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的命运开始了……无法拒绝!那就接受吧!

    尽管,那很残酷!
  七

    李震南不出所料的被李宏叫去了汶莱,期就在他和旒旭星缠绵后的第二天早上。

    阳光明媚的早晨,李震南提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家。

    手机握在手中,屏幕上的光标一直停留在旒旭星的号码上;犹豫了一会,尽管很想在离开前再听一次他的声音,但深怕打电话会吵醒他;必经旒旭星需要有足够的精神去练习他的赛车。不得已,所以只给旒旭星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自己要提早过去汶莱谈好生意,并承诺会早点回来看他的比赛,支持他,鼓励他。

    旒旭星看完信息后合上手机,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带着失落的心随意吃了些早点就动出门回车队。

    “哔……”汽车防盗器轻快的叫了一声,车灯闪烁光芒;旒旭星走向自己的车,伸手准备开车门

    这时……

    “旒旭星”

    后一把粗鲁的声音叫住了他,旒旭星转循声望去,眼前出现六七个他不认识的人正在一步一步向他靠近,手中拿着冰凉的铁棍,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们是谁?”话音还没落,几个人突然向他冲了过去;手上拿着的铁棍同时挥起。

    “砰……”

    其中一个人的铁棍对准旒旭星挥过去,旒旭星一个利索的弯腰躲过,铁棍击碎了车窗玻璃,碎片瞬间散落。

    旒旭星为了自己不受伤害,只能尽量的躲避,一有机会,他就反击。但是对方毕竟人多,任凭他再怎么反抗,加上又是赤手空拳,终究还是敌不过对方手中的铁棍。

    “啊……”

    旒旭星的惨叫一声,他的右腿被其中一个人手中铁棍狠狠的击中,瞬间单膝跪地,见到这样的形,对方一拥而上,对倒在地上的旒旭星一顿暴打。直到旒旭星倒在地上无力的辗转,他们才满意的停手。

    其中两个人搀扶架起被打到无力的旒旭星让他坐起来,旒旭星艰难的抬头,此时他眉角上的伤口正渗出鲜血。

    血液沿着眼角的轮廓渗入他的眼睛,使他只能眯着模糊的眼,看着前面两个向他近的打手。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旒旭星虚弱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几个音节

    “我们是来教训你不要随便得罪人的”其中一个打手扬了扬手中的铁棍,另一个打手踩住了旒旭星的腿。

    看到他们交换眼神,脸上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旒旭星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话音未落,那个打手的铁棍已经向他的膝盖狠狠的敲了下去。

    “啊……”旒旭星撕心裂肺的嘶喊……

    他似乎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膝盖骨爆裂的声音

    而在下一秒,不知道是被谁在他的颈椎上用力一击,旒旭星便无力的闭上了眼。

    -----------------------------------------

    “旒念馨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对我是,请问哪位?”

    “我们是X医院打来的,你的哥哥出事了,现在在医院里,你赶快过来吧!”

    “什么?出事了?”

    “对,受伤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

    挂下家里电话,旒念馨翻出平时卖画攒的一点零用钱,想也不想就背起包就往外跑。刚关上门,旒念馨才想起还没给穆捷说一声。但是眼下的形已经不能顾那么多了,旒念馨现在只心急如焚的想知道自己哥哥的况,至于穆捷,等自己到了医院看到人要是没事了再说也不迟。

    旒念馨一路小跑,刚跑出小区附近的马路准备拦出租车;突然,一辆面包车急停在她前面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车辆刚停稳,就从车里冲出来几个人。旒念馨看况不对,反应过来就迈开步伐要跑,但是只跑开两步就又很快就被那几个人抓了回来。

    李志善带着一副黑色墨镜,镜片遮挡了他的双眸。他坐副驾驶的位置就这样以冷峻的表看着旒念馨从车外被押进了车内。旒念馨在被制服的瞬间也看见了他……

    不管旒念馨怎么挣扎,她还是被那些人用胶布封住了嘴,并用绳子将她捆了起来。

    旒念馨还在挣扎,在喉咙里竭力的发出“唔唔”的声音,就像是在喊话。李志善透过黑色镜片看向车内的后视镜,慌恐中的旒念馨果然正对着自己喊话。

    偏过头,李志善向后面的手下打了个手势——车内尖锐的喊声戛然而止,旒念馨顿时昏厥过去。

    =====================================================================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旒念馨终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头痛,很痛,还是昏昏沉沉的。她艰难的对焦视线环顾了她所在地方,地方不大,是一间只有四面墙和一张的房子,屋顶上有一盏摇晃的吊灯,灯光很昏暗。

    旒念馨依稀记得她被制住,还对着一个带黑色墨镜的人喊话;可是有什么东西在眼前一晃,紧接着,自己就昏了过去。

    旒念馨惊恐的瞪大双眼,她知道自己一定是被绑架了。看看自己上已经没有了绳索的束缚。旒念馨漂浮着步伐冲向房间的门,不停的拍打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一边喊还一边摇着门锁。

    “咔”

    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了几个人。旒念馨吓得悻然往后退,最终碰到的边缘,跌坐在上。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我不认识你们……”

    旒念馨声音颤抖,看着眼前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的人,她害怕,体也在颤抖。

    “给你哥一点教训”李宏站在摇晃的吊灯下,灯光在他脸上晃动,一明一暗交替。

    现在的他正眯着眼冷的盯着旒念馨。

    “我哥?你们把我哥怎么了?”一听到和自己哥哥有关,旒念馨朝李宏扑了上去,眼泪也从眼眶里滚落下来。然而善良弱小的旒念馨万万没想到,她的哥哥旒旭星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昏迷。

    李宏只是转动眼球瞥了一眼旒念馨,然后用力一甩手就把旒念馨甩在了地上。

    “出尔反尔其实没什么,但是对象偏偏是我。所以别怪我!”

    旒念馨刚好跌倒在李志善的脚边,她抬头对上李志善的目光,李志善也正好低头看她,他脸上依然没有半点感,沉默,冷峻。

    “我求求你,求你放了我!”旒念馨抓着李志善的裤管摇晃,她颤抖的哀求李志善。其实,她知道她的哀求根本没有用,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李志善是这里唯一个不是坏人的人;出于这种心理,恐、害怕、无望的旒念馨抱着侥幸的心理哀求。

    “走……让他们都进来”李宏冷冷的抛下一句话,用眼神示意李志善和他一起离开。

    什么?他们?他们是谁?他们要进来做什么?

    旒念馨听到李宏的话更加慌乱了,她极快的紧紧抱住李志善的腿不让他走,可是李志善看也不再看她一眼,用力的挪动双腿转就走,迈开步伐的李志善还把旒念馨拖倒在地。

    李宏第一个揍出去,之后从门外走进了三个人,此时他们的脸上一脸相。

    “砰”门被用力关上。

    李志善送李宏走出了房子。这里是郊外,有几间隐蔽的房子,基本上没人会留意到。而这里正是李宏某些偏门生意交易的地方。

    “你看好了!”

    “是,爸”

    李宏丢下一句话就上车绝尘而去。剩下李志善看着轿车渐行渐远的车灯。等到车灯消失在夜里,李志善快步走进了房子,猛的推开了房间的门。

    “砰……”

    突如其来的开门响声,房间内的三个人惊得急转;连旒念馨也循声望去。

    李志善透过三个人材的遮掩,看到了被在墙角的旒念馨,和她惶恐的双眼对上。她惊恐的蹲在地上,上的衣服也湿了一片,像是倒洒了水一样。

    “都给我出来”李志善怒斥道

    “志哥……”

    “志哥”三个人这时缩着脑袋,恭敬的站在李志善面前

    “出来”李志善话一出口,三个人就乖乖的跟在李志善后走了出去,并把门锁上。

    “志哥,喝水吧”其中一个手下讨好的给李志善递去一杯水。

    李志善表严肃,不自觉心烦,拿起杯子一饮而尽。三个手下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手下看见空了的水杯,又替他倒满一杯。

    “要烟吗?”一个手下把烟递到李志善面前

    李志善瞥了一眼没说话,把脸撇了一下,示意手下拿开,然后眼直直的看着地板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把一杯水逐渐喝完。

    房间里的旒旭星突然觉得有点晕眩,口很闷,上燥难耐。但是因为害怕,颤抖着把体卷缩在墙角,她不知道刚刚他们给她喝了什么,她只知道她现在很燥难受……

    李志善在思忖间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口干舌燥的,体上传来**的召唤。他用力的甩了甩头,突然想起刚刚旒念馨衣服上的水渍;李志善猛的站起向前一把攥住一个手下的衣领

    “说,你们?放药了?”李志善感觉自己的体越来越,意识也开始模糊

    “志哥!志哥,我们也不想的。”一个手下悻悻的说道,一脸求饶。

    李志善怒极咬紧腮帮,使出全所有的力气向那个手下挥去一拳。虽然手下被他打倒,但是他自己却步履不稳的摇晃了起来,整个人轻飘飘的。

    手下知道李志善会责怪他们,可李宏交代下来的事他们不敢不从。所以,另外一个手下只能还手向李志善挥去一拳,让他的意识更加模糊,随后就把他推进了那个房间。

    李志善跪倒在地,他知道药效已经发挥,而且来得很猛烈。他扶着墙摇晃的站了起来,体的温度如火一般越烧越高,由心里散发出来的燥流窜全。李志善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可自己下的**却没有放过自己。

    他艰难的对焦视线,看见对面蜷缩在墙角,泛着红晕脸颊的旒念馨;她就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楚楚可怜。。。

    不行,她只是个孩子,不可以……

    此时,尽管李志善一直想要保持他的理智,但在强劲的药理催使下,他的思想终究是那么不堪一击。

    “解脱,解脱……”李志善的耳边仿佛有一把声音飘渺的回,让他的双眼定格在蜷缩在角落的旒念馨上。

    旒念馨况和李志善一样,但是她比李志善要清醒一点。

    李志善拖着漂浮的步伐向她靠近。旒念馨已经无路可退了,她眼睁睁的看着李志善来到自己面前被他扯起;柔软的体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李志善抱住疯狂的吻了起来。

    “不要,不要……救命啊!”

    旒念馨体已经失去了力气,但她半清醒半模糊的知觉能准确的告诉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柔软的体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旒念馨唯一能做的,只有不停的叫喊……可终究徒劳的。

    李志善将旒念馨扑倒在上,他的手已经撕扯着旒念馨的衣服;火的手掌流连在她每寸光滑的肌肤上。

    “啊……我求求你,不要这样”

    旒念馨哀嚎着,但是李志善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望,双手连撕带扯的褪去自己的衣服,并且开始解开皮带和纽扣,拉链。

    “不要!不要……”

    可怜的旒念馨手无搏鸡之力,被李志善死死的压在下。

    旒念馨的哭声和叫喊声就像是暧昧的召唤,一声一声冲击着李志善的听觉与神经。他粗鲁用力一扯,讲衣服的布料全部撕开;一瞬间,一具人的,赤/躯呈现在李志善眼前。

    他的手向旒念馨的xiong部靠拢,那是一个垂涎滴的地方,隔着nei衣的感觉让李志善求不满,就在下一秒,他极快的卸掉了那件衣。

    旒念馨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了,冰凉的肌肤宣告她的挣扎以失败告终。

    药理发挥,旒念馨的意识已经不能被自己所控制。迷蒙间,她感受到李志善□的体是那么火,火躯和她的体相摩/擦着让她不自觉有些迷意乱……

    李志善疯狂的吻着旒念馨每一寸肌肤,埋头在她的前,女的象征被他用力的,粗鲁揉搓;好像在手里怎么样都mo不够。嘴里品尝着粉嫩的花蕾……轻咬,nong

    旒念馨最后一层防护被李志善卸掉。李志善抑压已久的□猛的ting进了旒念馨的体,毫不留;似乎这样,他的fen才得到进入的满zu。

    “啊……”

    xia撕裂的痛楚让旒念馨痛苦的叫出了声。紧/致光滑的nei壁让李志善得到从未有过的体验,他甚至不自觉的在每次进/出时都使尽了全最大的力量。

    旒念馨因为下的shi润和疼痛感而清醒了一些。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已经发生了!她的人生从此沾上污点,落下了影……她无力的把头撇向一边,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不再反抗,任由李志善在她的体里进/出,一下又一下……

    直到最后李志善瘫软的趴在她上一动不动,这才宣告了这场噩梦已经终止!而她的第一次,也由此结束。

    疲惫的他们已经失去意识。此时的他们远不知道,房间里的某个角落里,这一切被记录得清清楚楚……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