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局(修改)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增加了从周慧希上得出对茶店主野心的描述;

    增加费心收集插图的原因描述;

    增加从杂志上摘录文章发表的描述。

    最近应该能保持更,大家多多冒泡哦~香肠嘴~=3=

    【附:这次修改主要是修饰一下文的描写,剧没有改动,大家可以无视,直接看以后的更新就好】
  李天博有点疑惑地看着我。“好像好玩的,怎么进?不是都定好人了么?”

    我笑了笑,“现在可能是不行啊,等我当上了社长,说不定就有办法呢。”

    “嗯,我支持你!”李天博意味深长地摸着下巴猥琐地乐了,“到时候你是小社长,我是你幕后老大,岂不是很爽,哈哈!”

    我嘴角抽搐着看着他,半晌,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午饭时候一个人在外面瞎逛,最近因为文学社的事忙得跟个小傻子一样,不知不觉连林妍都抛弃我去追随许卉了。天气沉沉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湿润的泥土气息。天会让人的心无端压抑,却是我最喜欢的天气,理由跟李天博一样,因为乌云是很漂亮的。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我的思维跟生活模式都跟李天博那个家伙越来越像,这是相处了很多年的夫妻俩的悲哀。当彼此已经完全同化,一眼见底,就真的没有了探寻了解的**了。只是,这个年轻的飞扬跳脱活力十足的李天博,为什么会最终变成一个深沉内敛不苟言笑的家伙?我发现,其实我以前,好像一直都不够了解他。

    流星茶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窗口改成临街,门口排了常常的队伍。还是这么火爆啊!也是,有个那么有商业头脑的店主,想不火爆似乎也很难。我心思一动,索站到了排尾,已经好久没有来过了,倒真的有些想念茶的味道。

    人群移动的速度很缓慢,所以我发呆了好久才看到一直在窗口处忙前忙后当小服务员的周慧希。只见她用胖乎乎的手无比熟练地撑开一个个小袋子,把茶装进去,又从旁边抽出一根吸管放进袋子里面,然后面带微笑的递出去,“烫手,请拿好。”然后再装下一个。她胖乎乎却像瓷娃娃似的脸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大大的眼睛里面却全是笑意,好像真心喜欢这份工作。这不是那个后被沈瑶二话不说选到学生会来的平行班的女生么?她怎么会在这里打工?

    终于轮到我,我迟疑了一下,仍旧说道,“一杯的原味茶。”

    周慧希转头喊道,“哥,一杯原味茶,不加冰!”

    “哥?”我疑惑。她是茶店主的妹妹?

    “苏小末?”周慧希也疑惑,脸上的表由最初的惊讶慢慢变成了微笑,“你也来买茶呀?”

    “是啊,你怎么在这?打工?”我笑着问她。

    周慧希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看了忙碌的茶店主一眼,“嗯,我才认的哥,正好没什么事干,就过来帮帮忙。”说着,她朝后面吼了一嗓子,“哥!原味——快点!”

    “原味茶好了,是谁的?”茶店主从她后冒了出来,一双小眼睛眯缝着,对着我一乐,眼睛更小了,“哎,是小末啊!我正有事要找你呢。进来坐啊?”他的脸上一副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出了一冷汗。

    “有事找我?什么事啊?”我有些戒备地问,子一步没挪。

    “进来说吧。”茶店主固执地打开了店门,见我不动,还冲我招了招手。我略带尴尬地看看后排队的孩子们,无奈地走进了店门。

    这里比第一次来的时候脏乱了不少,除了制作茶的工具原料之外,还有很多零零散散的电脑部件,不知道都是做什么的。他看我看的入神,笑了笑,“最近随便研究研究,要说电脑出了什么方面的问题随时可以找我维修啊。”

    “哦,”我随口答应着,心说你看我像是有电脑的人么?

    “对,想下载什么mp3的歌曲也可以,把歌名写给我,我都可以帮你下。”他又加了一句,起把我的那杯茶拿了过来,递给我。他的手长的很漂亮,指节分明,手指修长。茶还是的,我双手捧着,目光又移到了茶上,就是不肯抬头看他。他闷声笑了,“今天这杯就当是哥请你的吧。”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尴尬地笑笑,客着,不又皱了皱眉头,他什么时候变成了我哥了?

    “其实是怎么回事呢,那天沈瑶来跟我聊天的时候说,学校里面要她换届,她的压力很大。上面的意思说是下届的社长必须是从实验班里面出,她谁也不认识,也就只能拿着名单随便点人了。”他斜斜靠在椅背上,手里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就这么歪着头嘴角含笑地看着我说道。这开场白好长,还都是我知道的内容。

    “所以呢?”我有点希望他能直奔主题。

    “然后我就跟她提了你啊,我就说,哎你还记不记得上回写茶店文章的那小丫头,她文笔不是好的么,也是实验班的。”

    “是这样啊!多亏有你呢!”我笑了,心里实在尴尬无比。我还一直纳闷怎么就偏偏重生之后文学社就选中了我,原来是他背地里在从中使力。

    他也笑了,眼睛眯的更小了,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如果你能当上社长,我们知根知底的,岂不是方便很多。”

    我瞬间懂了。他这摆明了是想找个好控制的人来渗透文学社,好让他的生意就算换届,也能继续跟杂志合作,更好的占据学校这块市场,说不定他的野心,还不止于此……

    我低下头想了想,才一字一句地斟酌着说道,“社长这个位置,我不知道能不能胜任。”就算我真的要坐这个位置,也不能当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没事,一开始都没有什么经验,好好跟沈瑶锻炼锻炼,”茶店长一副成竹在的表,“遇到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商量。”他笑了,眉目柔和,温柔至极。

    “嗯,”我有点慌神,是不是我把别人都想的太坏了?透过茶店主的笑脸,我隐约看到了正在前台忙得不亦乐乎的周慧希。心下又是一沉,我进文学社显然是他暗中使力的结果,这么说来,周慧希显然也是。我刚刚积累起来的些许好感又淡了下去。

    时间才刚到五月份,整个高一年级里面就因为下学期的文理分班而纠结不堪。最高调的当属老流氓了,刘轩这家伙学习成绩好的不像话,几乎次次都是学校大榜第一。却在某一次大家讨论文理分科的时候语出惊人,“秦凝打算学文的话,我也学文。”顿时全校哗然。这件事我有所耳闻,只是当时跟秦凝其人并不熟,所以偶尔跟着八卦一下,也没有很关心。

    刘轩跟秦凝的故事风靡了整个高一,被传为佳话的同时,学校慌神了。全校学习最好的男生与学习最好的女生谈恋,其影响是巨大的。学校立即派出形态各异的教导主任进行教导,宋灵锦也多番谈话,甚至刘轩家长都找了来。老流氓没怎么表态,只是越来越沉默。

    对于学文学理,其实我有犹豫。我原来的人生没想过那么多,如今重新来过,真的沿着原路走下去实在有些不甘心。余浅那个家伙倒是三天两头跑到我边晃悠,向我灌输学文的各种好处。甚至时常下课时候拿了地理图册过来炫耀,让我实在头疼不已。沈瑶已经隐隐约约向我透露出下届社长最好学文,并且很满意秦凝或者程敬远,也让我很是头疼。

    征稿也征了好久,优秀的稿子却没有几份。小散文不是伤悲秋,就是俳句众多,就是没有实际内容。小说就更加内伤,有自杀的有失恋的。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有个孩子居然写了一个兄弟**的忌之恋。兄弟啊,兄妹我都能忍了。最狠的是最后弟弟居然凄惨的自杀了,我对着稿子半天无语。走投无路的况下,我不得不求助于李天博跟余浅。我们家小鱼还是给面子,二话不说就答应我写一篇短篇古代武侠。至于李天博,则在勒索了我无数杯茶之后,终于老老实实皱着眉头一笔一划地在纸上乱写着,居然还捂着不让人偷看,郁闷。

    我翻了数天市面上的小杂志,《EASY》、《花火》、《漫友》、《男生女生》、《九州幻想》等等。咬了咬牙,还是下了血本集体买下。埋头钻研许久之后,才终于对杂志版面设计有了大体上的想法,拿出白纸铅笔细致地画了起来。终于画出一个综合了几家杂志优点的目录版式之后,紧接着,我拿起剪刀,一张张把我中意的图片剪了下来。武侠类配图、悬疑类配图、言类配图、诗文配图等等分类放进一个小文件夹里。原来的杂志上几乎没有几幅插图,这样好歹也能把整体美感提高一点。杂志的封底还有一个可以免费为同学们发祝福的版块,收到的形态各异的祝福纸条也一张张展开收好。

    几本杂志都读过之后,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我看来觉得很优秀的文章拆了下来,放到文件夹里面。希望大家不要怪我没有鼓励原创,与其在一堆自杀文章当中绞尽脑汁挑选勉强入眼的文,不如给大家读一些好文,起码能算是赏心悦目。

    稿件都准备得差不多之后,终于等到跟沈瑶一起到印刷厂踩点了。我、姜梦雪、秦凝几个人坐在出租车后排。沈瑶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平淡地给我们讲着一些注意事项,不知怎么的,话题就渐渐变成了诉苦。她讲起每月跑印刷厂,时常校对稿子到深夜,视线模糊也坚持着。讲起跑商家拉赞助,却常常连话都每有说上就被撵了出来。沈瑶眉目清淡,皮肤白皙,清秀之中透出一种出尘的味道。我以前对她的印象其实并不是很好,因为她时常在校刊上发表一些风格类似郭敬明又类似安妮宝贝的文章,内容有女主角自杀后以旁人视角反观大家反映,最后心寒不得不再次自杀。也有女主角被抛弃,被打断腿等等鲜血淋漓的场面,看得大家很内伤。搞得我在不认识她的时候一直以为她心理暗,但接触过后却不是这样。她是个很精明的女生,一个人经营整个文学社的运作,绝不假手于人,却游刃有余不漏疲态,这一点让我很是佩服。

    印刷厂终于到了,地方虽然在市中心,却有些难找。打开门,一股油墨气扑面而来。沈瑶熟稔地跟工作人员打着招呼,我目光的焦点一直在她上,只听她对一个坐在桌边的女人说着,“梅姐,我是B中文学社的,下个学期换届,这个月的杂志换新人来做。”

    那女人留着泡面一样的卷发,抬起头,不冷不地嗯了一声,“稿子都带来了?”沈瑶的目光看向我。

    “带来了,”我抱着手里的文件夹,点了点头。

    “都给她吧,老规矩。”女人随手指了一个打字女,“谁留个电话,初稿好了通知你们。”

    我有点窘迫地站在原地,手机这东西对于我来说还太奢侈了。家里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以我爸的格,一定不会支持我。反而会以天天不知道学习就知道瞎扯淡的罪名一巴掌拍飞我。

    “留我的吧,”姜梦雪很自然地站了出来,“13*********到时候打给我就好。”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