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过去的大计划

    其实,经过我这两天严密的观察和总结,我早已得出来一个惊人的结论。过去是可以被我改变的!比如说我没有照毕业相,果然那些本来存在过的合影都不存在了。再比如说这个时候的苏小末和李天博本来没可能认识,也稀里糊涂的撞见了。又比如说本来满手墨水的应该是我,结果转移到了楚笑上。

    发现这些的时候其实我全打了个寒噤。有一个词叫做蝴蝶效应,也就是说,我这里稍有行差踏错,很有可能就带来多年以后惨痛的后果。不过,这是不是也代表着,我可以改变李天博英年早逝的命运?只要他没有上我……

    额……闹心……想不下去了。

    其实现在最主要的不是我要不要遇到他,而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可能高中跟他同班。不知不觉的,眼看着距离中考还有二十多天了,我的水平跟刚穿越时候没有什么差别。马上就要考试了,大家的心都野了,每天没有几个人学习,老师也不怎么讲,大部分时候都是自习。

    这天,老师开始发表格报志愿。于是整个教室里面炸了锅,讨论的话题全都是准备报考哪一个高中。S市的重点高中有四个,最好的A中是省重点,录取分数高的吓人。像我们十中这样的小初中基本上是不会有人能考上的。其余的B中、C中、D中都是市重点,为了平均生源,通常都会给每个初中一定名额。像十中这样的学校,只要在本校排到了前二十,基本上都是可以的。

    看过自己以前的成绩单我有点咂舌,原来我那时候成绩还真的不坏,好的时候进过前五,不好的时候也没有出过前十。小鱼比我稍好一点,曾经拿下过全校第一,不过现在的排名跟我也差不多。楚笑则总是无比稳定的稳居第四。提起报考我忽然想到,笑笑这家伙到了高中就基本上再也见不到了啊,我不有了依依惜别之感。

    三个备选重点高中里面,B中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不用住校,是广大同学们的首选。不过近几年总是会有B中风气不好、世风下的传说,记得我那时候还因为老爸非让我报它而哭了一场。额……我真是个哭鬼啊!C中的名声要单纯很多,就是离家实在太远了,要倒车,公交很少。所以那边大部分孩子都要住校,不过传闻帅哥极多,广大女生们极其向往。这个似乎就是楚笑去的那个,我估计他就是想去耍帅。至于D中,虽说离家也远,但是还在市区内,很少住校。听说管理很严很变态,分数也要略高一些。所以基本上还是没有几个人敢打主意的。

    “笑笑……”我拿着老师发下来的表格,一脸谄媚的看着他。“你为什么想不开要去C中呢?”

    笑笑的脸有一点抽搐,没有理我。

    “去B中吧,我跟余浅都去B中……”我继续谄媚。

    “……”他被我缠的受不了,“我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

    “为什么不呢?你想啊,放长线,钓大鱼。虽然现在小鱼同学豆儿还没开,不过她跟你‘哥们深’,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啊!”我一脸真诚。

    “哥们深……”他满脸黑线,不管,我默认为他被我的话打动了。

    “是啊是啊!”我继续游说,“你想啊,你要长相有长相,要人品有人品,最主要还有真心。保不准哪天余浅灵光一现就发现你的可了啊,你说这时候你要是跟她一个高中一个班级,还不幸福死你们?我跟你讲哦,前几天有人传我们俩的绯闻小鱼都不乐意了。”我说的口干舌燥,赶紧喝了一大口水。

    “苏小末……”楚笑皱了皱眉头,半晌,忽然来了一句,“其实你……”

    “我?我怎么啦?”我好奇地。

    “你很像媒婆!”他想了想,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瞬间晕倒。

    “拿去!”他甩过来一张薄薄的纸。

    我笑嘻嘻地接过来,偷偷瞄了一眼,只见上面第一志愿一栏里,清晰地填着:“B中”。哈哈,笑笑你真是太可了!我一蹦一跳地去交志愿表。

    半路上,忽然冒出一不明份人物,一脸怨念地把我拦截了下来。我抬起头,余浅哀怨的脸忽然映入眼帘。“啊!贞子啊!你想干嘛?”我差点蹦了起来。

    “说,你俩刚才又秘密交谈什么小秘密了?我都看见了……”小鱼满脸哀怨。

    “额……没、没什么啊……嘿嘿……”我尴尬地笑笑。

    “你居然跟他有小秘密,你跟我都没有……我伤心……我要杀了他……”小鱼自顾自地哀怨着。

    “额……”我满脸黑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我的小姑,你的豆儿能不能早点儿开啊?小点儿声,被那家伙听到我就惨了。

    “你、你还不让我说话!”余浅挣脱我,“哼,你果然喜欢他就不要我了,见色忘友的女人!”她说着,扭过头走了,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交表格的时候我不停地小声儿念叨着,笑笑,你一定要争气啊!一定要争气!我会对你的未来负责的!我会对C中那些没能遇到你的小女生负责的,我会对你没能娶的妻子和没能出生的孩子负责的……

    正说着,差点撞上前面一个男生的后背。那男生正手舞足蹈地跟哥们耍宝:“我说?你信不信,只要是周杰伦的歌,你说出来个歌名,我就能把歌词都背出来……”

    额,我满脸鄙夷,顺口接道,“是么?他的歌我就喜欢《烟花易冷》。”

    “……”只见那男生转过头,满脸黑线无语地看着我。“你确定这是一首歌?”

    是张鑫……我忽然觉得,当初我上了高中就立马变心给李天博真是明智。咳咳,真是的,苏小末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忘本。我一面谴责自己,一面抱歉的对他笑笑,“不好意思哈,随口一说、随口。”我说着转要走。

    “小末。”他叫我,声音很明显有点迟疑。

    “怎么?”我回过头。

    “没、没什么……”他吞吞吐吐,“晚上等我一下,一起走,有话想对你说。”

    “……”不、不是吧?在我印象里面没有这一出啊?难不成他要对我表白?不要啊!我可是有老公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