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史不堪回首

    晚上在家吃饭的时候,有一盘菜馊了,老爸习惯地告诉我跟老妈说,“你们别吃了,这菜馊了。”

    正说着,他伸筷去夹着要吃,被我一筷子拦住了,“说好不吃了,你自己也别吃,对体不好。”

    “哦,”老爸作罢,低头吃饭。

    没过多久,他的筷子又习惯地往那道菜上伸去。我怒了,站起,一把抢过盘子,二话不说倒掉了。

    转过,眼泪却掉了下来。他总是这样,习惯着过苦子,很少要求什么。

    老爸笑着说,“女儿终于知道疼爸爸了!”

    我的眼泪却更凶了。

    午夜,收音机里面所有的频道都对听众说了晚安,我却还是躺在上辗转反侧。我明知道穷困的子注定了要缠绕我的整个高中,可是看着爸妈这样还是很心疼。难道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能改变了么?

    朦朦胧胧中,我又纳闷,李天博这个家伙为什么总被打呢?这个到处招蜂引蝶的家伙,搞不好真的会被杀。杀?我腾地坐了起来,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回想我们整个离婚事件的始末。首先,是赵伊诺找到我,说她怀了李天博的孩子。紧接着,我去质问李天博,他死活都不承认,也不肯离婚。再后来,双方父母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这个消息。事越闹越大,终于离婚被提到了程。最后就是离婚当天的抢劫了,等等,抢劫……我一直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可是一直说不清是什么。那个劫匪头目的嗓音,嘶哑难听,有点耳熟,却一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听过。而最奇怪的一点是,这群人……貌似并没有抢到什么东西吧?家里只有两个人,虽然别墅里面没有什么现金,但是值钱的家具,首饰,古董也有不少。这些东西他们都没碰,却下楼砸车……想到这我忽然有点脊背发凉,难道说,他们本来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财?那是为了什么?我旺盛的幻想能力在午夜里纵横驰骋……不行,有机会一定要从李天博嘴里把他打架的原委经过、做过的缺德事、哥们朋友以及史全都出来。

    第二天一早,宋灵锦就把上周的周记发了下来,李天博的周记瞬间引发了强势围观。

    “他是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年轻英俊,写得一手好字。他没有上山下乡,而是走进了部队。当时父亲母亲年事已高,他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于是在媒人的介绍下他娶了同村的一个姑娘。几年之后,妻子领着他的女儿去见他,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当时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飞行员,在蓝天之上寻找着自己的理想。妻子第一次进入军营,不知怎么的竟然兀自生出一把火,虽然被及时发现,但是营房早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他背着简单的行李带着老婆孩子离开军营,没有专业,没有功勋,只有一个处分决定和一军装。

    后来他也走进了全民跑供销的大浪潮里摸爬滚打,那还是一个不会耍小聪明的时代,他自然如鱼得水。渐渐地他觉得妻子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子中越来越多的也只有沉默和存折上的数字。

    她比他大八岁,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但是依旧年轻貌美,两个人因为跑业务而熟识,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他是个传统观念很强的男人,前妻为他生了两个女儿,而她的三个孩子也没有男儿。于是在她36岁的时候,他们生下了一个儿子。为了躲避轰轰烈烈的计划生育,这个孩子生在农村的炕头上。孩子生下来很丑,丑到自己的姐姐都管他叫怪物。他似乎出生之后就一直不平静,出生时上不了户口,幼儿时被小伙伴嘲笑,小学时占山为王,初中后奋发向上。

    这个孩子慢慢的长得不再与众不同,不精致的五官放在一起似乎也顺眼。他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欣喜。但是不知道怎么了,跟妻子的生活也慢慢的变得不再和睦,他们都是要强的人,似乎注定每天都得过火星撞地球的子。2002年,儿子递给了他一张离婚协议书,儿子说,签了它,解放你,也解放我妈妈。之后儿子便与妈妈离开了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那一年,儿子十二岁。之后他生意失败,出过车祸,但是都没有跟儿子和前妻提起。如今孩子已经18岁,他觉得应该去看一看,于是踏上了北上的列车,他不知道迎接他的会是什么。

    虽然他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迎接他的会是欣喜和盼望,因为他就是我的父亲。”

    看完之后我问他,“怎么会是你自己让他们离婚的呢?”怎么下得去手哎?

    他苦笑,“他们在一起也是天天吵架,与其互相折磨,倒真的不如离婚了。”

    “你不伤心么?”我咂舌,那时候他才多大啊?!

    “伤一次,伤一世,你选哪个?”他说。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就真的能做到一直都不难过?”

    “我怎么知道,等我死之前告诉你答案吧。”他似乎有点不耐烦,瞟了我一眼。

    “变态孩子,”我顺着他的头发摸了摸他的头。

    “白痴,我比你大好不好?再说了,你摸狗呢?还顺毛摸?!”他抗议。

    我不理他。

    林妍读过周记之后,同心瞬间放大了一万倍。当即对李天博同学致以最崇高的关怀与慰问,并且将泛滥的同心详细地记录到自己的周记里面。李天博同学得知这一消息之后,表示很开心。一脸灿烂地向林妍同学表达了谢意,“谢谢水气球,你真是同心泛滥的好姑娘!””

    水气球?!林妍当即颤抖了,为此整整一个下午没理他。

    晚自习的时候,我们又忍不住展开了讨论。起源是李天博居然信誓旦旦地说他自己其实很专一。林妍、我、楚笑、刘轩均露出了鄙视的表

    “不是,我的意思就是,在我跟一个女生谈恋的时候,绝对不会跟其他女生在一起。”他解释说。

    “是吗?你女朋友叫什么啊?”我见缝插针地故意话。

    “赵伊诺,”他笑了,露出一口小白牙,“名字好听吧?”

    “哦,”我作恍然大悟状,“是不是就是你撞我那天晚上,跟你一起走的女生啊?”

    “不是,那是我初中女友,叫沈清涵,”他耐心地解释道,还从笔袋深处掏出一张大头贴。上面是个梳着齐刘海的小美女,白皙的小脸像油一样,看上去竟然很单纯。

    “好漂亮啊!”我由衷地赞叹。我始终觉得赵伊诺是气质型的美女,五官并不很出众,但沈清涵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女,五官精致得简直无可挑剔。

    “漂亮吧?”李天博骄傲地说,“初中时候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呢!”

    “嗯……那你们为什么会分手呢?”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一副难过的样子“我被无的踹了。”

    “啊?”我傻了,“不是你把她甩了?”

    “我也希望是,但是不是……”他转过头,似乎不想再提。这家伙的绪变化也太快了点吧?

    “那你现在……?”我已经有点不好意思再问。

    “暂时忘不掉而已,我现在不是有赵伊诺了么,生活很快乐的。选择跟一个人在一起,就要好好对她不是么。”他微笑着说,然后掏出笔假装学习了。

    “我记得前一阵不是还有一个女生来找过赵伊诺,不是她吗?”我又问道。

    “是她,她想跟我和好,我没同意。”他仍然低着头。

    “为什么?”

    “别人要过的,我不要。”他忽然抬起头,“你怎么对什么都好奇?好好学习,现在是自习课。”说着又低下头写写画画去了。

    快放学的时候,宋灵锦又公布了一个好消息。因为今天是周五,所以满教室的白窗帘,暖气罩都需要换洗。又因为新晋的坏孩子李天博,所以所有被记过坏事的其他同学都可以不用洗窗帘了。顿时,教室里面一片欢呼。末了,宋灵锦总结说,其实李天博人不像看起来那么坏,孩子还是好孩子,就是偶尔做错事,可以理解。

    李天博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子,“咳咳,老师你这就不对了。其实……其实我感觉我看起来也好的……”

    这下大家全笑了。

    卸下来的窗帘、暖气罩整整堆了两个桌子。李同学愁眉苦脸地自言自语,“靠,家里面就我自己,这玩意让我怎么洗。”说着看向林妍楚笑刘轩苏小末……也就是我。

    “我走了,拜拜!”其余三人异口同声地跑了,速度那叫一个快。

    “小末姐……”李天博麻地说。

    “咳咳……给我一半吧。”我真是善良啊。

    “真的?”李天博眼睛一亮,“还是同桌好,我就知道你最够意思了!”

    临走的时候我不经意瞟了一眼他的桌子,只见上面的草纸上,写满了涵字……

    我苦笑了一下,其实他这个人吧,倒还真不坏。我看着他极具惑力的书桌,忍了又忍,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把他的记本拿了出来。

    “2006.2.14  4天

    本来我对人节已经彻底失去了期盼,想要一个人在家好好感受一下寂寞。但是有了她,孤独悄悄离去。她是一个很腼腆的人,送巧克力都是扭扭捏捏的,好可哦。她说送巧克力是因为我哥哥吃,跟我完全没关系——借口。

    她说晚上让我上她家楼下喊她,我傻X似的在楼下喊了半天,没人理我……

    不能白来,这是我做人原则。我悄悄的潜入她家楼洞里(怎么像小偷似的),连大气都没敢出,偷偷的将玫瑰花撕成一片一片的,一点点的撒在她家门口。嘿嘿,明天早上她一出门就能看到我留下的痕迹了。”

    “咳咳……”正读的起劲,忽然边响起几声咳嗽,吓的我一把把记本塞到桌子里。

    “苏小末,你有问题。”楚笑险地笑着说。

    “谁、谁说的、有什么问题啊?”我手忙脚乱地企图掩饰。

    “是么?那我去告诉李天博你偷看他记。”这家伙居然假正经。

    “大变态,你敢?!别忘了那天你喝多了还是我给你送回家的,你说的胡话我可全都听到了!”哼,想威胁我?没那么容易。

    “你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他明显有点心虚了,还不承认,“我都说什么胡话了?”

    我转过冲他扮了个鬼脸,“没什么,总之你给我抓紧时间拟定一个周密的作战计划,追余浅去!再晚就来不及了哦!”说完我一溜烟跑了。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