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游(2)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渐渐开阔。一个周围都被繁盛的树木包裹着的圆形广场映入眼帘。尽头是一个白色的弧形门廊,好像凭空将地平线抬起一般。门廊的中央,一个有如高塔的纯白尖顶支柱高耸入云,气势巍峨。广场上散步着如许的店铺,买着各式饮料食物,还有纪念品手工艺品等等。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再往前,到了广场中心,许多异域风的石柱边上,有很多藤架,翠绿的叶子上面星星点点开着粉色、紫色的花。很多班里的孩子就在藤架下面的石椅上坐着休息。

    我的腿也有些酸软,正打算坐下喝点水歇一会儿。忽然一个胖乎乎的小宝宝摇摇晃晃地朝我跑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裤腿,半个子藏在我后,只露出半张小脸儿。“小旭!小旭!快,别拽着大姐姐!”迎面一对夫妇着急地朝我跑了过来,好像是孩子的父母。然而,这个叫小旭的孩子似乎铁了心不放手,大眼睛眨巴着,任凭父母再怎么喊他,就是不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刘轩看到这一场景,猥琐地乐了,搓着手就走了过来。小宝宝顿时一哆嗦,眼睛里满是恐慌跟不知所措。

    只见刘轩蹲了下来,掏出了一堆果冻。满脸猥琐笑,“宝宝,来,叫声叔叔,给你吃果冻。”

    我看着这场景,没想到老流氓也有如此温的时刻,不扑哧一声乐了。

    小宝宝犹豫不决地看着他手里晶莹剔透的果冻,口水流了下来,眉头却紧紧皱着,像是在跟自己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最后,终于熬不过美食的惑,伸出了呼呼的小手去抓。孩子父母见状立马不失时机地一把将孩子扯到怀里,又是责怪又是怜地拍去孩子上的灰尘,擦擦他的小嘴儿。

    孩子的父亲转过头来抱歉地对我们说,“实在不好意思啊,这孩子总乱跑,给你们惹麻烦了。”

    “没事没事,小孩儿么!哈哈”刘轩乐了。

    不远处一直跟别人闲聊的秦凝发现这边的状况,也尖叫了一声跑了过来,“啊!好可啊!宝宝你多大了?”

    “5、5岁……姐姐抱抱……”小宝宝含糊不清地说,似乎对秦凝很有好感,伸出小胖手想要她抱。

    刘轩在一边抗议,“让你叫叔叔你不叫,看到美女立刻就近乎,这么大点儿就这样,长大了怎么办吧?”

    小宝宝被他吓得瑟缩了一下躲在妈妈怀里,皱了皱小鼻子,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一边去,别在这把孩子都吓着了!”秦凝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把他推到一边。

    不多时,一群女孩子都围了过来,来逗可的小宝宝。到最后,孩子的手里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果冻、糖果、小零食。刘轩犹自不死心地使出浑解数,那孩子竟死活都不肯开口跟他话,这让他很挫败,被大家取笑了一路。

    天色越来越了,一团团的乌云压在天空,也压在心头。离开中心广场向东走,是一片国内各个朝代的较著名的建筑跟花草展园,有仿建的苏州园林、趵突泉等等。绕过这些,远远地望见一个古色古香的亭子,正想走过去休息一下,却发现亭子里面有人影晃动。原来是宋飞跟老毕,我正打算转,远远地宋飞已经瞧见了我。只见他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不停地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整个一副黑帮老大的造型。

    走进亭子才发现,小小的亭子里竟然只有一口古色古香的井。石质的圆形井口,井沿高出地面尺许,井口上甚至还有一副摇杆提水的装置。我好奇地朝井口走去,却被一脸神秘笑容的宋飞拉住了。“别……,别去,这口井有问题……”

    “有问题?”我不解地问道。

    宋飞邪恶地笑着给老毕使了个眼神,老毕了悟地点点头,摇头晃脑地朝那口井走去,“啊!有问题,就是有问题。这种邪乎的事怎么好讲那么清楚呢?是不是?”

    正说着,只见老毕的神色突然一凛,眼神顿时空洞无比。直勾勾地扶着井沿,一只脚抬起就要往里迈……

    “喂喂!”我跟宋飞都急了,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

    还没等我跟宋飞冲过去,只听“咔嘣”一声,脚腕处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我坐在地上捂住脚腕倒抽了一口凉气,嘴里还不忘喊着,“宋飞!快拉住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地经过我们边,淡定地瞥了一眼亭子里面的我们,从鼻子里面哼出来一句话,“跳什么井跳井,那井压根就是实心的。”

    哇哈哈哈哈,老毕跟宋飞这俩人一看被拆穿了,乐得无比欢畅。我气得差点喷血,“喂喂喂!我脚都崴了,你们这两个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

    看我是真的瘸了,这两个家伙才严肃起来。扶我起来之后,老毕担心地看着我说,“小末,你能行吗?要不我背你吧?”

    我还没等拒绝,宋飞晃晃悠悠走了过来,“小末,我帮你背包吧。”

    “嗯,”这个提议还比较实际一点,我把背包递了过去。

    老毕的一句“小心”还没说完,只见宋飞抱着背包那个笑呀,边笑还边嘟囔着,“都带什么好吃的了?我都帮你吃了吧……”

    我无奈地看了老毕一眼,哭无泪。

    脚腕受伤之后,行程明显慢了下来。我不愿意拖老毕跟宋飞的后腿,无奈这两个家伙一定要照顾我。我的地图都在包里,到最后,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仿佛过了好久,又仿佛只是拐过一条街,天空开始飘下蒙蒙细雨,细细的雨丝落在上,清清凉凉。郁结好久的心竟也一扫而空,我站住了脚步,不愿再走。

    “小末,你怎么会在这?”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清俊的蓝色影,李天博皱着眉头看着我说,“你是白痴啊!下雨了,怎么不打伞?”

    我扯起嘴角朝他笑笑,“忘记带伞了,没事,我喜欢淋雨。”

    “喜欢个头啊!”他一把摘下自己的帽子,二话不说扣到我头上。“戴着!”

    “那、那你呢?”我犹疑地问他。

    “别管我了,快走吧!白痴丫头!”他说着在我转朝相反方向跑去,嘴里喊着什么我听不清,之模模糊糊地感觉好像是“等我……”

    我有些疑惑地继续一瘸一拐地往前走,老毕跟宋飞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沿路好多班里的孩子都打起了伞,肃穆的雨帘里开出了一朵朵鲜艳的花。许卉等人经过我边,纷纷要替我撑伞,都被我下意识地拒绝掉了。我没有逞强,我是真的很喜欢在雨里的那种浪漫感觉,可以让人想清楚很多事

    楚笑撑了一把伞,固执地站在我面前,“苏小末,快点进来!”他压着嗓子对我吼。

    “不要,”我摇了摇头,“真的不用了!”

    “快点,走吧!”狭长的眼睛里面此刻满是焦急,他是真心为我担心的。

    “不用了,笑笑,我没事。”我无奈地坚持着,“我就是喜欢淋淋雨……”

    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大手粗暴地扯住了我的衣服,一把把我扯到了一柄浅蓝色的伞下。我吃惊地抬起头,出乎意料地看到李天博满是压抑着怒气的脸。

    “你那不是喜欢淋雨,是想淋雨吧?!”他瞪着我。

    “我……”我瑟缩了一下,硬是把说到一半的抗议给咽了回去。

    一路上,两人静默无言。雨越来越大,噼噼啪啪地砸在伞上,李天博却走得很踏实,另一只手稳稳地搀扶着我。伞柄轻晃,淡青色的雨幕中,我只能看到他沉默而又严肃的侧脸。

    思绪一下子跳回到一起去离婚的那一天,这场景是如此相似。我心里一酸,别过脸去。路边的音响里面,安静地放着王力宏的《KissGoodbye》

    “Baby不要再哭泣/这一幕多么熟悉/紧握着你的手彼此都舍不得分离/每一次想开口但不如保持安静/给我一分钟专心/好好欣赏你的美/幸福搭配悲伤/同时在我心交叉/挫折的眼泪不能测试的重量/付出的收不回/还欠你的我不能给/别把我心也带走

    去跟随

    每一次和你分开/深深的被你打败/每一次放弃你的温柔/痛苦难以释怀/每一次和你分开/每一次kiss you Goodbye/的滋味此刻我终于最明白

    幸福搭配悲伤/同时在我心交叉/挫折的眼泪不能测试的重量/付出的收不回/但欠你的我不能给/我才明白最真实的滋味

    每一次和你分开/深深的被你打败/每一次放弃你的温柔/痛苦难以释怀/每一次和你分开/每一次kiss you Goodbye/的滋味此刻我终于最明白”

    路过一个卖蛋挞的小店,我眼馋地一直望着。

    李天博转过脸来,温柔地笑了,轻声说,“想吃么?”

    “嗯,”我轻轻点点头,那曾是我最喜欢零食,酥酥软软,入口香甜,每次去了肯德基都吵着要他买给我。只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了。

    李天博轻轻转过朝小店走去,却一直不忘把我护在伞下。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