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游(1)

    郊游的行程只有一天,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不过是一些打算在路上吃喝的零食和饮料罢了。我装好了最后一样东西,缓缓起走到了窗前。无论是十五年前,还是十五年后,夜色都是一样的包容。浓稠的夜色笼罩着成片的高楼,夜里的城市很安静,只有少数窗子还亮着温暖的灯,窗子里不知又有怎样的烦恼。最远处的塔楼上闪着忽明忽灭的光,我站在七楼的阳台,远远眺望着。

    想起当年每天晚上坐在爸爸的电动摩托上回家,一路上仰着头数天上的星星,数认识他的子。那时候我最盼望的,就是能认识他久一点,再久一点。最好久到只要他一回想,就会发现有限的生命中,几乎全都有我的存在。

    透过窗,我仿佛真的看到了当年的那个稚嫩的苏小末。每天早上见到了她心的男友,都要冲过去拍拍他的脑袋,再微微红着脸大声说一句,“你看,我又长高了哦!”他就会撅起嘴假装委屈,“臭丫头,你早晚会把我打傻的!”说着一脸坏笑地揉乱她的短发,嘲笑她顶着鸡窝就来上学。

    我叹了口气,可惜这次,我连故事的开头都猜不到,更何况结局呢。

    手机微不可闻地震动了一下。我低下头,屏幕上发着蓝色的荧光。是一条短信,“明天有雨,记得带伞。晚安。”我看着署名,是程敬远,叹了口气。阿远啊,其实你真的不该搅合进来,我对着屏幕犹豫了许久,却终于没能按下那个删除键。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了,急急忙忙地往集合地点赶。快到才一拍大腿想起自己忘了带伞。无奈出发的面包车就在眼前,回家取伞已经不可能。我只好背着背包硬着头皮走上了车。车里的空间很大,人还没有来几个。我随便在车厢中部找了个位置坐下。掏出耳机开始听歌。最近又重新迷上了周杰伦,这个歌坛神话一般的人物当年还很稚嫩,嗓音清澈,毫无造作。听着旧时的歌,思绪也信马由缰地飘着,仿佛一瞬间真的年轻了回去。

    陆陆续续地开始有人上车,气氛喧闹,其乐融融。可能终于有了在轻松的环境里面见面的机会,大家都很自然,纷纷表现出平时不容易见到的天真的一面。许卉跟黑管(贺梓亦)这对标准侣端正地坐在一起,林妍跟我在他们后面。小林子这家伙一直不老实地要抢许卉的吃的,被贺梓亦一次次温柔地挡了回去。气得林妍一直嚷着要拉我助阵。过道另一边的单排座位上,楚笑也在听歌,边听边哼唱着,那侧脸真是说不出的完美。我好奇地摘下了耳机偷听:“我害怕~你心碎,没人帮你擦眼泪~别离开边,拥有你我的世界才能完美~”我邪恶地笑了,冲楚笑抛过去一个打趣的小眼神,“是《暗号》!”

    楚笑也抬起头冲我乐了,随着节拍轻轻点点头。高高直直的鼻梁下,薄唇轻启,继续唱着。这是我们以前经常玩的一个游戏,搞得我到最后只要是周杰伦的歌,都能仅凭曲子的前奏就猜出名字。

    我回头朝车厢后面看了看,宋飞跟老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闹成一团,滚在了一起。周围一群人哈哈大笑着看闹。秦凝静静地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表很落寞。刘轩跟李天博都还没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哎我去了,黑管你来了啊!”离了老远就听到刘轩大嗓门的声音,我心下了然,转过头看向车门。

    刘轩跟李天博正准备上车,刘轩还在自顾自大声抱怨着,“靠,我跟李天博早上五点多就来了,一直在黑管家楼洞里等他。的,刚才才知道等错洞了!”

    哈哈哈哈,车里爆发出一阵爆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上车的宋班嗔怒地笑着瞪了刘轩一眼,“你们说说这个缺心眼儿的玩意啊~我都怀疑他到底是怎么考上大榜第一的?”

    “你说是不是都赖你?!我说是另一个你偏不信。”李天博也在旁边插嘴。他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T恤,牛仔裤,白色的遮阳帽。整个人说不出的阳光闲适。

    刘轩嘿嘿地乐了,“就聪明,没办法。”说着直勾勾地就冲秦凝走了过去。

    李天博经过我的边,不着痕迹地看了我一眼。我立刻扭过头看向窗外,他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

    路上,一群人都特别有活力,打牌的大呼小叫,吃零食的到处抢食。还有带着相机的孩子们在过道里就开始拍照。只有我没什么心,靠着窗看风景,看着看着,竟睡了过去。

    朦胧中感觉有人拍我的头,挥了好久都挥之不去,我正烦着。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忍俊不地说,“苏小末,你怎么跟个猪一样?”

    “啊?”我这才慢慢睁开眼睛,李天博生动的脸映入眼帘,他脸上还挂着那副我熟悉至极的笑容,温暖得我差点有落泪的冲动。

    “起来了,猪,早就到站了。”他慵懒地说着,伸出大手在我脑门上狠狠弹了一下。

    “啊!”我捂住脑门,眼泪汪汪地瞪着他,“好疼的!”

    “下车啊!”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我。

    我起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车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空地只剩下我们两个。

    下车之后,宋班略带深意的眼神在我上打了好几个转,到底还是没说什么。转组织大家按小组站好队,每组派发一名导游。我们组的导游是一个年纪很轻的女生,梳着一个马尾辫,细长的眼睛,声音温温柔柔的。举着红旗,给大家详细地讲解沈阳世博园的构造跟景点。因为是临时被宋班弄过来第二组的,组里的孩子我都不怎么熟,顿时有些兴致缺缺。林妍楚笑李天博他们都在第7组,一分完组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们影子了。

    刚走进世博园的正门,迎面是一段笔直的上坡路,路旁栽满了各个品种的树木。天空很蓝,一丝乌云也无。我估摸着大约离下雨的时间还有好久,于是走着走着就没了听导游的兴致,开始忍不住拿着地图随意乱逛。渐渐地就跟自己的小组走散了。世博园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走,倒也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广场上异域风的石柱,花草纪念馆的奇珍异草,还有蛇馆里面让人头皮发麻的大大小小盘旋蠕动的蛇……

    一直到各个国家展区,我才觉得有些累了。天已经有些了,我有些着急,没想到居然在路边遇到了许卉跟贺梓亦,我这才知道,原来进园不久各个小组就分散着走了。宋班只说两个小时以后在中央的大广场集合,所以大家都逛得很随意。

    正走着,前面好像是宋灵锦在朝许卉招手。许卉忙跑过去说话,我跟贺梓亦不便过去,就在后面慢慢走着。经过一个椰子摊,贺梓亦停了下来,他歪着头看着椰子,黝黑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蛮温柔的笑容。随后要了两个椰子,切开,插上吸管。然后一手托着一个急急地朝许卉走去。我站在原地微笑地看着他走到许卉面前,憨厚地笑着递了一个过去。许卉拿着椰子仿佛在责怪些什么,他低了头,一只手摸摸自己的头,讨好地笑了。

    他看着许卉的目光宠溺异常,仿佛那就是他所有的世界。

    他们一直是我眼里的典范。哪怕后来结婚那么久了,孩子都好大了,贺梓亦还一如当年地宠着她。我的眼睛不知何时涩涩的。踌躇了一会儿,我转过,随便挑了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