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爱情?

    我跟在王金瑶的后走出了寝室楼。

    “跟我到教师宿舍去,你们商量一下练什么曲子。”

    “嗯。”我点头应着。

    八月的温差很大,正午的毒太阳火辣辣的感觉还在呢,夜晚的风却已经这么冷了。我抱紧双臂,低着头走着。刚刚说起我会弹吉他的时候,林妍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周围的小女生们的眼神里也满是探寻,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哪有人会玩那个东西?等我从一个大背包里面变戏法地拿出一把吉他的时候,林妍的下巴彻底掉下来了。

    是的,这是我预谋已久的一次表演。只不过没想到同台的会是路凡罢了。我的思绪又一次飘回到记忆深处已经只属于我自己的那个高中时代。那一年青涩的我刚刚学了一个月的吉他,胆大包天地要上台表演。一首压抑的《白桦林》,连歌词都不大懂,却自以为深如海。

    现在的我就很懂么?我摇摇头,自嘲地笑笑。记得那时候好姐妹许卉常常对我说的,小末,我真的很羡慕你,那么多年,你一直被保护的那么好。感路上没有受过任何伤害,没有遇到任何挫折。是的,我一直很单纯,被保护的很好,装傻也装的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赵伊诺怀上了李天博的孩子。多狗血的剧,可是我完美的感还是崩塌了。

    我仿佛还能看见她的脸,她皱着眉头,不,你不懂,你不懂

    你以为,你真的他?他又真的你?

    到底什么是?从来都没有撕心裂肺地痛过的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你叫苏小末?”一只大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啊……嗯……”我回过神来。是路凡,他还穿着军训时候的白衬衫跟黑裤子,逆着光站着,手上是一把吉他。

    “听说你会弹吉他?”他笑了笑,他的笑容不像楚笑一样清澈,也不像李天博一样没心没肺。那是一种很阳光的感觉,阳光里面,又仿佛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我在心底叹息,果然是个祸害。

    我眨了眨眼,“会弹白桦林吗?”

    “额……会一点……”他显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个曲目,迟疑地看着我。

    “那就好,”我绕过他,摆出一副大姐姐的姿态,“那我们开始吧。”

    练完吉他,我收拾好东西,跟路凡前后脚走出了教师宿舍。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场上,竟然黑压压站了一群人。

    “笑!我让你们笑!白天没站够是不是?!”寂静的场上回着教官的声音。

    走到近前才发现,一百多个男生,正站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大部分都只穿了个小背心,甚至有几个还光着膀子。我捂着嘴,强忍住笑的冲动,趁前面的路凡不注意,嗖的一下钻回了女生寝室楼。

    老流氓名字叫刘轩,因为看到他常常会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猥琐一词,所以被赐名老流氓。而老流氓上高中以来的第一个外号,其实是拉灯。

    那个时候,世贸大厦刚刚被撞,整个世界都流行恐怖分子这个名词。一时之间,本·拉登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偶像级人物。话说军训的时候,男生们是一百多个人一个房间。当天军训之后,大家都累得要死,到了熄灯时间,谁也不愿意下。最后全民公投,选出了老流氓做代表下地关灯。老流氓不愧是老流氓,只见他轻手轻脚地走到灯绳旁边,使劲一拉。只听啪的一声,黑暗里忽然传来了一句,“哎我擦!灯绳拽折了!”

    整个寝室瞬间爆笑。

    没一会儿,灯亮了,几个教官冲了进来,“笑什么笑?!都给我下楼站军姿去!”

    于是一群着小背心小裤衩还躺在被窝里的男生,一脸怨念地看着根本没折的灯绳,默默地下楼瑟瑟发抖去了。拉灯同学自此名声大噪,赢得了全校师生的好感跟喜……

    军训第三天的时候,如我所料地下了一场大雨,军训停了半天。林妍现在看我的目光已经近乎崇拜,在她眼里,我又会弹吉他,又能做预知梦(我告诉她我梦见要下雨),还有个百宝箱一样的背包。天气骤然变冷了,一件白衬衫根本难以抵御凉意。我掏出来背包里面的长袖外包裹住自己,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走出寝室门,准备去练琴。谁知刚刚走到大门口,就迎面看到了两个人。

    是楚笑跟张洋。

    看到我,楚笑弯了弯嘴角,算是打了招呼。他手里正拿着一件大外,以及好吃的若干。

    “变天了,你们注意点体。”他别别扭扭地说了这么句话,把手里的东西都递了过来。

    “咳咳……”我尴尬地笑笑,他这明显是借我的手来给余浅行贿么。“好……”我正要接过来,余光里看见张洋同学抿着嘴偷笑。

    “你好,我是苏小末,楚笑的哥们。”我想了想,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鉴于张洋同学后会是我老公的好哥们,打好感基础绝对是必须的。

    “我是张洋。”他笑着说,“你在学校已经出名了。”

    “啊?为什么?”我困惑。

    张洋朝楚笑的方向眨眨眼,暧昧不明地又笑了。

    “……”我尴尬地站在原地,“不是……你误会了。那个,我忽然想起来有点东西忘在楼上了,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儿哈。”说完,我转过就想跑。

    “哎,不用了,你把东西送上去就好,我们先走了。”楚笑在我后说。

    “别走,等我。”我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把零食口袋往上一扔。一把拽起来余浅,用楚笑的外把她包起来,扛起来就往楼下跑。哦,错了,是拽起来。“快,楚笑来了。”

    这丫头一个劲在后面乱叫着抗议,“你家楚笑来了关我什么事儿啊?”

    “你家的好不好?”我瞪她。

    “就是你家的!哼!”她瞪回来。

    好不容易把余浅拽到楚笑跟前了,谁知楚扑克只不过淡淡地来了句,“班级怎么样?”

    余浅不干了,“你看看,有她在能好么?”说着扑哧乐了。

    一边的张洋讨人厌地冒出来,还一脸好奇地指着余浅对我说,“这就是你忘在楼上的东西?”

    “……”我满脸纠结地看着他。余浅已经不动声色地掐住我的胳膊,“你说谁是东西?嗯?”

    “不是……你不是……东西,”我痛苦地想把胳膊拽出来,死丫头,拿这招威胁我多少年了!

    正挣扎呢,我忽然看到遥远的男生宿舍那边正走过来一个背着吉他的男生。是路凡!我内心顿时警铃大作。不行,千万不能让他过来跟余浅唠嗑。

    “那个……你们先聊,我要去练琴了,练琴。”说着,我一把抽出胳膊,二话不说地朝路凡跑去。

    “帮我谢谢他——!”后传来余浅的声音。

    “放心吧!”我答应着,放心吧,我才不帮呢!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