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三十六

    李巧巧看着穆捷下了出租车,前一秒还是满脸笑容的,下一秒又恢复了原来的愤怒,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手下的号码,简单的吩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虽然自己已经决定了暂时放松政龙一段时间,但是难免在心里不是滋味。

    政龙很准时的出现在上次停车的地方等着穆捷,他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来,所以只能干等着。

    他点起一根烟抽着坐在车里,看看车的两边街道,这里明显只是一个路口,那就证明穆捷不想让自己知道她住在哪里。就在政龙还在犹豫要不要给穆捷拨通电话的时候,一转头,就看见了穆捷出现在街道的对面

    “卟……卟”

    政龙按了两下喇叭,穆捷循着喇叭的声音看见了政龙,他正在车里对自己招手。

    穆捷坐上了车,脸上有些尴尬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政龙憨憨的笑了起来,这句话就好像说给自己听一样

    “嗯,可是你没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加上有朋友在,也不方便给你回电话。”穆捷的语气里带着不愿,政龙还是听出来了

    “呵呵,那我真的要谢谢你朋友了,要不是她在,我可能就见不到你咯!”说着还冲着穆捷露出了一个可的笑容。对,可的笑容,像是一个纯真的孩子,眼睛眯成弯月,路出一排大白牙,至少和他那酷毙的外表比起来有些不搭调,但这笑容却是任谁看了都会喜欢上的。

    穆捷看着政龙突如其来的可,先是一愣,就又被感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穆捷这一笑,看得政龙更加欢心了。

    政龙踩下油门载着穆捷往吃饭的地方去。然而就在他的轿车驶离路口的同一时间,另外一辆车也尾随离开了……

    千桓走进了俱乐部。以前,除了是应酬之外,他绝对不会踏入这些地方。舞厅太吵了,他决定自己开一个包厢。原本想找政龙一起喝两杯的,可是今天晚上却没有找到他,据说是有事出去了。所以,千桓只好一个人包厢内喝闷酒。

    千桓跟着服务生往包厢里走,在经过其中一个包厢的时候,隔着门上的玻璃,他看见了一群正在房间里唱歌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映着快乐的笑容,看得他心里更加深了落寞。

    “原来,不快乐的只有自己啊!?”千桓收回视线,进入了另一个包厢。

    -------------------------------------------------------

    政龙带着穆捷来到山上的一家餐厅。这里的风景很好,调也很好。政龙选了一个能看到山下风景的位置坐下,点了餐,便和穆捷开始了两个人的烛光晚餐

    和穆捷两个人聊着,政龙发现她很安静,是个不太说话的人,自己说话的时候她会搭上两句,自己不说话的时候她就沉默。政龙在想着要不要主动问穆捷一些关于她的事,但又觉得这么快就急着了解的话,她下一次会不会就不会赴约呢?

    就在政龙左右衡量的时候,穆捷突然开口

    “对了,你说我和你朋友长得很像,真的吗?”

    “啊!?啊,是啊,她叫穆……”政龙本来还没反应过来,就在正想说出“穆岑”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就又停住了

    “嗯?”穆捷没有听清楚,只对上了他言又止的表

    “呃……叫,叫穆穆,穆穆。”政龙急忙更正

    “呵呵,怎么结巴了?很重要的人么?”几个小时的接触里,穆捷也觉得政龙也并没有之前感觉的那样是个不正经人,所以防备的心理也松了下来

    “呵呵,不是,就是一个朋友,很久不见的”说完拿起桌面上的红酒喝了起来。

    “那你上次怎么问我想不想你!?还说些有的没有的?”穆捷问。

    “噗……咳咳,咳……”

    被穆捷揭穿,政龙窘态百出。他忘记了自己那天对着穆捷把她当成穆岑,一时间呛到猛咳了好几声。

    “诶,你慢点,那么激动做什么?”

    穆捷看到眼前人的反应就知道他被自己揭穿了。政龙滑稽的表,让穆捷忍不住笑开了,手上还拿出纸巾递给他。

    政龙不好意思的接过纸巾,再偷偷的瞄了眼穆捷,看见她在对着自己笑,那个笑容真的很纯真,

    “诶,我发现你笑起来很好看的啊!”

    “哈哈,是吗?那也是因为你现在确实太好笑啊”穆捷说完又爽朗的笑了起来

    政龙挠挠头,也开怀的笑了。

    两个人就这样愉快的进行晚餐,气氛更加融洽,连之前的尴尬也开始一点一点的融化。看着眼前的人,政龙决定要帮助她走出心理的影,也暗暗下了决心——她才是自己想要的人。

    -----------------------------------------------------

    “洁儿,你也唱歌嘛,都傻坐了一晚了,别这么幽怨好不好”一个朋友举着MIC向李洁儿说道

    “我?我哪有幽怨啊?我本来就不会唱歌,不是看在你生的份上,我才懒得来呢,不理你,我上洗手间”李洁儿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完走出了包厢

    “要不要叫龙哥回来啊?那个男人一口气喝了那么多啊,还自己一个人,都醉了呀!”一个服务生正在走廊里对政龙的一个手下说道

    李洁儿刚走出包厢的门,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因为那个服务生刚往包厢里送酒出来,所以包厢门敞开了一半。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听到他们这样说,李洁儿好奇的瞄了一眼包厢里面,但又迅速的收回视线。就在她收回视线的瞬间,体已经比大脑先动了起来。

    李洁儿猛的推开了门,跑到了千桓的边,使劲摇晃着瘫软在沙发上的千桓。

    “千桓……千桓”

    “小姐,你是?”手下问

    “我是他朋友,他喝了多少?”李洁儿慌张的问道,她从来没见过千桓像现在这样烂醉过。

    “就这里这么多”包厢服务生说道

    李洁儿看了看周围东倒西歪的酒瓶,至少喝了二十瓶。平时的千桓是不能喝酒的,今天怎么就放任自己成这个样?

    李洁儿让服务生帮忙把千桓抬入车里,自己和朋友交代了一声,就开车送了千桓回家。

    一路上,千桓迷糊叫着叶茗和旒念馨的名字,李洁儿的心里即是担心又是失落……

    “千桓啊千桓,你的心里只有她们吗?为什么,从来没想过我?”想到这里,李洁儿不自觉的又红了眼眶。

    李洁儿吃力的把千桓放在上以后,心里暗暗的想着自己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能把烂醉他送回了家!?难道就因为他是千桓?自己暗恋了几年的人?

    吸了吸鼻子,忍住不让眼泪留出来,走到浴室湿了毛巾,就又回到边给千桓擦脸。

    千桓躺在上就像躺在水里一样,飘飘的,体总是不自觉翻来覆去。李洁儿看着就心疼,她帮他脱下了鞋子,领带和外,在用力的帮他垫高枕头,让他睡好。整准备起再去浴室湿毛巾的时候,就被千桓抓住了手腕

    “洁儿,洁儿不要走,陪我”李洁儿听到千桓含糊的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心跳顿时加快了速度,就像丢了魂一样,楞住了。

    “茗儿,小馨,你们不要走,都不要走”

    还没从出神中回过神来,就又听见了千桓含糊的梦语。李洁儿咬着唇,薄嫩的唇眼看就要被她咬出血来

    “千桓,原来你只是在说胡话!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李洁儿痛心的哭了。千桓根本就是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自己怎么那么没有出息,在听到他喊出自己的名字时候还妄想他记得自己!?李洁儿想松开千桓的手,却不知他哪里来的力气,反而一把将李洁儿拉倒扑在他的上,还被他一个翻压在了下。

    千桓胡乱的吻着李洁儿,失重的体压在李洁儿的上,李洁儿根本没办法动弹,加上千桓正在吻着她的颈脖,李洁儿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千桓一边吻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千桓,你干什么,千桓……”李洁儿想喊停他,下一秒就被千桓的唇堵住了。

    李洁儿先是挣扎,但是渐渐的就停了下来。她回抱着千桓,回应着他的吻。千桓壮实的躯将李洁儿紧紧的包围住,使她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我不想压抑自己的感了,我真的你千桓,容许我自己任一次吧!哪怕明天你什么都不记得!”李洁儿此时只想诚实的面对自己感

    千桓的手已经伸入了李洁儿的衣服,温的手掌在光滑的肌肤上游走。千桓男人的象征有了明显的变化,召唤着他的每一个蠢/蠢/yu/动的细胞。

    不一会儿,两句炽的躯体相贴,彼此的手都在对方的肌肤上感受着触感。

    千桓的头埋让他垂/涎//滴的部位轻吻着,手在李洁儿的大腿上流连

    “啊……”

    千桓硬/的男象征突然进入了李洁儿的体,两个人都发出了暧/昧的叫声。

    李洁儿的一条腿环上千桓的腰,既然自己决定了交出自己,那么不管明天以后是怎样,至少今晚能留下一个美好的纪念。

    在酒精混合肾上腺素的cui下,千桓毫无控制的不断索取。他在李洁儿体里进出,每一下都是深入的,李洁儿双手扣住了他的背,指甲几乎都能镶进他的里,下的痛楚和内心的感纠结令李洁儿无从发泄,恨怨的咬上了千桓的肩膀,用力的,狠狠的……

    千桓被肩膀上处传来的疼痛带来了快/感,下/加快运动的力度,终于在李洁儿体里尽的释放……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