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摇摆的青春

    作者有话要说:
同前一章,本章继续回忆苏小末穿越前的高中生涯。
  不过今天他就极其反常,一整个上午都一声不吭地装深沉。最终,经过我多方小心谨慎不着痕迹的打探,终于知道了真相。原来他感冒了。哈哈,我在嘲笑了自己的小题大做的同时顺带也暗自兴奋了一小下,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

    一整个中午,我在学校外围的街道上游走,只为了能买到一份感冒药,最后,掏出了所有的钱,也只买到了一包板蓝根。

    把那包板蓝根递到他面前的时候,我微微有些局促,怕他看出来我的过分关心。

    他的眉毛拧着,表有点发怔,半晌,居然笑了出来。“你逃掉了午睡,就为了买这个?”

    “额……嗯……”我更局促了。

    他拍拍前座宋飞的后背,“喂,有没有水杯啊?我要吃药。”

    宋飞是化学老师的儿子,也是语文课代表。平时就喜欢到处捣乱,写点搞笑的段子给老班念出来。其人也是相当爽朗,够义气。问都没问,甩过来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

    我有点窘了,“你……还真的打算喝啊?”

    “喝啊,干嘛不喝?”李天博理所应当地瞥了我一眼,顺手接过瓶子。

    “没有水……”我小心翼翼地。

    “我看看哈,”李天博拄着下巴想了想,随即又大力拍上宋飞同座老毕的后背。“老毕,有水没?来点。”

    老毕同志明显正在做题,后背微微颤抖了一下,摇了摇头。

    “靠,快点,凉的也行。”

    经过我跟李天博那个傻子对该矿泉水瓶半个多小时的剧烈摇摆,最终得出结论,凉水是可以融化板蓝根颗粒的。

    晚饭时间,我假装胃疼,坐在座位上哪也没敢去。安静地翻着小说,伪装成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淑女。当然了,淑女肯定是假的,没钱吃饭是真的。

    教室里面人来人往,闹非凡。这几天老班和几个老师一道去封闭式培训了,给我们上课的多是代课老师。大家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到处洋溢着自由的气息。晚自习时间快到了,大批学生们往教室里面走,忽然教室前面传来了一阵喧哗。我抬起头,只见黑板上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大字:“谁是老师临走前安排的内鬼,主动站出来。”

    哈哈,我哑然失笑,看笔迹明显是宋飞的手笔,其实我一早怀疑内鬼就是他自己嘛。正偷笑着,看到刚刚走进教室的李天博怔怔地看着我,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疑惑地看着他,正要开口。只见他忽然摸了摸脑袋,若有所思地又出去了。喂!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马上就上晚自习了?!

    他回来的时候,我还在傻呵呵地发愣。

    “诺,给你,没吃饭吧?”他递过来一个面包,还有一只棒棒糖。

    “啊?”我疑惑地看着他。

    他的眼睛里面闪着我看不清的东西,此刻,好像有点儿不自在似的别过脸,小声说,“本来我还想给你买点粥的,结果没买到……”

    我的心里忽然升腾起一阵软软的绪。我随口一句的胃疼,难为他居然记得。

    宋飞与老毕二人在班级里面积极地掀起了一股抓内鬼的浪潮。其实只有他们俩最嚣张,从班长、学委往下一路分析,兴致盎然。此时,我跟李天博正争抢着一袋他旁坐女生的旺仔小馒头。我抓了一把,他非说也要。我挥舞着手臂假装不给,出乎意料地,他一脸阳光灿烂,用手指划了一条弧线,然后指指自己的嘴。我会意,捏出来一个小馒头,扔了过去。他急忙伸头去接,吧唧,没接到。顿时,大家笑成一团。

    “继续!继续!”他急了。

    “喂!”宋飞回头拍桌子表示不满。“你们俩怎么这么不敬业呢?经过我缜密分析,内鬼极其有可能是老毕。你们看,平时他是最闹腾的,这几天老师走了反而用功学习。肯定有诈!”

    “嗯,有道理。”我重重点头,然后配合宋飞一脸严肃地看着老毕,“没想到,居然是你!”

    老毕同学满脸黑线。

    李天博在一边乐得差点撞到了桌子角,连小馒头都忘记了。

    李天博跟我,从来都不是一种人。他什么都不怕。他可以叛逆,可以嚣张,可以呼朋唤友,甚至可以抽烟喝酒。他喜欢踢球,喜欢打篮球,他有的是活力,还满脑袋奇思妙想,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比如,看到校刊对全校征稿,他心血来潮了,提笔就写了一篇小愤青似的文章,直接投给了校刊。他写的时候一脸天真,命令我好好把他的文章抄一遍给编辑姐姐送去发表。

    名字起的很浪漫,叫《Juliet》

    具体内容如下:

    “在话剧社竞选的阅读材料中,有一段朱丽叶说的话,是她在殉前说的最令人震惊的那段,坐在我前面的女生说她的英文名也叫朱丽叶,我与许多正常人一样,首先想到的便是朱丽叶的人,于是我笑着对她说:“真巧,我的英文名叫罗密欧。”她看了我一眼,表复杂地将脸转了过去,唉!自讨没趣。那次竞选,只留给我两样东西,一声被无淘汰的悲伤,二是朱丽叶这个美丽的名字。至于为什么说它好听,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或许是因为那个凄美的故事,或许是因为被淘汰后的心与失去人的朱丽叶有几分相似,又或许是难以启齿的或许了吧!

    《花季王朝》这张专辑中有一首歌叫做《我是你的罗密欧》,很明显,故事的女主角一定是朱丽叶了。有勇气大胆地向心仪的女生唱这种歌的人我称之为英雄,因为唱完了只有三种结果。第一种是那女生乖乖就范,成为一只步入狼口的小羔羊,,这种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第二种是那女生狠狠地白你一眼,嘴里嘟囔一句“做梦”,然后留给你一个动人的背影。这种结果也还可以忍受。第三种则惨了一点——五指山下一片红。如果那位强人再摆出一个到极点的POSE而且大喊一声:“不打的你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话,那你以后得靠面具为生了。

    为了防止后两种状况发生在自己上,许多人将追MM行动由现实社会转到了虚拟世界,对其进行网络攻击,于是我们经常可以发现某男生千方百计地大厅某女生的QQ号码,侦查成功之后,自己便躲在那只憨厚的小企鹅后面兴风作浪,倘若有幸亦或是不幸以自己花费几个周末翻阅《笑话世界》与《说话艺术》才练就的幽默和甜言蜜语骗得了女孩的芳心,自然是无话可说。但若是不幸亦或是有幸被直接或是委婉地拒绝的话,依然可以说一些诸如:那天上我QQ的是我朋友,他只是闹着玩呢,这类被几十万人说过几十万至几百万遍的话为自己开脱,因此许多人对上网泡美眉有独钟。然而有利必有害,我一哥们儿由于过分衷于网上聊天,无数次被恐龙残害,他最后悲观地得出一个真理:整天上网侃货而且自称美女的人往往都是远古生物,尤其是声音甜美的,更是人中极品,世间难寻,最后总结成一句话——天使之音必具恐龙之相。

    看了两期校刊之后发现一个问题,刊登的文章中除了写故事之外,剩下的似乎只有足球和篮球了。我本想另辟蹊径,走一条非群众化路线,写一篇汇集四方精华于一体的文章——一个足球和一个篮球相的故事,但由于本人实力过弱且想象力丰富程度不够,不得已又写到了这个敏感的话题,说起来也很悲哀。

    前座说高中生活缺少激,就像一杯白开水一样淡而无味,而我认为我们只算是刚从经历抽上来的地下水,因为我们压根就没沸腾过。前一阵子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活着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像父母说的那样为了长大以后出人头地。我想不是,如果真是那样,我便不会以三天不写作业为代价而将自己的胡思乱想写下来。又或者说我一直在等待,等待着某一天忽然出现一个绝世美女,然后两个人相亲相,私定终,在众人的反对之下远走高飞、隐居山林之后过着一种自给自足、男耕女织的与世无争的生活。但这始终是幻想,现实生活中是没有桃花源的。最后将我从苦苦的思考中解救出来的是我前面那位以傻著称的兄弟,他说,其实活着是为了等死。听了这话我恍然大悟,责备自己为何如此愚昧,然而不久之后我又被另一个问题所困扰,那就是我想知道为什么在我活着的时候,我总想知道我为什么活着。对于那种只有勇气去喜欢而没有勇气去追求的男人,我说他不算男人,对于那种连喜欢别人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我只能说他连人都不算,得不到是可悲的,然而付不出却是可耻的。

    得到则注定失去自由,倘若你与某人谈恋两年之后依然可以利用休息时间去陪朋友喝酒上网而不用跟着女友上街爬山的话。以我个人分析,原因不外乎有两种:一是你在玩她,二是她在玩你。而解决的办法却是唯一的:抓紧时间分手吧!

    既然谈到分手,那就再多说一点,有一件事我很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每次我结束一段感的时候,总有几个傻帽对我说一些诸如“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不要为了一朵花放弃了整个花园”这类未成年的话,使我好不容易强装坚强的心湖中再次起以往那朵花的涟漪,让我痛苦不堪。其实分手是很不愿的选择,没人会甘心自己的女友被别人抢走。这个道理就好像你有一个苹果,即使自己不吃,你也不会将它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哪怕苹果是你最讨厌的水果,因为人都是自私的。

    以上这些是本人的一些拙见,由于想到什么便写了下来,所以文章很是凌乱,望各位海涵。”

    其实我有点不以为然,还不好意思跟他说,因为我真不觉得他的文章有多好。散乱死了,都读完了也不太明白他到底写的是什么。等到那篇文章居然轻轻松松的发表了之后,我才发现此人的优点所在。他的优点就在于,你说不出来他的优点在哪,但就是觉得

    那篇文章后来被我拿来仔细读过好多遍,终于发现了秘密所在。散乱是散乱,可是你居然删不掉任何一个句子甚至任何一个词,没有为什么,就是删不掉。每一句看似没有意义的话,仔细回味一下,似乎都有深意。

    所以,在满大街都是风花雪月,忧伤怀旧,还没青就急着悼念青的男生的那个年纪,他真是特别。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