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十六

    千桓赞助了一个画展,邀请旒念馨和穆捷参观。

    而旒念馨给穆捷打的那通电话,正是想找她商量这件事。旒念馨对画画有特别的好,所以她想去。只是她经历过那次的打击后害怕接近陌生人,所以,要是没有穆捷的陪同,她也宁可不去。

    穆捷打算在第二天就递交辞职报告。对于穆捷来说,她对文骏泽是放不下的,这样的争吵也很莫名其妙。可是当她想起文骏泽对自己粗鲁的行为,对自己说的那些冷言冷语使她这么难堪…她就完全心淡了。或许文骏泽时已经不她了,又没有什么好的推辞,所以才会这样吧。穆捷知道,她也再没有留下的理由。早点处理好早点了断,以后就再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穆捷把自己和文骏泽分手的事告诉了旒念馨,她不是不想陪旒念馨去看画展,只是,和文骏泽的事还是必须先解决!

    但是她又不想旒念馨失望,毕竟时间过了这么久了,旒念馨还是第一次主动说想去某个地方。

    最后穆捷冒昧的找到了李洁儿,托李洁儿陪着她,并说自己处理好事就马上去找她!

    第二天

    李洁儿来到了穆捷家,而千桓也在她后的车内。

    “早上好”李洁儿亲切的向穆捷和旒念馨打招呼。果然,脱下正式的行政装,穿着T恤配牛仔裤的李洁儿看起来清爽阳光,她的笑容纯真亲切,有着很强的感染力,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舒心。

    “洁儿,早!今天麻烦你照顾小馨了,我办完事就去找你们”

    “呵呵,别客气”李洁儿说着便伸手去拉起旒念馨的手,旒念馨似乎像受了惊吓一样,急忙收回手向穆捷后靠。李洁儿见到她这样的反应,一下子变得尴尬的站在穆捷面前。

    穆捷对李洁儿抱歉的笑笑,拉着旒念馨走过一旁。

    “小馨,你要尝试再接触外面的世界,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重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知道你现在还是无法接受,但是,我也不希望你封闭自己。去吧,洁儿她不会伤害你的。我也很快就会去找你的。”

    旒念馨突然觉得她好像快就会和穆捷分开了……。被李洁儿牵着走向停车的方向,她一直不舍的看着穆捷,希望这些不好的感觉只是因为她不习惯和其他人一起而已…

    -------------------------------------------

    来参观画展的人很多,远远的就能看见展示厅外排长龙的队伍。

    千桓走在李洁儿和旒念馨的旁边,脸上是不能掩饰的忧郁。像这样的画展,是他希望却又不想看到的。

    “总裁,你还好吗”李洁儿看出了千桓复杂的表,关心的问

    “嗯,我没事。只是……想起了以前。”

    李洁儿带着旒念馨参观画展,展厅是一个很大的圆,其中分开了许多间隔。展厅的中间摆着一架钢琴,而钢琴的旁边是一幅很大的油画,画里有两个人,一个男孩在弹琴,而他的旁边则是一个女孩在画画,缕缕的阳光照在他们上,看起来是那么温馨。

    旒念馨被油画吸引,眼定定的注视着油画,不自觉的走到了画前,甚至没有告诉她旁边正在为她介绍着画的李洁儿。

    李洁儿自顾自的介绍着其中一幅油画,一转头却发现旒念馨并不在自己后,这让李洁儿一下子慌了起来;展厅虽然不大,但是七弯八拐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找,加上她知道旒念馨怕生,要是她除了什么事,这真的无法像穆捷交代。慌张中的李洁儿开始满展厅里盲目的找寻旒念馨……

    “喜欢这幅画?”千桓的声音在旒念馨后响起

    旒念馨原本看着油画入迷,千桓的声音突然传来将她吓得体一颠,急转,在看到千桓以后,眼里的恐惧才瞬间褪去。

    “嗯”旒念馨细声应道

    “那个男的是我”千桓的眼睛直视着油画说

    “哦……那,那个女孩?”

    “死了。”

    旒念馨并没有想到千桓会给她这样的回答,愣了一秒,本想说对不起,但是千桓又开口

    “想看看那个女孩吗?”

    “啊?”

    “嗯,她的肖像”千桓并没有看出旒念馨的惊讶,没等她答应,千桓就从旒念馨边走过。

    “这边来”

    念馨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跟上了千桓的步伐

    ----------------------------------------------------

    千桓带着旒念馨来到展厅的另一边,这里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旒念馨站在画前,抬头看着这幅巨大的油画;她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这幅画里的人和自己的很像,刹眼看上去,还以为是自己

    “她叫茗儿,我的女朋友。”此时的千桓,比之前更忧郁,深黑的眸子泛着水汽,无尽哀伤。

    “总裁!总裁……”

    “欸?小馨?”李洁儿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旒念馨。她知道千桓一定会在这里,所以来这里找千桓,并告诉他旒念馨不见了,谁知道在这里看到了旒念馨。

    “我在那边看到了她,带过来的”

    千桓的语气十分温和,很平静。没有丝毫责怪李洁儿的意思,好像这并不是李洁儿的疏忽。

    “旒小姐,这个是我赞助的画展,其实也是我集团旗下的产业,你不是喜欢画画吗?那边有画室,你以后在这里上班,你觉得怎样?”

    “这?”

    旒念馨想答应,但还是犹豫……

    “就算是我聘请你帮我打理展厅吧!你可以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联系我。”说完,千桓径直走开了。

    千桓这种绪化让旒念馨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给什么表千桓。

    “小馨,我们过去那边坐吧”

    李洁儿的脸上也蒙上了一股郁。在千桓和旒念馨说那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失落了;她喜欢千桓,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只是这么多年,千桓对她除了兄妹间的感外并没有其它的感,所以,这个喜欢的秘密就一直藏在她的心里。

    李洁儿带着旒念馨来到休息区的沙发上,还倒上了两杯水,其中一杯递了给旒念馨

    “小馨,你知道那幅画是谁么?”

    “谢谢”旒念馨接过水杯

    “他说,是他死去的女朋友”

    李洁儿点点头轻轻叹气

    “总裁是责怪自己,从她女朋友死去的那天起一直到现在。”

    “为什么?”

    “其实总裁以前很开朗,只是这两年,变成这样忧郁的人。小馨,你答应总裁吧,总裁他从没有开口对任何一个人或者对外宣称要聘请谁来打理展厅。”

    “可是,为什么是我?”

    “总裁他欣赏你的画,也……对你印象很好。”李洁儿顿了顿,她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千桓对旒念馨产生的某种感。她承认她有私心,希望千桓能再拥有那阳光般的笑容,发自内心的快乐……

    “还有小馨,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让你这么的封闭自己,只是我认为,你与其将自己困在一个黑暗的笼牢里,为什么不在你感兴趣的事物中重新寻找新的希望呢?”

    旒念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思考着李洁儿的话……

    人生往往就是当你遇见一个人时,你的命运就会有所改变……多与少,祸与福无从计算!

    后来旒念馨和穆捷商量过,虽然穆捷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旒念馨却要坚持,她觉得李洁儿的话是对的,与其自己封闭在黑暗里,那为什么不重新寻找希望?

    ---------------------------------------

    李震南一直不停的找旒旭星,车队里他认识的人都找过了,可惜得到的全是噩耗;一场爆炸,车队里的人都不幸遇难……但他不死心,就是一直寻找,甚至荒谬得连流浪者聚集的地下通道和收容所都找过了,可仍然没有旒旭星的消息。

    李震南害怕了,难道就这样阳相隔了?连一点预兆都没有!?他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旒旭星,眼睛模糊了一次又一次

    “旭星,你就这样就离开我了?我连那一句我你都还没有说,如果现实真的让你这样离开我,那我只好去找你!”

    李震南越想越后悔,越想越难过。

    他的心被掏空,就连呼吸着救命的空气,也觉得要窒息了……

    陷在回忆里的李震南,李氏集团被他搁置,李宏的生意被他无视。只是经常一个人走在街上,他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走,走过那一处处和旒旭星曾经到过的地方,回忆着那张脸那阵笑声。醒着的时候行尸走,醉了的时候醉得一塌糊涂。

    美国

    “旭星,今天感觉怎么样?”智源见到开门的旒旭星,边递过手中的水果边问

    智源,旒旭星的好朋友。同样的,他们是同一类人。

    “呵呵,我好多了。你不要每天都这样问,我体没那么差吧?”旒旭星笑笑回答

    “孩子们什么时候来?”智源直径走向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饮料仰头就灌了起来。

    旒旭星看着智源的动作,突然想起了李震南。李震南每次去车队看他的时候,总会带上他喜欢喝的饮料,而每次看到自己仰头猛灌的时候,李震南总会在一旁甜甜的笑着,有时还不忘提醒两句……旒旭星就这样呆呆的回忆着,眼眶不自觉的变成紫红……

    “星……旭星!?”智源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旒旭星在发呆,叫两声见没反应,就伸手推了推他

    “啊?哦,等下就来,你想吃什么?我去做”旒旭星回过神躲避智源的目光。说着起就要去厨房。

    “诶,诶……”智源急忙拉住他

    “现在才几点?”

    旒旭星被智源拉了回来坐下,看看墙上的钟……表有些忧郁。智源似乎看穿了旒旭星的失魂,他知道他和李震南的事,他一定又在想李震南了。

    回想起那天在医院里见到旒旭星的时候,他根本没办法相信这样的灾难会降临在他上。

    那天,智源在医院里接出了旒旭星以后按他的请求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只给他找了房子让他住下。房子外面有一片空地,本来就是已经荒废了的赛车练习场,智源找了关系把这里变成了业余方程式练习场,而旒旭星平时就在这里教一些有兴趣当车手的孩子们。

    “旭星啊,你就这样走了,你觉得他会过得好吗?”智源看着抽闷烟的旒旭星问

    “我已经害了小馨,害了车队,我知道他痛苦,但是只有这样他才能活着。如果当初回国,我再遇见他那时我不是那么任,大家又怎会有今天?”

    “如果他以为你死了,也跟着你去了,那你…”智源突然想起旒旭星告诉过他李震南曾说过的那番话。

    “那就让我的余生在回忆和内心的谴责中渡过,折磨我……直到我死。”旒旭星说完脸上挂起了一个笑容,意义不明的笑容,像是自嘲,像是逃避,像是释怀……然而眼里的悲伤掩不住!

    一阵喧哗……

    听到孩子们的声音,旒旭星从房子的后门走了出去,一只手拄着拐杖,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

    智源跟在旒旭星后,看着她和孩子们有说有笑,他知道这只是旒旭星的表面,而他的内心是痛苦的。他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这个练习场,算是想麻木自己的心智吗?

    这个多年友的好朋友,曾经的他那么骄傲,那么阳光,而现在?只是一个可怜的“孤儿”。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