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之物

    “你们确定这就是死亡河流?”费尔蹲在河边,看着在河水里游得正欢,不时向他挑衅般甩着尾巴的鱼群,压抑住怒火向着后傻眼的佣兵们质问道。

    佣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看死亡河流看起来一副绿水悠悠的模样,这都是伪装。死亡河流之所以有这个这个称呼,完全是因为这条河有着极强的腐蚀的能力。无论什么东西,一旦掉进河里,就会在瞬间化成灰烬。四百年前就有一位剑圣不信邪,不听从家人的劝阻,跳进了河里。结果,连一秒钟都没有撑过,便化作了灰烬。

    最后,还是马科拉迪站了出来,对着费尔解释道:“我敢保证,这里绝对是死亡河流。至于为什么这里面会有鱼群...我们也不知道。毕竟,这条河已经有两百年没有人光顾过了。”虽然很恼火费尔竟然怀疑他们带路的水平,但毕竟他是雇主,而且现在的况也很古怪。想着,马科拉迪转而看向了河里的鱼群,忽然一呆。

    呃,为什么他觉得这些鱼的脸上带着趾高气昂的表?是他的错觉吗?鱼怎么会有表

    马科拉迪定了定神,待仔细看去时,费尔开口了。

    “好吧,冲着你们雄鹰佣兵团的名声,我姑且相信你一次。”费尔站起来,语气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佣兵说道。“你们把这里的况调查清楚了,我回马车里,有事叫我。”

    说完,酷酷的一甩衣袖,留下一个背影给佣兵们瞻仰。

    “怎么样怎么样!?”费尔一回到马车里,原本窝在张婉月怀里的菲丽就一下子抬起头来,急忙问道,一脸的坏样。

    “咳咳,下!请注意您的仪态!”看着窝在张婉月怀里的菲丽,费尔一边将斗篷拿下,一边说道。反正在被下迷晕后,几人的脸都被那个叫云中月的看到了,他又何必遮着?想想下也真是的,怎么可以告诉这个云中月他们的来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呃,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你废话好多啊!你是不是男人啊,那么鸡婆!”菲丽白了费尔一眼,催促道。“快给我说啊,外面怎么样了!”“呃...”费尔一时被菲丽的这句话给噎住,脸色变得很难看。

    “噗...”露露安闻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看着闻声看过来的几人摆了摆手。“哈..你们继续,继续...”

    菲丽也真是,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怎么可以说费尔他不是..不是...想到这,露露安小脸一红。

    费尔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劲的告诉自己,下是无心的,她是无心的....

    “下,我们已经到了死亡河流,但古怪的是河里居然有鱼群,看起来丝毫不受河流的影响。”沉住气的费尔一脸沉着的看着菲丽,语气平静。“所以我建议您最好留在马车里,毕竟,我们要‘安全’的到达死亡峡谷。”费尔故意将安全两个字咬得很重。

    因为某种原因,菲丽就如同一颗会蹦来蹦去的原子弹一般,有她在的地方,再安全的地方都会变得不安全.....

    “吖?”菲丽双眼一亮,双手捧心状。“这么稀奇,那一定很有趣~?”

    “......”“.....”

    “不,其实,我希望您呆在车上...呃,怎么了?”费尔奇怪的看着拉扯他衣服的露露安,面露不解。“她已经跑出去了。”露露安忍着笑意,对着外面指了指。

    费尔扭头一看,可不是,马车里哪里还有菲丽的影。掀开车帘,就看见菲丽拉着张婉月,向着死亡河流的方向跑得正欢。

    “......”

    “大人,您说,这些鱼到底是个啥嘛品种?俺咋看起来,觉得它们很是嚣张!?”马迪.威拉蹲在河边,瞪着双眼,拿着一截树枝不时的戳一戳河里的鱼群。看见鱼儿用尾巴挑开他的树枝,对着他不屑的翻着白眼时,‘咦’了一声,颇感有趣,乐呵呵的一笑,继续戳....以此循环.....一股粉红色的气场慢慢的在熊人四周散了开来。

    佣兵们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你还乐上了是不?”马科拉迪看着散发出粉红色气场的熊人,抖了抖鸡皮疙瘩,怒道。“你小子找抽啊!没事竟给我找事!正事不好好做,搞这些有的没的。”

    马迪闻言,缩了缩脖子,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正鄙视着他的鱼群,扔掉树枝,对着马科拉迪憨厚的一笑:“俺就是想跟它们搞好关系,到时候问话的时候也方便些不是?”马科拉迪一愣,猛然想起熊人可以和蜜蜂,植物,鱼类沟通的。但是,瞥了一眼用鄙视的眼光看向马迪的鱼群,头微微有些痛。

    总觉得,这些鱼不简单啊。

    “那你和它们搞好关系了吗?”就在马科拉迪怀疑马迪的能力时,一清脆的女声从后响起。众佣兵转过头,便看见一穿斗篷的佳人款款走来。红色的秀发在风中微微飘起,红宝石一般的双眸如同火焰一般跳动,微微扬起的下巴透漏出些许骄傲,整个人犹如刚刚打了胜仗的火之女神。众佣兵的眼神迷离了一下,双眼扫到一旁时,猛的清醒。

    只见佳人旁,一面容还算秀气的男子懒洋洋的站着,见他们望过来,还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最关键的是,佳人的玉手正勾着男子的手臂。而这男子佣兵们都认识,最强佣兵——云中月。

    再仔细一看美人所穿的衣服和来时的方向,不难猜出就是雇主之一。

    这一下,佣兵们立马收回了眼神,将双眼看向了别的方向,不时感慨着‘今天天气真好’之类云云。

    暂且不提佣兵守则里不许和雇主发生关系这一条,光看美人和云中月的关系,就没人打她主意了。开玩笑,一巴掌把龙都拍死的人,他的女人,谁敢抢?什么什么?你说佣兵守则?有这种东西吗?

    “云中月大人~呃,这位,小姐。”马科拉迪脸上堆起笑脸,指了指马迪,道。“两位大人,其实你们不必亲自到这里来,有了进展,我一定会通知您的,请一边歇息吧。”我还以为云中月躲在哪里呢,原来一直都在马车里,难怪找不着了。想必他接下这个任务,也是为了这位小姐吧。也是,记得那句话是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用了,你倒是给我说说这死亡河流是咋回事啊!”菲丽一脸好奇的看着马科拉迪,丝毫不担心费尔会将她抓回马车去。马科拉迪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张婉月,未等其有所表示,便被菲丽一把将头搬了回来,道:“我问你话你看他干什么?给我老老实实交代了!”马科拉迪被菲丽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小心的瞥了一眼张婉月,见没什么异常反应,松了一口气。

    这位小姐的胆子可真大,公然和别的男子这般亲昵。最奇怪的是云中月居然不生气。这么看来,云中月跟这位小姐的感很好嘛,彼此如此的信任。想到这,马科拉迪的看向张婉月的双眼充满欣赏,暧昧的一笑,专心的给菲丽讲解起来。

    张婉月看着马科拉迪那我什么都懂的眼神,眼角一跳,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心里一动,望向了死亡河流。

    想了片刻,顺着心意来到了河边,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河水,发呆不已。

    为什么,她觉得有一种熟悉感?

    犹豫了一下,趁着没人发现,飞快的将手伸进了河里,晃悠了几秒钟,再将手伸回来。一股信息早已透过河水传递到了脑海中。

    冥河....阳鱼....?

    地府的冥河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莫非,上面来人了?我可以回去了?张婉月盯着河面,面色一喜。

    虽然不清楚是不是阎罗王下来了,但看见‘家乡’的东西,心里依旧觉得很爽,看什么都觉得好看。

    张婉月一脸愉悦的看着河水,不时的点点头。原来传说中的阳鱼是长这样啊,可这鱼看起来白白嫩嫩的,看不出哪里了....哦对了!

    很好,没什么变化,依旧水嫩嫩的。

    张婉月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点了点头,在储存空间里搜索片刻,拿出了一个自己无聊时炼制的一个水瓶(所谓的炼制,也就是拿天火对着水瓶烧了烧,改了个造型),将河水倒了一些进去。对着从头顶缓缓飞过的蚊虫群‘哧啦’一喷,恩,效果很不错嘛。

    张婉月手拿水瓶,看着一哗啦掉下来的蚊虫轻蔑的一笑,仰天长望。

    没想到我还有做杀虫剂的潜质嘛~~唔,就叫仙家牌杀虫器,一喷即死,好用又便宜~~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退居幕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