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大帅哥的小秘密

    站在墙角,我的大脑也一刻都没有停止运转。印象中李天博似乎说过他的初中是在四中,那个高一那年就被拆除了的传说中的学校,我一次都没有去过。是不是在市中心附近?我皱了皱眉头,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真是麻烦啊!

    我又捅了捅楚笑,“哎…”

    “嗯?”经典扑克脸。

    “对不起…”我故作低声下气。

    “嗯。”继续扑克。

    “额,”我有抓狂的冲动,继续不死心地,“那个…你知不知道四中在哪?”

    “不知道。”

    是不是错觉?我似乎从他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狡黠的笑意。

    “那你知不知道、哪有S市的地图?”我咬牙切齿地说。

    “不知道。”他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该死的,我要使出杀手锏了!

    “喂,借我二十块钱,不许说没有!”我开始采取无赖政策。

    “干嘛?”他转头看我,有点惊讶。

    “你…你管不着…”这种借钱打车私会未来老公的机密大事,还轮不到他这个小孩管。

    “那不借。”他又回到了扑克状态。

    “喂…你…”我气结,半晌,憋出了一句,“楚大帅哥…”

    “嗯?”他岿然不动,气得人真想挠死他。

    “你最善良了!”我咬牙切齿地装楚楚可怜。

    “没有用。”

    “我…我家余浅快过生了…”我开始胡言乱语,该死的,我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小鱼的生明明是七月份。

    “嗯?不是七月么?也是,那时候就毕业了。你准备买什么?”他竟然笑了,清澈的眼眸里面全是阳光。

    “呵呵…”他笑的我浑不自在,“秘密啦!真是的,你借还是不借?”

    啪,两张十块的票子塞到了我手里。“够么?买点她最想要的。”

    我诧异地抬起头,谁知楚大帅哥早已调回了扑克脸模式,一动不动。

    “嗯…谢谢!”我承认,拿到钱的那一刻我不是没有愧疚的,对不起了楚笑。可是,不看到天博仍旧好好的活着,我是不会安心的。

    荒凉的小场上,长满了杂草,真是有种草长莺飞的感觉。走在场上,脚下时不时的踩到碎石子,原生态的路面硌得人很舒服。今天是照毕业相的子,代数老师不得不提前下课,临走之前还不忘白了我和楚笑一眼。此时,场上挤满了三五成群的学生,他们无一例外都有张单纯的笑脸。照过集体照,接下来就是相熟的同学们三三两两一起合影。我忽然没了兴致,默默地蹲下来,摧残着路边的小草。当年的我是不是也这么单纯?盎然的拉着朋友们拍出各种各样可的搞怪的pose,浑然不知即将到来的残酷。在那个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岁,分离,思念,都是太遥远的词汇。他们不会明白距离有多可怕,时间有多残忍。在一个个年轻的脸上贴上标签,在每一个鲜活的生命上加上重担,把他们变成一个个没有差别的人。

    然而我又能说什么呢?生命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重量,责任,是无法反抗的。我只是不想让我三十岁的浑浊,去破坏了那些纯净的美丽。

    “小末,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为什么不去合影呢?你不是期待了很久吗?”一个短发的女孩笑嘻嘻地走到我面前。

    经过小鱼同学一个早上的叽叽喳喳,和我朦朦胧胧的回忆。我大约熟悉了我年轻时候的交际圈。眼前的女孩似乎姓王,似乎很强势,似乎有秘密,似乎……

    我还没回想完,已经被她不由分说的拽了起来。“走啦!你最期待的人也在哦!”

    我最期待的人?总不可能李天博忽然转学出现在这儿吧?我任由她拉着向前走去。

    “嗨!张鑫,合影吗?”王姓女子熟络地跟某个男生打起了招呼。

    张鑫?这名字好耳熟。

    “好啊!王大美女在这,我能不给面子嘛?”张鑫回过头乐呵呵地说道,末了不着痕迹地看了我一眼。

    我瞠目结舌,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个子大概没比我高了多少,一张圆脸,眼睛很小,长长的,有点小狐狸的感觉。穿着一件大号的球衣,肩膀不是一般的窄。

    555,我明白王美女口中的我期待的人是什么意思,这是我初中的时候暗恋过的男生!

    “咳咳……”我尴尬的笑笑,“那个……你们先聊,我……我去那边找余浅有点儿事,哈哈……”说完转狂奔。

    苏小末!你年轻时候的眼光实在太、太可怕了!555

    我飞快地跑着,忽然,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个宽阔的怀里。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抬起头,只见楚笑捂着口,铁青着脸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地向教学楼走去。

    咦?这家伙怎么了?平时虽然也就是扑克脸惯了,可也没有这么沉。我顺着他走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前面是一群玩到high的孩子们,人群中央,余浅小朋友正在和一个小正太照合影,大约是被众人起哄调笑的,余浅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小正太也是一脸的不自然。唉!现在的孩子们啊!我叹了口气,忽然一个从来没有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念头慢慢浮现出来。

    记得在我高中的时候,有一天跟余浅一起翻出初中的照片怀旧。我打趣她,“你啊!就是太有男生缘了,毕业的时候,全班的男生都抢着跟你合影,到最后把所有的男生都照遍了。”余浅听了点点头,若有所思,“是呢,我现在想想也觉得有点夸张,可是,你不觉得,好像少了谁么?”

    少了谁?我灵光一现,是楚笑!全班男生都合过影,唯独少了的那个,是楚笑!

    这家伙,难不成……我的初中未解之谜,就要被我揭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能否再爱你(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