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有话要说:
仔细想了想,这两章还是不适合做番外,于是改回来,伪更了。大家海涵。这一章跟下一章写的都是没穿越之前,苏小末跟李天博高中时候的故事,可能大家会觉得有点乱哈。嘿嘿……
  我回忆起我跟李天博刚刚认识的时候……

    高一开学时候老师分座位,我往自己的时候座位走去,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一脸凶相的李同学,手里转着一根笔。嘴里凶巴巴地嘟囔着,“谁叫苏小末啊?我倒想见识见识!”

    我吓了一跳,我招谁惹谁了?一抬头,就看见李天博一脸黑社会老大的经典表

    “我怎么啦?”

    “没有,没有,我就是好奇谁是我同桌。”他嘿嘿地笑,大摇大摆走进去,“我要坐里面!”

    我没敢反抗,二话不说坐下了。

    几天后,这家伙的生活习惯被我摸了个透,每天上课准时睡觉,下了课第一时间冲出去打篮球。自习课上踢踢前座凳子,跟后座扯扯皮,反正没有老实的时候。他还有个每天记记的坏习惯,写完了还到处给别人看,一天到晚弄的我心里痒痒的,还不好意思开口直接问他要。那个……刚认识嘛,偷看别人**多没礼貌啊……我纠结着,终于想出来一个好办法。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偷偷摸摸买了一个硬皮的小本本,像模像样地写起了小记。

    2005年9月5,星期一

    开学已经两个多礼拜了,感觉新生活变化蛮大的。

    其实刚刚来到B中时,根本就什么都未意识到。我从来就是个对环境超不敏感的的人。以为自己只是换了个学习的地方,一切都只是和以往一样。但是,其实一个班级就是一个世界啊,每个班级都是一个家。有一阵子真的有些无所适从,因为有时真的有种不知道该到哪里去的感觉。但是最近两天却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昨天下午的自我介绍很精彩,我想,一定会让很多人像我一样体会到这个班级的可吧。我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从此以后,就属于这里,只属于这里。

    人总不能太贪心啊,幸福无法兼得,只一份就够了。这里,最让人安心的一点就是安静吧,总让人心很平静,有点习惯这种每天咬着笔杆做题的感觉,因为生活简单,所以幸福简单吧。

    正写着,那家伙回来了,吓得我啪的一声合上了记本。只见他一脸严肃,一言不发地回到了座位上,整理了一下书本,然后往桌子上一趴,就这么睡着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往回走,午休时间只有四十多分钟,然后就是一个小时的强制午睡。我的小记很明显被吓忘了,只好无奈地收起来。转过头,撞见一张毫不设防的睡着的侧脸,心里忽然软了一下。这个家伙,就算是睡着了,也习惯地皱着眉,好像睡觉是件很痛苦的事儿似的。我趴在桌子上,很小心地,挡住了自己的脸。

    下午自习的时候,我终于成功让他注意到了我的记本。

    “咦?新买的?”他不客气地抢过去把玩,说着就要翻开。

    “还给我,我的记!”我伸手去抢。

    “是、是么?”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样啊……”说着就要还给我。

    “算了,借你看吧,反正也没什么秘密。”我眨眨眼睛,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假。

    “是吗?那我好好研究研究。”他乐呵呵地捧过去品读了。

    “喂,”我捅了捅他,“我也要看你的!”

    “拿去。”他二话不说,大方地甩过来一个薄薄的小本子。

    我小心翼翼地翻开,好像拿到了一个通往神秘世界的钥匙。

    2005年8月19星期五

    以往总很讨厌回家,因为家中总有一个满腹唠叨的老妈守在那里,不厌其烦地重复一些语重心长但毫无作用的忠言,企图以此劝导我发奋图强努力向上,我讨厌这种什么事都有人管的生活。现在的我依旧讨厌回家,因为那个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的酷似唐三藏的老妈不在家了,世界一下子清静了下来,静的可怕。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最无法忍受的竟是这种什么事都没人管的自由。

    2005年8月22星期一

    不客气点说,有些人长的确实很匪夷所思,富有动感,让人看一眼就有想上前打他一顿的冲动。但转念一想,个人审美观念不同,说不定在谁眼中我也属于“匪夷所思”一族。其实被别人看不爽是一件很无辜的事,毕竟长出一张怎样的脸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在没出生之前这是一个未知数。但一切问题都会有方法解决,那么具体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呢?用数学老师讲题的话说,这事你得自己悟。

    2005年9月2星期五

    有时候很讨厌下雨,因为下雨会让地上全是水。(此句为废话)打篮球时会将我本来就让人看了很想吐的校服弄得我自己见了都会吐。但是我又很喜欢下雨,因为雨天会让我们打篮球时感到凉爽,不致打到最后晕头转向连对方的篮筐都找不到。况且乌云是很漂亮的。

    他的记零零散散的,让我很“匪夷所思”,因为我费尽心力想去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却好像什么都没了解到。可能是从小到大,我遇到的男生都太正常了,没有一个跟他一样奇怪。比如他会忽然指着教室里面挂着的“博学进取”四个大字说,赶明儿我就在那旁边挂一个“天道酬勤”,然后自己被自己逗得找不着北。他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拿着字典乱翻,然后吹嘘说自己没什么好,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读字典。这倒没什么,可是、可是那明明是我字典!啊啊啊!

    “为什么妈妈不在家啊?”我传小纸条给他。

    “我爸妈离婚了,我妈去外地工作,家里就我自己。”他轻描淡写地。

    “……你不孤单吗?”我憋了好久,才憋出这么几个字。在我的世界,离婚是个极其遥远也极其敏感的词汇,我猜他肯定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事。

    “是啊,我妈快回来啦,给我买鞋,哈哈!”没心没肺的家伙没心没肺地写道。

    从传来递去的小纸条中,我第一次听说了他的“世”,一个离婚的家庭,离婚还是初中时候这个儿子出面提出来的。他说他小时候长的像个小怪物,把爸爸妈妈都吓了一跳。他还说,他平时常常都是一个人在家,总是喝很多的酒,很少有哪一天可以不失眠。我很心疼,可是又无话可说。他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世界,我下意识回避这个话题,不想去触碰,我怕在单纯的世界里长到了十六岁的我,说出来的安慰太软弱无力。因为自己的简单,我第一次感觉自卑。

    那一年,我梳着不长不短的马尾,每天早上被老爸用他最宝贝的电动小摩托载着去学校,晚上下了晚自习再被如此这般地带回来。我为此抗议过很多次,我不喜欢这种不自由的子,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但是老爸不这么认为,大吵一架,结果还是随他去了。

    我戴着一副很土的金属边眼镜,每天学习学的很辛苦,数学老师是一个很讨厌的老头,每次讲课的内容还没等传到我的耳朵里面,就已经细不可闻。他讲题时有个习惯,所有题的解法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就是“这个你得自己悟……”于是,昏昏睡的数学课就这样被我们迷迷糊糊地悟过去了。偏偏此老师姓郝,任凭你有诸多不满,人家永远都是“好老师”。

    于是在“好老师”的课上,我开始悄悄地读小说了。省下午饭钱买来安妮宝贝的《莲花》,我小资地觉得自己的思想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其实读的半懂不懂,光顾着艳羡里面超越亲的伟大友。被李天博发现之后,他也吵着要读。B中的制度严格的很,每天早上7点15分要准时在教室坐好,一直到晚上八点二十才能结束晚自习回家。期间,上课睡觉,戴耳机听歌,读课外书,交头接耳,传小纸条等等,都是明令止的。B中还严学生谈恋,一经发现,立即开除。开头的一个礼拜,子过得战战兢兢。不过说来也怪,虽然校规极其严格,仍然会有李天博这种人,天天手舞足蹈表丰富和边的人聊得天花乱坠不知所云,最后还能像没事儿人似的,把老师哄得从不生气。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