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二十三

    旒念馨失踪后,穆捷和千桓,李洁儿开始不停的寻找她的下落。生不见人,但至少死要见尸,可是连关于任何事故的报道都没有,这让他们更加担心。

    千桓重金雇人找寻旒念馨,穆捷则每天漫无目的找……

    李志善的家犹如一个与外界隔绝的世界,根本无法找到地方逃出去。

    在这里,电话没有。爬墙,爬窗?她不是特技演员……胜任不了那样的楼高。

    第一天

    “咚……咚……”旒念馨的房门被敲响

    “吃饭”李志善说

    “不吃”

    “……”

    第二天

    “吃饭”

    “不吃”

    “想饿死吗?”

    “不用你管”

    “……”

    “饭菜在大厅。”

    虽然自己强硬不吃饭,但是体却支撑不住。终于,在被软的第二天,旒念馨趁还是忍不住趁李志善回了房间的时候,才去大厅拿了饭菜回房间吃。就这样……过了几天,算是妥协了吗?绝不,旒念馨只知道,她要让自己有更多体力和他耗着,直到自己逃出去为止。

    这天,听到李志善关门的动静,旒念馨走出了房间。刚打开门,就看到地上摆了一大袋东西。旒念馨把袋子拿进房间,疑惑的打开,发现袋子里面装的都是写生本,画板和画笔,和一些画画专用的物品。

    袋子上面还钉着一张纸条

    “我知道你在这里很无聊,但愿这些能给你解闷”

    旒念馨回想,今天是自己被软的第五天了。这几天里,自己足不出户,李志善替她准备了好多好多的常用品不单止,还把饭菜做好,他自己把饭菜拿进自己的房间吃,而她的那一份则摆在大厅。

    五天时间里,两个人住在同一间房子,但是却没见过面,两个人都各自在自己房间里。

    不知道是李志善第一次给旒念馨的印象,还是这几天里的表现;旒念馨突然间发现,她虽然害怕他,但是却不觉得这个人讨厌。

    旒念馨随便的应付了午餐,拿着画板和写生本走到阳台。她抬头看着蓝蓝的天,觉得自己是断了翅膀的小鸟……这些子以来发生的事历历在目——

    她怀念以前在家的温暖

    她想念旒旭星……

    她想念穆捷……

    她想着过去种种开心快乐的子。

    她把所想的都画了下来……凌乱,凌乱的画着……

    秋风轻轻掠过,柔柔的,凉凉的……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旒念馨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李志善今早早的下班回来,走进房子第一时间就是去看旒念馨房门外的那袋东西,东西不在门口,而她的房间门半敞着。

    李志善走过去,发现里面没有人,心里一个激灵。但是他刚刚开门时确定门是锁着的,那就证明她应该还在屋内,便开始找了起来。

    走到阳台,他看到了旒念馨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李志善无声无息的靠近,脑海里回放着李巧巧告诉他的事……

    原来那晚就是如自己模糊的记忆那样……他对旒念馨,确实做了那些事。看着她熟睡的脸,心里是疼惜,是自责,要怎样才能弥补对她造成的伤害?然而李宏又为什么要这样做!?一时间没有答案,李志善的心里堵得慌……

    轻轻叹气,李志善脱下自己的外想给旒念馨盖上,谁知道衣服刚落在旒念馨的上,她就醒了。模糊的睁开眼,看见李志善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惊慌中拿起画板就拍了过去

    “啊……”

    “啊……”惊叫声和惨叫声同时响起……

    旒念馨被吓到躲到一边,而李志善被画板上固定的夹子打伤了眼角,还裂了一个口子。

    “你做什么?”旒念馨手上还拿着画板做着防备的架势,慌张开口问道

    “看你睡了,给你盖上”李志善捂着眼睛坐在地上,听他的声音好像不太对劲。

    旒念馨站在一旁惊魂未定的看着

    “嘶……”

    李志善倒吸一口凉气,拿开手看了一下,手掌上居然沾了一大片血迹,看来伤口不小

    看到这样的形,旒念馨又有些慌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开口

    “你……你还……好吧!?”

    李志善没有说话,起就往厅里走去找药箱。旒念馨在原地楞了一会,体比大脑先反应过来跟了出去。

    李志善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手在翻药箱。

    旒念馨站在他的后,看到他这样又立即心软了,全然忘记了自己在刻意的避开这个人

    “我帮你吧”

    “不用”李志善冷声道

    “你流好多血,还是我帮你找吧”说着就伸手去拿药箱。谁知道一下就被李志善挡掉了

    “我说不用”李志善几乎是烦躁的骂了出口

    “你凶什么啊?”旒念馨也不好气的顶了回去

    “你打了我你发什么脾气啊”

    “谁让你靠我那么近的?”

    “不为了给你盖上谁会靠那么近啊?你还发脾气?”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大

    “现在谁先发脾气的?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盖衣服啊?”

    “那也不用打人啊?”

    “我哪知道你要干什么?”

    “我……”李志善突然语塞,曾经也是自己有错在先……

    旒念馨也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没再说话。

    两个人都以尴尬的表坐在地上,一时间,房子里安静的蚊子飞过都能听得见。

    “唔……”李志善闷哼了一声,就在他们两个沉默以对的时候,鲜血已经渗入到眼睛里。

    “给我看看”

    旒念馨迅速抽出一点纸巾擦着李志善眼梢边缘的血

    “嘶……你轻点”

    “你别动”

    每触碰一下,李志善总往边上躲一下。如是一来,又导致旒念馨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李志善提高音量喊了起来:

    “啊!痛啊……”

    “你不动就不痛啦”旒念馨也如是……

    又一次,两个人又沉默了。

    最后,李志善还是拗不过旒念馨,任她帮自己清理伤口。忍着被酒精辣伤口的痛,李志善的表十分滑稽。旒念馨不觉的发现这时的李志善还有些可,想偷笑却又忍住了。

    “很痛吗?”

    “嗯”

    “那个,刚才……对不起”

    “啊?呃……不是,是我吓到你了,对不起”

    包扎完伤口,李志善和旒念馨两个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

    穆捷在千桓的公司出来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又一次没有旒念馨的消息。

    她低头失神走在街上,突然眼前一团黑影……

    “啊……”

    穆捷和前面的人撞了个满怀,一头撞进了那人的心口

    “诶……”那人一把扶住站不稳的穆捷。

    穆捷抬头对上那人的脸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

    政龙刚从超市买了烟出来,刚想去马路对面拿车,谁知道一出来就被一团黑影撞上。

    “你怎么在这里!?”政龙问

    “我回家”

    “那我送你吧”还没等穆捷答应,政龙就拉起她的手穿过马路。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到了马路对面,穆捷拨开政龙的手

    “哎呀,好啦,进去”政龙边说着边把穆捷硬往车里推,关上车门,自己再绕过车进入驾驶室。

    “你那么失魂,想什么呢?”

    “没什么”穆捷将头扭向车窗。

    “最近你都不去Club里,不想我吗?”趁着红灯这么一会儿,政龙玩味的看向穆捷

    “你说什么!?”

    穆捷有些羞恼,蹙紧眉不好脸色的看向政龙。什么Club?什么想不想的?自己前世欠了这个人的吗?怎么总是撞见他?撞见两次,两次都那么不正经……这个人到底怎么了啊?

    政龙再次发动车子,换上了一副认真的表……

    “你,是不是觉得我可有可无?”政龙的语气带着一点失落

    “我?”穆捷完全糊涂了,这个人到底再和自己说什么?

    “不然怎么从来不给我电话,不告诉我你住哪里,甚至,你给我的号码,从来没打通过”

    被政龙这么一说,穆捷才发现他只是载着自己在兜风,完全没有方向感。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政龙又补充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停车,我不认识你”

    穆捷有些害怕这个人,她伸手去扳开门的拉手,车门却是锁着的。

    政龙皱起眉,她根本没在意穆捷的举动,反而用不耐烦的语气问

    “我真是摸不透你,你干嘛非要这样若即若离的?”

    穆捷觉得眼前的人很恐怖,就像个随时都会失去理智而失控的精神病患者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认错人了,停车”

    “吱……”政龙一打方向盘,把车子急停在路旁。

    政龙楞楞的看着穆捷,神经一下都绷了起来,眼里充满疑惑,难道说……?

    “你叫什么名字?”

    “怎?怎么?”

    “告诉我你的名字”

    政龙看着她,她确实和自己认识的穆岑不一样;言行举止,格,都不一样。

    穆捷确定他一定是认错人了,所以穆捷马上开口

    “我叫穆捷”

    政龙听到她的回答就想被电击一样,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请你让我下车”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家在哪?送你回去”

    “不必了……”

    “算是对于我这两次冒昧鲁莽的举动的一些弥补吧……”

    最后,穆捷拗不过政龙,还是答应了让他送自己回家。为了安全起见,她在离家远一点地位置下了车。然而就在穆捷下车的那一刻,就又被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上……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