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二十四

    “等一下”穆捷走迈开没两步,政龙就在后叫住了她,还连忙下车小跑到穆捷跟前。

    “那个……能做个朋友吗?”

    穆捷听到他的请求有些不知所措,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自己是不想答应,但是不答应的话这个人又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现在的穆捷一心只想着旒念馨,也没有什么心。想着就算把电话号码给他了,要真是他打过来,不接就是了。所以最终还是互相留了电话号码。

    远处,尖锐的目光燃烧着怒火未曾转移过视线。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指骨发白。

    两个人互相留了号码以后,穆捷就让政龙先走,她不想让政龙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在看到政龙开车驶远了以后,自己才转离开。

    失落的往家的方向走着,这边旒念馨没找到,那边又碰到一个白撞的人,现在的穆捷只觉得自己很累……

    “哎哟……”

    穆捷被撞了一下肩,站不稳的后退了两步。站定以后看见一个女孩摔倒在地上,文件夹掉了一地,女孩用手按住了脚踝,表痛苦。

    “你怎么样?没事吧?”穆捷蹲在那女孩旁边,看上去女孩和自己差不多大,问着还帮忙捡起地上的文件

    “好痛啊”

    “能站起来吗?”穆捷扶着女孩一边胳膊,试着帮她站起来。

    “嘶……”女孩倒吸一口凉气艰难的站了起来,谁知重心不稳,又倒在了穆捷上。

    穆捷抬头看看周围也没有能坐的地方,眼看再走两步就到家了

    “看来你扭伤了,能走吗?”

    女孩摇摇头,看得出来应该是很痛了。

    “估计不能走太远”

    “那……我家就在那里,要不进去坐坐吧!”

    “嗯”女孩看了穆捷一眼,也点头答应了。

    穆捷搀扶着女孩走进自己家里,让她坐在沙发上,自己则快速的去拿药箱。女孩抬头看了看这间屋子,一个人住在这里,会不会大了些!?

    “药酒拿来了,我看看伤到哪里了?”穆捷弯下腰掀起女孩的裤管,果然,脚踝肿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自己不小心,麻烦到你了”女孩很抱歉的说

    “你别这么说,是我不小心才是。”穆捷给女孩递过药酒

    “谢谢你!”女孩笑着接过药酒

    “我叫巧巧,你呢?”

    “我叫穆捷”

    ---------------------------------

    千桓愁着一张脸坐在办公室里,李洁儿站在他的旁边。

    “有什么理由找那么多天都找不到?我那天就不应该不去接她”千桓声音很低沉,现在的他很颓废。

    确实,自己好不容易遇见了心仪的人,却又突然间失踪了!?千桓在想,要是那一天没有去接李洁儿的话,旒念馨就不会失踪了。是自己,又是自己的疏忽!

    “千桓,这不是你的错。你先不要太担心,或者小馨她有什么事,要自己处理一下。再说,最近我们都没有查到有什么事故发生或者谋杀之类的……我想……”李洁儿知道千桓又开始责怪自己了,想尽量安慰他

    “你知道什么?”千桓的语调一下提了起来,硬是把李洁儿的话顶了回去,也不管李洁儿话还没说完

    “我喜欢她你知不知道?她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如果那天我去接她把她送回家,她就不会失踪,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你知不知道?不是我的错?不要太担心?你不是我,你当然不会担心。”千桓对着李洁儿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说,也丝毫没有发现李洁儿已经变红的眼眶。

    “你出去吧”千桓转用手抵着落地玻璃上,低着头喘着粗气。

    李洁儿看千桓这样,她心里难过也委屈。自己只是希望她不要再责怪自己,旒念馨并不是叶茗……怎能混为一谈?

    这几天里对千桓的安慰都被他无视,李洁儿顿时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傻到还留在他边,这么多年!?现在,为了一个旒念馨,居然对自己说出这么重得话……

    李洁儿越想越难过,在转走出千桓办公室的那一刻,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眼泪却控制不住……

    “砰”

    门被李洁儿猛力关上,木门相互碰撞的声音让千桓心里一震。从这关门的声音听来,李洁儿肯定是不高兴了。

    千桓偏了偏头看了一眼门的方向,李洁儿早已没有了踪影。此时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怎麽突然,这么冷清!?

    “@@#%……”千桓烦躁的扯下领带狠骂一句,解了两颗衬衣纽扣坐回大班椅上。他的心里乱得拧成一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文骏泽在国外养伤,腰部的手术进展得很顺利,接下来的子就要接受物理治疗。

    文骏泽每天都对妈妈说想回国,不想在美国。但是总是三番四次的被母亲拒绝,加上医生已经说了,虽然手术做完了,恢复得也不错,但是毕竟是伤到骨头,根本不适宜长坐,更别说要搭飞机了。

    他的心里一心直想着穆捷。每当他想起那晚自己说过的话,心里都会烦躁难安,羞愧,甚至无法原谅自己。只是现在家人和医生不同意自己出院,也根本拗不过……

    文骏泽坚持着,努力的做着一些帮助恢复体的治疗,有时更是超时不停练习,为的就是希望能早点回国找穆捷,请求她原谅自己的错。

    而让文骏泽心急的不单是这样,和穆捷分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要是……要是穆捷边再出现别人,有可能自己就再没有机会了。所以文骏泽几乎是每天每分每秒都在煎熬中渡过。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