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十

    李宏坐在办公桌前,李巧巧站在他的旁边,前面有三个手下站着,其中一个脸上还带着淤青。而李宏和李巧巧两个人正在看着一段录像。

    “呵呵,歪打正着”李宏冷冷的笑了一声,但眼里却明显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好……做得好,明天看看他有什么反应!”说完摆摆手,示意三个手下出去。

    “呵,这就是你让我哥提早去汶莱的原因?为了一个人而大费周章有意思吗?你要是看不顺,直接做掉不就了(liao)了吗?浪费时间!”李巧巧在三个手下出去后鄙夷的对李宏说

    “我要让他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

    “就这样?用这种方式?还便宜了那野孩子?”

    李宏抬眼盯着李巧巧,冷冷的开口

    “这和你没关系!你,去收尾。”语气中带了不可抗拒的口吻。

    “我?凭什么?让手下的人去不可以吗?”李巧巧不满意的瞪向李宏

    “我叫你去……”李宏再一次不温不火的重复。

    “哼……”

    李巧巧深知李宏是顺毛的“动物”,所以不敢在说什么,只是轻哼一声负气的摔门而去。

    李宏吸了一口烟重重吐出,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劈啪响……

    “旒旭星,我要你受尽折磨。”

    李巧巧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去那个偏僻的地方,她的心里乱七八糟的翻腾。李宏为了要教训那个叫旒旭星的车手已经让李志善对旒念馨实施行动了;那么政龙也会去解决那个叫穆捷的人,尽管穆捷只是炮灰而已。

    然而李巧巧内心的混乱正于此。因为,自从政龙接到李宏的指令后,她在政龙的眼里看不到以往的决心。“他看上她了”李巧巧的直觉这样告诉她

    一般况下,对于穆捷这种炮灰的小角色,就算政龙迟点出手,父亲也不会在意。可是现在况却不一样,政龙看上了她,那么就是说,政龙很有可能甚至不会出手。那她便多了一个敌。

    李巧巧一厢愿的盘算一个计划:她要知道穆捷的一切,她要接近穆捷。

    --------------------------------------------------

    夜幕降临,夜深寂静的都市暗藏着动,不夜城不夜

    全城最大最高档的Fin Club里烟雾弥漫,到处挤满来狂欢的男男女女。灯红酒绿下的奔放释放着不同的魅力。

    政龙带着几个手下走进这个属于李氏集团旗下的产业。

    政龙,李宏的干儿子,跟在李宏边已逾十年。政龙是一个单亲家庭出生的孩子,因为家里穷,加上他的出,所以从小到大他几乎每天都在打架中长大,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被取笑,被欺负。

    待他成年以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政龙被介绍给李宏当司机。在一次李宏亲自参与的交易失败后,政龙因为保护李宏脱险而受重伤。从那次以后,政龙的胆识被李宏看中,李宏就把他留在了自己边让他替自己做事。而这家俱乐部,也在成立后交给了政龙打理。事实也证明,政龙在李宏边做事,没有什么是李宏不满意的。

    政龙和几个手下来到一个靠近舞台的卡座坐下。来这里混熟了的人看见政龙到来都会的迎上去和他打招呼,说些客话。当然,这当中女人是少不了的,谁不知道这里是由政龙一手打理的?政龙有着风流倜傥的外表,健硕的躯,立体的五官配着轮廓分明,冷峻魅力的脸庞吸引了不少来消遣的女人。就连GAY,也都想占有他。

    一群妖艳的女人自觉的坐在了他们的边,马上就对他们发起了攻势……喝着玩着,政龙边的女人借着酒意贴近他的躯,还不断的在他耳边吹气,使出浑解数惑他。

    政龙点起一根烟叼在嘴里无动于衷的看着手下玩得欢,对边的女人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他满脑子里只想着李宏交代下他而他又不忍心,不想去做的事。

    “龙哥,看那边那个妞”

    政龙顺着手下指的方向望去。

    跳舞上有个感的女人在随着音乐起舞。她长发及腰,穿着紧的红色裹短裙,修长匀称迷人的双腿踩着节拍;配上中,外里的肌肤若隐若现,感又不暴露。

    她的舞姿是泡酒吧的女人里面少有的风格,和一般扭得变形的躯毫不一样。就在她站上舞台的那一刻,几乎吸引了全场人的眼光。

    政龙透过缭乱的灯光看清楚了那个人。是她,居然是她?——照片里的那个人。

    配着节拍摇摆的人,腰间感觉到有几下轻拍,女人了然,不用多想也知道是男人。她转看去,不出所料,果然是个男人,他的手中还着酒杯递向她。

    女人嘴角一勾路出一抹妩媚的笑容,伸手正准备接过酒杯;突然,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受,并把她从台上用力拉了下来,瞬间,女人被揽在了一个宽厚的怀里。

    “你是谁?”

    她豪不回避的任让眼前的人揽着,只是用疑惑的眼光审视着这张英俊的脸。

    “没想到你也来这里玩!”

    政龙不自觉低吟一句,像是疑问又像是在陈述。

    “我怎么不可以来这里玩?”她挣脱了政龙的怀抱,从外里拿出一盒烟,取出了一支点上转过靠在吧台。

    “只是没想到!”政龙玩味的看着她

    “什么?”

    “呵呵,没什么!我能不能请你喝一杯?”政龙边说着边想吧台调酒师打了个手势,调酒师很快给他们上了两杯酒。政龙拿起其中一杯酒,然后朝女人努努嘴示意她把另一杯酒拿起来。

    女人懒懒的拿起酒杯和政龙轻碰一下,优雅的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政龙仰头一饮而尽。

    “你刚刚说没想到我也来这里玩是什么意思?我们认识?”她侧着头看着政龙,手里拿出外的烟放进了面前的手袋里。

    “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吧。”

    女人听到政龙的话微皱起眉头,显然听不明白什么意思。

    看到她的表,政龙一副不说也罢的表

    “那现在重新认识行不行?”政龙后缓缓搂过她的腰,另一只手顺着她的头发。

    “我叫政龙,也可以叫我阿龙。你呢?”

    女人抬起手臂环上了政龙的脖子,嘴角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我叫岑……穆岑”

    “穆岑?你叫穆岑?”政龙以为自己听错了,摆出一副明显不相信的表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名字?自己曾经简单的调查过她,当然很清楚。

    在政龙眼里,她是一个纯洁安静的高中生,穿的这么感来这里消遣的她已经让他无法理解了,居然还懂得给自己取一个别的名字。

    “呵,我没必要骗你,我就叫穆岑”

    政龙听着她依旧嘴硬的回答不摇了摇头。

    真实的,看来纯良的女孩子还真的是不懂说谎,就算要用假的名字,也至少把姓给改改啊。

    “好好好,穆岑!”政龙无可奈何的轻笑,耐人寻味的说

    “这名字不错,我喜欢!至少很适合现在的你。”

    “呵,是吗!?”

    “我去一下卫生间”女人说着就转离开

    政龙在后看着她在人群中的背影,从没有过的那种心动一瞬间油然而生。

    政龙转继续喝酒,却发现了她的包就这样放在吧台上。

    你也太大意了,手提包不是应该随携带吗?而且这样不是让我找到证据证明你撒谎吗?

    政龙心里想着,手已经拉开手提包的拉链。果不其然,在包里找到了她份证。满意的拿出份证,瞬间,他愣住了,份证上的名字一字不差的映入他的眼帘——穆岑。

    “啊……”穆岑刚走出卫生间的走廊,就和正面走进来的两个女人中的一个撞了个满怀,还被睬到了脚……

    “对不起,你没(事吧)……”女人慌忙道歉,但是看到穆岑以后,取而代之的一脸错愕疑问

    “是你?”

    穆岑嫌弃的瞥了她一眼

    “走路没带眼啊?”

    她极不好语气抛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剩下那个女人疑惑的愣在原地,直到边的同伴叫她,才反映过来。

    政龙愣了好一会,直到看见穆岑远远走过来,才赶紧将份证放回包里拉上拉链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刚停下手里的动作,政龙的背就被拍了一下;政龙猛的转看着眼前的人,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双眼在穆岑的脸庞上游移打量,眼前她人真的和穆捷长得一模一样……

    “喂,你怎么这样看我?”穆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哦……没什么”政龙努力克制自己疑惑的表,也尴尬的转过向吧台。过了一会,他又开口问到

    “你有姐妹吗?”

    “没有,家里只有我一个”穆岑笑得一脸得意的看着政龙;好像这样能使她骄傲。

    “我也认识一个女孩和你一样姓穆,这个姓虽然不特别,但是你们的名字特别。”

    “哦?那又怎样?叫穆岑又是我这样的,只有我一个。”说完穆岑喝了一口酒,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政龙轻皱眉眼前这个叫穆岑的人,她回答每个问题都干脆利落,毫不犹豫,不容置疑。举手投足,一举一动和穆捷完全截然不同。可是,她偏偏和穆捷长得一模一样。如果说是双胞胎,穆岑为什么说她没有姐妹?如果不是双胞胎,为什么长得那么像?

    ------------------------------------

    李巧巧来到那间偏僻的小屋。打开房门,只有旒念馨一个人躺在那里,而李志善早已被手下带走了。

    李巧巧走到边蹲下来打量旒念馨,她看起来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有着一张纯真的脸,脸上挂着已经变干的泪痕,眼睛红肿,看来一定是哭了很久,直到哭累了才睡过去的。她掀开搭在旒念馨上的被单,出现自她眼前的是满的抓痕,一条一条清晰可见,触目惊心。

    李巧巧闭着眼撇开头,她实在不忍心看下去。自己也是同龄人,要是自己也受到这样的伤害会怎样!?

    她不免责怪李宏的心狠手辣,怎么忍心对待这么弱小的人。从小到大,李宏把哥哥李震南和自己训练成赚钱的工具;母亲因为李宏和外面的女人生下了李志善而抑郁死去。然而,他们尽管恨李宏但又能怎样?他毕竟是自己父亲。

    对于李宏的这种做法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同样为女,还是会难免心酸。

    旒念馨感觉到上传来凉意,缓缓的睁开又涨又肿的眼睛。转过头,模糊的看见一张脸,甚至还没有看清楚,就惊吓到胡乱的从上起卷着被单往后躲

    “不要,不要过来……”旒念馨的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红肿的眼皮间滚落,凌乱的头发搭在脸上,一直退到墙边。

    “我……”李巧巧瞬间也想说点什么,可是这样的旒念馨让她瞬间发不出任何音节。她心被旒念馨这么一哭居然有些软了下来。

    李巧巧拾起地上的衣服看了看,想给她穿上,但是旒念馨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朦胧的看到李巧巧走向自己,她挥舞着双手要躲避,同时还抓伤了李巧巧

    “嘶……”李巧巧倒吸一口凉气。

    “啊……放开我,不要……放开……我”

    “哥……捷……救我,快救我……”

    旒念馨几乎用尽全的力气嘶吼,她现在死的心都有了。但她又仅存一线希望提醒自己要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逃出去。

    “烦死了”李巧巧猛的一把拉过旒念馨,对准颈椎就是一下,房间内瞬间安静了,旒念馨也倒在了上昏了过去。

    “吵死人了……”李巧巧把那些尚算完好的衣物给旒念馨穿上,艰难的把她背进了车里,嘴里还碎碎念埋怨着……

    但就在回到驾驶室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人被她敲晕了怎么知道她住哪里啊?

    “唉,烦!”李巧巧发动车子,不耐烦的瞟了一眼边昏过去的人。

    “诶,醒醒……喂……”她边叫着边用手劈啪的在旒念馨脸上拍打着,另一边又得看着道开车。心里真是烦躁到了极点。

    “搞什么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让我给摊上了。要不是为了政龙,我才懒得管你们。喂……你醒醒……”自言自语的李巧巧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嗯……”旒念馨感觉到脸上的疼痛感,惺忪的睁开了眼睛,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处在了另外个新的空间,不的又慌乱起来。周围很黑,自己像是在一空,她看不到旁边的是谁,只狠狠拽着那只手,

    “你是谁,你放我走……放我走”

    旒念馨抓着李巧巧的手不放,两个人正在拉扯着。李巧巧觉得要不是她被人折磨成这样,真恨不得一枪毙了她图个清静。

    “你别乱动,我在开车”车子成S型打漂,李巧巧一手顾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极力要挣脱她的摇晃。

    旒念馨完全慌了,她伸手就去拉车门,脑子里只想着就算跳车也要逃出去,逃出去……

    “诶,你别……”

    “吱……”车子一个急刹车停在道路中间。

    “啪……”一声脆响,车子里霎时间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就又传来了旒念馨的呜咽声。

    “说,家在哪里?”李巧巧的语气听起来很僵硬,她不想就这样把旒念馨解决掉,毕竟是和自己哥哥有关联的人,所以才会带她走,不然的话,在那个小屋内,早已经出手了。

    同时,李巧巧也开始纠结自己的定位,这一件事该不该给哥哥说?一时间心里拧成了一团。

    旒念馨听见李巧巧的话像得到了救赎,她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后者,但是因为周围太黑太暗她无法看清。她不认识这个人,那她为什么要救她?旒念馨又突然害怕了……就这样恐惧的看着那张看不清的脸

    李巧巧目视前方,而旁边的人半天没点反应

    “我问你家在哪?”李巧巧咬牙不耐烦的又问了一次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旒念馨认为,如果她还要对自己不利,宁可死也不要再遭受一次折磨。

    “你想回家,还是想死在这里”李巧巧话音刚落,手里不知何时“变”出了一把枪抵在了旒念馨的头上

    旒念馨感觉到枪管的冰冷,体顿时僵硬。但是恐惧极的内心让她的体不住发抖。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哥哥从来不会得罪人,但这一次她的哥哥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希望有人能告诉她,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说送你回家,1,2……数到3,说还是不说”李巧巧提高了音量,她的心里极其矛盾,她知道瞒着李宏放走旒念馨会有什么后果,但是自己和哥哥李震南从小就相依到大,眼前又出现一个敌对自己和政龙的感不利,她的口快要闷炸了……

    想着,她又往旒念馨的脑袋上顶了顶枪管

    “不要……我说”旒念馨悻悻的说出了家的地址。

    李巧巧收回枪,旒念馨马上又开口

    “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告诉我你是谁吗?你是来就我的!?我欠你一个人。”她庆幸这个女人并没有杀她的意图,不然早就动手了。

    李巧巧在黑暗中愤怒的瞥了她一眼

    “这个问题太幼稚了。”

    还没听清楚李巧巧说什么,旒念馨只觉颈后一麻就没有了意识。

    最后,李巧巧按照旒念馨所说的地址把她送回了家,就那样把她扔在了家门前。

    ======================================================================

    政龙知道了眼前这个人不是他所期盼的人,心里有些暗暗失落。

    不是双胞胎为什么会长得眉头眼额都一样呢?就算这世界上真的有长得相似的人也不至于完全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啊!?

    政龙的心里有点乱,心动的感觉确实存在,但既然不是穆捷,那他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眼下李宏已经让李志善行动了,所以只要和那个车手旒旭星有关系的人也一个都不能留。

    穆岑把最后一点酒一饮而尽,拿起包准备离开。

    “我送你回去?”

    “不用”穆岑转

    “给我你的电话可以吗?”政龙快速拉住穆岑的手。

    穆岑无所谓的耸耸肩,在包里拿出一台花俏的手机并拨通了政龙的电话号码。

    “走了”留下了电话的穆岑没多逗留便转离开了Fin Club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