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晓文学社

    “嗯,”我点点头,进屋走到正在低头看书的秦凝边,简单地传达了一下那个女生的意思。秦凝推了推金属边的眼镜,诧异地向门口望了望,略带疑惑地跟我一起走了出来。

    所谓的办公室其实是二楼广播室右边的一个小房间,门口挂着“学生会”的牌子。高中三年,我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的高中还有学生会这样的地方。屋子里面靠墙立着两个木质的一人多高的柜子,柜子边上是一张摇摇坠的小桌子,上面居然摆了台电脑,就是看上去已经很破旧了。柜子对面沿着墙壁一字排开四个单人沙发,屋子里仅有一扇窗户,透过它可以看到场上的沙土。我们一进去,整个屋子立刻显得拥挤不堪。一起来的还有两个男生,一个女生。男生之一是程敬远,另一个长的很壮实,看上去有点凶。倒是那个女孩子,瘦的不行,弱不风的样子。

    一番自我介绍跟寒暄之后,这位名字叫沈瑶的学姐开始了这次匆忙的“会议”。原来,因为07级的学生们升入高三之后就不可以再管理社团的事,学校负责这方面事的老师要求她着手培养下届的“继承人”。但是,因为一直以来,文学社内部的各项工作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办的,而她在下届同学当中又没有熟人,只好拿着两张实验班的成绩单来“海选”了。

    说起来,B中的社团很多,话剧社、文学社、武术社、艺术团,只不过我高中的时候没怎么关心过,压根不知道这些社团背后是什么样子。B中文学社的起源,其实是这样的。大约十多年前,夏暮,何乐晓两个学姐,在高一的时候,偶然突发奇想想自己编辑出一本杂志,刊登边的同学们自己的文章。于是取两个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合在一起,成立了暮晓文学社,办起了一本名为***的杂志。那个年代,想创办一本杂志何其艰难。首先是学校的关卡,想在同学手中收钱,没有学校的同意,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其次就细化到了各个环节上面,从审理稿件,排版,印刷,到装订成册,都是拿着自家的打印机跟订书机亲历亲为的。

    十年后,也就是现在。那本稚嫩的杂志如今已经成为了学校的校刊,但是在我看来,还是有很多缺点,比如封面土气,内容幼稚,除了能给成功发表了文章的人一点惊喜之外,没有太多的东西。当然这些话我不可能讲出来,不然估计会被直接撵出去。沈瑶的意思是,要我们这些人(过几天说不定再带来几个)直接负责下一期的校刊编辑,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也可以适当改改版面,至于排版、印刷、拉赞助、销售等环节暂时先不必考虑,到时候她会带我们去她常去的印刷厂,等到这期杂志完成后再由她确定下届社长的人选。

    终于到会议结束,我迷迷糊糊地边走边想,我跟李天博的成绩在一班都只能算是中等偏下,沈瑶她怎么那么凑巧就点了我们俩呢?转念一想,李天博那个家伙几乎每期杂志都要投稿子,说不定沈瑶早就看好他的文笔,至于我么?难道真是因为那一篇心血来潮替人打了广告的小文章?

    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在有点多,让我有点难以消化。

    回到教室,就看到李天博闷闷不乐地在座位上发呆。“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文学社开会啊,本来那个学姐说要找你跟我的,谁知道你不在,她就叫了秦凝了。”我把玩着手里的笔,偷看他的表

    “哦,”他面无表地应了一声,没了下文,看样子很没兴趣。

    “唉,”我叹了口气,开始没话找话,“你女朋友她……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她啊,”他抬起头,想了想,“就那样呗,不怎么说话,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格。”

    许久,我才鼓起勇气说道,“很多人都传说她同时交了很多个男朋友,才会导致你被打,你真的没怀疑过?”

    “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只在乎她说什么。”

    “哦,”我想了想,还是不打算继续问了。

    周末,去余浅家玩,才发现这丫头居然瘦的不行,满脸憔悴。

    “你这是要干嘛呀?”我心疼地捏捏她原本圆圆的小脸。

    “我要攒钱啊!”余小鱼居然兴奋滴回答我,摆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路凡快过生了,我打算给他买一件衣服。前几天看好了一件,好贵呀,要三百多呢!”

    “过生?什么时候?”我问,“哎,你们不是分手了嘛?”

    “分手了也是朋友啊,再说了,三百多也不是很贵。”

    “还不是很贵?!你当自己很有钱吗?你连零花钱都没有,只有每天吃饭的那点钱,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我怒发冲冠。

    “我没事……”余浅的小肩膀不易察觉地瑟缩了一下,“你别管了……”

    我脸色一沉,低声说,“好,我不管,你知不知道路凡跟赵伊诺是怎么回事?”

    “赵伊诺?”余浅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他们俩是初中同学啊。”

    “没了?”我问。

    “路凡前一阵在追赵伊诺,但是赵伊诺一直没同意。”

    “你之前常说的帮路凡追女生,就是指她?”我震惊了。

    “是啊……怎么了?”

    “那个赵伊诺有男朋友了,你们不知道?”

    “我知道啊,就知道她也不能同意嘛。放心啦,我跟她关系好的,”余浅说着看了我一眼,“你最近怎么一惊一乍的?进屋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杵在那儿,找地方坐啊!”

    我想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话,“赵伊诺能不能同意路凡我不管,但是这个男生的人品好像有问题吧?”

    余浅无力地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个苹果,“咱能不能别成天像个小愤青似的?不讨论这个话题了行不行?怎么好像我一定会跟他有什么牵扯一样?”

    “好好好,算我错了好不好?”我举手求饶了。“对了,”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前几天有个学姐找我去文学社办杂志……”

    “啊啊啊……”余小鱼激动了,抓着我的肩膀不停摇晃,“你进文学社了?!真的假的?我也要进!”

    我一手扶额,忽然有点后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余小鱼其实是个文学小青年,这一点从我们俩初中时候就计划一起出一本漫画书中就可以看出来。别看她有时候傻呵呵的,想象力超级丰富,在没看过韩剧的时候就能自行虚构出各种男主角得了绝症或者男女主角明明相却误会重重无法在一起的虐心的节。记得以前我俩一起研究校刊的时候,也曾经慷慨激昂地各抒己见,不过最终却被一个事实打到了谷底。那就是,恐怕除了社长之外,也没有人能彻底改变得了这个杂志。而社长这个词实在离我们太远,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忽然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我原来的高中生活里面,没有得到这个加入文学社的机会呢?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