看得出来凌真对书是很重视的,因为每一格的书籍都是很有规律地罗列着,而且没有一点灰尘,书所涉及的范围之广也是代一雪难以想象的,她想不到凌真会看世界各国的历史地理著作,会读中国的古代诗词曲赋,甚至还有欧美的古典文学,更让她吃惊的是里面竟然还有作者是凌真的的书,她是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的,抽出来一看封面赫然写着凌真二字,这是一本杂文集,她很自然地就坐在摇椅上起劲地看了起来。代一雪不得不再一次对这个突然出现在生活中的凌真刮目相看,凌真的杂文给人一种看得很过瘾的感觉,他所描述的故事有些很贴近生活,有些却又无比夸张,甚至都是幻想出的世界和人物,可是里面无不透露着批判世俗以及人黑暗丑陋的浓烈味道,文风犀利幽默,语言运用精炼,构思新颖巧妙,初看时以为只是很普通的节,可看到最后却会引发出耐人寻味的感慨。在作者简介一栏里,如代一雪所料只有简短地几个字:当代青年作家,喜欢赛车。凌真一定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否则像他这么优秀的作家她是不会不知道的。

    等代一雪缓过神来时天色已经暗下,她起把书放回原处,打开灯,又走到那台从她看到就十分喜欢的留声机前,摸着光滑的锃亮的金色喇叭,心想这个东西发出的东西会是什么样的?想着想着还把耳朵凑在上面,似乎真的听到有细微的响声触到她的耳膜。代一雪半蹲着翻起下面的唱片,这些唱片排列的非常整齐,连一丝尘埃都没有,看来凌真每次都会整理吧。可是为什么她都没有听到有音乐从他的卧室里传出来呢?代一雪随手抽出一张,便放在了留声机上,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旋转的唱片,渐渐地有咝咝的声音流出,优美的旋律响起,代一雪依靠在窗前,左手托着腮,一想到穿着赛车服的凌真随着留声机里的音乐翩翩起舞的样子她就觉得好笑,还傻傻地笑出声来。突然后传来了某人熟悉的机器声:“这音乐很好笑吗?”代一雪一下子感觉不妙,可又不想底气不足,就摆出自己认为最迷人的笑脸转向凌真:“你回来的好早呀!吃饭了没?”

    “许令一发,你就迫不及待地进来了?还真是你做事的风格。”

    “我不是太无聊了嘛,都窝在家里一个星期了,正处在人生低谷的我怎么可能继续无聊下去呢?说实话,你这屋子也太给力了吧?”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另一个世界。”凌真也倚在窗前,目光涣散地望着如断了的线的车流,继续说道:“我喜欢写作,也喜欢赛车,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作家吧?”

    “之前是不清楚啦,不过今天在你的卧室里发现了你写的书,大吃了一惊。你的杂文写的真好!我看的都忘了时间了。”

    “呵呵,看我是太低调了,我这么优秀的作家你不是还没认出来吗?”

    “对啊!你确实不像其他的作家那么扎眼,不过也是我太没见识,小地方来的知道的东西仅限于新闻联播的程度,没听过你的大名也是正常。我就是知识太贫乏了,所以到现在还是无业游民一个,幸好碰上了你,成为了我的救济恩人,要不然我会走去黄浦江跳江算了。”

    “你才不是想不开的人吧,这些天也没见你怎么伤心绝望过,反而懒觉倒是一个不少。”

    “我是个内敛的人好不好?自己的痛苦当然不会让外人看见啦。你也别讽我的刺了,你才是值得探究的大人物呢,这留声机是怎么回事呀?”

    “这个是我的叔叔送我的礼物,在我获得全国青少年卡丁车方程式大赛的冠军时,他买给我的。”

    “你叔叔真特别,怎么会送你这个呀?他会确定你喜欢吗?”代一雪听到凌真小时候的故事时立马来个兴致。

    “我叔叔是搞美术设计的。他很喜欢极限运动,小时候就是他带着我看卡丁车比赛,玩卡丁车,还带我去芬兰玩滑雪,那时候我知道了莱科宁。”我叔叔希望我有一颗艺术的心去生活,过我自己想过的人生。他给我的影响要远比父亲给的多,我父亲是文学教授,他只痴迷于自己的文学事业。”

    “哦,原来如此。你叔叔真了不起!你也很幸运,能遇到决定自己命运的贵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经历的。不像我连自己喜欢什么,想干什么都不清楚,念书是因为想让我妈看见我是个乖孩子,大学是听着我妈的话报的学校,现在连工作也没什么规划,只是想经济独立,不再次成为家里的负担。”代一雪很羡慕凌真的人生,不联想到自己碌碌无为的过去,还有渺茫不定的将来。

    “其实你也有自己的目标,你做的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你的母亲,你的家人,你的目标并不简单!”

    代一雪没想到凌真会如此回应自己的伤感,她以为凌真会再次无比肯定地说她确实是一无是处,是个不知道自己的游魂,可是现在看到凌真真挚的眼神,还有一闪而过的微笑,代一雪狠狠在内心感动起来,为了掩饰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她赶忙扯到了音乐上:“喂,你喜欢这首歌吗?本来我是随便抽出一张想听听留声机放出来的声音是什么样的,没想到会是这首歌呢。”

    “恩,喜欢,这曲玫瑰色的人生是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的,这张唱片是我女朋友送我的。”

    “哦,难怪。那你女朋友肯定也很喜欢两小无猜那部电影了吧?这首歌的旋律可是在那部电影中从头伴随到尾的。”

    “她最喜的电影就是两小无猜。她希望我们的也像电影中的那样浪漫温,真是文艺生的毛病,呵呵”凌真也没想到头一次将自己这么多的事跟一个不太熟的人分享,或许今天的训练太畅快了,或许现在的气氛太适合诉说了,他就是这么自然地跟这个和自己住了一个星期的小妮子谈了起来。而代一雪在听到凌真有女朋友的事实时,也是有一秒钟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地逗乐一下,还是该理所当然地应和一声,恍惚中只听到自己说着:“两小无猜我也看了十遍,不过我是因为玫瑰色的人生才看了那么多遍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有种想起舞的感觉。”

    “你还真是蠢的极品,为了一首歌而看那么多次电影,不知道把歌下载下来吗?算了,对于你的笨停止讨论,那现在我正好就满足你这个愿望吧!”说着凌真向代一雪伸出了右手,还优雅地略低下子。

    “哪有你这样的,把人羞辱了一通,还假惺惺地示好,我现在手脚不方便,还有本来也没不怎么会跳舞,你给我闪一边。”代一雪心里极度不满中。

    “没事,你腿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只要跟着旋律慢慢移动就好,你不会笨的连这个都不会吧?”

    “哪有像你这样邀请人的啊?跳就跳,我踩你脚也别怪我!”代一雪知道自己还是妥协吧,否则凌真还不知道拿什么话再刺激她脆弱的心灵了。

    随着玫瑰色的人生再次响起,凌真握住代一雪的手,右手放在她的背部,而代一雪因为右手打着石膏,无法把手放在凌真的肩上,即便如此,代一雪还是有点僵硬,与男这样近的距离已经超出了她能坦然应付的程度。代一雪平视着,将视线定在凌真的脖颈处,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她能感觉到凌真的气息在头上一阵一阵的,都不知道两脚是怎么动起来的。耳边是自己如此熟悉的音乐,可代一雪的心里却在想:凌真是不是也和他的女朋友在这样优美的歌声中款款起舞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当知道了更多关于凌真的事后,他却对他的好奇心更重了,从认识他以来的感觉是复杂的,不过对他的讨厌却没有了,只是心里的异动让代一雪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和凌真相处了。

重要声明:小说《上海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