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十七

    李震南又一次去了Fin Club喝闷酒,政龙坐在他的旁边陪着。

    “震南哥,你别喝了啊!”眼前的李震南已经满脸通红,眼神也越来越呆滞,挨坐在沙发上灌了一瓶又一瓶的酒,前面的桌子上都是东倒西歪的酒瓶。

    李震南似乎没有听到政龙和他说的话,反而仰头猛灌几口,现在的他只知道用酒把自己灌醉……他能做什么?可以做什么?无助,伤心,难过,将他侵蚀……

    “哥……你别喝了,我送你回去”政龙看着他,心里就难受,他又怎会不知道李震南是为了什么事而这样?但是李宏早就警告过对于这事要只字不提,他也无可奈何。

    一手抢过李震南的酒瓶放在桌子上,政龙拉起李震南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一只手绕着他的腰,把他扛了起来。李震南也不反抗,任由他把自己扛着走。

    刚走出俱乐部的大门,政龙就看到了走进来的穆岑。

    穆岑皱了皱眉看着靠在他上烂醉的人,上半弯,头低垂,刘海几乎挡住了整张脸,只隐约看到一点点下巴

    “我先送我哥回去,等下回来……”说完朝穆岑笑笑。

    “那你快点回来啊,我今晚特别的高兴,等你回来了告诉你。”说完穆岑擦过他边走了进去。

    “你和谁说话呢?”李震南含糊的说着就直起子往后看,但他只看到了一个正在往Club里走的影。

    “一个朋友而已,走吧哥……”

    ---------------------------------------------------------

    政龙把李震南送回家以后就又开车前往Fin Club,他手握住方向盘,心不在焉,脑里不停回想着李巧巧刚刚说的话

    “政龙,你今晚会回来吗?”李巧巧“伺候”好了烂醉的震南后从房间里出来对政龙说。

    “巧巧……”政龙茫然,他并非要和她吵翻,只是李巧巧给他的太沉重。

    “政龙,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你知道的,我爸从没有给过我快乐,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和我哥还有志善就天天跟着齐叔进出那些不同的地方看着他们交易,杀人,逃跑……我真的很害怕。只有和你在一起了以后我才能感受到,我边只有你和我哥可以让我依偎了,我知道我很霸道,我也知道我总是把你牢,但那是因为我没有安全感,我真的害怕…,这几年如果不是你在我边让我感觉到安全,感觉到我不是孤独的,我不会那么怕我会失去你……政龙,你懂不懂?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把我抛在一边?你不在的这些子里,我真的很难受”李巧巧从政龙的后紧紧环住他的腰,子在颤抖,声音在颤抖,泪水不停滚落……

    政龙一时不知所措,他了解李巧巧,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冰冷的样子,但内心其实很善良,也很脆弱。先变心是他不对,他自己知道。只是…他怎么能说服自己不喜欢穆岑?在穆岑边,是那种让人安定的感觉,虽然她喜欢去夜生活,但是却不随便。而且,褪去那一火辣感,其实也是个很朴实,很纯真的人!

    “……”政龙回抱李巧巧,用手上下轻抚着她的背

    “好了巧巧,别哭了!晚上我回来再说好吗?”

    -------------------------------------------------

    一进到Fin Club,就看见坐在吧台旁边的穆岑,看样子已经有些微醉了

    “不等我,就自己先喝了?”政龙坐在旁边,朝酒保招了招手示意他拿来酒

    “谁叫你让我等那么久?”

    政龙一看见穆岑,心里更乱了几分,拿起酒猛灌了几口。而穆岑也似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什么事那么开心?”政龙问

    “呵呵,但你看来不开心啊”穆岑喝了一口酒,笑笑看着政龙

    “我见到你就开心,说吧”政龙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其实也没什么开心的,就是看见那女人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我高兴”

    “为什么?”政龙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太听从她嘴里说出这些话

    “不知道,她总是过得比我好,得到的比我多,我呢?自己一个人在黑暗里,什么都没有!”

    “什么意思?”

    “你不懂,谁也不会懂的。算了……你呢?你怎么不开心了?”

    政龙没说什么,只是喝了几口酒,因为他也根本回答不上来他为什么不开心

    “对了,你那晚在那公寓里发生什么事了?到底为什么突然冲出来?”

    “那晚?哪晚?”穆岑一脸疑惑的看着津

    “唉,你大脑究竟什么构造啊?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政龙皱眉不悦说。

    他觉得自己猜不透穆岑,总是变来变去,往深一层想,她好像对自己也一点都不上心。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猜不透东西就偏偏想要弄清楚。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自己说话没头没尾的好不好?”穆岑放下酒杯看向政龙,却发现他用炽的目光看着自己

    政龙换上一个真挚的表,两个人四目相对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就用你原来的面貌,那样更适合你。”说完政龙的手抚上了穆岑的脸庞,他更喜欢那张干净清透的脸。

    穆岑没有说话,她从小认为每个人都必须护她,疼惜她。现在面对这种表白也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她自己不能否认她喜欢眼前的这个人。

    两个人的体正面向着吧台,政龙的唇慢慢向穆岑的唇靠近,近一点,再近一点就能吻上她……下一秒,四片柔嫩的唇互相交叠,辗转。政龙一把搂过了穆捷的腰,吻也比刚刚加重了力度,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虽然脑子里很乱,但他只是面对了他自己最真切的想法,他,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

    文骏泽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切,他刚刚开车回家的时候看见她从便利店里出来,看到她一感的打扮就跟上她,想知道她到底要去做什么。可谁知道她居然来了这里……

    文骏泽在一边看着,酒也不自觉多喝了几杯,视线范围内的两个人原本只是有说有笑,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亲吻起来。

    刚分手没多久的人怎么会那么快就和别人搂搂抱抱的?而且对方还是上次那个男人?看他们亲密的程度,肯定是已经开始了很久了。这么说,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被她耍了?

    文骏泽越想越气,手中的啤酒罐被他捏得变了形,他决定今晚就要把事弄明白。

    ----------------------------------------------------

    李震南走入一个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白色的布景,他的前面有一个人侧站着,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头低垂着,手背在后拿着一束花,看上去像是在等人。感觉到有人朝自己过来,缓缓抬起头,看向来人的方向

    李震南看到了,他看清楚了,前面的这张脸,面前的这个人——那是他夜牵挂,分秒想念的人。

    “旭星……”李震南跑到旒旭星面前停下,细细看着眼前的人,眼泪不自觉泛滥

    “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刚想上去抱住旒旭星,他却微笑这把后的花递到了李震南的面前。

    李震南不明白,边疑惑的看着他,边接过他手中的花。

    “震南,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我们一定会在见面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这种花代表希望,知道吗?只要有信念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答应我,不要放弃自己。”

    “旭星……”

    李震南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花,再抬头看了看他。

    在旒旭星的后出现几缕强烈的白光逐渐的蔓延开来,把他的体包在了中间,而旒旭星也开始渐渐变得模糊,下一秒化成迷蒙的白烟逐渐飘散……

    “不要,旭星……旭星,我还没对你说我你,不要走……”李震南冲过去要抱紧他,但是他却触碰不到他,旒旭星的体是模糊的烟,看得到,摸不着。渐渐……渐渐的消失

    “啊……”

    李震南用力嘶吼,自己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却逐点逐点消失,然而留不住!心痛,无措让李震南觉得自己就要疯了……眼泪越流越多。

    旒旭星完全消失自己眼前,李震南悲痛的看着手中攥住的花。但是,连花束也开始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了

    “啊……”李震南跪地仰头向天喊出自己的悲痛。

    “啊!”

    上的李震南猛的睁开双眼从上弹坐了起来,两眼发直的看着前方喘着粗气。好一会儿,他才悻然的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手里什么都没有。再用手擦去眼角两旁的眼泪,回过神来看看周围才意识到了是自己在做梦。

    李震南努力的回想着刚刚梦里旒旭星对说的话

    “震南,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我们一定会在见面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这种花代表希望,知道吗?只要有信念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答应我,不要放弃自己。”

    “他还没死,他是真实存在的。他说我们还会见面的。”李震南直觉旒旭星还没有死,他还活着。所以,自己也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能自暴自弃,这样,才能找到他……

    另一边

    旒旭星坐在阳台细心的给花喷水,嘴里还碎碎念着

    “震南,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我们一定会在见面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这种花代表希望,知道吗?只要有信念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答应我,不要放弃自己。”

    “旭星,你什么时候开始种花的?”智源靠在门边,看着他

    “呵呵!只是,因为它代表希望。”旒旭星抬起头看着异国的天空,手握着脖子上的十字架

    项链,这条项链是李震南送给他的,现在他只有这样在心里默默为李震南祈祷……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