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带我到你身边

    回到教室,英语课代表路凡同学正在发昨天默写英语单词的卷纸,林妍、程敬远跟余浅正在我座位旁边交头接耳。

    “怎么了?”我走过去。

    “小末你太厉害了,全对!”林妍眨巴着眼睛对我说。

    “哦。”我点点头,脱口而出,“才50个单词而已,都是高中课本上的,一点儿都不难。咳咳……”我下意识捂嘴,这才发现大家都在看我。

    “其实我偷摸背了好几天……”我红着脸自圆其说。还是低调一点儿好,他们要是知道了我是穿越回来的真相,结局只能有两个,其一,我被送到精神病院。其二,我被送到中科院,然后取代了章鱼保罗的位置,成为新一代的预言帝……

    我干咳了几声,瞥了一眼大家的试卷,程敬远只错了3个,林妍错了8个,余浅……23个!我抬头诧异地看着她。只见她满脸愁云惨淡,“我昨天忘背了,这下惨了,老师好像说错20个以上的人,错一个罚写50遍!”

    “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余浅抬起头,用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我,作楚楚可怜状。

    汗,我扶住额头,“好吧……我帮你写一半,前提是……”

    “小末你最好了!”余浅小朋友欢乐地跑掉了,压根不给我说前提的机会。我无奈地摇头坐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程敬远看我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这家伙,该不会是羡慕嫉妒恨,心里不平衡吧?哇哈哈!我心里狂笑。额……半晌我才反应过来,我好像比人家多学了十多年的英语,才多对了三个……

    英语老师一进教室,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恶狠狠地表扬了我,让我很羞愧。紧接着他又公布了一个好消息:由于大家普遍错的比较多,给大家今天回家再背一次的机会,明天重考再错就只能乖乖罚写了。我松了口气,回过头冲小鱼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重工业城市独有的暗红色的天空下,连呼吸都是干冷的感觉。我跟林妍在满是冰雪的路面上哆哆嗦嗦地走着。校门前的街上,只零星站着几个还顽强地没有收摊的小贩,神色麻木而沧桑。

    寒冷会让人的思绪变得简单庄重,一如此刻正在为晚饭问题发愁的我跟林妍。其实这个问题林妍从下午第一节课开始就在纠结,她用呼呼的手拄着呼呼的脸蛋,天真烂漫地念叨着:“晚上吃点啥腻?晚上吃点啥腻?”被我残忍地一把掐住脸蛋,这才老实了。

    我看着正努力前行的林妍,无比认真地来了句:“你说,我们晚上吃点啥腻?”果断遭到了她的白眼。

    然后,林妍看着街边新开的茶店,眼睛里忽然冒出渴望温暖的光,“小末,我要喝茶!”

    “啊?”我转过头看去。B中的对面其实是一排古旧的五层居民楼,一楼几乎都已经商用,变成了食杂店,文具店,小饭馆等等。茶店在校门的斜对面,只挂了一个简单的牌匾,上面写着几个彩色的大字:“流星·人间茶坊”,颜色有点俗气,名字倒很有诗意。落地玻璃窗上结满了霜花,隐约透出暖暖的光。这个茶店我知道,有一段时间还蛮火爆,可惜只开了一年就因为竞争不过新开的街景茶店而转让了。虽然我以前从来没去过,对味道持怀疑态度,不过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能进去暖和暖和也是好的。

    我们俩急匆匆地进去,带了一地飘落的雪花。我彪悍地伸手狠劲往吧台上一拍,“快!原味茶!”

    “这么横!吓死我了!以为你们要来打架呢!”一个大男生笑着走了过来,个子不高,大约也就一米七多,眼睛有点小,一笑就看不见了。我想起来刚出道时候的周杰伦,顿时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这是你开的店?”我好奇地问,看他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就出来开茶店了。

    “对啊,不像么?”他眯着眼睛笑的很欢快。

    “好厉害!”林妍抱着茶开始瞎感慨。我没随声附和,其实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不读书多可惜……好吧,我是不是有点被程敬远那个老顽固同化了?

    “我叫苏小末,你呢?”我大大方方地说,看他人还不错,交个朋友,以后没事可以来坐坐。

    “哈哈,我不告诉你。”他继续眯着眼睛乐,“不过你可以猜。”

    “额……”我一时语塞,这你叫我怎么猜,我最近遇到的人怎么都这么不正常?

    “我知道我知道,”林妍在一边严肃地接道,“你叫刘星吧?”

    茶男的脸立马变绿了。

    “噗哈哈哈……”我捶着吧台笑到内伤。

    没过几天,英语小测验的卷纸又发下来,余浅这次只错了十三个。卷纸是路凡同学极其殷勤地递到她的手上的,他还谄媚地笑着说,“你看我给你批的多仔细!”然后一脸等着表扬的小表。站在旁边的我忍笑忍的很辛苦,其实路凡同学看时间长了真的很像猴子。大家看过《大话西游》没有?特别像里面的至尊宝,而且是变成猴子之后的。我跟小鱼说了无数遍了,她总强词夺理说是因为我对路凡印象不好,故意丑化他。卷纸确实很仔细,每一个错误都用小红笔画出来了,还把正确的写法标在了一边。然而,余浅紧紧盯着那张试卷,一脸要哭的表

    “老师刚才说,因为都背过了,今天错十个以上的就抄写50遍!都赖你!”余浅小朋友嘴一撇,瞪了路凡一眼。

    路凡的表比哭还难看。

    “哈哈,”我终于没忍住乐出来,想憋住太难了。

    余浅一扭头走了,路凡在后边追,“哎,我错了,我帮你抄还不行么?”

    上课时候余浅气呼呼地传纸条给我:气死我了,亏我考试打小抄时候怕全对太假了,特地空了好几个!

    我愕然无语。

    自从那天体活课被教育了之后,我嘴上说不服,私底下还是收敛了不少。到底是学过一遍,经过我的努力跟积极请教……书呆子程敬远同学,咳咳,学业还是一点点有了些起色。子一天天的过,只不过,每天早上在窗前等待那个影的时候,会在心底默念,“带我到你边……带我到你边……”于是,像一个咒语一样,把我的每一个早上都染上希望的色彩。

    期中考试轰轰烈烈的结束了,程敬远稳拿了班级第一,年级40。出乎意料的是林妍这个丫头,拿下了班级第二,年级63。至于我呢?尴尬地排到了年级92的位置,班级第三。神马?我输了?不会的,我心里有底。因为我知道虽然全校讨论的火朝天,考进前九十的孩子们蠢蠢动,但是……期中是不会分班的,学校最早要到期末才会做决定。哇哈哈……我心里暗爽,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实验班势在必行!

    谁知道,老师公布了期末分班的消息之后,程敬远看了看正喜笑颜开的我,淡淡地说,“你输了。”

    “凭什么?”我不服气地看着他。

    “因为我当初说的是谁能先考进实验班,不是谁能先进去实验班。”他强词夺理。

    “你耍赖!”我抗议。

    “不管,你欠我一间事,等我想好了告诉你。”他一脸无辜,自顾自说着。

    “哼!小心眼的男人!”我转过头,自动屏蔽掉他的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天体育课,余浅平淡地跟我说了这样一个消息,“我跟路凡分手了。”

    “什么?”我再次震惊,你们有没有这么快就分手?“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