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十二

    李志善醒来后看见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穿着自己的睡衣。他依稀记得自己应该是在那间小屋才对;没敢多想,利索的洗漱好换上了一整洁的西服就往集团去。

    李宏在他的办公室里悠闲的喝着茶看报纸,此时的他心极佳。

    “咚……咚”

    “进来”

    “爸……”李志善恭敬的站在门口

    “哦?志善来了?”放下手中的报纸,脸上还带着藏不住的笑容。

    “爸,那个……昨晚”

    “哦,善皓啊,你昨晚突然晕倒了,我已经叫巧巧去处理了”

    “巧巧?”李志善听到巧巧的名字,大脑神经猛的绷紧。

    这个家里谁都知道李巧巧是最听李宏话的,哪怕是她不想做的事,只要李宏吩咐道,她也会做得很出色。她和李志善不一样,李宏常说李志善的心还不够恨,所以李宏只让他在自己边做帮手,而一般谈判,交易的事,只会让李震南和李巧巧去做。当然,这里还包括要结束某个人生命的事

    “嗯……”

    “爸,昨天晚上,我是被药迷的是不是?……”

    “药?什么药?”李宏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顿了顿,又一脸担忧的看着李志善

    “你啊,这样的体我怎么放心把大事交给你?好了,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就出去吧。”说完便又举起报纸,不再看李志善。

    那个女孩就这样没有了?昨晚我到底做过什么?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我不会记错的,确实是被药迷了,确实……

    李志善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他知道李宏在撒谎,但是连自己的记忆都没有立足点;就算自己对昨晚的事有记忆又如何?他又有什么资格去问李宏?李宏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一点都不待见自己。

    “还有事吗?”李宏只是嘴上问着,视线依旧落在报纸上。

    李志善摇摇头,他深知李宏是在提示他让他离开。没有多说什么,李志善对李宏欠欠后退出了办公室,没走两步就见到了迎面走来的李巧巧。

    李巧巧也看到了他,她知道李志善一定有话要说,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个假笑,没等李志善开口,她就先开口了

    “呵,我们家二公子也在这啊?”

    “巧巧,听爸说,昨晚的事你处理了?”

    李志善似乎听习惯了她阳怪气的语气,但他现在只想知道昨晚的事

    “还好说?我还要给你善后。不过确实,我处理好了。”李巧巧坚定的说

    “尸呢?”李志善皱着眉质问到。

    “啧啧,我说二公子啊,我做事应该轮不到你来过问吧?难道那女的和你还有什么关系吗不成?你那么紧张……爸知道吗?呵,你还是做好你自己的事吧。还有,别用哥哥的态度来和我说话,我没把你当哥哥。”李巧巧言语尖锐,丢给李志善一记白眼就撞过他的肩走向李宏满的办公室。

    “诶诶,我给你们说啊,穆捷昨晚上去了酒吧啊,我见到了。”

    “啊?她不是说她不上那些地方吗?”

    “你们猜我看到什么?”

    “什么?”“什么?”

    “穆捷穿得很火辣啊,还和一个男的搂搂抱抱。”

    “不会吧?你会不会看错了?她不会这样吧?”

    “绝对不会错的,我们在洗手间撞到了,她撞了我还装不认识,还说我走路不带眼,脾气可大了。”

    “啊?不是吧?看她平时这么保守,居然这么大胆的?”

    “咳……都不用干活了是吧?”

    就在几个办公室LADY你一言我一语细声议论着的时候,文骏泽磁的嗓音打断了她们的碎语。但是,她们的话却一字不漏的进入到他的耳朵里。

    “呃……总经理早”几个办公室LADY尴尬的拿起各自的东西马上散开。

    文骏泽进到办公室,脑子里回想着刚刚那几个办公室LADY的话,心里难免有点痒痒的。他想给穆捷打电话,但又不知她家里的况怎么样。拿着手机在手中无意识的把玩,最后还是忍不住拨通了穆捷的电话。

    另一边

    穆捷本想劝旒念馨好好的睡一觉,但是旒念馨却说突然想听她弹琴,还想给她画画。穆捷一直劝着,但不管怎么劝,旒念馨只说自己不想睡觉,怕会做噩梦。穆捷拗不过,最后只好和旒念馨去了二楼画室。

    穆捷一步一步走向她的钢琴,她已经很久没碰过钢琴了,一瞬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穆捷缓缓将手放在键盘上,敲下第一个音起,她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各种画面,她回想着她参加过得各种比赛,回想着母亲赞扬的样子,回想着她脸上得意骄傲的笑容,回想着那一天……

    穆捷的表时而微笑,时而忧伤,手指在黑白键之间熟练的游走;这一切都记录在旒念馨的画笔下。

    旒念馨来到穆捷边坐下,把头靠在穆捷的肩头

    “捷,我和你说话,你继续弹琴。”

    “好。”

    “捷,我们搬家吧。”

    键盘上的音节有了半秒的停顿又很快接了起来。

    “嗯,听你的。”穆捷回答

    “捷,我知道我很自。但是,搬家对我们有好处。”旒念馨想起那个救她的女人,不管她出于哪种动机,她知道了她们的住处。

    “嗯”穆捷顿了顿,又说

    “我们报案吧”

    旒念馨没有回答,这件事本来就和她哥哥有关。哥哥在哪?她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她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报案,她也很犹豫,对方是谁?如果她报案,会不会又节外生枝?

    那么,既然自己被救,那么她的哥哥是不是如对方所说只是受到一点教训而已?

    很混乱,她的大脑里现在很混乱……

    “捷,不能报案”

    “为什么?”

    “我……我不想!捷,你别问了。就让我清静的待着。就像现在……”

    “……”

    “这是什么曲?”

    “月光”

    “我喜欢,以后有空你就弹给我听好不好?”

    “嗯”

    在两个人正聊着的时候,穆捷的手机电话响了,旒念馨替穆捷拿过手机

    “喂,骏泽!”

    “捷,你家的事还好吗?”

    “嗯,还好!和我一起住的女孩出了点意外,我在陪她。怎么了?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

    “哦,不是……我就是问问。那个,昨天给你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以为你出去了。”文骏泽说得特别小心,像是怕穆捷听了以后会责怪他一样

    穆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很坦诚的对文骏泽解释:

    “昨晚不是你送我回来的?洗澡后就睡了,手机听不见响。”

    却是,她并没有隐瞒文骏泽,在她的记忆力,确实是这样的。

    听见穆捷说的话,文骏泽突然觉得自己的多心简直是多余;穆捷是自己送回家的,她怎么可能再出去呢?以穆捷这么安静的格,她不会半夜出去的,更何况还是去酒吧。

    文骏泽和穆捷聊了一会,挂下电话后恢复了好的心重新投入到工作里。

    当晚,穆捷给远在海外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说要搬家,等一切都好了以后再和他们联系。

    穆捷的母亲没有多说什么就答应了,随后又给穆捷打了一笔钱。其实对于穆捷来说,她知道就算自己拒绝,她母亲还是会照做的,因为那么多年都是这样;所以穆捷不会推脱。

    果然,过了不久,她们就搬到了新家。虽然穆捷的母亲已经给她打了一笔钱,可是,房子依然她母亲给找的。而房子的格局和以前的那间差不多,房间还特地刷成蓝色和粉红色。

    旒念馨已经完全变了,脸上没有了平的光彩,不肯见人,不出门,不愿意接电话,变得自闭起来。只要穆捷不在的时候,她就把自己锁在房里画画或者做点别的,就是不出房门。

    然而,旒念馨也开始觉得穆捷有点不对,每到晚上就出去,半夜回来很大的酒味。有次半夜见她回来就问是不是去喝酒了,但穆捷只冷冷的说了一句“不用你管”就回了房间。

    旒念馨开始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一直拖累穆捷,要她负担自己的一切;或许穆捷压力大,所以每晚每晚的出去喝酒。旒念馨觉得穆捷已经开始不喜欢自己了,尽管白天里穆捷对她那么照顾,但是隐隐的,一切都变了。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