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路凡

    作者有话要说:
增加关于B中分了两个校区的描写,高一高二在主校,高三在分校。后文还会提及。
  八月中旬,我们迎来了轰轰烈烈的分班大会。整个大会都是在场上进行,场面混乱的要死要死的。几乎每个孩子后面都跟着几个满脸焦急的家长,在公布成绩和班级的板子前面前仆后继地挤着。

    我和余浅也不例外,只不过我们后没有家长罢了。这个暑假,在我无数次惊人之举的打击下,老妈已经得出了这孩子办事绝对已经比他老爸还靠谱的结论。这一点还是很让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岁的我骄傲的,虽然老妈现在逢人就夸。“看我们家小末,稀里糊涂地就长大了,比大人还懂事,又孝顺又勤快又善解人意。有一天啊,把她爸爸都教育了……”我满脸黑线,看看咱老妈这小词儿用的!稀里糊涂,多么恰当而又完美。

    余浅正昂着小脖子在一排排苍蝇一样的小字儿中找着自己的名字。忽然,她无比激动地一把扯住我的手。

    “小末小末,快看,我们俩竟然是一个班级哎!”

    “啊?”我吓了一跳,虽然想过没考上实验班的后果,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幸运。

    我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高一八班,班主任,王金瑶,听名字就不太可。继续往下看,嗯……余浅、苏小末、路凡!再继续看……赵伊诺……赵伊诺?!!这不是那个、那个破坏我跟李天博的婚姻,现在又成了李天博的现女友的那个女生么?我的心里一阵哀嚎,老天爷!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我们这一届正好赶上了S市重点高中扩招,人数众多,而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多。大家几乎都是八十年代最后一年出生的孩子,不尴不尬地夹在八零后、九零后之间,用只属于我们自己的方式茁壮地成长着。

    B中一共有两个校区,主校跟分校只隔了一条马路,高一跟高二的孩子们在主校,升到高三之后就集体搬到分校上课,从此彻底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08级(08是指毕业年份)一共招了一千多人,整整分了20个班级。其中一班和二班是全校成绩排名前90的孩子才能进的实验班。楚笑考进了一班,也就是我当年的班级。我下意识地看向一班的名单:楚笑、李天博、张洋,嗯,这是他高中最好的哥们……许卉,这是我高中的好姐妹……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我的心里一阵悲凉。我转过头,不想再看。

    “小鱼,我们去场找自己的班级站排吧?”我拉拉余浅,谁知她一动不动。

    “小鱼?”我疑惑地转过头。

    只见余浅站在那里,两只大眼睛直直地望着一个方向,“嘘……你看。”她轻轻说道。

    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正往成绩板这边挤来。他长得干干净净,有一点油,整张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痞气十足地给边的小女生们猜谜语。“一片草地上,来了一群羊,猜一个水果。”“水果……”他边的小丫蛋儿们陷入了深沉的思索。

    “笨蛋!”他笑着扮了个惟妙惟肖的鬼脸。“是草莓!”

    小女生们纷纷露出了不解的表,追着问“为什么啊?”

    “自己想去!真笨!”

    我满脸黑线,这个谜语当时太流行了。我第一次听到时候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可是现在听到,怎么感觉这么囧呢?其实,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底就不知怎么忽然升腾起来一股寒意,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路凡么?!!

    “看啊!那男生好帅!”旁边好多人窃窃私语。我紧张地看向余浅。

    “走啦!”余浅二话不说拽着我离开。“真臭,以为他自己是谁呢?!”

    “啊?”她居然是这个反应?!

    “还帅哥呢,那是她们没看见楚笑,一群花痴。”余浅还在自顾自说着。

    难道说我真的改变了过去?我心里暗喜,也跟着走的飞快。

    “不过了说,”余浅同学紧锁着眉头,“为什么会是草莓呢?”

    “……”我沉默着在风中凌乱了。

    一转眼,我们迎来了华丽丽的军训。前一天晚上,我特地打电话给余浅,“小鱼小鱼,我们俩一起去买明天带的好吃的吧。”

    谁知道她不敢,“学校不是严格规定不让带么?”

    “哎呀,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嘛!他们怎么可能挨个查我们的背包?到时候伙食一定很不好,要饿死的。”高中军训时候,食堂整整八天的菜全是土豆的惨痛经历我还历历在目,我才没有那么傻呢!再吃一遍!

    “还是……还是不要了吧……我的行李都收拾好了。”余浅死不悔改。

    “好吧,那记得多带点钱!”我继续唠叨。

    “你发烧了?带钱干嘛?又没有花的地方。”

    “额……”我一句话噎在了那里,其实我想说的是,军训的地方有一家食杂店,实在不行还可以每天买面包饼干吃。可是说出来她会信吗?

    “那你带件长袖的小外吧,好不好?明天早上多吃点饭。”我不死心,会下雨的。

    “小末你到底怎么了?大夏天的,好好好,我去找找。”她终于受不了我的唠叨,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一大早,我特地吃了两大碗饭,差点把老妈老爸吓死。管不了那么多了,还记得我当年军训的时候,就是因为早上没吃饭而华丽丽地晕倒沙场,我可不要再那么糗。还没吃完饭,余浅小朋友按响了我家的门铃。

    “来啦来啦,”我飞快地跑去开门,只见余浅满脸黑眼圈地站在门口,背上只背了一个小书包。

    “你的眼睛怎么了……”我疑惑地问道。

    “别提了,”她一脸疲惫,“想到今天要军训就怎么都睡不着,你吃完没?赶紧的!”

    “我马上,等我一下。”我飞快地跑回屋,左手一个大布袋,右手一个大塑料袋,背上一个双肩包,正在我犯愁怎么把斜挎包挎上的时候。余浅终于受不了了,伸手拽过那个包,抢先一步下了楼。

    我回过头颤颤巍巍地看了一眼满脸不舍的爸妈,“我走了,不要想我……”

    只见我爸满脸激动地走了过来,“爸……”我煽道。

    “赶紧给我下楼,人余浅都下去了,别让人家等你!”他说着一把把我推出门外,关上了房门。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