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境初变(上)

    慕容静无聊的坐在冥想室里,心里不住的嘀咕道:死老头子,居然把我扔到这里,说什么感应元素精灵是每个魔法师必须做的事,不然就算不上是一位魔法师。而且,还说感应不到元素精灵就不让她出去!可恶啊!!要我对着这冷冰冰的墙壁冥想,这....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帅哥啊!美男啊!!你在哪里!!

    慕容静也不是没有想过偷偷的跑出去,但是,一看到被超合金封得严严实实,连个缝都没有的冥想室,顿时泄气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是咋想的,弄个冥想室连个门窗都没有,也不怕把人憋死啊?

    当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从没有听说过有人在冥想室里被憋死的。而且,偶尔间,她还有着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空气里也不时的闻到淡淡的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也不知道这股风是从哪里吹来的,她记得这个冥想室是在皇宫内部的吧,而且附近根本没有花草树木。

    就在慕容静神游太空之际,冥想室的墙壁忽然如同水波一般泛起一阵涟漪,一个大门出现在慕容静的面前。接着,那道大门‘嘎吱’的一声被推开,一个面容姣好,看起来大约有十几岁大的侍女恭敬地走了进来。

    慕容静看着来人一愣,接着眼珠开始滴溜溜的转了起来,脑海里飞快的闪过几个字眼:大门,侍女,打晕,逃跑.....

    就在慕容静不怀好意的看着侍女,琢磨着从哪里下手的时候,那名侍女MM一脸恭敬的对着她说道:“雅典娜下,多姆大人说您可以出去了,他在皇宫大厅等您。”

    慕容静眼珠转了转,心下奇怪不已。按照她对死老头的了解,应该是不太可能这么快就放她出去的吧,呃,虽然这里面和她有一点点的关系。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不成?

    侍女恭敬的站在一旁,不时抬起头偷偷的看一眼慕容静。未来的皇后陛下了长得真是可,水灵灵的,和陛下真是很配。听说这位未来的皇后陛下脾气非常的好,从不打骂下人,非常的和蔼呢。

    慕容静刚回过神就和那位侍女的眼神相对,吓得那位侍女连忙低下头,不住的颤抖着。

    慕容静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很可怕吗?她记得她的人气一直都很好吧。

    “你还好吧?”慕容静甜甜的笑着,一脸和蔼的对着那名侍女亲切的问道。

    “不...我,我没事。让您担忧了。”侍女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慕容静一眼,当看到她的脸上毫无不悦之色后,方才放下心来,连忙答道。

    慕容静脸上笑意不减,温柔的看着侍女,关心的说道:“没事就好,要注意体哦。”侍女闻言,感动的点了点头。未来的皇后陛下心底真的是太好了,一定也没有怪罪她的意思,还如此的为她的体担忧,真是太让人感动了。要知道,在宫里私自偷看主子的罪是很大的。一个不好,诛杀全族也说不定。未来的皇后陛下的心底是如此的善良,将来要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可怎么得了,她一定要好好地保护未来的皇后陛下才行。想到此处,侍女的双眼透漏出坚定的目光。可怜的娃,她还不知道她心中那所谓的‘善良又温柔的未来的皇后陛下’不久前还琢磨着将她打晕跑出去呢。

    还好慕容静不知道,她要知道,还不把牙给笑掉了。

    要知道,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但对于这些个宫规慕容静还是没有完全的弄明白。她倒是想弄个一清二楚,但人家不让啊。说什么现在她正处在大好的成长阶段上,不应该去理会这些什么规定,应该好好地去感应元素精灵。而且,一旦能力达到了某个地步,这些规矩根本就成了摆设。而对这位侍女和善则是照本宣科。毕竟,小说中的主角们都这么做。咱跟点风,总不会有坏处吧?

    慕容静看着自己面前明显变得不同的侍女,细细的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名堂后,想了想,和蔼的说道:“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侍女一愣,随即一脸激动的说道:“是,雅典娜大人。我...我的名字是慕思,慕思.田洛。”

    慕容静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么,我叫你慕思好了。我不太记得大厅在哪里了,你能带我去吗?”

    慕思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对着慕容静微微弯了下腰,说道:“请您跟我来。”

    大厅里,炎刃来回的走着,不时的看一下走廊,一副火烧股的模样。维利坐在椅子上,看着炎刃来来回回的走着,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忍不住嚷嚷道:“我说红袍怪,你就不能消停点啊?你晃得我头晕。”炎刃停下来,看着维利一副快要晕倒的架势,嘿嘿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是个闲不住的主。”

    维利听着炎刃那毫无歉意的话,翻了个白眼。

    “啊,蓝袍怪,一直都忘了问你,你当初为什么要收安娜为徒?”炎刃看着维利,忽然想到了什么,跑到他面前奇怪的问道。“以你的条件,要是真的想要抢夺雅典娜的话,我是一定抢不赢你的。”

    维利哼哼一声,反而问道:“你还记得那个预言吗?”炎刃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奇道:“记得啊,怎么?”维利为炎刃的迟钝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安娜和雅典娜一样,都是天生智体。”

    炎刃大惊,惊讶的说道:“不是吧?可是她给我的感觉很是一般啊!”维利不屑的看了炎刃一眼,嘟囔道:“你看得出来才怪....”“你说啥?”“哦不,没什么。”

    维利干咳一声,看着一脸疑惑的炎,严肃的说道:“就是因为两人都是天生智体,我才会收下安娜为徒。就是怕不小心弄错了人。”说到这,维利不自觉想到了沉睡中的安娜,微微的叹了口气。都是他的错,害得那个孩子变成了现在这步田地。如果他再小心一点的话,斯蒂娜根本就不可能得手。

    炎刃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释然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么一来的话,就确定了是雅典娜没错了吧。”

    维利点点头,算是承认了炎刃的话。虽然,确定的方法不太讨人喜欢。但却节省了他们很多的时间。

    “法拉大人,多姆大人,雅典娜下来了。”

    就在维利和炎刃沉默不语的时候,一个女声从后传来。两人向后望去,就看见慕思带着慕容静正站在他们后的不远处。

    “嗯。你可以下去了。”维利对着慕思点了点头,看向慕容静道。“雅典娜,我们走吧。”

    “呃?”

    慕容静奇怪的看着两人,问道:“我们去哪?”

    炎刃和维利闻言,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难道你不知道?”

    慕容静倒退一步,看着两人很诚实的点头道:“我不知道。”

    维利古怪的看着炎刃,问道:“你没说吗?”炎刃也是一脸的古怪。“我以为你会说。”慕容静表面上傻乎乎的看着两个人,心里却暗自警惕。这两个老家伙在打什么哑谜?

    “咳。”维利咳了一声,看了一眼炎刃,想了想,笑眯眯的对着慕容静说道:“啊,雅典娜啊,我们先去看望你姐姐吧。”

    “恩,好的。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慕容静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点头道。心里的疑惑感更盛。打定主意,一有不对立马开溜。

    “慕思,你跑到哪里去了啊~?”后花园里,一个浑的大婶插着腰,对着慕思两眼放光的大声训斥着。“宫里可不养吃闲饭的!你个死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偷懒!”那位大婶张着血盆大口,越说越来劲。在宫里,她没事的时候最喜欢找慕思了。一想到她那副楚楚可怜的表,心里就爽得不得了。

    慕思委屈的低下头,小声的辩解道:“不是的,女官大人。是多姆大人让我....”慕思还未说完,女官就打断了她的话,恶狠狠地看着她,冷哼道:“死丫头,还学会顶嘴了!找死是吧?”说着,就伸出了肥胖的左手,打向慕思的小脸。

    忽然,一只手从女官的后伸出,紧紧的抓住了她那只肥胖的手。女官大怒,转过一看,火气顿时没了。

    “你才想死吧。”

    后,一妙龄少女紧紧的抓住女官的肥手,森森的说道。

    “幕...幕莲...你你..怎么回来了...”女官原本嚣张的肥脸一瞬间苦了下来,颤颤巍巍的看着少女,结结巴巴的说道。

    幕莲冷哼一声,一把将女官的手扔开,一脸厌恶的拿出一张丝帕擦了擦手,道:“怎么,不想我回来?”

    “不..不是..怎么会呢。”女官一脸献媚的说道。

    幕莲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可以滚了。”女官闻言,如临大赦一般,撒丫子跑得贼快。

    “姐姐...”慕思瞥了一眼幕莲,弱弱的喊了一声。

    幕莲气呼呼的看着慕思,伸出因为练武而变得黝黑的手指,狠狠地戳了戳慕思的额头,气道:“都说了多少遍了,碰上那个死肥猪不要那么柔弱,你越怕她她就越来劲!今天要不是我突然回来,还指不定她会怎么欺负你呢!”慕思摸了摸自己的头,柔柔的应道:“恩。”

    幕莲看着慕思那一脸委屈的样,叹了口气,将慕思拉进怀里。

    “总有一天,没有人会在欺负你。”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退居幕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