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十八

    文骏泽开车跟在穆岑招的出租车后面。

    刚刚政龙说要送她回家,她没有答应,所以就自己招了出租车回家。就在穆岑走出Fin Club以后,文骏泽就跟上了他。

    文骏泽一直跟在车后,看着出租车并没有往她家的方向开,而是反方向行驶,最后停在一栋公寓的外面。

    他搞不清楚状况,穆捷怎么会来这么一个地方?眼看着自己跟踪的人漂浮着脚步走向公寓的门,文骏泽立刻下车冲了上去,一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拉了回来

    穆岑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惊慌的看着前面的人,眼前的人正用如狼似虎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想吃了她一样,手上的力气很大,穆岑感到自己的胳膊被捏得生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文骏泽就先开口

    “你来这里干什么?”文骏泽咬着腮,语气很不好

    “哎呀,痛啊,你放手”穆岑用力挣脱开他的手,边揉着自己的胳膊边说

    “我认得你了。我回家,这跟你有关系吗?”说完还对文骏泽赫翻了个白眼,就要往公寓大堂里走

    “你回家?你说你住这里?”文骏泽向前跨了一步挡在她的面前又问。

    他知道她的家根本不是这里。

    “你和那个男的在一起多久了?你说,这里是不是他家?”

    此时的文骏泽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什么理智了,男人尊严迫使他只想弄清楚穆捷为什么要这样对他,把他玩弄在手掌心里?

    “你神经病啊?我住哪里,和谁在一起,在一起多久,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先生,我根本不认识你,上次也说啦,你不要缠着我好不好?”

    “捷,你说够了没有?”文骏泽对她吼道,可是又忍不住抱住了她。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之前不是好好的吗?你怎样这样对我”

    “唉呀!!!”

    穆岑嫌弃的猛推开文骏泽。她不想和他多说,只是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份证举到了文骏泽面前给他看

    文骏泽看着份证上的姓名愣住了。看到他这样,穆岑收回份证

    “看清楚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OK?”说完转就走,剩下文骏泽一个人错愕站在原地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文骏泽跑回车里快速的发动车子往穆捷家方向驶去。他满脑子都是穆捷哭泣的脸,穆捷的声音,穆捷的委屈。

    是他错怪了穆捷,他把这个和穆捷长得一摸一样的人当成了她,还说过那些混账的话。但是,这个人怎么会和她长得那么像?同姓?是双胞胎?

    “唉,混账”

    文骏泽懊恼的狠骂一句,用力一捶方向盘。现在的他也没时间再去多想那些有的没有的。拿出电话拨通穆捷的号码,但是一直都没有人接。

    “捷,接电话。是我错了,你接电话啊”

    穆捷的电话一直没接,文骏泽以为穆捷还在责怪他,所以连他的电话都不接。

    文骏泽想着,脚上也暗暗的踩下油门加快速度,由于喝了酒本来就有些醉意,再加上现在心绪混乱……

    最后,在一个十字路口与前面闯红灯冲出来的大卡车迎面撞上……

    -------------------------------------

    旒念馨最终还是答应了千桓的请求,并且答应第二天就去展馆上班。

    旒念馨躺在上等这穆捷回来,想告诉她自己已经做了决定,可是穆捷一直还都没有回来。而她的手机铃声不停的在房间内传出。

    旒念馨起走向穆捷的房间,手机屏幕的光在头柜上闪烁。旒念馨正想接起电话,铃声停止了。再看看屏幕上的来电……骏泽

    她记得穆捷给自己说过文骏泽跟她提分手的事,但具体是什么原因,旒念馨不清楚。看来打这么多通电话可能会是找穆捷有什么急事吧……只是她也还没有回来,也只能等她回来再告诉她了。

    --------------------------------------------

    第二一早,旒念馨按千桓的要求,带上上次给他画的肖像画走出了家门。一出门就看见千桓站在车前在等着她,他的脸上还挂着一个淡淡的微笑。

    “早,千先生”旒念馨礼貌的向千桓问好,但是眼睛却在车内寻找李洁儿的

    “私底下就和洁儿一样叫我千桓吧。画带来了!?给我看看”

    旒念馨拿起画,把画转向他。

    看到了画的千桓,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再看看申亚乔,一脸不可思议的表……

    “怎,怎么了?”旒念馨悻悻的开口问,她感觉到千桓是不是不喜欢她给他画的作品。

    千桓吞咽一下,

    “没什么……”但回答的声音估计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说完,他转打开车门,但见旒念馨还在她后一动不动站着。

    “洁儿今天要帮我处理些事,没有来”千桓似乎看出了旒念馨的不自然,在她还没有开口问他之前,他就先回答了。

    “你放心……我只是送你去展厅”

    --------------------------------------

    就这样,旒念馨开始了她认为的新生活。

    短短几天时间里,旒念馨对于展厅内简单的工作很快就熟悉了,而且她逐渐喜欢上这里……有时千桓还会在中午的时间来展厅看看他,和她吃饭聊天……

    在相处中,旒念馨发现千桓其实没有现实中那么郁,只是因为心里太牵挂他死去的女朋友,所以陷在四年里而已。

    当然,与此同时,旒念馨也察觉到到千桓对她产生的某种的感,从一些小细节上对她的体贴就能反映出来。但是在旒念馨心里,她只当千桓是一个好老板,好朋友而已。就算知道千桓把她当成他死去的女朋友,她也并没有很介意。

    今,千桓又在中午这个时候准时出现在展厅,旒念馨先是对他一笑,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面,就走向了他。

    就在她走到千桓面前时,她的视线不经意瞥了一下展厅门外,李洁儿正坐在车里看着千桓,她的脸上神落寞,但是在看到旒念馨看到她的时候,脸上又瞬间换上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千桓转过看看李洁儿,然后也露出一个微笑,再向李洁儿挥挥手……车子驶离了展厅范围。

    李洁儿按了个按钮,车窗自动缓缓关上。李洁儿一直回头看着千桓,直到车子驶远。

    她在想,她有多久没有看到千桓脸上挂着那样的微笑了?然而这是她无法给予他的,现在能让千桓重现笑容的人是旒念馨。但是,只要千桓能重新找到快乐,她也不怕只做他边的好朋友。一切,都只要他快乐,就够了!

    李洁儿靠在窗边闭上眼睛,静静的回想着那年……

    ---------------------------------------

    千桓带着旒念馨走过展厅后的花园,花园后面还有一个比较小的房间,他先走了过去

    房间的门一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肖像画,而且都是千桓和他死去的女友的。

    “来,坐这里”千桓拉开房间中央的一张椅子,再倒了两杯水坐下。

    “我能问,茗儿是怎么样“去”的吗?你一定很她吧?这个房间……”旒念馨看了看周围,几乎每一处都是他们两个的画~

    “这个房间,我从没让别人进来过。你是第一个……”

    “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和她张得很像?”

    “不是,是因为你的画。你看那张”千桓说完指了指旒念馨后的一幅画。

    “那!?”旒念馨看到了那一幅她给千桓画的肖像画

    “那不是你画的,是茗儿画的”

    “什么?”

    旒念馨惊讶,她终于都知道为什么那天千桓在看到她的画时一脸不可思议了,因为她自己现在也是同样不可思议的表看着那幅画。

    仔细看这幅画,或许除了颜料颜色不一样以外,其余的都是一样的。

    画中的千桓坐在一架白色的钢琴前,微笑着仰起头对着阳光,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那么恬静那么自然。在他的周围有绿草也有颜色缤纷的花,说着可以说是在一个花园里面……

    “能告诉我当时为什么要这样构图吗?”千桓问

    “当时你让我随便画,我只是想把你的脸给画出来。后来你看着窗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我感觉你是在欣赏音乐,就想象出这样一个构图,其实也是因为这样的构图比较简单”旒念馨也如实回答千桓的问题

    “我和茗儿……”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