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投胎是这样的...

    “哈哈,婉月妹子,我把文件处理好了,你来签个字就好!”

    老远的,张婉月就听到了阎罗王的大嗓门。

    “阎罗大哥。”

    张婉月放下手中的孟婆茶,站起来,一脸微笑的看着大步走来的阎罗王。

    在阎罗王的解释下,两人冰释前嫌,并且还结拜了兄妹。至于两人是怀着什么想法结拜的,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来来来,在这份文件里签个字,证明后,我就可以将你送到异界行善积德了!”

    阎罗王红光满面的拿着一个合同一样的东西,走到张婉月的面前,笑着说道。

    对于他来说,用不着处于死刑比升官发财还要爽。当然,能升官就更好了。

    “为什么...要是异界?这个世界不行吗?”

    张婉月皱着眉,没有接过阎罗王手中的合同,问道。

    “那是不可能的。”阎罗王缓缓的解释道。“要知道,如果是重生在神州大地的话,无论哪个时代,都是有着天庭的存在的。容易让上层们察觉。所以,只有将你送往平行空间了。”

    “难道异界就没有天庭的耳目?”张婉月不甘心的说道。

    阎罗王闻言,不屑的说道:“异界那个地方对于我们这些成仙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贫民区。灵气比地球稀少不说,还有一群蛮夷在里面。天庭的那些人根本就不稀罕去哪里。”

    张婉月抿了下嘴唇,不再说话。接过阎罗王手中的合同,细细的看了起来。

    证明:

    本人张婉月,由于不明原因,乘坐的电梯与曹地府的办公电梯连在了一起。本人因为尚未注意四周的况,便离开了电梯,导致被曹地府特有的绝地气侵入体,当场死亡。阎罗王见其况,大惊。为了能让本人重列仙班,特让其重新转世至异界积满功德,功成后,接回。

    张婉月看着手中的合同,心里不住的冷笑。

    很好。

    这份证明完全的将阎罗王自的过失全部推到了她的上,还不忘在里面赞美自己有多么的尽忠职守。

    “怎么样?婉月妹子?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阎罗王眼巴巴的看着张婉月,巴不得她立马就签字。要知道,夜长梦多啊!张婉月一刻不签字,他就一刻不舒坦。

    “嗯,没有问题。”张婉月微笑着,看不出任何的不快。

    阎罗王点了点头,指了一下张婉月手中的合同,道:“只要拿着这份合同,在心里默念你的名字,便可以了。”

    原来如此。

    张婉月点点头,闭上了双眼。拿着合同,专心的在心底默念着自己的名字。

    不消片刻,合同上空白的签名处那里聚集着一缕缕黑,金色的粉末。那些黑,金色的粉末相互融合,交叉着,最终,变成了张婉月三个黑色泛着金光的大字刻在了合同上。

    张婉月睁开双眼,默默的看着合同上多出来的几个字,一言不发。

    “哈哈,那么婉月妹子,你在这稍等片刻,我交接完文件后,便送你去投胎。”

    阎罗王笑得一脸灿烂,接过张婉月手中的合同,颠的离开了。不要觉得阎罗王这样兴奋很不正常。这就如同原本要处死的囚犯在行刑时,忽然发现自己不用死了一样是一个道理。更何况,本来要死的那个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阎罗王。

    世人皆怕死,活得越久,对生命就越眷恋。所谓的不怕死,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上。不然,何来‘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

    张婉月坐回椅子上,低着头,捧起孟婆茶,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显得心不在焉。原本呆在旁边伺候的黑白无常,早就在阎罗王进来的时候离开了。

    老实说,张婉月的心里要是说不记恨阎罗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阎罗王没有主要的责任,但是,做为曹地府的主人,居然没有发现有人类进入,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阎罗王做的很失败。其次,虽然有做补偿,给了自己一个转世重生的机会,但无缘无故的离开自己的家乡,离开亲人朋友,大概只有冷血或者没心没肺的人才会坦接受,并暗自欣喜不已。以前,她没事的时候,也喜欢看一些穿越小说,但每当看着那些主角们费尽心机穿越到其他世界,在其他世界兴高采烈,乐不思蜀的建功立业或者左拥右抱时,就觉得很好奇。他(她)们,难道都不思念家乡吗?

    虽然,她家里的那对父母很无良,但是,她知道,他们是打从心底里着她的。这也是她甘愿背上那笔巨额欠款的原因。

    很快的,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去往另外一个世界....哎呀,也不知道龙默阳那个吸血鬼会不会在她走后,让她的父母来继续还债。老妈虽然老喜欢哭,但人不笨,应该不会被欺负才对。况且有老爸那个宠妻狂在,老妈绝对不会受到一点委屈的。对了对了,老爸最近的体有点不好,也不好好吃药,她老是在药里闻到酒的味道。还有公司里的彭美丽,她不太适合呆在那个勾心斗角的地方。没有她在公司镇着,那群利益熏天的女人应该会翻天吧。

    想着想着,一滴眼泪顺着脸庞缓缓流下,滴在茶杯中泛起一阵涟漪。

    张婉月端起茶杯,猛地一口气将其喝了下去,抬起头,面目平静,脸上看不出丝毫哭过的痕迹。

    “婉月妹子,来来来,我们现在去投胎池吧!”

    张婉月转过头,便看见笑容满面的阎罗王站在待客厅的门口处对她招手。张婉月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来,向着阎罗王走去,边走边问:“投胎池?不是去轮回道?”

    阎罗王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解释道:“以前是,但是因为人界二战时期导致死亡人口大量扩大,每天排在轮回道的小鬼多不胜数。所以就将原本多功能集为一体的轮回道拆迁重建。根据每种不同的功能建立了各种各样的池子。现在啊,也就是一些小说中还在用轮回道了。毕竟,时代在进步,我们也要创新嘛~”

    张婉月闻言,奇怪的问道:“既然是创新,为什么你们还在用纸张,都没有用电脑呢?”记不清楚是从哪个小说中看到的了。写的什么主角死后,来到曹地府,发现地府用的全是电脑。在重新投胎的时候,电脑遭受某某病毒攻击,于是哪个程序出了问题,保留着记忆重生了。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她一直都比较感兴趣。

    阎罗王一愣,接着哈哈一笑:“我和你说吧,本来电脑我们是准备安装的,但是呢,你也知道,电脑那个东西是在西方搞出来的。西方那群诸神就比我们先一步用那个东西,结果没过几天,就中了电脑病毒,搞得资料出现了混乱,一大群的鬼魂投错了胎。有的是保留着记忆重生了,有的去了异界,更扯的是,有的鬼魂直接穿到了希腊的某位女神上,还弄出了一个什么圣域,黄金十二宫和圣斗士这些东西。上层们看见前车之鉴,当然就不肯用电脑这个东西了。”

    张婉月呆泄一秒后,迅速回过了神。原来圣斗士真的存在,那位穿过去的前辈真是厉害。这种东西都搞得出来。

    “好了,到了。”

    张婉月闻言,细细的打量起阎罗王口中所谓的转生池。

    一个类似温泉的池子,看起来非常的普通,毫无特点。池子旁边,站着一个拿着三叉戟,穿着战袍的鬼差。而在池子不远处,一群鬼魂排着队,手中都拿着一张纸条。在那群鬼魂的前面,立着一个和超市的那种警示器很相像的东西。在警示器旁边,是两个一左一右手里都拿着狼牙棒的鬼差。鬼魂们非常有秩序的排着队,一个接一个走过警示器。走过警示器后,前面就是一个柜台了。在柜台里放着许许多多的黑发,黑眼睛,黄皮肤的娃娃。那些娃娃有的长得水灵灵的,十分可,个别还是属于绝色那种;有的则长得普普通通,毫无特点,纯粹的路人甲脸型;有的看起来就像是制作商没有认真做一样,长得歪瓜裂枣的。一个鬼差就坐在柜台前,接过鬼魂手中的纸条,仔细看过后,从柜台里拿出或乖或丑的娃娃,递给鬼魂。当然,柜台的四周也有着两个手拿狼牙棒的鬼差。而柜台的娃娃在消失一个后,便又自动的出现一个,替补了空位。

    鬼魂拿过娃娃后,老老实实的来到池边,抱着怀中的娃娃,不用那个威武的鬼差动手,自觉地跳了下去。

    没有泛起丝毫的涟漪,鬼魂跳下去后只在池水里冒了一个泡泡。

    “这...就这样?不用喝孟婆汤?”

    张婉月张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阎罗王解释道:“为了防止有鬼在转生时假喝孟婆汤,然后在重生后吐出来。便将孟婆放在了曹地府的第一层。经过复杂的转世程序,确保鬼魂完全的消化掉孟婆汤后,才根据各自的生平,送往不同的转生池投胎。你看见那个警示器了吗?为了防止孟婆汤消化得不彻底,特意安装的。只要有鬼魂的体里还残留着孟婆汤,那个警示器就会有感应,然后被鬼差抓住,等它消化完孟婆汤后,才会放它去投胎。”

    张婉月点了点头。心里暗自赞叹曹地府这招做得绝。

    阎罗王带领着张婉月径直的来到柜台处,指了指张婉月,对着鬼差说道:“这是我妹子,给她做一个最完美的**。”

    那个鬼差点了点头,也不多话,离开柜台的位子,一个转消失不见。

    “这是?”

    张婉月抬起头,看向阎罗王问道。

    阎罗王拉了拉胡子,说道:“这些柜台的东西都是**凡胎。你是我妹子,怎么可以用这种大众货色?所以,我让鬼差去给你重新做一个仙体。好让你以后的修仙之路更加顺利。”

    张婉月一脸的高兴,感激的对着阎罗王谢道:“婉月谢兄长了。”

    阎罗王看着张婉月的态度,满意的点了点头。

    张婉月看着阎罗王心下暗自冷笑:打感牌吗?想要我以此来感谢你?哼!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哪里会知道我们这些凡人的想法。比起美貌和成仙,我更想要的是,回到我父母的边。

    不消片刻,那个鬼差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绝美非常的娃娃。

    张婉月呆呆的看着那个娃娃,忽然间觉得自己的那点赞美词根本不够用。那些个什么倾国倾城,美艳无双,冰肌玉骨的,都无法形容鬼差手中这个娃娃的美丽。真是,太美了。更何况,现在还只是一个娃娃的形状,要是真人的话,又该美成什么样子?忽然间想到这个娃娃会是自己以后的模样,张婉月的头觉得有点隐隐作痛。按照穿越定律,这幅模样,绝对会是一代祸水。到时候,还不得陷入各种奇奇怪怪的感纠纷?可是,她又舍不得换掉这个娃娃。

    “那么,婉月妹子,希望你到了异界后早点集满功德,早位列仙班。为兄就不送你了。”

    迷糊中,张婉月听到了阎罗王的声音,回过神一看,发现自己正跳向转生池,手中抱着的,正是那个绝色娃娃。

    “不要啊!!”

    跳进转生池的一瞬间,张婉月好像听见了一声惨叫和雷劈的声音。

    转生池前,一个捧着一朵莲花的美貌女子,正气呼呼的对着阎罗王大发脾气。

    何仙姑叉着腰,玉手指向阎罗王,毫无淑女形象的大骂:“我靠!你是吃饱了撑着是不?你个二百五!你怎么可以让一位金仙级别的人转生到异界?我XX你个OO!你这个猪脑子!你怎么不去死呢?”

    阎罗王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等何仙姑骂完之后,方才问道:“那个,据小人所知,张婉月四世未满,所以没有成仙,而且,就算是成仙,最多是一个地仙吧?怎么...”说着,还看了一眼被天雷劈过的转世池。

    何仙姑恶狠狠的看了阎罗王一眼,说道:“张婉月她走的是功德路线,按道理说死后只会是一个地仙。但是,好死不死的是。那个叫龙默阳的家伙,居然对张婉月久生,所以在张婉月死后撤消了她的所有债务,并且,因为悲伤过度,误打误撞的破了R国的一个灭世谋。所得的功德被上天算在了张婉月的上,所以,她就成了金仙了。”

    阎罗王瞬间石化。随即,立马清醒过来,对着四周瑟瑟发抖的鬼差吼道:“快给我查!!看看张婉月到哪个异界去了!!”

    鬼差们闻言,立马利用转世显示器查找起来。半响,几个浑发抖,脸色比平常还要白上一百倍的鬼差飘了过来,颤颤巍巍的说道:“大...大人...因为天雷的缘故...完全的...将转生池的资料打乱,我...我们查不出..来...”

    何仙姑的脸色唰的变了一下,冷冷的看了一眼阎罗王,丢下一句“好自为之”后,飘然离去。

    阎罗王浑无力的瘫倒在地,机械呃重复着:“好自为之..好自为之...”

    机关算尽的阎罗王终究逃不过这一劫。不知道,他会不会憎恨那个给他出主意的白无常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退居幕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