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十四

    酒吧里发生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李巧巧耳里,但她唯一不知道的是政龙和那个男人的争执是因为了穆捷,只单纯的以为是酒吧里的表演DANCER。可是李巧巧心里还是不愉快,政龙几天不回家也就罢了,还为了一个DANCER还和别人大打出手。所以她拨通了政龙的电话,无论如何,也要叫他回家

    “喂,巧巧,什么事?”政龙像平时一样接通了电话

    “几天了,你还不回家吗?”李巧巧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她还是不希望和政龙吵架

    “……”政龙听到李巧巧这样说,心里有些混乱。虽然他知道穆岑不是他要找的人,但是他就是心动了,对别的人都看不上眼,包括李巧巧。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政龙,你在听吗?”电话那头传来李巧巧不耐烦的声音,李巧巧的直觉告诉她,政龙已经变了

    “我在听……”政龙淡淡的回答

    “巧巧,我最近有点心不好,我想自己住一段时间。”

    “为什么?你心不好怎么不和我说?”

    “你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好不好?”

    “你是不是变心了?”李巧巧忍不住问到。

    “……”

    “我现在不想说什么”

    “不要,你说清楚,你变了对不对?”

    “巧巧,给我点私人时间好不好?你别我那么紧行不行?先挂了,再找你”。

    “政龙,你别挂……喂……”没等李巧巧把话说完,政龙就烦躁的切断了电话。刚把电话让在副座上,电话又响了起来,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响着;政龙最后只能把手机关机,他需要安静一下。

    -------------------------------------

    “叮咚,叮咚”

    “请问是谁?”穆捷问着门外的人

    “你好,我姓千,昨天约了旒小姐的”千桓在门外说着

    “稍等一下”穆捷转走入房间,问旒念馨是不是约了门外的人,等她确定后,穆捷才邀请他进门。

    门前站着两个人,一个千桓,一个是他的秘书,据介绍名叫李洁儿。

    千桓看起来很绅士,留一头咖啡色的碎发,碎碎的刘海垂在眉前。金丝眼镜后是一双细长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忧郁;相貌俊俏,温文尔雅,现在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虽显得有些无力,但依然不能掩盖他风度不凡的气质。而且在他上,丝毫没有察觉一般集团总裁的架子和高傲。

    李洁儿,斯文有礼,灿烂的笑容在她脸上看上去很纯真,头发向后扎起干净利落。也不难看出,如果脱掉那正式端庄的OL装,应该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

    “小馨”穆捷带着千桓和李洁儿来到走廊最尽头的一间房,扣响了门

    “进来吧”

    门被打开,千桓看见了转过头来的旒念馨,一下子怔在了原地,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旒念馨。

    旒念馨有些害怕那样的目光,移动步伐躲在了穆捷的后。穆捷不知道千桓为何会这样,看了看她边的李洁儿,希望李洁儿能做点什么

    “总裁……”

    “总裁……”李洁儿提高音量一喊,把千桓愣是吓了一跳

    “总裁,你别这样看人家”李洁儿拉过他的衣袖贴在他耳边说

    千桓才知道方才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的欠了欠

    “对不起,因为旒小姐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所以有点走神。”

    “那开始吧”旒念馨在穆捷后躲避千桓的目光。

    “那小馨,我先出去。”穆捷还没转过,就被旒念馨拉住

    “捷,你弹琴,陪我”

    旒念馨的话说出口,不知道事始末的千桓和李洁儿都不得要领。都说艺术家的格有点怪,可没想到会怪到要找人陪着才能画画,没人的时候更是连门都不开。

    穆捷坐在钢琴前,弹起《月光》。旒念馨则拿着画笔和颜料坐在穆捷旁边。

    “千先生想我怎么画?”穆捷正在打着基本的轮廓

    “随便”

    没有再说什么,旒念馨靠在穆捷的肩上拿着手里的画笔就开始利索的在纸上飞舞。

    对面的千桓和李洁儿都疑惑她这样怎么能画得好?看上去并不是很用心在画,只是又没有理由说她什么也就算了。

    太阳从窗外进温暖的光,阳光洒在穆捷和旒念馨的上,让千桓一下子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一架钢琴前坐了两个人,一个弹琴一个画画,像这样的景他多久没有见过了?特别是正在画画的旒念馨,除了年纪小了一点,鼻子不是很高,其余的部分都和她很相似……一时间,千桓陷入了回忆里,忧郁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眼神却流露出伤感。

    其实,或许除了李洁儿不知道外,他们三个人都能感觉到对方上有某种特质是和自己一样的,阳光的外表,灰暗的内心!房间里是幽怨的琴声,外面阳光明媚,正如他们内心的灰暗和光明是多么鲜明的对比。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穆捷的电话不断响,家里电话也不断响,但是为了陪着旒念馨,所以她一直都没有接电话,只有一首又一首钢琴曲弹不停弹着。

    李洁儿在一旁坐累了,起绕着房间观看在房间里的画和奖状。不时还会转头惊讶的看看穆捷和旒念馨……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好了,千先生”旒念馨坐直子淡淡的开口

    “好,谢谢,辛苦你了旒小姐。洁儿,我们走吧!”千桓起拢了拢西装,转就要走

    穆捷和旒念馨错愕的显示一眼,自己让别人画了自画像怎么不看一眼就走了呢?千桓似乎看出了两个人的疑惑,开口说

    “我会再来的,这次先留着吧”说完,就和洁儿先走出了房外

    穆捷跟在后面,把他们送了家,也没有多问为什么。

    车上

    “总裁,坐了那么久,你就不想看一下成品吗?”李洁儿很是不解

    “我很久没有看过我满意的作品了,特别是我自己的肖像。除了她画的……”

    李洁儿知道千桓说的她是谁,所以也再说什么就和千桓回了集团。

    -----------------------------------------

    穆捷陪着旒念馨回了房间,拿出手机看来电,几十条短信和30多通来电,不是文骏泽的手机就是办公电话。

    穆捷着急赶紧会点,因为文骏泽一向不会这么大清早就打那么多电话的

    电话一接通,穆捷还没来得及说话,文骏泽就先开口了

    “不敢接电话吗?”不难听出他在强压着怒气

    “对不起,骏泽。我刚刚陪……”

    “今晚我要见你”

    “欸?”

    “我说晚上要见你,见面再说,下班去接你”文骏泽的语气明显不好,说完就先切断了电话。

    穆捷听到电话那头跳动的节奏,悻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能听出文骏泽的不悦,也许是因为自己没有接他的电话。

    -----------------------------------

    李震南百无聊赖的呆在酒店里,这么几天他都被磨得没脾气了,只好等着。

    他打开电视,随便按了一个台。李震南看着电视的神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惊慌。虽然他不能完全听懂马来语,但是勉强还能知道一点,加上电视里的地方他那么熟悉,一时间让李震南成了一头炸了毛的狮子。

    “NISS车队训练基地早前发生火灾,训练基地车库突然爆炸起火,赛车全部烧毁。据知人士透露,事发当时NISS车队总教练与主将旒旭星,还有车队队员均在车库内,由于火势凶猛,现场仍在扑救中……初步估计由于爆炸的威力强大,应无人生还。”

    李震南抓起电话拨出旒旭星的号码,可不管拨多少次,电话那头都只有机械化的回答。往家里打,家里更是没人接。李震南开始懊恼当初为什么也不留下穆捷家里或者旒念馨的电话,现在他再着急也是徒劳。

    李震南已经顾不得什么交易了,拿起外和简单的行李就往机场赶去。

    “旭星,你不能就这样走了。等我”李震南心里默默念着祈祷,十个多小时的航班,让他如坐针毡,心急如焚,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马上飞到旒旭星的边。只是飞机在万里英尺的高空中,并不由得任何人控制。李震南一直安慰自己,一直默默祷告……在这煎熬的时间里。

    -----------------------------------

    时间在蹉跎着人生,人蹉跎着人……

    那天,旒旭星拖着受伤的躯回到了美国,在机场工作人员心的帮助下,出了机场坐上了出租车。这个时候,钻心的痛他才有时间想起自己已经废掉的膝盖。他知道,李宏是故意让他记住教训的,让他记住自己做错了什么。

    旒旭星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医院住下,经医生诊断,他右脚的膝盖粉碎骨折,而且小腿腿骨也有局部的断裂。他懂得了李宏所说的折磨是什么意思了,亲人被牵连,人是被威胁的对象,自己是一个没有了腿的赛车手,车手的生涯注定就此结束。

    而他——旒旭星,是一个罪人,受到了惩罚。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幕发生,改变不了。他承认他懦弱,懦弱只因不敢再面对自己任下去的结果……

    --------------------------------------------

    李震南一下飞机就赶去旒旭星的家,尽管现在已是深夜。他已经无法再冷静了,任他怎么拨打旒旭星的手机和家里电话,不是电脑语音就是没人接。一路上李震南控制不了自己的绪,烦躁的吼着司机开快点,就差没有把司机推下车自己来开车了。

    车到了公寓前还没有停定,李震南就冲了下车,要找的钱也不要了,拔腿就往公寓里跑。电梯门一开,李震南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旭星,旭星,你在不在?”李震南又是拍门又是踢门,但是屋内就是没有半点反应。

    “穆捷……对,穆捷家”想到了穆捷,他又冲了出去

    “开门,捷……小馨”李震南催促的喊声惊醒了在睡梦中的屋主,这样敲门的声音真的是很可怕。屋主怯怯打开半边门,整个子都躲在了门后,只露出半个脑袋

    “你好,请问?”

    李震南看到开门的并非是穆捷或旒念馨,而是一个中年男人

    “住在这里的人呢?”李震南的脸上表复杂。

    “是我……”

    “我不是问你,我是问这原来的房主”

    “我几天前搬进来的,之前的屋主……不知道”男人害怕,一说完马上把门关上。

    李震南呆了,真的呆了……才这么几天时间,所有认识的人都不见了!

    “李宏!?李宏……”

    李震南怀疑到李宏,他又马不停蹄往家赶。

    ------------------------------

    “小馨,我要出去了。你一个在家可以吗?”穆捷准备出门的时候始终不放心留旒念馨一个人在家

    “捷,我会锁好门,没事的”

    和旒念馨道别后穆捷就出了门,一转就看见了文骏泽的车停在了家对面的马路。

    文骏泽的脸色不好,穆捷也没有说话,车厢里的温度越来越低,随时可以凝结成冰。文骏泽把车驶入公寓的地下停车场,自己下了车也把穆捷拉了下车,还紧抓着手不放一直到进了家中,才把穆捷粗鲁的甩在沙发上。

    穆捷没见过这样的文骏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她,惊恐的看着文骏泽

    “你为什么去那些地方?”文骏泽居高临下的看着穆捷,此刻的穆捷竟然有些害怕眼前的人

    “我……去了哪里?”

    “哪里?好,问得好。”

    “那个男人是谁?”

    “骏泽你在说什么?哪个男人?”穆捷一脸无辜,不知所以

    “你还装,你去酒吧做DANCER,还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那个男人还打了我,你现在来问我……我说什么?”

    “你自己看”文骏泽指了指自己的脸。他怒了,为什么一个人说变就变,还变得那么虚伪那么可恶?

    “你怎么会这样?怎么回事?”穆捷说着伸手想抚上文骏泽的脸,但被文骏泽掀起的挡开了。

    穆捷的手被挡掉,脸上的表错杂,她心里委屈,难过……自己视如妹妹的旒念馨经历这种事,自己几天的照顾已经让她感觉很累了。而现在只是为了旒念馨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文骏泽就这样对她,还问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

    “怎么回事?问你自己。你怎么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简单问一句,你我,还是他?”

    文骏泽已经对穆捷完全不信任了,谁让他亲眼看到了和别人亲密的穆捷?但是为了男人的自尊心和尊严,他还是问出了口。

    “什么他啊?我的是你,还有什么他啊?”穆捷委屈的哭了,说话的声音颤抖。文骏泽怎么能这样对她!?

    “我?那就证明给我看?你别告诉我是你喝了酒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完,文骏泽粗鲁的吻上穆捷。吻凌乱的落在她的唇,颈脖……手开始撕扯自己的领带和穆捷的衣服

    “你干什么?骏泽,停手,快停手”穆捷惊慌的喊着,此时的文骏泽根本就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文骏泽的手已经伸进了穆捷的衣服里,他如泄愤一样用力抓着穆捷的肌肤,将她抓得生疼。

    “你不是说你我吗?那就证明啊”

    “停手……”慌乱中的穆捷狠狠咬了一口文骏泽的肩,并用尽全的力气趁着文骏泽缩手的同时推开了他,恐惧的站在一边防备着她。

    文骏泽揉着强烈疼痛的肩膀,心里彻底的凉了;

    “穆捷,你太让我失望了!在我面前你装什么纯洁?昨晚呢?昨晚你亲密的搂着别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你太随便了,我没想到你是这样随便的人!”

    “啪”

    穆捷听到文骏泽从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羞恼的扇了他一个清脆的耳光。一双愤怒湿润的双眼怒视文骏泽。而文骏泽只是用舌头顶了顶口腔的内壁,用手摸了摸脸,冷冷的说

    “其实你老实说的话我或许会原谅你的,但是现在,我们只能说再见了。我,会把你调到另一个部门的。你走吧。”

    “不用。我辞职”穆捷大颗大颗的眼泪如雨落,说完扭头就走了。她原本以为自己的幸福开始了,结果被无的现实摧毁了,原来,文骏泽,你也并非那么我!

    电梯门缓缓关上,穆捷的耳边又响起熟悉的声音

    “呵,你也有今天了,你以为你自己幸福吗?看看刚刚那样子?别人根本不在乎你!哈哈,你就是一个不被人的人,从前是,现在也是,你和我没得比……哈哈哈”

    穆捷看着电梯内镜子倒映出的那张脸,那样的嘲笑表,她用手捂住耳朵不想听,但是每一字没一句都清清楚楚的传入她的耳朵~

    “你没人,没人会你的!你才应该是孤独的那个人,哈哈哈哈……”

    “别再说了,不要再说啦……”穆捷喊着,可是那笑声还在她耳里回。电梯门一开,穆捷就像逃命似的冲出公寓大堂,直到强烈的灯光刺痛她的双眼,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